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465章终焉的胜负(2合1)

第465章终焉的胜负(2合1)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其实……我还是蛮感激你能这么郑重其事的来找我一趟的。”月光下,打也打了,坐在草地上的恩静却突然有些不好意思了。“仔细想想,其实最可怕的道别是没有道别,我爸爸和妈妈就是那样,根本没大吵过大闹过,就是那么很自然的分开了,然后就去过自己的生活了……你,其实也可以这么干的,以我们的默契肯定都懂,但是能来这一趟,本身我还是很高兴的。”

    还瘫坐在旁边的金钟铭没说话,他仔细的摸了摸颧骨处的伤口,然后得出了一个很确定的结论,自己被打破相了,从tm五层楼砸到绳网上都没破相,现在因为要分手被人打破相了,而且自己的肋骨还在隐隐作痛,好像又岔气了,话说自己肋骨那边好像经常岔气……但是,总归对方还是真的下了重手。

    当然了,不是自己不想还手,也不是不能,但是一想到对方的腿还没有痊愈,他又……他又不敢了。

    “听我说话了吗?”好不容易说出来一段自以为比较有感觉的话,却现对方没有给出回应,所以恩静立即不满的皱起了眉头,语气也严厉了起来。“你还挺在意你脸上的伤口?”

    “不是很在意。”金钟铭放下了手。“如果这样你能痛快点,我倒是很乐意再让你打一顿……”

    “说的好像我不敢一样。”恩静站起来拍了拍屁股上的杂草。“话说,咱们是来……是来做个了断的吧?”

    “……”

    “既然这样,我来说,你来答,一了百了!”恩静扭头对上了金钟铭。“如何?”

    “这种事情也要争吗?”金钟铭的表情一下子就有些不耐烦了。“我提出来你提出来,有什么具体的好处吗?自己承担甩了别人的名头就会心里好受些?这里明明就只有我们两个人!”

    恩静有些气鼓鼓的看向了远处,正如对方所言,她是准备主动提出来分手的,但不是为了自尊,而是为了承担起分手的责任。诚然,对方也肯定是如此想的。这样的话,日后如果有亲近的人问起,自己总是可以假装满不在乎的来一句是我甩了他她!

    这样,就不会有人说对方的什么话了。

    和以往一样,两人各不相让的僵持了起来,但是这次仅仅是半分钟后,金钟铭却突然就觉得没意思了起来,他忍着肋骨下的疼痛努力站了起来,然后用上了一种近乎恳求的语气:“静静,这一次咱们不争了,一起各退一步好不好?最后一起……试着妥协一次好不好?咱们一起各退一步……”

    一直硬顶着,扭头盯着远处的恩静没由来的鼻子一酸,如果真的能够做到各退一步,哪里有今天?不就是因为自己想了很久,现自己退不了,对方也根本不愿意退,这才认得命吗?

    但是诚如对方所言,这次真的似乎真的没必要在乎会不会输给对方了,一起妥协一次未尝不可。

    “可是该怎么各退一步呢?总不能像小孩子一样说一二三一起说吧?”恩静低头踢了下脚边的小石子。

    “小心膝盖。”金钟铭侧过头想了一下。“这样吧……咱们既然都懂了,那就没必要说出口,我送你回宿舍,过了今晚,再见面的时候我们就是……”

    “我们就是相识多年的亲故了。”恩静干笑了一下。“就像是那些年里的含恩静和金钟铭一样,到时候再见面笑笑就可以了……说不定是在哪个综艺里。这个主意其实蛮好的,趁着我们现在心态都不错……就赶紧回去吧……送我回去!”

    “好!”金钟铭努力的点点头。

    两人就这么定下了一个幼稚的主意,同时也都没有心思去感受对方语句里的磕磕绊绊。

    下山的时候,恩静没有让金钟铭去背她,两人像是普通朋友一样肩并肩慢悠悠的走着,话题一开始也像是毫无芥蒂的普通朋友那样说的越来越开。

    “几点了?”

