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461章审视

第461章审视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金钟铭一口气睡了二十多个小时,而他起来以后除了在卫生间里多呆了几分钟外,没有任何不对劲的地方。

    实际上,当他洗完澡出来,对着镜子仔细的一番研究后,金钟铭现自己没有预想中的感冒、结膜炎、心律不齐、瞳孔难以收回等等预想中严重的后果……除了口腔有点上火,嗓子还略微有点哑以外,真的没有任何不对劲的地方。

    哦,似乎还有点饿。

    不过不要紧,正好是大早上的。于是,金钟铭换好衣服,戴上手表,拿上手机、钱包,很自然的下楼吃饭去了,回来的时候还给西卡和krysta1各带了一份。

    “搬回去吧!”金钟铭正坐在沙上认真的读着一份朝鲜日报,他这话自然是说给坐在不远处餐桌上吃饭的西卡说的,二毛吃完饭就心急火燎的去学校了,上午上课,下午去公司录音……十六岁的春季学期就是这么苦逼。

    “为什么?”西卡头都不抬的边吃边问道。

    “我的主要戏份基本上了结了。”金钟铭淡定解释道。

    “不好吃!”顶着肿脸颊的西卡突然了早餐气,她还赌气式的把一个什么东西砸回到了纸袋里。“味道不对!”

    “我知道!”金钟铭继续淡定的一边翻着报纸一边无谓的答道。“不是平时吃的摊子上买来的,你忍忍吧。”

    “那为什么不买平时吃的那种?”西卡茫然的晃晃脑袋。“非让我吃这个?”

    “g2o峰会!”金钟铭无可奈何的点了点手上的报纸。“提前大半年就要在尔严打市容,现在的尔市长可是李明博手上最后、最得力,也是最大的牌了,看着吧,独木难成林,这厮大好前途肯定为李明博陪葬……”

    “你直接跟我说平时那个早餐摊子被警察撵走了就是了。”西卡不耐的重新拿起了刚才扔出去的东西,然后勉力的塞进了嘴里。“又没让你给我分析这里面的什么政治脉络……”

    “习惯了……抱歉!”金钟铭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不由自主的就把心里的想法给说出来了。”

    “今天有想法吗?”勉力又喝了点粥,西卡托着自己肿起来的双脸有气无力的询问道。“我是说除了撵我走。”

    “不是撵你走。”金钟铭笑了。“毛毛你想住这儿多久都行,只是告诉你,我不会再在电影上面有什么过分举动了,都已经结束了。”

    “前天你到底在片场干什么?”西卡松开手扭头盯着金钟铭问询道。“睡了这是……一天一夜吧?所以还想问下你今天有没有什么想法?”

    “前天就是很累的拍戏而已,从早上拍到第二天凌晨,近24个小时吧,今天就是想出去走走。”金钟铭仰头若有所思的答道。“随便走走,散散步,整理一下思路,最近脑子有点乱。”

    “哦!”西卡点点头。“看的出来,是因为之前拍戏没法子也没时间理清一些东西吧?要我陪你吗?跟二毛不一样,我现在很闲。”

    “那就把饭吃完!”金钟铭突然语气严肃了起来。“然后才能洗脸换衣服……”

    西卡立即不言语了。

    这天早上,对早餐感到毫无食欲的人不止是西卡,被称为韩国经济界的皇长孙的那位,cj的会长李在贤此刻也是对着面前的早餐有些乏味。不过,他这人可就任性多了,不想吃也没人敢黑着脸逼着他吃,不然呢?唯一能管住他的亲爹在中国京都隐居呢。

    “你上次说的事情我想了下。”李在贤一脸嫌弃的放下了手里的吐司片,然后不耐的点了点桌子。“我觉得……确实值得试一试。”

    “哦?”对面那个同样在看着一份朝鲜日报的人明显一愣。“什么时候我们向来不按常理出牌的皇长孙阁下竟然会主动认可别人的建议了?”

    “我从来不会因为谁谁谁的建议而改变自己的主意,哪怕是你!”李在贤毫不示弱的顶了回去。“我会自己观察……自己决断!”

    “说来听听!”对面的人好奇的放下了手里的报纸。“什么事情让你改变了主意?facebook那边的强盛让你按捺不住了?”

