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008章接着讲道理(下)

第008章接着讲道理(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ps:而等岂不知我之节操,冠绝韩娱?!竟然还在群里讨论我会不会失去节操!当然了,最近后脑勺神经痛明显加重了,大家现错字漏字或者立意不清的段落都可以跟我说……我会认真改正的。

    “上来第一个问题。”金钟铭拎着一串烤肠淡定的询问道。“你觉得青春不败这个节目的主题是什么?”

    “当然是青春了。”李秀满摊开手答道。“难道还有第二个主题吗?青春是主题,然后因为ido1是韩国人青春中不可或缺的一个元素,所以让形形色色,年龄、容貌、出道时间、人气、形象,其实全都不一样的七个ido1来共同演绎这个主题。”

    “第一个问题就错了。”嚼着烤肠的金钟铭给了对方当头一棒。“你说的是立意,不是主题……当然这确实也能感觉出你对我们青春不败认真研究过。”

    “那主题是什么?”李秀满认真的蹙眉问道。“总不能是干农活吧?”

    “差不多,也可以这么说。”金钟铭的回答让对方有些措手不及。“就是干农活,或者说是吃苦。不要不服气,前辈,这是给大众看的节目,光有明星或者ido1是不够的,它需要有一个积极的主题,或者说是正能量的东西……听起来有点假大空,但实际上正是如此。我结里展示爱情和婚姻的美好;无限挑战里的几个在国民平均线以下的老男人奋力去实现人生梦想;两天一夜里向全国展示出某个小地方、野地方的美景人文;家族诞生第一季里那种真实的家庭氛围……这些东西,有了未必能让一个节目成功,但是没有的话,一定不会成功。”

    李秀满的眉头已经成了川字,他真不觉得这玩意算什么秘诀,假大空谁不会干?林允儿照样在家族诞生第二季里面爬泥潭……那多毁形象?但是他也咬着牙让林允儿去做了,虽然这是为了挽救下跌的收视率,但是确实他也让林允儿这么干了啊,谁敢说林允儿没为这个节目付出真正的东西,谁又敢说这里面没有正能量?

    “回到青春不败上面。”金钟铭继续说道。“青春确实是个永不过时的立意,但是如果只是一群漂亮ido1在泳池里展现青春的话……呵呵,那叫春,不叫青春。所以,只有让她们跑到农村,去吃苦,去艰苦奋斗……不要管这个词有多么不顺耳,但事实就是如此,只有在那种环境里,从一个破破烂烂的房子开始,自己动手,从一无所有到一个真正的小村落形成……这才是一个完整展示出青春的一个主题。所谓正能量和主题其实个很严肃的事情,不是让你去刻意的展示什么,而是要你认认真真的围绕着它,持之以恒……我向来有个观点,综艺这个东西是需要用真诚来演绎的……”

    “别瞎扯。”李秀满本能的反驳道。“综艺这种东西难道还要靠真情流露?g7哪个不是靠自己地角色定位?只不过是演的好,演的像,所以才会……我的意思是你应该告诉我如何从结构上把ido1融入综艺,就好像……就好像,我的意思是我并不奢求口碑、票房、收视率这些东西都有,我只是想按照商业上的投入来做一笔生意而已……就好像……把有粉丝效应的团综叠加到这种大型综艺上面,大家互利共赢……带着几个ido1一起玩综艺可就是是你和青春不败一起开创的模式啊……”

    “前辈你想的太简单了。”金钟铭几杯酒下肚后已经有点感觉了,他的手势幅度也开始不由自主的变大了。“青春不败那个不叫叠加,她们七个也不是像团综那样靠着粉丝起势的。实际上,你的那套粉丝效应在我的节目里根本就不存在!这个节目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最起码七个女孩都是付出了自己真诚的,她们在里面展现和吸引观众的跟你的ido1圈粉理论没有任何关系!”

    “说来听听。”李秀满不依不饶。

    “您想听长的还是短的?”

    “长的吧,反正今天有时间,嗯……你就从sunny开始说起吧!”

    “sunny不好说……对咱们俩而言都太熟悉了,说起来会不由自主的偏颇的。”

    “那就说说具荷拉。”

    “具荷拉是我公司的人,说多了我怕你以为我在王婆卖瓜。”

    “说说侑……朴孝敏。”

    “不想提她,会勾起我的伤心事,我和恩静分手了,你知道吗?”

    “……哦!……那说说年纪最大的narsha吧!”

