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437章只手翻云

第437章只手翻云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陪护了一夜,说实话,感情没深入多少,尴尬倒是多了几分,恩静对于一些事情明显还是存了一丝自尊,好几次都是把他赶出去然后叫了护士进来。

    不过,即便如此这一夜也不是白过的,最起码恩静知道了一些自己男友的深层心思,当然这是金钟铭主动透露给她的。

    比如她知道了最近沸沸扬扬的巧克力外星人公司携款潜逃事件背后的一些东西;也知道了这次电影金钟铭所背负的巨大压力;到最后,金钟铭甚至直白的告诉了她,自己被大人物的动作殃及池鱼,恐怕马上到来的百想大赏要受到打压,包括朴大妈和mbc的来龙去脉,他一点都没隐瞒……

    朴大妈是谁恩静一清二楚,没哪个韩国人不认识,她理解金钟铭的无力感。但是对于这件事情,恩静竟然产生了一丝矛盾的心态,那就是为自己男友担心的同时也有了一丝放松。因为这件事情让她意识到,自己的男友也不是一帆风顺,他也有受制于人却又无能为力的时候。这样的一个人更像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而不是坐在青龙奖颁奖典礼上微微笑着对自己说这个奖项是谁的,那个又是谁的,而某个又是自己的……那样的一个人。

    毕竟,那样的形象虽然显得高深莫测,但是对于自己这个女友就显得有些遥远和冰冷了。

    一大早,金钟铭出去买了早餐,眼瞅着恩静吃了下去,又把她哄睡着后就离开了。自己不可能整天整夜的呆在这里,就算是陪护也只是前几天晚上的工作罢了。而且陪护的理由还不是这丫头没有行动力之类的东西,而是她一个人过夜的话会害怕……没错,就是这个理由。所以,天亮了,基本上对于恩静而言也已经进入安全期,外面来往的人一多她反而睡的香了。

    不过,对于金钟铭而言今天的事情才刚刚开始,他还有工作,有事情要去做。而且,对于很多人而言,也是随着白天的到来开始了一天的忙碌!

    先,天底下没有不透风的墙的,既然朴大妈是要给mbc示好,那就要有示好的流程,不然岂不是给瞎子抛媚眼?

    于是消息在这一天很快得到了扩散,最起码mbc内部是有些人心晃荡了。再然后是整个电视台系统的讨论,而相较于mbc内部的人心混乱,最不忿的自然是sbs电视台这边了,灿烂的遗产的收视率摆在那里,集数摆在那里,你一个古装历史剧还这么多集,硬要过来抢我们的东西?

    所谓物不平则鸣,又或者声音是由物体的振动产生的,这个道理甭管是用经典富有哲学性的古文说出来的还是用科学的方法总结出来的,它就是那个道理,谁也否定不了。所以,随着mbc内部综艺部门、新闻部门和电视剧部门之间的一些严肃交流,随着sbs电视台电视剧部门的不忿,各种各样的传言立即满天飞了!

    而到了晚上,就连演员圈子之间都已经相互出现了一些暧昧的信息了。比如善德女王的男一号,虽然戏份不重但却是标准男一号的金南佶,他就接到了大量的类似短信和电话,祝贺的、暗示的,走在mbc电视台内部打招呼的都多了不少。

    金南佶是mbc内部出身,是mbc的签约演员,说实话这部电视剧能轮到他就不错了,拿了mbc内部的演技大赏最佳男主角他就已经很兴奋了,现在竟然有望百想视帝……于是,他就有些患得患失了。

    而在这个圈子里摸爬滚打了七八年,金南佶自然也知道问题所在,自己这明摆着是要踩着金钟铭和李秉宪的脑袋上去嘛。金钟铭手上有sbs的灿烂的遗产,李秉宪手上有kbs的iris,没这档子事之前他怎么都是没资格加入到这两位的竞争中去的。

    那么自己现在该怎么办?要不要打声招呼?要不要去试探一下态度?如果需要的话那么是不是应该在下周提名公示前去打招呼呢,不然就显得刻意了啊?

