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004章讲道理

第004章讲道理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ps1:终于来了。

    ps2:这么多字是赔罪,毕竟被逼到更新很晚……话说不应该用逼这个字的,其实去做项目才是我的主职……那个才是根本……这个暑假其实也是第二年的开始,感觉应该会变得很累……早该有预料的。

    上午十一点,随着金钟铭一个抬手看表的动作,sbs一方的人和金钟铭这边的几个下属全都纷纷知趣的起身告辞,看到合作意向达成的刘在石也秉承着不惹事的一贯原则离开了。随后,全智贤等人则面色复杂的走了进来。

    “诸位随便坐,要喝点什么?”金钟铭连起身的意思都没有。“不要客气。”

    郑勋拓打量了一下这个观景房,然后笑了笑:“习惯了,拿铁咖啡就行了,金代表没必要专门招呼我。”

    “随便来点什么就行。”全智贤尴尬的笑了一下,她现在心思哪里在饮料上面。

    旁边的干练男士叹了口气,然后朝金钟铭伸出了手,他知道这时候需要展示自己作为男友的担当:“您好,金钟铭xi,我是智贤的男友,我叫崔俊赫……”

    “我知道!”金钟铭也笑眯眯的伸出了手。“你是崔坤先生的儿子吧?……我跟俊浩哥昨天晚上还一起吃过饭,而且聊到了你。”

    崔俊赫的脸色瞬间就尴尬了起来,全智贤也目瞪口呆,克里斯荣格假装没听懂,而旁边的郑勋拓却几乎笑出了声。

    说实话,崔俊赫能把全智贤泡到手,其实是有三个缘故的。

    先,全智贤和崔俊赫虽然家境悬殊,但确实是从小认识。这是缘分,是基础,谁也无法否定。

    其次则是崔俊赫个人的条件,一米八的身高,体格健壮,高丽大学毕业,美国银行高管,典型的精英,年纪轻轻就已经混到了数百亿韩元的身价,这点也让人无话可说。

    不过,光是这些,郑勋拓其实不怵对方,甚至仔细算计一下他还要更高一筹,但是,郑勋拓实在是架不住这个崔俊赫背后的家族。

    具体来说吧,崔俊赫他爹崔坤的身价是多少呢?不知道,反正是家族企业,隐藏很深,股份也很分散,但是他爹担任代表的那个钢铁公司和一家占股很高的金融企业动辄年营业额全都是万亿韩元为单位的……跟sk是不能比了,但是换句话说,这也确实是金钟铭所知道的韩国姓崔的人里面第二有钱的那家……你说,你让郑勋拓怎么去跟人家抢全智贤?

    实际上全智贤真的是在倒贴好不好?据说全智贤跟这位的契机是在去年崔俊赫大病一场的时候,当时这位韩国大众情人不惜放下身段全程陪护,然后双方情投意合,再然后是全智贤经常陪着对方妈妈去打高尔夫……最后,才有了所谓的手机监听风波……郑勋拓这种人上人,头上还有崔泰源罩着,结果都被警察带进去问话,最后呢?这种侮辱被前女友砸在脸上他都硬是没敢报复回来,全都被他打掉牙咽肚子里了。

    当然了,如果崔俊赫是崔坤独子的话,那金钟铭估计也不会打全智贤的主意了,毕竟得不偿失嘛。但实际上,崔俊赫是有个亲哥哥的,而且还和金钟铭有过一面之缘,此人叫做崔俊浩。

    这一位年轻时酷爱电影表演,做过歌手、玩过rap,是某次他在殷志源那里见到的一个性格开朗的人。不过嘛,现在人家已经离开了娱乐圈,并已经接手了家里第三大产业双龙汽车那边的一切事物,然后还娶了新加坡富的女儿……换句话说,崔俊赫生存的意义就是拿着几百亿韩元当他的精英,等到自家亲爹咽气的时候说不定还能漏出了一点……至于家里那些真正的东西,一切的一切都只是他那个跑去当过rapper的哥哥的囊中之物,跟他没有任何关系!

    而昨天晚上,就在这家酒店里,那位崔俊浩饶有兴致的告诉了金钟铭,自己可爱的弟弟真正的依仗其实只是最宠溺他的外婆和母亲罢了。

    崔俊赫崔俊浩兄弟的母亲叫李正宇,其实籍籍无名,是仗着自己亲妈的名头和自己的脸蛋混脸的那种,无所谓。而他的外婆李英熙,却是韩国著名时尚、建筑设计大师……如此而已。

    所以,只要不真的一巴掌抽到全智贤脸上去,其实这个崔俊赫也只能干看着罢了。更何况,这年头哪来那么多蠢上头的富二代,就算是真的有,到了3o岁这个谈婚论嫁的年纪,也基本上会被环境磨平了,磨不平的呢?基本上会被对手抓住痛脚,然后一顿乱k,磨的更平!呃,话说,像韩进集团那种越战才起家的财阀暴户就一家好不好?