    “九点二十。”

    “来的时候和到的时候是……?”

    “七点半来的,八点半到的,走了一个小时,然后背你上山,挨了一顿打,前后又花了将近五十分钟……”

    “手表不错,哪个小姑娘送的?”

    “……”

    “算了!”

    ……

    “话说,明天的我结怎么办?”边抱着坏边走着的恩静突然笑着又开口了。“下车的理由是什么?”

    “明天你就不要去了,我会跟mbc那边说清楚的。”金钟铭认真的想了一下。“前一阵子我天天去医院看你,很多记者都干脆在医院门口常驻了,刚才又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背着你上来……这样吧,就说我因为最近在医院跟你相处的时间比较长,日久生情,感觉再接触下去就会真正的爱上你……所以……选择直接下车。”

    “反着说吗?”恩静点了点头。“虚虚实实的,这样其实蛮有逻辑性的。”

    ……

    “回你宿舍的话从哪里走?”金钟铭指着岔路口问道。“原路还是从瑞草区这边?”

    “瑞草区吧,瑞草区这里清静。”

    “听你的。”

    ……

    “话说……谁会是下一个?”

    “什么?”

    “我听说,那天我们刚闹别扭就有人迫不及待了……你最中意哪个?”

    “……”

    “只说容貌,干脆一点。”

    “昭妍姐?”

    “我不信,你这人对年上向来无感……等一下,昭妍姐那天也……?”

    ……

    “吃冰沙吗?”

    “不吃!”

    ……

    “咱们坦诚一点,事到如今你跟我说实话,我们走到今天,你家那个二毛的态度到底占了几成份子?”

    “十成!”

    “开什么玩笑?”

    “那天晚上她要是不去来捣乱……我会守着你到你老到没人要的。”

    “你个色鬼!”恩静笑着撩了下头。“不过你确实是这样的人……”

    ……

    “吃冰沙吗?”

    “……算了吧。”

    ……

    “仔细想想,我们选择那些年这部电影一起出演,就好像命一样。”

    “据我观察,你这个要强的性子可是向来不信命的。”

    “要强的人无助和无奈的时候很自然的就会归咎到这个东西上。”

    “说起那些年……有件事情很抱歉。”

    “什么?”

    “拍雨戏的时候,我吓唬你了。”

    “也不算吓唬吧,不是都走到这一步了吗?”

    “但是,感受应该不一样吧?”

    “无所谓了。”

    ……

    “吃冰沙吗?”

    “看在你问第三遍的份上……来一份吧。”

    ……

    “下雨了!”

    “嘛,话说你很喜欢下雨吗,语气这么兴奋?”

    “说不上来。”恩静放下干干净净的冰沙碗后摇了摇头。“孝敏很喜欢下雨,她成绩最好,学校也最好,她最喜欢下雨的时候在雨水里转一圈,说什么下雨多好啊,洗尽铅华之类的话,很有感觉的样子,像是一个文艺女青年……”

    “装逼女青年罢了,她这话的意思是在暗示自己素颜比你们都赞,下雨一淋的话自己就凸现出来了。”

    “是这意思吗?”恩静恍然大悟。“回去怼她!洗澡的时候把她衣服全扔到洗衣机里去!”

    “……”

    “怎么了?”

    “咱们……不走吗?”

    “有点凉飕飕的。”

    金钟铭脱下了外套:“那就披上我的衣服。”

    “我说凉是因为你非要停下来吃冰沙!”恩静不耐的推掉了对方递来的外套。“冰沙有点凉,还不到五月,吃什么冰沙?”

    “穿上!”金钟铭丝毫不顾及旁边冰沙店服务员的眼神,直接给对方套上了。“新专辑要出了……你要是感冒了,全队还要接着停工!”

    恩静这次没有反抗。

    “金钟铭先生,含恩静小姐。”服务员不知道什么神经,竟然递过来两把雨伞。“按照规定,我们会提供雨伞的……”

    “外套还你!”

