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439章真正的逼人太甚!

第439章真正的逼人太甚!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你去喝酒了?”三成洞的一栋级豪宅里,李健熙突然抬起头叫住了问好后准备离开的儿子。“和那个不着调的家伙?”

    “哎!”李在镕扶着眼镜回头低声应道。

    “可以理解。”李健熙本来想再严肃的训斥点什么的,但却最终无力的摆摆手,自己刚被回来没几个月,自己儿子因为自己连婚姻最后的体面都没维持住,这些糟心的事情总是让他心里也不是滋味。“都说了什么?”

    “说了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李在镕面色奇怪的回忆了一下。“说了一个很有意思的年轻人,好像他非常在意这个年轻人一样。”

    顿了一下,李在镕就把金钟铭的事情说的一清二楚。

    “他妒忌了。”李健熙一下子就猜透了事情的真相。“那家伙当年就是很年轻的时候仗着自己资本雄厚,到处乱搞,结果弄了一身破绽。现在看到那个金钟铭这么沉得住气,他是妒忌了……所以,想出了这个法子。”

    “那么,您之前教诲过,不要跟这个金钟铭起无谓的冲突,多个朋友多条路,以后指不定能帮上忙呢……所以,我并没有答应他的提议。”

    “答应他。”李健熙突然笑了。

    李在镕没反应过来。

    “我也妒忌了。”李健熙微微一笑。“为什么我们这些人个个因为有钱就要去坐牢,就因为有钱就要次次被逼着下注……而这小子却可以安安静静的躲在娱乐圈里玩他的大富翁游戏呢?”

    李在镕诧异的看了眼父亲。

    “况且。”李健熙继续说道。“想要一起合作,未必真的就一定要像之前那样客客气气的,真要是把他拉下水了,有了利益关系,那才会形成真正的合作关系,那个年轻人太脱了,所以我也妒忌。而且,朴女士很明显的,很明显的是从别的方面考虑的这个金钟铭,她终究没有太把这个年轻人当回事,因为她也有自己眼光的局限性,她太小瞧金钟铭的财力了,所以,她也因此太小瞧金钟铭的定力了。我们适当的加把火,其实是好事!”

    “那我就和他分头去捅一下?”李在镕试探性的询问道。“但是这样不是把人往绝路上逼吗?会不会搞得那个金钟铭彻底嫉恨上我们?”

    “在镕啊!”李健熙有些失望。“你这个想法就明显不如他了,他可不是想逼迫这个金钟铭,有些事情……算了,往后看吧,反正你马上就知道被逼上绝路的到底是谁了。而且,你也不要在意我的话,他可能是比你更早出来摸爬滚打的缘故,所以对人心把握的更透彻一些罢了。这件事情做完之后,我们真正需要稍微注意一下的其实是朴女士……算了,还是那句话,看着来,你去做吧,大赏马上就到了!”

    李在镕疑疑惑惑的离开了,然后他以韩国经济皇太子的身份亲自去打了个电话,电话是打给一个长久受到三星赞助的某位知名学者。内容也很简单,为了李氏家族的和谐,他想问一下对方,可不可以帮下忙,把今年百想的最佳影片运作到自己堂兄李在贤cj旗下的电影海云台上面。是的,三星皇太子想要给自己堂兄示好,这是件了不得的大事……至于为什么打给对方,因为对方是这次的百想执委会十人委员会的成员之一。

    提名都已经布出去了,但是一夜之间百想艺术大赏的十人执委会就全都像坐在位的总务长一样老到不行了。因为就在一夜之间,数个电话,就把百想电影类的几个大奖全都给预定了……还都是让人不敢辩驳的那种预定。而且,某种意义上而言,在他们答应了朴女士的要求之后,这些预定就变得更加不可否决了,所谓老处女摸得我摸不得?大致意思就是如此。

    “可是……我就问一句话!”郑进周这时候也没有嘲讽别人的闲心了,他红着眼睛敲了敲桌子。“都说各种大奖是分蛋糕,没错,分蛋糕,可是这里面无论如何也要讲究个吃相吧?”

    “别说你没接到电话……”有人不紧不慢的堵了回去。“咱们和大钟不一样,大钟背后的评审人很多,不怕甩锅,事情搞到这样,当天我们的名字一公布,金钟铭在典礼后直接堵我们都说不定……”

    “所以说这次真的是逼人太甚了!”就连那个日刊体育的副总编这次都有些愤愤然了。“总不能给金钟铭来个人气奖吧?给他人气奖他真敢堵我们!”

    “人气奖也不行啊!”李炳淳突然笑了。“今年的新规则,人气奖是网上投票,不是什么安慰性质的准影帝了,而且已经确定有他一个了,关我们什么事?”