    “您认识我哥哥?”实际上,崔俊赫的尴尬只是一闪而过,他马上换上了一副更加礼貌的语气。

    “认识称不上。”松开手,金钟铭毫不掩饰的看向了全智贤。“这不是对全智贤前辈的合同感兴趣嘛,怎么说也要了解一下情况,所以昨天晚上请他吃了顿饭。”

    全智贤完全懵掉了:“不是,我的合同问题为什么要找俊浩oppa?”

    “讲道理,这不是担心他们这些大户人家规矩大嘛。”金钟铭异常坦诚的说了大实话。“有些女艺人嫁到豪门以后根本就被实际上禁了足。所以我提前问了问俊浩哥,问问他们崔家有没有这个规矩,要是有的话今天的会面根本就没有意义……但是还好,俊浩哥对我说他们家里没那么多老牌规矩,哪怕是你成了他的弟媳妇,想演戏想拍广告都是自由的,这样前辈你的合同才有价值……”

    “不是!”全智贤看了一眼自己低头不语的男友,然后略显焦急的询问道。“钟铭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我找你来并不是……”

    “讲道理,前辈子找我来不就是因为合同问题吗?快到期了,所以想换个下家。”金钟铭奇怪的皱起了眉头。“话说,昨天你这么焦急的跑到我家门口,然后站了足足一刻钟……你去看看今天的报纸、网站,谁都在说你是想来我们jk-cube和恩惠姐、和安圣基老师、崔岷植前辈他们成同门!莫非……是我理解错了?”

    郑勋拓这次真的笑出了声:“如果是cube公司接手全智贤小姐合同的话,我们sidushq公司绝对没有任何怨言!实际上,在这个问题上面,我们只服金钟铭先生!”

    “钟铭。”全智贤低头笑了下,她也是多年摸爬滚打,心里非常清楚这时候绝对不能被对方带进坑里。“去年的时候多亏了委员会的协助,两年的合同是被大家口头约定为一年,现在其实算是自然到期了,我找你其实是为了这件……”

    “说起委员会!”金钟铭突然变了脸色,然后放开全智贤并看向了一直假装路人的克里斯荣格。“荣格副总裁知道我请你来是干什么的吗?”

    全智贤被噎了回去,克而里斯荣格则终于露出了一副笑脸,这是他进门以来第一个生动的表情,接着,就是一副标准到极点的尔式韩语:“我也感到很奇怪,话说我一直没搞明白为什么,听您的意思好像和委员会有些关系……但是我们shobox一直主营影片行,其次是电影制作,没有什么和艺人权利这四个字沾边的东西吧?”

    shobox,绝不是韩国第一电影公司,因为cj不服,但也绝不是第二,因为这家公司也不服cj!总之,这两家公司在韩国影界已经倒腾了十几年,俩家的恩恩怨怨可以写出来一本五百万字的调查报告,还都不带掺水的。

    不过,总体而言就是cj电影公司有着民族产业的buff,shobox则有着外资的优势,身后是大量的好莱坞优质片源,这样的天然立场,使得韩国各类五花八门的委员会和组织天然的跟shobox不对付,想想所谓的电影配额制度就知道了。于是,shobox自己也向来不搞三搞四的,基本上能避免和这些组织打交道就尽量避免。所以,荣格的话某种程度上其实是有些道理的。

    但是……

    “讲道理。”金钟铭笑眯眯的看向了荣格。“副总裁先生是要跟我用美式方式讨论这个问题呢,还是用韩式方式讨论?”

    “讲道理,我不明白。”荣格面色变了一下。“我甚至都不知道这个问题是什么。”

    “那就从韩式方式开始吧。”金钟铭也黑了脸。“最起码韩式方式可以直指问题本身。我们委员会得到举报,你们shobox竟然隐性的经营起了演员的经纪业务……”

    “这是污蔑!”荣格盯着金钟铭的眼睛严肃的打断了对方的话。“我们从来没有进行过类似的行径!”

