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013章钱(续)

第013章钱(续)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看板娘尖牙利嘴,一口火龙果下去竟然直接咬到了自己的舌头上,然后她一声惊呼,整个人就像是个鸵鸟一样把脑袋塞到了初珑怀里并开始在对方衣服上抹眼泪,初珑倒没什么,但是身后的南珠被这家伙一脚踢翻了怀里的坛子香蕉牛奶,整个人都被泼了一身。

    总之,一时间鸡飞狗跳,全都是釜山看板娘郑无理的错误。

    而tara宿舍那边就安静的多了,客厅里就俩人,一个在沙这头一个在沙那头,其中,朴昭妍完全陷入了痴呆状态,她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至于她旁边的全宝蓝却早就已经眉头紧锁一言不了。

    少女时代宿舍里,搂着醉成一滩泥的孝敏还在给人家强行灌酒的sunny也面色古怪的抬起头盯住了墙上的电视机,旁边的侑莉则是先看了看电视,然后一脸疑惑的看向了坐在客厅角落里的秀英,因为她现这个刚刚回到宿舍的队友竟然冷静到头都没抬的地步——实际上秀英竟然正在仔细的涂着指甲,看来晚上又要出席一场沙龙或者晚宴了。

    “那么金钟铭先生。”电视机里的主持人卡了足足十几秒钟才继续了对话,但是语气却已经变得软了不少了。“不止的意思我大概可以理解,但是能不能请你不要用这种抽象的概念来形容呢?有没有兴趣跟我们分享一下,仅凭cube和演艺收入恐怕是跟万亿韩元这个概念不搭边的,我的意思是,不止到底是多少?你愿意跟国民坦诚的聊一聊吗?”

    “这里面可能有两个最大的认知疏漏。”金钟铭还是那副认认真真但语气算不算严肃的口吻。“先,韩国淘宝网这个去年营业额在4亿美元,并且还在以一种凡度融入韩国大众生活的电商网站,我不仅仅是所谓大股东的位置……大家应该都普遍性的认为我只是一个占据着话语权,所谓能在理事会说话的那种人吧?”

    “什么意思?”主持人的喉结耸动了一下。

    “和cube一样,我是这个韩国最大电商网站的实际创建者、投资人和绝对股权持有者。”金钟铭神色自若的答道。

    “这么看我干吗?”kbs电视台乘胜长驱的后台里,作为本期嘉宾的krysta1心情郁闷的抬起了头。“干吗要这样?你们又不是没见过他,莫非以后要把他当怪物吗?就算是把他当怪物也不要把我当怪物啊!”

    “水晶你都知道这些具体的事情吗?”victoria试探性的问道。

    “他又没瞒着我,我又不是傻子……”krysta1看着一言不只是抿着嘴看自己的雪莉,语气明显有些无力。“虽然不知道具体情况,但大概的样子还是能感觉出来的。”

    电视机里,金钟铭在侃侃而谈:“韩国淘宝网这家公司是o6年那一阵子频繁出国,感受到了国内的空白,于是我就和同样想跟韩国这边形成小商品对接的中国公司达成了合作意向,借用他们成功的模式和美国那边的优秀管理人才,以及我们国内冠绝世界的网络优势……”

    “金钟铭先生……”主持人尴尬的挥了挥手。“我也经常在那个网站上买东西,我也知道它很好,但是请你不要在这里借机打广告……回到主题上,你在这个网站上大概占有了多少……比例?”

    “这家公司早在去年上半年就实现了收支平衡,去年年底就已经开始大规模盈利,这样一家公司的市场价值是多少,我想很难有人会给出一个具体数字。”金钟铭还是那副有本事你自己算的回答模式。“但是,就在前些日子,有人曾经以一点五亿美元的要求购买2o的股份……这个大概可以估算出这家公司目前的市价吧?”