    ……

    “到……还有三个街区吧?”

    “……嗯。”

    “几点了?”

    “十一点半。”

    ……

    “吃冰沙吗?”

    “你不是凉飕飕的吗?”

    “这不是有伞了吗?”

    ……

    “话说……如果我们用这种方式结束的话……那我们之前去山顶一趟算什么呢?有什么意义吗?”

    “有很多意义,比如让我们有机会在这么晚的情况下安静的走回来,比如能遇到这场雨……呃,你还可以看看我的眼角,对,就是破开的这边……这其实也是意义。”

    “哼!”

    “静静,你能打我一顿,其实这让我很松了一口气。”雨慢慢的变大了,最起码雨滴打在伞上的声音已经可以成为一个保护声了,而金钟铭突然停下了脚步。“无论怎么说……我一直觉得很亏心。”

    “亏心是什么意思?”人行道上,雨幕中,在距离tara的宿舍只有两个半街区的时候,两人终于打着伞面对面了。

    “当初是我向你告白的。”恩静的个头当然不低,但是膝盖受伤的她为了行走方便只穿了平底鞋,所以金钟铭依旧是用低头的方式面对着对方。“这是一个自私的决定。”

    “你觉得我们这一年半是个错误吗?”恩静有些生气了。

    “没有!”金钟铭摇了下头。“我只是说,我当时有点自私而已。就像我当时说的那样,我们俩那时候一个追求未来,一个回望过去。”

    “有什么问题吗?”恩静不解的问道。

    “人是往前走的……追求未来是理所当然的,可
大帝姬最新章节
是奢望着某个人永远停留在过去是不对的,而且这隐隐中透露着一种不讲理的霸道……非常抱歉。”

    “谢……这个时候说这个没意义了,咱们之前在山上做出那么幼稚的约定,不就是不想说这些话吗?搞得跟……还是走吧,快到了!”

    金钟铭点点头。

    ……

    但是,打断了金钟铭话的恩静,自己心里却有着一大堆按捺不住的念头、想法、话语和问题,眼看离宿舍越来越近……其实离刚才金钟铭停下的地方才不到几十米,她几乎就已经迈不开腿了。

    “你刚才没说完吧?”恩静实在是忍不下去了,以她的性格其实也注定忍不下去。“关于我们的一开始是怎么回事!”

    金钟铭冷静的停了下来,但是说出来的话却显得有些不相干:“静静,那个时候的我其实处境很差。拿了影帝,却不被人承认;去国外合演了商业片,但实际上那部电影和我本人都很尴尬,电影在韩国因为国籍拿不到好的商业成功,我在国外因为族裔拿不到奖;两天一夜也正是最辛苦但成绩最无奈的时候……至于那个时候的你,我就不多说了,你比我清楚……”

    “到底什么意思?”恩静不耐烦了。

    “静静。”金钟铭苦笑一声。“你有没有想过,我们最开始的,没出问题的那大半年间……恰恰是我们事业问题最契合的时候……那时候其实是我们彼此相互需要……”

    “然后你就不需要我了是吗?”恩静眼圈有点红了。“电视剧、电影、综艺,最佳导演、大赏……”

    “为什么会这么想?”金钟铭叹了口气。“静静,我前几天仔细想过,从事业上来讲,我们俩的交汇线确实只有那一年最贴合……但是静静,感情和事业其实是应该分开的!”

    “可是我们俩都没做到不是吗?”恩静有些抑制不住的扭过了头去,她本能的不想让对方看到自己的眼泪。“你那句话说的很有道理,我们都不愿意服输,这才是问题的关键……没人愿意退一步,再退一步。”

    金钟铭心里很不好受。

    “我知道现在说这种话只是惹人烦而已。”恩静噙住泪水,努力的说道。“但是……我想告诉你,钟铭,我真的尽力了,我真的努力的去理解你的心态……我没有接任何过分的广告……你拦住那个电影的事情我其实也早就知道,但是我没说……因为我知道那部恐怖电影情节上不合适……还有我们的mv,猫女……这是个性感造型……我是人气最高的,但是我当时真的是主动的去跟社长说清楚了,我只要站在边缘就行了……”

    金钟铭面色很平静:“很痛苦对不对?脑子像是两个人一样,一个看到了我对咱们这份感情的付出和努力,希望继续走下去。但是另一方面,另一个人要不住的提醒自己,自己是有着自己的路要走的,再这么下去会受不了的。是这样吧?”