    “可是。”金钟铭毫不示弱的盯了上去。“我怎么听说荣格先生和一位经过你前往好莱坞闯荡的韩国女演员达成了私下的一个协议,说是让
阴天子吧
那个女演员专属合同到期后自己建立属于自己的经纪公司,然后由你们公司负责帮她处理和经营,最后商业代言由她自己全权负责,而凡是电影类的出演却只能由你们shobox公司负责……”

    “没有的事情。”荣格连连摆手。“我们shobox不会做这种违背商业道德的私下交易,讲道理,金钟铭副委员长你说话是要讲证据的……”

    “第一,讲道理,以所谓韩国方式解决的话,那么我可以直接告诉你,在韩国我以委员会的名义跟你们这种外资公司说话的时候是不需要讲证据的!”

    荣格为之语塞,同时他有些无力的瞥了一眼扶着额头的全智贤。

    “第二,同样讲道理,我可以以私人身份向你透露一个有意思的讯息。”金钟铭往前靠了半个身位。“荣格先生,我听说那个女演员跟你们达成协议之后又去找了cj的李在贤理事,同样跟他达成了类似的协议,这是李在贤理事昨天下午在电话里亲口跟我说的,我不知道这算不算证据……”

    荣格愣在当场,郑勋拓也愣在当场,然后两人一起看向了坐在对面的两口子,全智贤低头搓着手指,然后面色尴尬的扭头看向了远处,崔俊赫则有些失神的仰头盯着天花板。

    随后,荣格还在目瞪口呆的时候,郑勋拓已经再次笑出了声!

    “金钟铭先生。”荣格深呼了一口气,然后站起了身。“第一,我向您保证,也请您替我向安圣基先生转达一下,那种违背道德的私下交易现在没有,以后也不会生!”

    “明白了。”金钟铭笑着点点头。“我其实很信得过shobox的承诺。”

    “第二,shobox作为电影公司,虽然和您的公司一起正在合作着,崔岷植先生的敬业水准也让我们感到兴奋,但是,我们还没跟作为一名演员的您合作过,有机会一定要合作一次!”荣格说完这话,很是有些奇怪的朝全智贤那边扬了扬手,大概是硬生生的收回了一些想说的话。“这件事情到此为止,告辞!”

    言罢,克里斯荣格直接推门离开,而郑勋拓则抚掌大笑,笑的猖狂极了。话说,郑社长还以为自己这辈子都看不到全智贤吃瘪呢!

    “安静点!”金钟铭无语的喝止了情绪有点不对劲的郑勋拓,然后有些感慨的叹了口气。“就只剩下我们四个了,咱们进入正题吧。”

    全智贤无奈的撩了下头,事情到了这一步她决定摊牌了:“钟铭,咱们得讲道理,以我的资历和地位,难道还没资格让自己独立出吗?”

    “讲道理,这年头随便一个阿猫阿狗都能独立出来,更何况你是全智贤呢?”金钟铭点点头。

    “那你这是想干吗?”全智贤也有些气恼和羞怒。“为什么这么绝?”

    “因为昨天前辈你耍我了!”金钟铭毫不客气的给出了答案。“前辈,做人要有自知之明,你的那些手段爱给谁用给谁用,但是别给我用!跑到我家门口装可怜是什么意思?!你可以给我耍心眼我不行吗?!”

    全智贤为之语塞。

    “但是金钟铭先生未免太霸道了吧?”崔俊赫再次开口了。“智贤昨天做的不到位的地方我替她向你道歉,你有气出气也可以理解。但是我希望你能理解,她演了十几年的电影,虽然去年进军好莱坞和中国大陆的野心都失败了,但是却不想就此打断自己的演员生涯……就因为昨天的一点事情就要强行把她签到你的公司……是这个意思吧?强扭的瓜不甜吧?况且,你真的这么有信心?”

    “我会给全智贤前辈非常合适和匹配的合同。”金钟铭看着全智贤认真的答道。“又不是硬拉着前辈强迫她怎么怎么样,只是一桩正常、合理的生意而已。谈什么强扭的瓜不甜呢?”

    “虽说如此!”崔俊赫严肃的答道。“我不希望自己以后的老婆受制于人,坦诚的说……”

    “崔大少。”郑勋拓突然开口了。“合同还有一年呢,上次只是碍于金钟铭先生老师的面子给予的妥协。”

    “你不配开口!”崔俊赫冷冷的呵斥道。“狗仗人势的东西而已,崔泰源会长不会因为一条狗跟我家闹开的。”

    “我这条狗今天仗的可不是崔会长的势。”郑勋拓有些面目狰狞指了指金钟铭。“我仗的是金钟铭先生的势!”