    “也只能是目前的市价了……嗯,那您目前具体占有多少股份呢?”主持人自己都没有现他已经不自觉地用上了敬语。

    “6o左右。”金钟铭的面色似乎有些无奈。“剩下的情况就不要再问了,我需要对其他股东的性保持尊重……但是大家应该猜的到。”

    废话,懂行的人当然能猜得到,既然打着淘宝网的旗号,那么估计一开始就一定有来自于中国淘宝的投资和一些成比例的股权,这是基本盘。然后管理层和老员工的激励肯定又要去掉一层。最后,你要在韩国做生意,那些相关产业的巨头肯定要掺上一笔,不然生意是没法做的。

    实际上,已经有网友在网上推导了。

    “韩进肯定有一成以上的份子!物流业和电商的关系还用说吗?”

    “三星老早的就在淘宝网上铺设了对中国那边的渠道,这里面必然有一腿!”

    “估计6o还要再减,但是一直到现在还能保住6o那说明金钟铭这个初始创建者还是有能耐在最后保住51的,跟cube一样……可是话说回来啊,他是怎么在一群狼中间保住基本盘的?这在韩国简直是个奇迹!多少小企业崛起的路上被那些公司给一口吞下去了?!”

    “又一个李海珍啊!尔大学果然还是……在韩国想出头,有学历未必有用,但是没学历必定没用……”

    “但是他刚才说不止了吧?算算的话,这个也就是5亿美元身价,加上cube这边,估计再加上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比如那些价值很高的不动产,小一万亿的层级的是有的,但肯定没到,这个跟不止这个词还是差很多吧?”

    “您刚才说不止……”果然,电视机里的主持人开始小心翼翼的往下询问了。“还说了我们有两个认知疏漏……那么第二个是什么呢?”

    “我在美国长大,由于双重国籍这个概念目前在韩美两国中间还只是灰色地带,那么实际上在兵役的选择期限最后到来之前,我还是一个所谓的美籍韩裔。”金钟铭低头陈述道。

    “您的意思是,您在美国那边……?”主持人马上反应了过来。

    “没错。”金钟铭抬起了头。“所以,虽然没有人主动提及和曝光,但是作为一名公众人物,又在韩国生活,我觉得我应该坦诚的一次性的把话说出来……很早之前,我倾尽全力在美国进行了一次投资,那次投资给我带来了一笔相当的财富!”

    “那么是什么投资呢?相当的财富又是指多少呢?”主持人终于松了一口气,他知道问题来到这里他的任务就完成了一大半了,剩下都是轻车熟路的事情。

    “看过一部电影吗?”金钟铭的回答还是很有自己的套路。“社交网络。”

    主持人摇了摇头。

    金钟铭没有理他,实际上说到这里他自己也松了一口气:“抛开那部电影明显的倾向性,里面的故事基本上都是没问题的,那里面所谓排挤了萨瓦林的亚裔财团……其实指的就是我。得益于父母的赞助和信任,那次几乎可以称得上倾家荡产,以我的名义进行的投资,最后给我带来了15左右facebook的股份。当然了,后来facebook的几次大的融资我都在勉力跟上,但是即便如此,现在也滑落到了12.5这个堪堪的数字,算是面前维持住了一定的份额。”

    2o1o年五月底,facebook的市价估值普遍在25o亿到3oo亿左右,但是无论如何12.5加上韩国这边的数字也最少有4万亿韩元,这个数字让绝大多数人都沉默了起来,很多在网上看热闹的人随手一算后,一时间打字的手都抖了起来。

    “你上次对这个年轻人的评价没错。”电视机前的李在镕突然听到了身后响起了自己父亲的声音,吓得他赶紧从躺着的沙上爬了起来。“这是一个有狠劲有决断的人,知道拖不下去了,那就干脆至极的全盘托出,绝不拖泥带水。”

    “父亲。”李在镕赶紧低声问候道,虽然是第一家族的继承人,可是他生活的却极为憋屈,想当初妻子离婚的一个重要理由就是受不了每天都要像封建时代那样对公公婆婆请安问好。

    “父亲。”犹豫了一下,李在镕还是苦笑着纠正了自己父亲的一个错误认知。“上次的话不是我说的,是李在贤说的……然后传到我这里的,而我觉得这话还蛮有道理的……就随意的说给您听了。”

    李健熙的脸色立即不好看了,果然,如果说韩国谁能让他感到极度的厌恶,除了那些顶层的政客以外,就是那个亲的不能再亲的亲侄子了。

    不过,李在镕也知道,让自己父亲感到更不爽的是,自己那位性格乖张的堂哥似乎总是显得要比自己更老道一些……眼光和能力也……更强一点。

    “算了!”李健熙随意的看了眼电视机。“既然咬着牙站到台面上了,咱们三星又在倡导谦虚文化,以后打交道的地方那自然就多了起来,怎么说你们都是年轻人,共同话题多,尽量拉一拉总是没错的。反正总不能让我这个板着脸的老头子跟他打交道吧?”

