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438章做人不能太下贱

第438章做人不能太下贱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这个也……太咄咄逼人了。”一个白头老头子如此愤慨的说道。

    周一就要公布入围名单了,百想艺术大赏的核心组委会成员,也就是那个十人执委会正在夜以继日的审定着入围名单。对于大部分人而言,甚至是对于大部分艺人而言,这十个人都不是轻易能想得到是谁的,也就是为的委员长还能大概能猜个差不多。但是,对于手上掌握着渠道的人而言,有些东西轻而易举。

    而此刻说话的,就是这次的百想十人执委会总务长韩明德,他是中央大学电影系研究生院的副院长,也是,也是所谓未来希望联大的一位常务委员,而他刚刚接到了朴大妈那边打来的电话。

    呃,顺便说一句,这个未来希望联大名义上是单独的一个政党,实际上是大国家党内部的铁杆拥朴大妈派,是当初李明博上台后踌躇满志,准备一脚踢开朴大妈,惹得她愤而率众出走搞出来的一个四不像。实际上牛肉风波后李明博都求着朴大妈过来当总理了,那时候这个玩意就实际上回归大国家党了,只不过朴大妈一看李明博当时满身牛屎味,实在是不敢立即回去,所以扭扭捏捏维持着这个名义上的独立。但实际上嘛,她手下第一大将金武星竟然都是大国家党的院内代表,她的办公室也搬回去了,这个联大其实也就是一荣誉称呼了。

    那么回到正题上,这位中央大学副院长外加百想十人执委会总务长韩明德先生再怎么义愤填膺也实在是不能引起其余九个人共鸣——演戏演给谁看啊?知道你是专业的,但是这么飚戏有意义吗?大家是傻子吗?要不是因为你担任这个总务长,那边朴女士至于这么咄咄逼人?

    “咳!”这里面愿意拍马屁的肯定不止是韩明德一个人,马上又有一个日刊体育报的副总编开口了。“其实,要我说的话这是好事,之前就说过,朴女士那边压力大,所以不得已那样的,现在估计是考虑到了我们的难处,特意把视帝这个最有分量的奖项交还了出来……”

    “那为什么不交还给金钟铭?”开口的是正是李炳淳,他其实也是这次的十人委员会成员之一,而且正是所谓的电视类五人分组的组长。“作为kbs台长说句公道话,iris比不上灿烂的遗产,这里面有等级的差距,真要是两人资历地位有差距当然两说,但是金钟铭怎么看都比李秉宪更有竞争力吧?现在一声不响的把这个退回来的奖项给了李秉宪,那这事在他金钟铭眼里怎么看?会不会觉得我们委员会在刻意的侮辱他?!”

    “让他找朴女士好了!”之前那个副总编晒笑道,他这是耍无赖了。“我怎么觉得他是在什么地方惹到了不该惹得人呢?”

    “电影类多给他些补偿就是了。”韩明德终于表露了心迹。“朴女士终究是有苦衷的,现如今mbc混乱不堪,谁都知道……而且我也不觉得她是那种公报私仇的人,她应该是另有深意的,所以,我的意思是电影类几个主要奖项最后表决的时候大家适当倾斜一下金钟铭……”

    “青春不败15、我结25、灿烂的遗产51.2、两天一夜57!”听到这样的安排后还是有人不忿。“15o没算错吧?这样的成绩不仅是空前,按照现在互联网的展度,恐怕也是绝后的。等我们十个人的名单公布后,你们电影类的五个执行委员可以拍拍屁股当好人,我们这五个电视类的委员是要被媒体和民众戳脊梁骨的!要我说,按照之前一开始的讨论,给他个视帝和电影类最佳作品,皆大欢喜,多好?”

    “而且。”一名电影类的执行委员也有些头疼。“电影类给补偿就好补了吗?他会感觉到我们在给他补偿吗?给他个最佳作品了不得了,就凭那些年的话,给影帝说不过去吧?难道给大赏?!”