    “怎么可能?”李在贤冷哼一声。“我和你不同,我这个人向来眼高于顶,心里的不屑是写在脸上的,那些什么it巨头,什么新兴财阀有什
武侠世界玩网游最新章节
么意义?咱们说的金钟铭,他就算是身价过我、过你又如何?那些钱又不能转化为对这个社会财富真正控制力!我才多少身价?可我有cj,我的cj难道是那点钱能衡量的?有些东西是要基础的,我可以看不起别人是因为我手上有韩国最大的院线,最大的面粉……其实这方面最明显的就是三成洞的那个老不死的了,他身价放在中国大陆那边根本不像样子,但是他控制着三星,然后三星控制着韩国的经济命脉……要是在我手里……”

    “别掺私货。”对面那人笑着打断了对方。“说正事。现在我知道了,你是财阀,你很骄傲,你觉得你手上的财富不应该用身价算,对不对?你不是因为钱而改变对金钟铭的看法的。我懂了,继续!”

    “最近从在斌那里听说了他两件事情。”李在贤收敛起刚才的表演,表情算是认真了起来。“昨天晚上的时候,我和在斌开完会一起吃饭,我就问他那天从五层跳下来的人真的是金钟铭吗?”

    “我猜真的是他。”对面那人平静的答道,语气还是显得不温不火。

    “然后在斌又给我讲了另外一件事情……前天拍戏的时候……”李在贤继续认真的讲了下去。“……听现场的人描述,他当时把自己逼得整个人都不正常了,当时他就是猝死在那里都没人会觉得奇怪。”

    “然后呢,你得出了什么结论?他要大钟奖封帝了?”

    “你也别打岔!我是说,这个年轻人是个够狠的人,是一个关键时刻是可以狠下心的人!而且他既然可以对自己狠,那也能对别人狠!”说到这里李在贤叹了口气。“这么年轻,还对自己够狠……这要是不能赶紧把他拉下水,真要是让他学朴元淳、安哲秀一忍忍个十几年……日后有我们受的!我……倒是理解你的苦心了。”

    “我没那么大苦心。”对面那人认真的答道。“我只是出于一些私人的不忿才这么干的……你信不信,12年大选前后,我肯定又要被扔进监狱,哪有时间筹划这些大事情?……外面都说我们在监狱里如何奢华的生活,还能照常管理公司,但是他们根本不懂像个兔子一样关在笼子里的滋味!”

    “无所谓了!”李在贤重新烦躁的拿起了刚才扔下的吐司片,那是他自己公司的产品,再难吃也要咽下去,话说,哪怕是皇太子也是有些东西在逼着他吃不喜欢吃的早餐的。“我想了一下,新的电视台想要立足的话无外乎是电视剧和综艺,抛开我之前那种无稽的蔑视,金钟铭确实也有资格入场,这是个双赢的买卖……不过你猜他会怎么解决资金问题?会从美国那边出手一点股权吗?到时候有兴趣?”

    “鬼知道……我不在乎!”对面那人抖了抖手上报纸。“就算是想要找我借钱我都很乐意呢!话说我今天找你来可不是说这个的……你怎么看现在的尔市长……我们的最年轻、最帅气,还是我们李牛肉总统的高丽大学学弟的吴世勋先生?”

    “可惜了。”李在贤给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我也是这么想的。”对面那人咧嘴笑了。“话说我上次在牢里呆了多长时间?几年来着?”

    “话说……”当金钟铭和西卡这兄妹俩一起踏上s.m公司正门台阶的时候,金钟铭突然感慨了一句。“好久没从正门进来了,上次是什么时候?隔了几年来着?”

    “哦。”西卡不明所以。“我还以为你说的走走是要出去踏春之类的呢,为什么会是我们公司?”

    “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嘛。”金钟铭敷衍的答道。

    “我们去干吗?”西卡没有理会金钟铭的疯话。“去找谁吗?”

    “不找谁,说好了是来打探军情的。”金钟铭冷静的答道。“我要一层层一间间的走一遭,然后等中午二毛从学校来了就带去她吃顿饭,再然后就离开……”

    西卡停住了脚步:“……伍德你是不是睡得时间太长,精神出问题了?”

    金钟铭没理她,也没有理会旁边面色尴尬的前台小姐,而是自顾自的左拐来到了一个楼梯口,那是去地下两层练习室的路……很显然,他没有逗西卡开心的意思。

    西卡愣了一下,但最终还是无奈的跟着跑了过去,话说,地下练习室她也好久没去过了。

    ps:还有书友群45716o898,大家加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