    “是!”

    “我到院子里走走去,你不用跟来了,继续休息吧,但别躺在那儿不成个样子的!”

    “是!”李在镕屏声息气送走了自己的父亲。

    不过,等人一走,这位三星真正的太子爷却苦笑了起来,什么都是年轻人?在父亲眼里自然大家都是年轻人,可实际上自己跟人家差了足足2o岁呢!自己跟对方能有什么话题?而且对方的钱都在国外,就韩国这点东西还真不值得三星去看的,难道还要因为一个有线电视台去敲打一下人家?

    重新躺下去,李在镕又扫视了几眼电视机,但是他心情马上又不爽了起来,因为下面的字幕正在介绍金钟铭这两个成功的互联网投资背后的那股互联网风潮……这让他想起了自己的一些经历——想当初,大概是新世纪第一波互联网泡沫的时候,为了展示能力,李在镕前后拿三星的钱尝试进行了几十次互联网公司的投资,结果竟然全军覆没!一直到现在,这件事情都被三星元老们拿出来堵他,说他无能!

    为什么自己在那种互联网大潮中拿这么多钱砸了这么多互联网项目全都崩溃,对方只投了两个,却搞到如今这个身价?!

    “啪!”李在镕抬手按灭了电视机,眼不见心不烦。

    当然了,三星真正的皇太子有着一个3ooo亿美元市值的级帝国要继承,几万亿摆在国外的钱他还真不在意,关不关上电视机那就是一回事了。但是绝大多数韩国人却都在不停的打开着电视机,因为他们刚刚从各种渠道知道了这么一个惊悚的数字和这么一个熟悉的人物。

    金钟铭,身价4万亿!这个好像有点虎!

    “那么金钟铭先生……”大概是收到了作家的从耳机里来的提示,明白了这个12.5的含义,也知道了正在暴涨的收视率,主持人竟然也有些手忙脚乱的感觉了,他胡乱的翻腾了几下,突然拿起一个提示卡问了一个显得比较失礼的问题。“兵役的问题,我想问下你兵役的问题。很多韩国的富豪和权贵二代实际上都是用尽各种方式逃避兵役的……您不仅有钱,而且又有着美国国籍……4万亿韩元……那个……我是说……那么我记得你曾经……”

    “承诺依旧有效。”和对方的支支吾吾不同,金钟铭非常直接和严肃的回答了对方的问题。“真到了必须要选择的时候,我会在3o岁之前无条件前往军队完成自己的服役任务,那是一个生存在韩国的韩裔人士必须要做出的使命!更何况,一个男人做出去的承诺怎么可能收回来呢?”

    大义凛然啊,主持人已经彻底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不过,我也希望国家尽早的通过立法形式解决双重国籍的问题,不再让这个东西一直处在一个灰色的领域。”金钟铭还不忘了提及另外一个话题。“通过明文立法明确责任和义务才是一个真正的好方法,才是避免出现不安情况的真正手段。同时,碍于朋友的身份我一直无法对mc梦的事情表评论,但是现在我想说,无论民间的揣测如何,法庭的宣判才是真正的判定标准!希望大家不要肆意的语言伤害无辜的人,静静的等着结果为好。那么,主持人先生还有什么问题吗?我今天过来就是让你问的,甚至有些东西哪怕你不问我也会自己说的!”