    “大赏肯定是要给他老师安圣基先生的。”讨论在继续,有人拧开了杯子,赫然是韩国电影振兴委员会会长郑进周。“无论如何,去年这个时候安圣基先生为了全体韩国演艺界同仁的利益做出了巨大的表率作用……而且还成功了!电影类大赏难道还有第二个说法吗?”

    众人沉默以待。

    “而且,话说为什么我们要闹成这个样子?”有一个人开口了。“百想艺术大赏获奖最多的不就是安圣基先生吗?这次就算是给了他理所当然的大赏,估计人家看着自己学生的遭遇也不会承太多情吧……政治上的事情,为什么要连累我们?”

    “举手表决吧!”韩明德也有些头疼,所以他使出了杀手锏。“一人一票,李炳淳台长作为电视类组长算两票,我作为电影类组长和总务长算三票,没问题吧?”

    自然没问题,这是向来百想内部投票的规矩。

    不过,随后的事实证明,那些为了金钟铭打抱不平的人并没有在最关键的程序里真正的支持他,除了李炳淳和郑进周的3票是对朴槿惠那边的意见提出了明确的反对外,其余所有人在看到韩明德和那个副总编的4票出来以后都沉默着选择了弃权,没人敢真的得罪现如今的朴大妈。

    所以,4:3,影帝是李秉宪的,事情就是这么滑稽。

    预料之中的结果,韩明德有些心情复杂的叹了口气,然后瘫坐在了位的椅子上。之所以会叹气,一来嘛,这是把上头交代了的事情终于给办完了,于是身上有泄了点劲的意思。二来嘛,到了他这个年纪,其实也不想把事情做绝,只是这么多年了,身上的色彩已经是抹不掉了,没办法,才不得不去干这种把人往死里得罪的事情,所以说他其实也有些无奈。

    “那好吧。”歇过了神后,勉强恢复了点精力的韩明德严肃的点了点头。“既然大家通过投票的……”

    “我多说一句。”郑进周突然插嘴道。“既然是这个结果我们也认,但是我得明白提醒诸位……有些东西是瞒不过去的。”

    “这是什么意思?”旁边有人干笑道。

    “我的工作就是天天跟电影打交道。”郑进周微微笑道。“今天来之前呢,刚看了一部十年前的香港黑色幽默电影——江湖告急,很经典很有意思,开头那段经典的舞蹈后,梁家辉就说啊,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然后就是今天我拍了大口鞭的事情用不了一个晚上就会传遍整个江湖。诸位,我的意思很简单,大家不要觉得今天咱们在这里把门一关这么乱搞谁也不知道,信不信?一出门就会有一半以上的人把今天的事情传得到处都是……有人帮忙帮成了,自然会急着表功劳……”

    头已经白的韩明德被挤兑的有些尴尬,在他看来,李明博手底下这些人水平都是有的,面前的郑进周和李炳淳都是如此,但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些人才却因为碍于派系之争要和自己这在里对着干——看来,韩国的政治真是糟透了。

    “也有人会觉得雪中送炭平白卖人情是个不做白不做的事情。”郑进周继续笑着说道。“所以说,看着吧,一晚上功夫,人家金钟铭也能知道这里生的事情,指不定在坐的哪位晚上就会和人家一起喝酒呢……”

    郑进周在那里慢慢悠悠的,引经据典、指桑骂槐的施压,搞得大家脸上都很难看。

    不过,同一时刻,名义上是李明博的亲信,但是实际上已经投靠了朴大妈,同时还跟金钟铭很熟的李炳淳却突然反应了过来——那一位,恐怕就是想让今天百想执委会里生的事情传到金钟铭的耳朵里吧?不然呢,她何苦来这一遭?何必呢?

    而且话说回来,李炳淳自己也对金钟铭的反应很好奇……他会怎么做?