    金钟铭这次没有找理由,他沉吟了一下,就开始以节目的主mnetarsha,前辈觉得她最令人印象深刻,同时也是为自身角色定位奠定基础的一个场景是哪个?话说前辈看了这个节目吗?”

    “废话,我一集要看五遍以上!”李秀满不屑的答道。“就是以为自己看透了,才去试着模仿你搞那个家族诞生第二季的……回到narsha身上吧,那个,那个最具代表性的场景应该是她把苹果塞进胸口装大胸女的时候……吧?”

    “很奇怪吧?”金钟铭看着语调比较怪异的李秀满接口道。“她的这个看起来不太健康的举动,如果放在一般明星身上,估计多半会被骂虚伪做作抢风头,对不对?但是……实际上,给人的感觉却很真实,却显得非常不做作,非常自然……对不对?”

    李秀满没有言语。

    “3o岁了。”金钟铭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这是一个所谓青春的终结点,就像那歌里唱的一样,我不信你是一个没有故事的女同学……”

    李秀满奇怪的瞥了对方一眼,他确信自己没听过这么一歌。

    “但是,说到童心未泯这四个字,narsha或许是这些人中最幼稚的一个。先,她很享受节目中的乐趣。她不顾及自身形象,时常自嘲年龄,做游戏时很投入,总是天真烂漫,无拘无束。”

    李秀满点了点头。

    “其次,narsha的着装打扮也无疑是最幼稚的。她经常时常梳着夸张的双马尾,大大的眼镜框上经常让人无语的戴着一只蝴蝶结,甚至看到自己绣着棉裤上绣着卡通图案,竟然也会自夸……那话怎么说的来着?我头有点晕。”

    “呀,我今天怎么这么可爱!”李秀满主动为有些醉意的金钟铭补充道。

    “是!”金钟铭点点头。“就是这句话。而且我告诉你,这些东西不是我们刻意要求她做的,这位大姐就是这样一个女孩,那些东西是真实的,她就是把自己穿的像是高中生萌妹子一样,就是像是cosp1ay一样,还偶尔冲镜头卖个萌,不羞不臊的……但是……”金钟铭低下了头。“她终究3o了,终究也有成熟的一面。她干活总是最认真的那个……她懂得这个道理,不需要我们说她也是在干活时最沉默最认真的那个……还有她和村里那个老奶奶的关系,体贴、善良、懂事,对不对?narsha根本不是在扮演,她就是这个节目组里的长女,事事操心,关爱长辈,万事都能打理得井井有条。”

    说到这里,金钟铭沉默了一会,然后扭头用带着醉意的目光盯住了李秀满的眼睛:“回到你关心的问题上面,她这样一个3o岁的人,在一个以青春位立意的节目里面,她的意义在哪里?她凭什么可以获得人气?我告诉你吧,比她大的人会觉得她是所谓的曾经年少,比她小的人会觉得她是正值青春!这些东西前辈你都没搞懂,你又拿什么来这里跟我讨论sunny和侑莉在这个节目里的得失呢?”

    “那金泫雅呢?”李秀满沉默了片刻后继续追问道。“她整天哭哭啼啼的惹人厌,还吃不了苦。天冷的时候,只有她可以裹着可绵大衣;她削苹果皮的功夫确实很不错,但被人弄断了马上就哭闹着索要赔偿;就连登山走路也要金泰宇背着……为什么她能够从节目里拿到这样的人气,这不是所谓的圈粉效应吗?”

    “金泫雅的事情最简单不过了。”金钟铭有些不屑于李秀满的无知。“她就是个孩子,忙内!有时候会任性,有时候会无理取闹,有时候会对大人撒娇,但这是建立在更多的时候她愿意服从我们那些人指挥的前提上的。而且,你说的这些不是因为她心眼坏,而是她确实不知道路在哪儿,确实不知道该怎么办,所以她才需要有人指引,然后一边抹眼泪一边哼哼唧唧的抱怨着,但一边还会听话的继续走下去。你也是当父亲的,你自己说,这样的孩子不可爱吗?还是说你天天想着害人,天天想着管理自己公司的那些练习生、ido1,根本就忘了一个父亲的感觉?”

    李秀满死死的盯住了对方,但一句反驳的话都没说出来。

    又给自己倒上了一杯烧酒,但金钟铭这次并没有直接喝下去,而是指了指身后:“前辈!你注意到没有?”

    “什么?”李秀满的语气不知道怎么回事变得和气了很多。

    “咱们一路走过来,有很多随手掏手机拍照的吧?”

    “没错。”

    “但是没有几个人过来找我要签名的吧?或者说一路跟过来的也很少吧?”