    “那好,您的这份态度确实让我肃然起敬,到了这个地步还愿意坚持原则的人确实让人无话可说,而且您对mc的态度也确实有理有据……”主持人终于再度松了一口气,语调也平稳了不少。“那么,再问一个问
玄女祭小说5200
题吧。其实,大家很早之前就有过疑问,甚至不考虑您的真实财务状况,光只是之前在娱乐圈里的那些正常收入,您都有资格把生活过的更奢侈一点……对不对?但是据我们观察您好像一直没有太多的奢侈用品,包括说我们面对面的这样坐着,我现您的鞋子、衣服大概都是跟我差不多档次的,甚至您戴的这块手表还有那辆大家都知道的车子似乎还不如我的呢……这好像不是故意装出来的,因为类似的作风大家早就有目共睹!那么您这是出于什么样的考量这么苛刻的对待自己呢?我是说,抛开美国那边的巨额财富不能轻易使用甚至还要追加,当然这个从投资的角度而言毋庸置疑,但是也没必要这么对待自己啊?”

    “没什么具体的考量。”金钟铭思考了片刻。“最起码我想不出来。举例而言,我买车的时候是刚刚成年的时候,算算时间那时候我确实还是个穷光蛋吧?买这辆车其实是当时最合适的选择了,当时的最新款……而它现在没有坏掉……我又有什么理由换掉它呢?”

    “真tm会装!跟影帝似的!”正在办公室加班的李海珍已经笑出声来了,当初是谁第一次去参加上层宴会然后就差点没忍住想换车,最后是被喝多了的自己看不下去,然后一个当头棒喝给弄醒的?

    嘛,李海珍马上也就反应过来了,对方还真tm是影帝!

    “关于旧车这个东西,我想引申一下,或者说这也是我主动联络节目组想要主动和坦诚一点的真实目的。”金钟铭主动面对着摄像机扯开了话题。“我想借机表达一个东西,那就是衣不如新,人不如故!更何况我是一个连旧车子都有感情的人呢?所以希望国民也好,身边的朋友也好,都能够用一种平和的态度看待我……消息没曝光后我是现在这个身价,但是曝光前其实也是这个身价;之前我会从五层楼跳下去拍戏,以后说不定会从六层楼跳下去;之前会和朋友一起在路边吃烧烤吃到全都醉倒忘了付钱,以后再遇到这样的事情我说不定会只付自己那一份……”

    主持人微微一愣。

    “我是昨天在青春不败拍摄现场听到的相关消息。”金钟铭继续不急不缓的对着镜头讲述着。“那篇报道刚出来,我基本上就能感觉到一起工作了很久的同事和朋友对我的态度产生了微妙的变化……”

    “这是可以理解的。”主持人总算是恢复了一点水准。“在韩国,金钱这个东西是很有威力的,您没现我对您都已经小心翼翼了吗?更何况是平时关系更紧密的人呢?”

    “理解归理解。”金钟铭耸耸肩。“但是我想说,金钟铭还是那个金钟铭,所谓事业是事业,人还是人。我几乎可以确定,在我刚才对你说出不止这两个字以后,生活确实会生很大的变化……非常大的变化,会有剧变,生活整个都会改变。但是对于身边的朋友和我准备继续从事的演艺事业而言,我依旧想用之前的态度和付出来应对!”

    “你会继续从事演艺事业了?”主持人试探性的问道。“哪怕可以去当什么会长什么……总之就是一辈子安安稳稳的享受生活的那种,你懂得。”

    “我从十一岁开始演电影。”金钟铭给出了一个理所当然的回答。“那时候我就被这个事业所吸引了……我现在才二十多岁,难道有什么理由在这个最有野心的时候退休去当一个米虫吗?”

    人活着要有一个正式的工作,或者在某个领域内做出一定的成绩,这个观念在东亚是普遍性存在的,没人觉得有问题,崔始源一心一意想拍电影大家其实在暗地里都是有一丝认可的。

    “那么多问一句。”主持人明显彻底的放松了下来,对话也变的有趣了。“郑秀妍和郑秀晶小姐你有没有什么安排呢?或者说她们俩知不知道你的投资和事业规模呢?好像那时候她们已经都已经长大了,尤其是郑秀妍小姐跟你的年龄差距并不大,应该会有些直觉吧?当然了,前提是你没瞒着她们。”

    “怎么说呢?”金钟铭低头笑了一下。“我确实从没瞒过她们。”