    “金钟铭xi。”崔俊赫看向了金钟铭。“我不知道你跟我大哥是多深的交情,但是我觉得我外婆不会放任自己的孙媳妇被人胁迫……”

    “讲道理。”金钟铭笑道。“真不是胁迫。公平的很,我的合同一定会跟全智贤小姐匹配的很,只不过,我是希望全智贤小姐明白,她既然小瞧了我、还想利用我,那就得付出代价,代价就是选择我的公司罢了,一个七年合同,安安稳稳,一起赚钱……”

    崔俊赫终于忍耐不住了,他刷的一下站了起来,看样子是决定要掀桌子了,而坐在门口看报纸的张承文也面不改色的站了起来。

    “崔大少!”郑勋拓突然又开口了。“我觉得咱们相交一场,我有必要提醒你一件事情。你想要让金钟铭代表放弃,找你哥哥、你嫂子、你外婆、你妈妈都没用!”

    崔俊赫愣在当场。

    “你唯一的方法就是找你爸爸!”郑勋拓极为恶劣的笑道。“找崔坤先生!不然没用!”

    崔俊赫被气笑了。

    “我知道你想的是什么。”郑勋拓也笑了。“但是我要告诉你,我是吃过亏的人,所以不想你重滔覆辙。你以为金代表和我们崔会长在监狱里谈笑风生的事情是假的吗?我告诉你吧,我当时就站在旁边看着呢!但话说回来,你不知道也正常,因为你只是家里的老二,你爸爸和你哥哥都觉得没必要跟你说而已……哈!金钟铭代表,虽然不关我的事情,但是我一直很好奇,这栋酒店你花了多少钱买的?我听sk下属的同僚说,这是一个很了不得的数字。”

    “还没正式到手呢。”金钟铭笑了下。“只是太喜欢这个观景间了,所以提前过来了,让郑社长见笑了。”

    “那到底是多少呢?”郑勋拓继续锲而不舍的追问道。“这么高的楼,这样的地段,这样的占地面积,还可以直接和原本的老公司大楼用地下设施直接连起来……有一千亿?”

    金钟铭依旧笑而不语,郑勋拓想出恶气是他的想法,自己没必要像个暴户一样用钱去打人脸,更何况,只是一个注定没有太多继承权的富二代罢了,打脸也丢份子。

    但是,饶是如此,崔俊赫却已经喘着粗气盯着这个酒店失神了起来。

    “算了吧!”安静了一会,全智贤突然叹了口气。“如果钟铭确实跟俊浩oppa是熟人的话,我签在这里家里人应该也放心。所以,那就这样吧,大家和和气气的按照7年上限签一份公平合理的专属合同吧!何必呢?”

    崔俊赫张了张嘴,但最终没有说话,他不是自己的哥哥,他终究不敢轻易去面对自己的父亲,因为他不知道后果是什么。

    金钟铭和郑勋拓早就准备好了一切,现场,郑勋拓就撕了sidushq的那个合同,而全智贤也就在现场往新的专属合同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然后这对未婚夫妇就干脆的离开了。

    很快,这里就只剩下郑勋拓和金钟铭两个人,而郑勋拓其实只是不想和全智贤一起坐电梯而已,于是乎,数分钟后,他也起身告辞了。

    “稍等一下。”金钟铭突兀的伸手拦住了对方。“一个问题,私人的。”

    “说吧。”郑勋拓奇怪的坐了回去。

    “讲道理,分手之后一定要成仇人吗?”金钟铭不解的询问道。“你跟全智贤也是十几年了,怎么就要闹成这样呢?我注意到你刚才每次见她吃瘪都兴奋的不得了……这还有报复的快感了?”

    “哈!”郑勋拓一声冷笑。“事业上你确实了不得,甚至我们都不在一个层次上,但是感情上你毕竟太年轻了……这样吧,金代表,我用自己我这十几年的残酷经验汇成的一句肺腑之言,希望你能给引以为戒!”

    金钟铭连连点头。

    “想玩玩可以,但是当你决定要找一个共度一生的女人的时候,请一定不要在感情里面掺杂利益纠葛……甭管是被动还是主动的,这都会毁了你的爱情的!”

    说完这话,郑勋拓情绪低落的低头走了出去。

    而金钟铭想了一下后,这次他很认真的朝空无一人的观景房里点了点头。

    讲道理,至理名言啊!

    ps:还有书友群45716o898,大家加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