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005章成熟

第005章成熟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ps1:南海是中国的,弯弯也是,吕宋也是,这点毋庸置疑。

    “两位的咖啡。”狎鸥亭的一个明显以图书馆为主题的咖啡厅里,带着平板眼镜的服务员微笑着往摆着几本书的桌子上端上了两杯咖啡。

    “谢谢。”2。

    道谢的是金钟铭和崔秀英两人。

    “你……真的签了全智贤?”服务员一走,秀英立即用一种略带不可思议的语调朝金钟铭继续问询道,两人是在金钟铭回自己住所时在附近的一条街上遇到的,然后很自然的就去了旁边的这家咖啡厅里聊了起来。

    “签了她有什么问题吗?”金钟铭对秀英的态度有些不解。

    “你知不知道她男友……”秀英试探性的问道。

    “崔俊赫嘛。”金钟铭有些不以为意。“我找了他哥崔俊浩,一物降一物卤水点豆腐,他哥哥巴不得看着自己弟媳妇受制于人呢。”

    秀英愣了一下,然后低头端起了杯子:“所以,全智贤前辈是为了向婆家真正的管事人输诚才签了你的公司?”

    “也不全是。”金钟铭摇了下头。“她做事有点自以为是了,小手段太多,除了留口实惹人烦外其实没大意义,而我又当面揭了她的底,还找郑勋拓拿捏了她的合同……”

    秀英低头不语。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金钟铭抬头看了一眼坐在对面的女孩。“但是,别人不懂你这个在清潭洞一群姓崔的人堆里长大的孩子还不懂吗?”

    “只是有点不适应而已。”秀英突然有些疲态的感觉。“在我长久以来的印象中,你和李秀满老师的形象是没有任何重叠的,你一直是个外表阳光但是内里脾气有点躁的哥哥,而老师则是那个平时温文尔雅但遇到正经事情却总是变成暴君的人。可是,现在你们俩的形象竟然有所重叠了……你懂我的意思?”

    “我懂。”金钟铭点点头。“我昨天还思考过一个类似的问题,不过我没想过拿自己和李秀满作比较,我是在想全智贤这个人。”

    “哦?”秀英来了点精神。“她怎么了?”

    “全智贤也应该年轻过。”金钟铭低头笑道。“她十几岁刚踏入这个圈子的时候也应该纯净到不行,也应该会感到对一些事物的厌恶,也应该会幻想过一些事情。但是等她到了3o岁的时候,面对着自己后半辈子着落的时候,却依旧可以把跟自己有多年情分的人一巴掌扇倒,然后还近乎本能的一路各种小手段耍出花来……但是,谁难道还能说她是个坏蛋吗?人家所作所为不过是为了自己有个好着落,不犯法不害人……只不过,多年在娱乐圈里的摸爬滚打和耳濡目染,她已经把一些手段和行为当成了理所当然的东西。”

    “听起来意有所指。”秀英笑了出来。“你是不是在暗示什么?”

    “没有。”金钟铭摇了下头。“我只是在说我自己而已。再纯粹的人,整天跟一群狼打交道,也自然的会把狼的手段学到手的,而且这种学习是不由自主的,不受控制的。其实你说我像李秀满,那是对的,我就是跟他怼上的次数和时间太多了,所以慢慢的他的那种处事方式也就不由自主的传染到了我的身上。最起码,在所谓的根本归属问题上,我也确实和李秀满一样不给人留别的路,所谓暴君这两个字我还是认的。”

    “但是还好了。”秀英勉强笑道。“其实你也就是在这种最基础的问题上强硬了点,其他方面都还是要比李秀满老师和气的多,最起码在钱的问题上你对那些艺人就比他大度的多……”

    “你们现在分成怎么样?”金钟铭注意到了秀英的神色,开始主动放弃掉之前那个显得有些严肃的话题,他朝对方笑了一下。“毛毛前几天开我的车去买东西,回来后居然嚷嚷着说要给我换一辆车,被我给拍回去了。”

    “老样子,出道3年的老团的待遇就是了。”秀英摇了摇头。“说到买车,虽然说我们人气高代言费用也高,跟别的女团比确实不用在乎买车的钱,可实际上真正第一个买车的就是西卡欧尼,她那辆宝马就是稀里糊涂的给买回来的……”

    “你也不能买吗?”金钟铭有点搞不懂了,他隐约记得西卡的新车其实买的时间不长。

    “不是不能!”秀英无奈的叹了口气。“谁都能买的起一辆车,但是你得算算时间,我们去年这个时候手上才有点钱,去年年底自由时间才多了点,然后就是oh这张专辑,就算是有钱又哪来的时间和精力去买辆像样的车子?而且买了又如何?又不是男生,天生对车子有感觉,也没那个心思开……也就是西卡欧尼有那个随意的资本罢了!”

    “秀英……”金钟铭终于忍耐不住了。“你今天到底怎么了,一脸疲态的?照理说你现在应该是最轻松的时候吧?你通告向来不多,而且相比较于其他人需要学习日语,你在这方面根本就不需要花费任何精力吧?怎么感觉累成这个样子?”