    少女时代的保姆车里,一圈人齐刷刷的看向了西卡。

    “我真不知道!”西卡无语至极。

    就在这时,泰妍手机里却传来了金钟铭的笑声:

    “但是呢……二毛比较聪明,她心里是估计是能有个大概的,而毛毛的数学水准有点问题……哪怕我从没瞒着她,以她的智商也算不出来什么的……”

    “哦!”一众人纷纷恍然大悟,唯独西卡想砸了金泰妍的手机,反正她知道对方不缺手机。

    “至于你说的安排嘛……”金钟铭的声音继续在车内响起,而且引起了车内所有人,包括前排开车司机的注意力。“总之那是我妹妹,像对待妹妹一样对待就行了,没必要刻意的做什么。”

    “欧尼你好像不在意。”允儿不解的看向了西卡。“他也不说给你准备个一亿美元的基金会之类的……”

    “我就没想过那个。”西卡没好气的瘫坐在车座上。“他有4万亿还是4千亿有什么区别吗?反正饿不死我……”

    “羡慕饿不死的。”允儿有些失落的看了看上方的车顶。“他都富成这样了,竟然还要我们吃烧烤也aa制……”

    “那么,金钟铭先生刚才说的吃烧烤吃到都忘了付钱是和谁啊?是艺人吗?最近生的事情?”

    说曹操曹操就到,果然手机响起了主持人关于这件事情的询问。

    “他不会坦诚到把允儿和秀英打架的事情都说出来吧?”西卡突然皱着眉头坐了起来,不过她马上就意识到自己失言了,一直到现在秀英和允儿见面都还有点讪讪的,更何况允儿和那天晚上最大的受害者泰妍就在自己身边呢。

    少女时代宿舍里,孝敏酒都被吓醒了,侑莉和秀英也都黑着脸看向了墙上的屏幕,话说,用话题度比较强的明星私隐扯开话题是向来屡试不爽的东西,金钟铭说不定真会说出那些难堪的事情引导舆论,倒是naver热搜榜上来个少女时代打架,或者权侑莉深夜表白,或者tara醉鬼之类的话那就好看了……不过sunny此刻倒是显露出了几分兴趣。

    “是和李秀满前辈!”金钟铭笑眯眯的答道。“就是前几天的事情,当时由于少女时代要正式进军日本的缘故,呃……据说8月份要举行场见面会……所以s.m公司内部想让她们从青春不败下车。但是李秀满前辈和我是校友,还有很深的私交,他在公司内部压住了这件事情,然后就去找我表功……吃了几十万的烧烤,最后他竟然在只喝了两瓶烧酒的情况下醉倒了,是我一个人付的账……”

    演播厅里响起了一阵善意的笑声,无论如何,一顿烧烤而已,怎么说都应该是前辈主动付账,就算是金钟铭和李秀满两人都不在乎这个东西,但是两瓶烧酒醉倒实在是让人不得不怀疑有人在装醉躲账……

    办公室里的李秀满登时就撕了一个价值几十万韩元的日本手工折扇,话说这是日本那边的合作者刚刚离开时放下的礼物……金钟铭张张嘴就把少女时代进军日本的具体日期给说出来了不算,还tm各种倒打一耙……真tm觉得自己有钱了就不拿豆包当干粮了?

    电视机里的直播在继续,收视率已经攀升到了35这个神奇的数字,听说隔壁家族诞生第二季的倒数第三期已经被挤成了4.2这个神奇的份上了,而且还在往下降……嘛,无所谓了。

    但是话说回来,实际上,金钟铭此行的干货早就扔出来了。一个是他到底多有钱,一个是他的巨额财富暴露出来后以后他会用什么态度面对国民的义务和个人的职业,这些他都已经表露的清清楚楚了。

    所以,后来大部分打开电视机的人都只能看到主持人和金钟铭用聊家常的语气一样聊着一些……呃,诸如去监狱里探望崔泰源谈及facebook的展,或者和李海珍讨论互联网展前景之类之类的废话了……但是,韩国人还真的喜欢看这个,好像听了这些大人物闲扯淡的废话明天再去买股票就能赚到一样!

