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458章是时候老老实实拍戏了

第458章是时候老老实实拍戏了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给你个任务。”第二天上午,刚刚到达片场的金钟铭就顺势拉住了一个路过的场务。

    “是,您说。”cube出身的场务自然会严肃对待自己老板的命令。

    “看着点。”金钟铭指了指路口那边,然后掏出手机翻到了一张照片。“认得这个人吗?”

    场务尴尬的摇了摇头。

    “这是我亲妈。”金钟铭淡定的介绍道。“别人我管不到,媒体也不用管,但是从今以后不许任何人以私人身份探我私人的班,谁来都赶走……”

    场务欲言又止。

    “我亲妈来了都撵。”金钟铭再次在对方面前晃了下手机。“懂了?”

    场务愣了几秒钟,然后立即认真的点点头,看来他是真的懂了。

    周围正在忙活着什么的工作人员全都目瞪口呆,这上来晒亲妈照片的手段还真是……还真是难得一见。

    不过,金钟铭却不以为意的溜达进了旁边临时的摄影棚里开始化妆……剃成清爽短的他如今需要上妆的地方不多,估计十分钟后就可以开始研究今天的戏份了。

    至于拦住所有探班的人,说实话,抛开那天晚上的各种狗血,那天各种奇葩事情的出现其实让金钟铭很难做,他也没想过事情会变成那样,这里面情况的复杂简直让他一想起来脑门就烫,与其如此,不如咬着牙暂时把自己封闭到工作问题上,

    而且,金钟铭还是觉得有些事情要防患于未然,无论怎么说,他现在都是恩静的男友,恩静是自己的女友,有些东西是需要坚持的。

    总之,是时候老老实实的拍戏了。

    “今天这场戏我有个想法。”导演李桢凡看到金钟铭拿着今天的剧本开始观察片场的时候就也围了上来。

    “您说。”金钟铭不以为意的沿着这个追击战的路线从小巷子里走到了楼里,然后又沿着剧本的指示图上了二楼。

    “待会要跳窗户。”站在二楼的过道里,李桢凡指着远端的一扇落地玻璃窗说道。“二层跳到一层,我有点额外的想法。”

    “这个没什么可说的吧?”金钟铭有些奇怪。“哪怕是中间需要打碎玻璃,但是从二层跳到一层其实还是很简单的吧?我肯定没问题!”

    “不是这意思。”李桢凡拿下头顶的帽子扇了扇风。“你还记得上次你从五层跳下来的那场戏吗?”

    金钟铭想了一下,然后连连摇头:“没有可比性,先高度就差的太远,而且那场戏不能做保护动作,这场戏我本来就应该去展示自己动作的矫健,从这里跳下去,先用肩膀和脚顶碎玻璃,然后一个翻滚落下去,在汽车边上稳住体型,同时下面的摄像机如果能接住的话我还可以不停顿的直接启动追击……”

    “就是说这个。”李桢凡制止了金钟铭在落地窗前的比划。“我的意思是不要在下面预备别的摄像机了。”

    金钟铭大为不解。

    李桢凡咬了咬牙,然后推开窗户看了眼楼下的场景:“钟铭,你还记得当时那场戏开始时你对我说的话吗?你当时就说,如果有摄像师敢和你一起跳下去,一个镜头到底,那简直就会完美!”

    金钟铭忽的一下收起手里的剧本,他当然听懂了对方的意思,对方竟然是想要摄影师和自己一起跳窗户,然后一个镜头到底,真要是这么拍出来了,必然会成为韩国电影史上一个经典镜头,甚至能进专业教科书……只是,随即金钟铭就开始用一种看傻子的眼神看向了李桢凡:“你确定?谁来跳?”

    “我确定。”李桢凡认真的答道。“我来跳!”

    金钟铭低头笑了一下。

    李桢凡没有生气,他知道对方的反应是正常的,所以他只是严肃的重申了一遍:“我想试试!”

    金钟铭虽然不笑了,但他还是觉得有点天方夜谭的感觉。

    “我想扛着摄像机跟你一起跳下去……你要跳的足够远,不能妨碍我在后面的拍摄,跳下去之后,我接着跟在你身后跑,咱们一个镜头到底!”

    “最后问你一句,不开玩笑?”

    “你看我像是开玩笑吗?”李桢凡严肃的反问道。“钟铭,你仔细听我讲,这场戏我等了4年了,所有的镜头我都已经琢磨了几十遍上百遍,后面的动作戏镜头你就是想让我改都不可能,因为那是我在脑子里千锤百炼出来的。但是你上次跳楼前的那句玩笑话确实也让我难以放下这个念头,一个镜头到底确实很有震撼性啊,我印象中韩国电影里是没出现过的,那为什么不去试试呢?你都可以疯成那
养玉为妻最新章节
样,不用替身从五层楼顶砸下来,单手开着车去撞栏杆……那我为什么不能疯一次呢?”