    一番议论之后,下面九个人把目光齐齐的对准了位上的韩明德,这个中央大学电影系研究生院的副院长此刻两眼血丝神情憔悴,他已经没有了任何风度,他被将死了!

    当初是他一力帮着朴女士给mbc分走了大量的各种奖项,然后又是他顶住内部外部压力强行按照上面的意思把视帝塞给了明显占据着竞争劣势的李秉宪……而现在,突然冒出了多个财阀大佬要求比照着这个例子去要这么一个平时他们都不懂是什么意思的奖项……他又拿什么理由来反对?!他自己身上先脏了,脏到没资格反对好不好?可是不反对的话,这不是要他身败名裂吗?

    金钟铭丝毫不知道自己赖以遮羞的电影类奖项被一群如狼似虎的财阀们给分走了,而且这些人这么做的目标似乎就是在自己身上……嘛,想想也是,压力如此巨大的执委会现在哪还有心思跑出去传这个消息?那群人个个头疼的想死都来不及。

    那么金钟铭这几天一直都在干吗呢?很简单,医院、片场、公司、住所,就这四个地方到处跑。

    实际上,恩静已经不止一次偷偷地告诉他,自己有时候真想就这么把一直腿挂在上面算了,因为这样的日子过的太舒坦了。

    “要被养成猪了。”恩静嘴上刚刚这么说完,但是下一秒还是张开嘴把金钟铭用牙签递过来的菠萝给咬了下去。

    其实,金钟铭也很喜欢这种生活,躲在这个病房里,打开窗户,阳光或者夜风都无所谓,然后就是两个人这么单独的处在这里,不需要想外面的勾心斗角,甚至不需要去思考两人之间的问题,只是单纯的做一些简单到极点的事情罢了。

    说说话,聊聊天,吃吃东西,看看病房里的电视……事情就是这么简单。

    当然了,也不是没有糟心的时候,比如有一个叫朴智妍的人来的时候,金钟铭心情一般就会不太好!

    “欧尼!”

    随着金钟铭一打开门,伴随着这么一个嗲的声音,朴智妍就直接扑到了恩静的床上,然后还在对方胸口上蹭啊蹭的……说实话,金钟铭老觉得对方那是故意做给身后的自己看的。

    “欧尼!”朴智妍左手扶着恩静的胸口,右手揽住了对方的脖子。“今天好累啊。”

    “朴智韩语听起来像是白痴,你平时私底下不都直接喊名字吗?”恩静也有点不适应。“怎么最近来看我都改口叫姐姐了?”


最后一个使徒吧


    “因为欧尼听起来比较腻!”金钟铭黑着脸在后面替朴智妍解释道。“可能会让我心头更上火。”

    “没错!”全宝蓝拎着几个包一脸疲惫的从外面走了进来。“她就是故意来捣蛋的!”

    “怎么说呢……钟铭你别理她就行了。”朴昭妍也打着哈欠走了进来,身后是李居丽和孝敏,tara齐了。

    “你们有什么要说的吗?”金钟铭看了看全员汇集的tara,略显无奈的客气了一下。“我是不是要回避一下?”

    “那就去门口站着吧!”朴智妍一脸严肃的回头要求道。

    金钟铭:“……”

    “别听她瞎胡扯。”全宝蓝最近身体确实显得很虚,三月份的天也没看拎多重的东西,竟然直接瘫坐在了椅子上,额头上的虚汗更是密密麻麻的。“我们哪有什么事啊?就是结束了行程顺便来看看恩静……话说,恩静这是又胖了?感觉每次来看你你都在变胖!”

    “是吗?”恩静抱着怀里的朴智妍有些不满的应道。“不过不要紧吧,我下床以后很快就能练回去!”

    全宝蓝立即不吭声了,她减肥减得是真痛苦。

    说是不让回避,但是很快在嘴昭妍的节奏带动下这群人就聊到化妆品和胸围上面去了,金钟铭无可奈何,也只能推门站到了走廊上。

    不过,正是晚上七八点钟的时候,外面是春雷翻滚,时不时的还有闪电划过,站在玻璃窗前听打雷,倒也别有一番滋味。

    李居丽大概是去了一趟卫生间,所以从金钟铭身后走了过去,但是想要直接推门进去的她突然犹豫了一下,大概是看到朴宗贤和另外一个助理坐的比较远,她竟然转身站到了金钟铭身边。

    “居丽姐,有事?”金钟铭瞥了眼这个鼻尖上有痣的漂亮女孩子,说实话,他这人就是这样,这个组合一开始除了恩静和朴昭妍外对其他人并不在意,后来孝敏也是在综艺里熟了以后才放得开的,所以说说实话,他跟对方不是很熟,也因此对对方的到来感到有些诧异。

    “哎……”李居丽笑了笑。“其实不知道该不该多这个嘴。”

    “你都这么说了,那就自然要多嘴了。”金钟铭不以为意。

    “我的意思其实也没……也没那么严肃。”李居丽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我是说,希望你不要介意智妍对恩静的这些表现,她就是个朴智白痴,还是个孩子。”

    金钟铭愣了一下,说实话他真没多想,甚至他一直就是以为朴智妍是孩子心性而已,就好像之前的全宝蓝也对他跟恩静分外不满一样,但是现在随着出道以后全宝蓝不久已经变得成熟起来了吗?而且对待自己和恩静还很友好的样子。

    但是,怎么听这意思,好像朴智妍是真的有些过分的想法呢?这tm还能忍?!