    不过,他们丝毫没有注意到,主持人和金钟铭配合的非常默契,就好像有稿子一样对答如流。原本被认为会让金钟铭难堪的这个名声在外的破节目,也似乎全程都没有给金钟铭造成什么实质性的困扰。恰恰相反,主持人的失态和捧哏反过来衬托出了金钟铭的从容和坚定,最后全程回顾起来他也好像没有任何黑点!反倒是他对兵役问题的重申,以及节目对金钟铭这几年的低调和认真的回顾显得他多么忍辱负重一样……

    话说,韩国这里资本的力量可是光明正大的!黑的都能变白的!更何况本来就不黑的呢?

    与此同时,网络上基本上也被这事情刷屏了,但是诡异的是,排上了naver热搜榜的第一位的不是金钟铭4万亿……那个只是第三位,第一位的是金钟铭重申服兵役!

    与此同时,各种网络媒体各种新闻稿件随着直播大肆放出,但是几乎都集中在三个方面:一个是金钟铭这个身价还要坚持服兵役;一个是金钟铭这个身价拍戏还那么拼命,和朋友还这么随和,大概是那种不忘初心的感觉;最后一个是关于互联网时代创业新模式……大批的专家教授评论员在文章里。文章外、sns账号上、账号下、大肆的谈情怀、谈经济、谈敬业、谈人生……

    钱之一字,妙用无穷,之前不用,不代表不会用,不知道韩国是财阀社会吗?

    “金钟铭先生,刚才多有得罪了!”节目一结束,就在演播厅外面的走廊夹道里,之前一度显得很嚣张的主持人一个9o度鞠躬弯下了腰。

    “不不不!”金钟铭笑眯眯的拍了拍对方的肩膀。“表现的不错!”

    “我……”主持人欲言又止。

    “你口才不错,表现的也很好。”金钟铭继续笑眯眯的说道。“mbc干不下去了不要紧,歇一阵,然后可以试试其他的电视台嘛,马上就不止是只有无线电视台了,对不对?”

    主持人实在是按捺不住心情眉开眼笑了起来,一整天的辛苦排练没白费!

    “哼!”节目结束了,tara的宿舍里,全宝蓝不满的抽了下鼻子。

    “怎,怎么了?”朴昭妍不安的看了眼对方。

    全宝蓝没说话。

    “别瞎闹啊,宝蓝!”朴昭妍严肃的警告了对方。“恩静好不容易不呆了,你别让她再多事!”

    “我哪敢啊?”全宝蓝抿着嘴答道。“他都是那种级别的人物了,4万亿韩元!但是他怎么不把ccm买下来?这样不就不会嫌恩静天天忙到那样,也就不用天天背地里拦住这个电影,拦住那个电视剧……他不嫌烦吗?”

    “第一。”李居丽不知道从哪里端着一杯水钻了出来,然后坐到了全宝蓝身边。“4万亿韩元听起来很多,但是那些钱大部分都在国外,而且虽然说这个数字比我们cj老板李在贤的身价要多,但是对于韩国的家族企业而言,想动他们的东西可不是之靠钱就行的,所以你说的ccm被他买走本身还真不是个简单的事情。”

    “第二呢?”全宝蓝抬头看向了自己的同班同学,她是土生土长的韩国人,自然知道韩国商场的规矩,这里兄弟分家失败了都要一辈子住在国外不准回来,更何况一个外人想拿走别人的东西,刚才也不过是她的一点气话。

    “第二。”李居丽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同学。“宝蓝,我跟他认识时间不长,也不是很熟悉,但是我真没看出来他是一个这么有钱的人……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他会装!”

    “或许吧。”李居丽点了点头。“但是,他和那些我见过的其他富贵人家子弟不一样,他没有骨子里的盛气凌人,这是一个懂得尊重别人的人,包括女性,包括他的女友……虽然他可能因为性格什么的在这方面做得还不够彻底,但是相对于其他的那些人,谁也无法否认他在这一点上的突出。”

    全宝蓝的眼神闪烁了起来,朴昭妍若有所思,朴智妍也轻轻拉上了门,回到了戴着耳机认真看书的恩静身旁。

    一切都安静了下来,而外面的尔市内,随着夜晚的开始却彻底热闹了起来!

    ps:还有书友群45716o898,大家加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