    “你……准备怎么办?”金钟铭的亲妈权珍淑女士专门跑过来听完自己儿子的叙述后也是有些无奈。

    “问题不在于我准备怎么办,而是在于那位想让我怎么办!”金钟铭一边说一边从厨房里端出来了一小筐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txt下载
洗干净的草莓。

    话说这个时间段韩国市场上的草莓都是高价进口的,贵的离谱。金钟铭端着筐子坐到了沙边上,这个位置可以直接让隔壁房间开着门做功课的krysta1看的清清楚楚,然后他又拿了个小盒子开始在那里挑挑拣拣,个头小品相差的被他转手直接吃了下去,个头大品相好的被放到了旁边的盒子里。

    这一幕看在krysta1眼里是两眼放光,她知道权妈妈是不吃草莓的,那么这些指定就是给她留的了。所以,一时兴奋之下郑二毛看起书来效率都高了不少,她就等着这边自己整理完功课那边自己哥哥就给自己拣好了,然后字就能放开去吃了!

    “你说的有道理。”权珍淑有些无奈。“但是她这种人的心思是怎么样的还真不好说,万一……还是给你外公打个电话吧?无论如何自己母校老师的面子她总会看的。”

    “偶妈你的意思是……我跟安哲秀那群尔大的教授们走的太近了,引起了她的不满?”金钟铭张嘴咬掉了半个草莓。“她觉得我该天然的靠着她走,这是一种警告和惩罚,一巴掌抽脸上让我清醒点,是这意思吗?”

    “最起码这是最恶意的揣测。”权珍淑有些烦躁的用右手的四根手指敲了敲自己的脑门。“当母亲的,肯定要从最差劲的情况为儿子考虑。所以……”

    “所以我找你来你也给不出一个特别理性的答案?”金钟铭面色自若的反问道。

    “没错。”权珍淑点了点头。“但是,你倒是显得很镇定?”

    “在蚕室那边的拳击训练场挨了三个小时的打。”金钟铭一声冷笑,不知道是不是在自嘲。“郑叔叔打完换吉上,吉哥打完gary哥上,然后我才冷静下来的,不然以我的暴脾气被人这么打了脸指定把家拆了!李秉宪?哼,还不如金南佶让我心里好受呢!”

    权珍淑:“……”

    “偶妈。”金钟铭认真的盯着自己的妈妈。“你经验丰富,听我说下自己的看法,你看对不对……”

    “说吧。”

    “第一,惩戒的意思肯定是有的。”金钟铭面色如常的叙述道。“不止一个人问过我,为什么不去投靠她?你和爸爸都是西江大学的,外公外婆也是,甚至李廷香阿姨都是,我还跟志源关系不赖,大家都觉得我身上有她的天然烙印。但是我在躲着她,而且我确实唯一在政治上的表露就是跟安哲秀教授以及朴元淳那伙子人的交流……所以以她的地位,知道了我的那些行径后,就当是一时无聊,然后反手一巴掌抽过来也是可以理解的,我只能挨着,对不对?”

    权珍淑点了点头,实际上这是大家普遍性的第一反应,那就是自己那位朴姓学姐在刻意的给自己儿子使脸色。

    “但是我接着想了一下。”金钟铭继续边拣草莓边说道。“她不该是这么肤浅的人,或者说……她不该这么无聊的。”

    “什么意思?”

    “殷初丁的这位姑姑,一辈子就在做一件事情,那就是希望给自己父亲一个交代,这把年纪了都不结婚,就是不停的去选总统。而且,现在谁都知道她目前的人生意义在哪里,就目前而言,对她来说,事情和人就只有两种分类,一个是对她去选总统是有利用价值的人或事,一个就是没有价值的。对不对?”

    权珍淑连连点头。

    “那我身上有她需要的吗?”金钟铭摊了摊手。“有,我的钱,我的老师,以及我在娱乐圈里积攒的一些人脉和声望……虽然很小,但确实是可以对她产生帮助的。”

    “那你的意思是……”权珍淑顿了一下。“她是在用敲打和警告的方式反过来拉拢你了?”