    秀英欲言又止。

    “不想说算了。”金钟铭有些无奈。“只是感觉刚刚振奋起来的精神头又被你败了一层。”

  
我的影子会挂机最新章节
秀英奇怪的看了看对方,终于还是开口了:“家里的一些事情而已,被搞得心神俱疲。”

    金钟铭的眼角微微一动。

    “真要是让我去赶通告或者长时间打歌跑行程,我肯定没有现在那么累。”秀英拿胳膊撑着额头抱怨道,然后毫无形象的打了个哈欠。“但是我妈妈非让我像个淑女一样到处出席各种宴会、沙龙……”

    金钟铭笑了一下,这个确实很难为对方了,他很清楚,对方的假小子属性非常之强。

    “这本应该是我姐姐擅长的领域。”秀英继续抱怨道。“但是怎么说我现在知名度都比我姐姐要高得多,所以我妈妈就经常拽着我去,之前忙得时候偶尔去一次还蛮新鲜,但是这一闲下来就没完没了了。”

    “嘛。”金钟铭笑道。“那么这么频繁的去参与这些活动是为了什么呢?总不能是为了参与而参与吧?”

    “我爸爸退休了,现在在rp基金会那边帮忙……”秀英收起了笑容。“做女儿的就算是再不适应,有些忙也总是要帮的。”

    金钟铭微微一愣。

    话说土生土长的韩国人有着工作时期无条件向工作妥协的传统,也有着很早退休并视退休为真正享受生活的开端的观念,实际上韩国人的退休金向来是一笔巨款,比如s.m公司目前第二大股东就是退休金管理委员会。而在这种情况下,艺人的父母放弃优渥的退休金选择很早退休也被认为是件很得意的事情,孩子有钱了,何必要父母还每周都在职场上被人灌酒呢?

    但是,这对于别的家庭很骄傲的事情对于秀英的家庭而言却很不正常,因为他们家不大不小的是个财阀,韩国姓崔的那一坨富豪个个沾亲带故,还都挤在清潭洞里,基本上能让你看着听着眼晕,可是秀英的爷爷确实有资格在其中占据一个显眼的位置。她爷爷手上不仅有着作为底子的房地产公司,还有相当多的重工业财富在之前崩溃的大宇集团走过一遭,实际上,据金钟铭所知,那些财富曾经一度就被秀英的爷爷交给了秀英的父亲来打理,这几乎已经确定了她父亲接班人的地位……可是现在他却退休了,还去了自己眼疾的专项基金会,这意味着什么无需多言。

    “你父亲的眼睛已经到了那个地步吗?”金钟铭叹了口气,秀英的父亲走到这步真的跟人没关系,只是因为他患上了所谓rp病——一种目前医学上无法治愈和阻止的视网膜疾病,换句话说,她父亲迟早要瞎掉,是躲不掉的。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秀英的情绪彻底低落了下来,之前一直努力保持着的,或者说是强撑着的那种淡定终于消失了。“我爷爷昨天又对我说,真希望我是个男孩子!我妈妈干脆一直都在对我说,真希望我是个男孩子!可我不是。爷爷肯定要把家里的产业都给叔叔,我现在也只能尽力的帮着爸爸宣传他的基金会……别的什么都帮不了。”

    金钟铭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知道吗?”秀英抬头看向了金钟铭。“我一度以为我会很自在的过一辈子,有计划、有节制、有想法、有质量的那种。但是这个时候我才现自己跟你刚才说过的全智贤其实没什么两样,恐怕我这辈子最大的依仗就是期待着能找一个好丈夫……甚至我比全智贤还要少很多资本。”

    “别这么说。”金钟铭心里也不是滋味。“又不是家道中落,还能少你那份吃的?你只是对自己作为一个女孩不能为父母分忧而感到不甘心罢了。”

    “你说的没错。”秀英勉强笑了笑。“我确实是想的多了,父亲的病其实也早就知道……只是一点感慨罢了。”

    金钟铭松了一口气。

    “我要走了,和姐姐约好时间去看歌剧的。嗯……说了这么多。”秀英沉吟了一下。“我其实一开始就想跟你说的,晚上有没有兴趣来我家?基金会今晚上就有个沙龙,我带你认识几个我的朋友……”

    “算了吧。”犹豫了七八秒钟,金钟铭还是给出了这样的答案。“你知道我的习惯,真的很难适应那种场合。”

    “也好。”秀英点点头,没有多说什么就告辞了

    大概是不想去看这个自己认识了十年的女孩那略显疲惫的背影,金钟铭逃避式的低头翻开了桌子上一本鸡汤杂志,而刚一打开,杂志彩色扉页上就是一段肉麻至极的废话: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世界,它可以藏很多人、也可以藏几个人,还有多种情绪的集成,这些都是在不同的生活环境下形成的。

    不过,总体而言,随着年龄的增长,这个世界注定要少很多天真快乐,多很多心事烦忧。并且,在这个过程中,有形形色色的人参与,有依依不舍的人离开,有的人和你一起经历了风风雨雨的年轮,有的人只留下一个印象就匆匆离去……不过无所谓,因为这个世界最后只会留下一个残缺不全的我自己,来埋葬自己的所有回忆.……

    “什么狗屁不通的东西?”金钟铭趁着服务员没注意,直接把这本书扔到桌子底下,还狠狠的踩上了一脚。

    ps:还有书友群45716o898,大家加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