    “是啊。”

    “你们公司门口堵着的人现在还很多吗?”

    “越来越少了。”

    “时代不一样了。”金钟铭撇撇嘴。“而且每时每刻都在迅前进着。现
重生我真的是恶魔笔趣阁
在人人手机电脑,想要获取什么信息都太简单了,所以除了个别脑残或者未成年的孩子以外,几乎每个人都可以独立思考……”

    “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想说,每个人都不好糊弄了,粉丝也好、观众也好,大家都是明白人。你是在用心做节目,还是在用心赚他们的钱,他们其实一清二楚。你看看你们公司的那些电影、那些电视剧、还有那个综艺,那些都是什么玩意?只想着赚钱,你以为观众看不出来你的目的吗?你以为他们感觉不到你的敷衍吗?”

    李秀满的手有点抖。

    “所以。”金钟铭醉醺醺的笑道。“想在综艺里或者影视剧里赚钱不是不可以,但是要么你得投入真情实意,让他们感动;要么,你就得拿出职业态度去对待这些东西,做一个公平的买卖……不懂这个道理,你就别拿豆包不当干粮!说多了,你肯定不懂,但是举个你应当熟悉的例子。这就像是一歌一样,主旋律出来了,你还需要围绕着它填词、编曲、编舞……反正你得围绕着这么一个东西把一整歌给搞出来,总不能把主旋律重复2o遍然后让组合的成员在舞台上做2o次劈叉,这就算完了吧?”

    从头到尾,一口东西都没吃不下去,只是认真听着对方话的李秀满突然就定住了。其实他本来就很聪明很有领悟性,只是被一些东西蒙蔽住了眼睛而已。但是现在,对方最后那一个比方简直就让他如同醍醐灌顶一般醒悟了过来。

    之前,他李秀满总是不停地想着如何借助综艺这个平台,把ido1的人气转化为收视率、赞助费这些现实的利益,就如同演唱会、签名会这些东西一样,是直接换钱的那种东西……但实际上对方这个比方让他忽然明白了,原来自己搞错了概念,原来是自己的心态没有摆对!

    综艺也好,电视剧电影也好,并不是一个平台……它们先是个作品,就好像他很熟悉的一歌一个专辑一样,是一个需要结构、需要主题、需要美感、需要节奏、需要执行力和表现力的文艺作品!

    只不过,因为自己长久的处在ido1从业者的角度,所以总是不由自主的把专辑、音乐、舞蹈以外的东西当做纯粹功利化的附属品。于是才有了虽然往这些领域里面投入了大量的金钱和人力,可实际上进行操作时却本能的依照着平台化,也就是把影视综艺当成了刻意展示ido1的东西,而忽略了这些东西本身的完善性的事情生。

    这才是问题所在!这才是他推动的影视战略和协助的综艺战略全都败得一塌糊涂的根本原因!

    所以,金钟铭说的是对的。

    “那么……前辈。”金钟铭低头一饮而尽。“咱们是不是可以回到侑莉和sunny身上了?”

    “你说。”回过神来的李秀满低声应道。

    “虽然我不想多说侑莉和sunny在这个节目里的具体表现,但是她们能有现在这个收获和评价,其实已经说明她们在节目里是付出了很多的。这个节目走到现在,很不容易,更重要的是……”

    “更重要的什么?”

    “哪怕是她们……想要再对一个节目付出自己的真诚,恐怕以后也会很难了。年纪变大,出道年限在变大,周围环境在变化,人心也会变……连徐贤都会举着红酒杯跟人在宴会上谈笑晏晏了,连一直都显得对事情摇摆不定的侑莉都可以在这个摊子上喝多了之后,喊着闹着要对我表白……还有什么不会变化呢?”

    李秀满的眼神古怪了起来。

    “别这么看我,咱们在说综艺。这样全员都付出了自己真诚的综艺不仅现在很难见得到,而且以后也会更少,那么从价值来说,这个综艺不会局限于一个深夜的收视率上面,以后在网络上它会持续性的酵,在业内它也会成为标杆……所以,你们不该那么短视的按照收视率来评价,这个节目的价值以后会大大的持续下去;而对于那两个人而言,这恐怕也是独一份的了,走了,下车了,就再也感受不到了……所以,她们真的不该走,而且恐怕,哪怕是日本那边利益诱人,她们心里也是有些不舍的;更重要的是,这个综艺对我也是唯一的,这种感觉的综艺,想再找到,无异于大海捞针……所以,我不许她们下车!”