    “有这意思。”金钟铭板着脸点点头。“肯定有这个意思,但也只是有这么一部分心思罢了,就如同她也一定存了警告的心思一样。但是偶妈,这不重要,我们不是心理医生,没必要给这么一个变态的老处女做心理分析。我们此刻的问题在于,既然如此的话,我们是不是就可以反过来想想,我采用什么措施是可以保证安全的?我的意思是,既然她存了一丝看好我、招揽我,甚至考验我的意思,那么我只要安静的看着这些东西,不做过多的反应?这样是不是就行了?”

    权珍淑:“……”

    “对于朴大妈而言,我和她地位悬殊,她干这么一个动作是不需要考虑什么后果的,是没有风险的,她只需要看着我的反应再去做反应就行。我要是害怕了,怂了,找通道去见她,跪下去求她,她……无所谓啊。但是反之,我什么都不干,就这么看着,忍了,认了,她又会怎么样?”

    “如果,她真的存了哪怕是半分招揽你的意思,你如果真的认了,她也只会笑笑吧,说不定心里还会赞叹你两句,觉得你虽然年轻却很有器量之类之类的。”权珍淑无奈的推测道。“但是,伍德,关键问题在于你能忍得下去吗?你才二十多岁,正是年轻气盛的时候,而且你那种骄傲的性格我这个当妈的难道不知道吗?你真能眼看着自己的视帝就这么被人给黑掉,还是近乎于当众侮辱的这种方式?而且,李秉宪这个人你也一直很不服气吧?”

    “我觉得李秉宪这个人选本来就是额外刺激我的。”金钟铭停下了手,因为草莓已经装满了盒子。“至于什么器量之类的废话我也不在乎,如果给我一个好机会我一定把视帝夺回来,顺便让找机会恶心一下李秉宪这个垃圾……但是没办法,我没能力去反抗,所以忍不住也要忍,我还得笑着去参加百想,对不对?”

    权珍淑愣神的打量了一下自己的儿子。

    对于自己母亲意外的目光金钟铭只是笑了笑,然后就继续说了下去:“不过,最关键的是,偶妈,我不觉得求人显得很下贱,但是,相比较于那些奖项的得失,我要是被这些大人物伸手一撩拨就按捺不住自己的长久以来的坚持和耐心,然后跳进了那个乌七八糟的大漩涡,那才叫真正的下贱呢!人嘛,既然弱小就要更有骨气一点,既然都是侮辱,忍一口气,选择侮辱性少的那种方式就已经……足够了。”

    顿了一下,金钟铭继续说道:“有朝一日我肯定会入场的,韩国太小了,一千里方圆罢了,躲不掉的。但是,我不能被别人给撩进去,最起码我得是心甘情愿的因为一些自己在意事情才走进去的……那才显得有价值,对不对?”

    “伍德,你能说出这么一番话来,我这个当妈的很欣慰。”

    “谢谢!”

    “不客气。”

    母子两人对话完毕,得到了自己想要的肯定性评价后,金钟铭站起身来整理了一下草莓,他把那一整盒品相极佳的草莓封上了盖子,然后就开始穿外套……很显然他这是要大晚上出门,而且是要带着草莓出去。

    这下子,远远的看着这一切的krysta1终于忍耐不住了,她从自己的房间跑出来质问道:“伍德,你去干吗?”

    “去看恩静。”金钟铭冷静的回答道。“今晚我要继续陪护。”

    “草莓是给她挑的吗?”krysta1觉得自己心都要碎了。

    “啊!”金钟铭淡定的应道。“给她挑的,有问题?”

    “你故意的……坐我对面。”

    “啊,我故意的,我就是要怼你。”金钟铭拎起了装草莓的盒子。“你……好像很不服气?”

    “偶妈!”krysta1试着跟自己的权妈妈撒娇。

    “你让他去吧,想吃草莓不是还有吗?就是剩下的小了点……”今天的权珍淑女士意外的没有宠着郑二毛。

    这让郑二毛觉得自己的天都塌了。

    ps:还有书友群45716o898,大家加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