    “你说呢?”恩静狠狠的扔掉了冰沙店送的雨伞,金钟铭伸出自己的雨伞也被她推走了,雨点打在短的女孩的脸上,她却只是咬着嘴唇看着对方。“我一直以为你不知道这些!我一直以为你和我一样只能看到自己的问题,只能感觉到自己的压力和痛苦,如果是那样我还愿意试着努力!你知道吗?我今天跟你去山顶的时候是抱着一丝希望的!是想过一头扎进你怀里然后重新回去的!但是我最后打了你一顿,真的是用尽全力揍了你一顿,你知道为什么吗?”

    “因为你现其实我什么都知道。”金钟铭的眼角有点说不清的哀意。“我上来就明显的暗示你我都想好了,一到山脚下一开口我就告诉你其实有些事情我是知道的,背着你上去了以后我还告诉你我懂你的难处,懂你性格的来源……可是我却没有因为比你更懂对方一些而选择更加包容你,是这意思吗?所以你才忍不住火气狠狠的打了我一顿……是这样吗?”

    恩静的泪珠就着雨水就出来了,这个问题才是现在一直堵在她心口上的那个死结,走到这里,她唯一想问的就是这个——既然你都懂,你比我更懂,为什么不能多包容一下我?为什么还一次次的毫不相让?

    很琼瑶式的问题,或者说,琼瑶剧之所以成为一个流派是有它的理由在的。在感情这方面其实就是这样,你付出一点,我付出一点,我再多付出一点,你为什么不也多付出一点?感情账最是斤斤计较,却最是伤人!

    “想听实话吗?”金钟铭也扔下了伞,试图用双手去抹对方眼泪。

    恩静早就没有在山上时的那种控制力了,她几乎是小孩子赌气一样砸掉了对方的手,可是她确实很想知道答案,不然,她连迈步的心思都没有:“你说!”

    “答案很伤人。”金钟铭心疼的看着对方。“让我抱着你的脸。”

    恩静这次没有拒绝。

    “第一。”金钟铭揽着对方的脑袋,也是咬着牙狠着心说出了答案。“我天生是个自私的人,我的性格如此,我不愿意退步。大男子主义也好,暴君脾气也罢,我认!”

    恩静的脑袋晃动了一下,但是并没有其他激烈的反应,因为她知道,确实如此,只是刚才被雨一淋,委屈一上来不想去想罢了。但是她也知道,这是一句废话,不能作为真正的理由。

    “第二。”金钟铭轻轻附到了对方耳边。“实话实说,静静,这个圈子比你想象的要残忍。不是说你的努力没有意义……而是说,你的努力你的意义,会轻易的被一些无稽而可笑的东西给抹掉……所以我觉得,为了那些东西……”

    “为了那些东西而让步,是没意义的,或者说是不值得的……是这个意思吗?”恩静突然冷静了下来,但是抬起头的她无论是那副眼神还是语气却都让金钟铭有些寒。

    “我没这么说。”努力的抑制住心里泛起的那一丝无奈,金钟铭非常严肃的摇了摇头。“我也是个艺人,怎么会那么想,如果你真的能成为像我的老师那样的一个行业的招牌……”

    “你还是觉得我不可能追的上少女时代她们!”恩静彻底丧失了在这个话题上继续说话的兴趣。“觉得我是在做无用功。”

    同样的,金钟铭也丧失了继续讨论这个话题的兴趣。

    “抛开这一切。”雨中的恩静彻底冷静了下来。“钟铭,我不舍得你,这是事实。但是,我还有其他不舍的东西。”