    “我只听懂了第一个理由……而且远远不够我说服公司。”李秀满认真的回应道。

    “第二季青春不败给你们公司了。”金钟铭追加了一个条件。“我说的。”

    李秀满点点头,又摇摇头。

    “至于sunny和侑莉,说实话。”金钟铭继续闪着清亮的眼神说道。“你作为sunny的监护人,或者说侑莉父母也把她交给了你,她们在长大,心思在变化,你有义务为她们的成长做出保障和指导……这时候告诉她们牺牲一点收入,选择一点辛苦,她们以后会感激你的。不对吗?”

    李秀满摇摇头,又点了点头。

    “最后,真的不要小瞧我的决心。”金钟铭揽住了对方的肩膀,酒气都喷到了对方脸上。“你真要强行带走她们,那就带走,反正我会让节目组跟媒体说她们只是请假一周而已,到时候让不让她们回来是你的自由……不要这么看我,我之所以和你这么大费周章的讲道理其实已经说明一些问题和态度了,我知道什么东西更重要,什么东西不重要……这点我比你强!”

    “是吗?”李秀满干笑道。

    “是!”金钟铭非常严肃。

    “对于年轻人而言,失恋真是个不错的成长催化剂。”李秀满晒笑道。“侑莉就在这个摊子前向你表白了?”

    “没错。”金钟铭扭头看向了摊主。“老板,我没猜错吧,当时是侑莉吧?”

    “你没记错。”正在靠着一份青椒的摊主淡定的答道。“那次你把自己灌醉后喊出来那话的确实是少女时代的权侑莉,我很喜欢她青春不败里的样子,不会认错的。”

    “你看……”

    “分手了?”

    “……是!”

    “如果你考虑下我侄女……我就试着跟公司里的人讨论下让她们继续留在青春不败里……”

    金钟铭撇着嘴站起了身:“李秀满总监……我前几天被人教会了一个道理!”

    “什么?”

    金钟铭扭头往回边走边答道:“请一定不要在感情里面掺杂利益纠葛,甭管是被动还是主动的,这都会毁了你的爱情!很有感觉吧?”

    “你太敏感了!”

    “我只是想告诉前辈。”金钟铭回头看着还坐在烧烤摊前的李秀满笑道。“我和sunny的事情,我们自己会有决断……你这个跟我有太多利益纠葛的人就不要参与了。”

    “随便。”李秀满点点头。

    金钟铭扭头就走,不过,刚走了两步,身后那人又叫住了他。

    “钟铭啊!”

    “您说。”

    “你知道有人……算了!”李秀满欲言又止。“sunny和侑莉的事情我答应了。”

    “那就多谢了。”金钟铭扬长而去,身形中一点醉态都没有。

    静静的看着对方走远,李秀满叹了口气,刚才他其实是向透露给对方一点额外的消息的,看在对方今天很讲道理的份上……但是他终究还是选择了静观其变。

    多年的对抗关系,不是那么容易轻易放下心结的。

    “毛毛!”十几分钟后,安抚了sunny和侑莉两人,又把把她们送下电梯的金钟铭刚一进家就突然叫住了西卡。

    “什么?”西卡不知所措。

    “我记得我给你写过一有着日文版本的歌曲……还记得吧?”

    “是啊,出道前咱们去釜山……认识恩地的时候。”

    “你准备怎么用?”

    “这不是要去日本了吗?”西卡警惕的答道。“你当时就跟我说这歌的真谛在日文版上,我一直留到现在当然是要拿出来锦上添花,给我们少女时代……”

    “我反悔了。”金钟铭歪着头打断了对方。“我准备把那歌给kara……报复下李秀满给我玩的这一出。”

    “我反对!那歌是我的……”

    “反对无效!”金钟铭霸道的答道。“但是我可以给你一亿韩元的补偿……如何?”

    “……”西卡神色犹豫的搓了搓手。“一亿两千万?”

    “成交!”

    “真没节操!”旁边的郑二毛如此愤愤不平道。“空手套白狼就套走了这么多钱……这世道真是越来越过分了!”

    同一时刻,秉承着老一辈人不浪费的原则,李秀满刚刚已经把桌前的半瓶酒和已经烤好的东西差不多给清理了一下,放下酒杯后,心情有点奇怪的他也准备走人了。

    “李总监!”就在这时,烧烤摊老板淡定的叫住了对方。

    李秀满不明所以:“什么?”

    “承惠2o万7千韩元,给您抹去零头,2o万韩元!”老板淡定的伸出了手。

    “……”李秀满这才现自己忘了带钱包。

    ps:还有书友群45716o898,大家加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