    李居丽看了一眼一脸认真的金钟铭,就知道他是多想了,于是赶紧解释了一下:“其实,现在的智妍更像是之前的宝蓝……钟铭,你知不知道我们组合里,好多人的家庭都有问题?就算是家庭没问题的,其实也都是很小就出来走进了这个圈子,然后感受过一些东西……”

    金钟铭面色恍然,他当然知道这一点,恩静不用说了,全宝蓝从小就是单亲家庭,而且据说小时候还很胖;朴昭妍的事情自己全程参与过,他自然也一清二楚;还有朴智妍,其实这个93年的孩子很小就以模特的身份出来挣钱了,而且她的那个不知道是哥哥还是弟弟的……呃,总之长得很像是智妍的那个男孩子似乎是有些混日子的倾向,智妍很多时候都要帮着补贴他的生活,这点金钟铭也知道;甚至就连面前的李居丽和朴孝敏,虽然不太清楚她们家庭的状况,但似乎也是很早就独立的样子。

    “所以,你的意思是……”金钟铭沉吟了片刻。“智妍也好,宝蓝也好,在某种程度上把这个组合都当做了家庭,或者说是家庭的一部分?”

    “跟你说话真省事。”李居丽笑了。“刚开始的时候netet练习生还比较成规模,那时候宝蓝和智妍就有点依附于恩静的意思,宝蓝去的晚,但是最明显,她个头矮,当时还有些胖,所以上来就把恩静当成了依靠……”

    金钟铭抿了抿嘴唇,他想到了krysta1对恩静的敌意,也想到了被全宝蓝放狗咬自己的那档子事……擦,哪来的那么多破事?

    “不过,宝蓝的年龄终究在那里,是大学生,生活经历多,所以她很快就成熟了起来。”李居丽继续解释道。“所以她也知道该怎么对待你跟恩静……不过,随着出道以后越来越累,现在轮到年纪最小的智妍天天腻着恩静了。”

    “哦!”金钟铭理解的点点头。“确实,她现在已经不是当初练习生时期有吃的就行的毛孩子了。”

    “所以,希望你别多想。”李居丽尴尬的笑了笑。“她没那个能力给你们真正的捣蛋。”

    “我知道了!”金钟铭干笑了一声,不就是劝自己忍一忍那个动不动就占自己女朋友便宜的女流氓吗?何必扯什么家庭,什么年龄?好像自己不忍就犯了什么天理难容的错误一样。

    但是,他又能怎么说呢?

    “那……我进去了。”李居丽点点头,然后告辞了。

    不过,十几分钟后孝敏又拉开门出现在了走廊里,然后她从后面捣了捣正在盯着春雨呆的金钟铭的后背。

    “什么?”金钟铭吓了一跳。“你们要走了吗?”

    “是要走了。”孝敏点点头。“但是恩静让oppa你进去,好像是有件事情要拜托你的样子。”

    “哦!”金钟铭回过神来直接不以为意推门进去了。

    “钟铭。”恩静还在抱着朴智妍。“问你件事情,百想的话……你会带krysta1去吗?还是说会跟林允儿一起,我看你们俩是一起获得了人气奖。”

    “我自己去就好了。”金钟铭想了一下,他是去被打脸的,所以绝对不想在林允儿面前丢人,更不要说是krysta1了。

    “不是……”恩静明显也有些无奈。“智妍最近也在以主演身份参与着一部电影,是她第一次当女主角……”

    “恐怖片吧?”金钟铭闭上眼睛都猜得到netbsp;  “哎。”恩静点了点头。“能让她做你女伴吗?就当她是个花瓶好了……实在是她第一部电影……”

    金钟铭干笑了一声,就是这个动辄给自己戴绿帽子的女流氓!刚刚李居丽专门过来让自己忍一忍她,现在自己的女友竟然还要自己带着这家伙去出席百想?这绿帽子……这可是真正的逼人太甚了!

    “怎么样?说句话啊!”着急的是嘴昭妍。

    “啊,没问题。”看着在自己女友怀里蹭啊蹭的朴智妍,金钟铭勉强挤出了一副笑脸。“只要她现在从恩静怀里滚下去!绝对没问题!”

    ps:还有书友群45716o898,大家加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