    “我也是!”金钟铭严肃的回答道。

    “那我就安心了。”恩静低头去找雨伞,但是却现自己那把冰沙店赠送的劣质雨伞已经不知道因为什么缘故被弄折了伞骨,更觉得没意思的她随手就扔掉了这把伞。

    金钟铭也转身捡起了自己的那把,还好,这把没事。

    于是,恩静走在前,金钟铭在后撑着伞,两人继续着最后这段路。

    这段路其实走的非常有意思。

    正如金钟铭的那个比方一样,两人在面对着对方的时候都像是精神分裂一般,一个人是充满压力、不安和对立的。但是另一个人却不住的提醒着两人,他们俩最起码在感情上并没有任何不纯粹的地方……金钟铭和含恩静,一如他们初中时那么干净和干脆。

    所以,虽然说是下定了决心要松开彼此,然后去抓住其他重要的东西,但是两人却依旧有着不舍和思想斗争——毕竟,按照两人那之前幼稚的约定,当恩静走到自己宿舍门口时,一切都要终结的。

    这种挣扎最直观的体现就是,这最后两个街区的路,两人竟然走了半个多小时。而且,无论是走走停停、快快慢慢,两人的节奏却始终出奇的一致。

    但最终,不管怎么样了,两个人外加一把小伞还是来到了tara的宿舍门口。

    “进去吧。”站在空无一人的公寓楼前的空地上,金钟铭艰难的对眼前的人说道,他现在心里只有着不舍,就好像在两个街区外和对方生争执的那个人不是他一样,临到头了,有些东西就会被无限制的放大。“什么都不要多想,泡个热水澡,请个假,然后抱着被子好好的睡一觉……从明天开始……”

    “把伞扔掉。”小哥很自然的撩了撩被雨水打湿的际线,看起来似乎要比金钟铭冷静多了。“我让你把伞扔掉,最后的要求了,还不能老老实实的听我一次吗?”

    金钟铭无力的扬手扔掉了雨伞。

    恩静,随即踮起脚尖狠狠的亲了上去。

    金钟铭瞬间就明白过来了,对方这一次分手,不想再重复上一次的遗憾。

    从来认为自己很认真、很果断、很成熟的金钟铭终于忍不住了,他紧紧的抱住对方,眼泪顺着眼眶瞬间就滴落了下来,然后落入到了下方恩静睁大的眼睛上。而饶是如此,恩静的眼睛却连眨都不眨。

    一切的一切,全都是因为他们二人心知肚明,这个亲吻之后,对方将彻底的挣脱自己,然后去走另一条属于他们个人,却和自己毫不相干的道路。

    恩静先停了下来。

    金钟铭怅然若失。

    “金钟铭xi,我们分手吧!”扶着对方的脑袋,看着对方目瞪口呆的表情,恩静含着眼泪勉力笑了一下。“对不起,我反悔了,我还是想分个胜负!如果有知情的人问起来,记住是要告诉他们,是我含恩静甩了你!”

    说完这话,恩静转身跑回了公寓楼。

    雨越下越大了,金钟铭却不知该往何处去了。

    ps1:先说具体的,为啥是2合1?因为今天晚上那章真不知道有没有了,老师昨天夜里临时通知我今天去项目,这一章是昨天毫无准备的我定时凌晨4点爬起来码的,码到八点多没码完,在实验室里开着一些软件偷偷继续码的……所以,晚上那章真不知道有木有。而我,想一次了解,所以不准备分成两章来。所以叫2合1.so,最起码不许因为这种事情说我掉节操吧?

    ps2:之前犯了个大错误,犹犹豫豫不敢写,导致前几章黏黏糊糊的,一边推进一边埋事业线,最后搞得和这个鬼天气一样糟糕。下跪认错。

    ps3:小说,只是小说,希望大家不要那么带入粉丝情节……会让很累的我很受伤的。

    周末……加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