    金钟铭仔细的上下打量了一下李桢凡,最终还是点了点头:“那就一起疯一次吧!”

    疯一次的后果很简单,他们成功了!

    从那场大叔在走廊里遇到警察的动作戏开始,然后是沿着走廊的躲闪和被包围,再到大叔一个冲刺顶开特制的玻璃华丽的从二楼一个翻滚落到地面上,最后则是他在楼下那辆已经启动了的车子身后的狂奔,所有的一切一个镜头到底,一气呵成!堪称经典!

    唯一的缺憾是李桢凡的一条腿直接在跳下去的时候崴了,所以最后那段追车的戏他没跟上去。这当然也在意料之中,摄像机不是谁都能抗的,而他又不是什么特技演员,甚至身体素质还不如一般年轻人。但是金钟铭和李桢凡当时真的产生了默契,李桢凡跪在玻璃渣子上就没停摄像机,而金钟铭也拔腿就跑跟上了汽车,使得这一系列复杂镜头最终以一个镜头到底的形式给完成了。

    “拍动作戏见过特技受伤的,见过演员受伤的,见过工作人员受伤的,但是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导演受伤的。”中午吃饭的时候,金钟铭再和李桢凡说话的时候语气明显就亲热了很多,这就像当初他从楼上跳下来以后对方对他的语气明显亲热了不少一样,敢为了工作拼命的人总是能受到尊重的。

    “哈!”李桢凡尴尬的摇了摇头。“钟铭这就是你不懂的地方了……我还是受你刺激多一点,人跟人的地位是不一样的,你那次给我带来的震撼性是出你自己的想象的。”

    金钟铭不解的抱着盒饭看向了对方,在他印象中导演的社会地位没什么差的啊,尤其是李桢凡科班出身,然后按部就班的短片、长片,现在已经是第二部作品了,稳扎稳打的还不错啊。而且,韩国导演向来强势,管你什么影帝,是演员就给我跳!管你什么影后,是演员就给我脱!

    “我从毕业后拍了个十六分钟的短片,一下子扬了名……”李桢凡有些感慨的解释道。“但是你也知道,短片是短片,长篇是长篇,前者艺术性再强大家也只是点点头罢了,真正的长篇作品才是王道,因为它能盈利。所以,我当时……不知道怎么想的就接受了cj的邀请,成为了cj的签约导演。”

    金钟铭一下子反应了过来,签约导演在业内确实是低人一等的,他们固然旱涝保收,但实际上却丧失了以个人身份集资和组建剧组的权利。看看这次的剧组就知道,李桢凡作为剧本的拥有者和导演,竟然只有一个道具组是他自己的班底。对应的,当时金钟铭也是拿捏住海云台剧组的问题和投资的问题把尹济均给签到了公司里——某种意义上而言,这个其实就是一种对尹济均这个极为善于运作资本的人的最大桎梏,算是一种变相惩罚。

    “所以说钟铭啊,在韩国,电影这个行业,资本是一个大问题!”李桢凡感叹的给出了结论。“我今天在这里跟你说句心里一直想说出来的话,我这辈子最大的错误就是成为了cj的签约导演!别人让我拍戏,哪怕是我还觉得应该再准备一下,那也得硬着头皮去拍;别人不让我拍戏,我明明已经熬了四年,什么都准备好了,却也只能干耗着——违约金我可出不起。所以说,你不要觉得我是个导演就会觉得你只是个演员之类之类的,你根本不懂我看你的那种眼神,你可是一个电影公司老板,是我这种受制于资本的导演的最大天敌!你都可以拼命对我的震撼是非常之大的……所以我也想努力、再努力一把!”

    一声感慨之后,两人开始低头吃饭,导演瘸了腿还可以坐在那里拍,晚上还有戏呢!

    “资本的问题何止是停留在电影立项问题上呢?”嘴上咽着饭的金钟铭此时心里其实是有些不平静的,只是他没有说出来罢了。

    之所以这样,是因为立场不同,那想的地方自然也就不同。李桢凡作为一个导演,面对着这个问题自然而然的从切身出去想着电影立项和集资的问题,但是金钟铭作为一个投资者和制作人,他想的却是电影院线对于电影本身的过度剥削……这是全世界电影人都要面对的疑难杂症,但是韩国电影院线的问题却更严重,不但分成拿的更过分,而且垄断性更强,同时他们一般还通过财阀和某些大型电影制作公司是一体化的。

    比如说netbsp;  老子迟早要推了这个高地!

    话说,自己是不是才安生了几天就又想着作死了?嘛,还是那句话,是时候老老实实的拍戏了!

    ps:还有书友群45716o898,大家加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