    总之,原本其实很懂人情世故的金南佶被巨大的馅饼砸晕了以后干了一个匪夷所思的事情,他给金钟铭还有李秉宪这两个原本是今年百想视帝的最大竞争者各自了一条他认为比较妥当的信息。

    但是完了他就觉得不对劲了,怎么看起来自己像是在刻意侮辱这两个大佬呢?立即的,金南佶就找到了自己在圈内最深的一个关系请求当面致意——他家里和孙艺珍家里是世交,孙艺珍根本拖不开这个人情。

    对此,李秉宪黑着脸去了,接受了孙艺珍的调解和金南佶的当面鞠躬道歉。而金钟铭,只是跟孙艺珍打了个电话,让她转告金南佶别多想……至于他本人,需要拍电影,就不去了。

    这件事情自然也瞒不过圈内人的眼睛,又是一阵风波卷了起来。

    总之,围绕着即将到来的百想艺术大赏,整个电视系统闹得是沸沸扬扬,乌烟瘴气!但是,一张看不见的大手始终罩在了这些东西的正上方,没人敢真的闹出去,媒体也不敢报道……所以民众一无所知,大家更关心的是金钟铭和含恩静的又一波绯闻。

    不过,就在三月中旬的第二个周五,也就是百想艺术大赏最终入围名单布前的那个最后一个工作日,mbc内部的中层们终于统一了意见,然后对于这件事情予以了一个直截了当的回击——包括电视剧部监制、签约作家、导演在内的几乎所有mbc中层制作人联名要求负责电视剧制作的mbc本部长辞职,理由是干涉节目制作,违反新闻自由原则。

    这是一个表态。

    朴大妈当时就知道了,然后立即在自己党务办公室里召集了几个核心幕僚开了个小会。

    “给脸不要脸!”有个年轻一点的幕僚开口就没留面子。

    “什么时候都不要说这种没意思的话!”朴大妈轻描淡写的压住了办公室里焦躁的气氛,也把幕僚们的注意力拉到了事情本身上面。

    “我觉得还是要加把劲。”刚才那个年轻人叫李泰烈,是朴大妈的一手从基层提起来的亲信,说话办事还是很激烈的。“既然mbc的最高权力机构九人委员会在我们手里,那就保持强硬的状态,自上而下从台长一直到高层,完成人事的调整……”

    “那样只会激化矛盾……”话未说完就有人反驳了。“会引起真正的震荡,mbc电视台历来是那群人的大本营,清理不干净的,我建议适当妥协……维持稳定。”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朴大妈闭上眼睛都知道是谁在反对,她得在心里剔除人事斗争的因素之后再去考虑意见的中肯之处。

    幕僚们议论纷纷,但是很快朴大妈就注意到了自己手下第一大将,也是党内釜山派系的大佬金武星一直沉默不语。

    很自然的,她就瞥了一眼对方。

    金武星闻弦歌而知雅意,他站起身来笑眯眯的表了态:“我同意泰烈的想法,用强硬而激烈的手段去压制mbnetbsp;  朴大妈微微一笑,未做表态,其实,她心里是一愣的,因为她真的一时间没搞懂金武星怎么出了这么个馊主意,只是碍于自己身为领导者的权威,所以不好张口询问。

    但是不要紧,朴大妈几十年磨砺走到今天自然也有对策,旁边的另一个重量级心腹,足以在党内和金武星抗衡的女议员罗卿媛主动开口表达了疑惑。

    “先我们要明白我们之前那么努力拿下mbc是为了什么?”金武星对罗卿媛和煦的笑了一下。“答案很简单,mbc作为三大电视台之一,又向来是站在我们党对面的,每次选举都给我们惹麻烦,尤其是牛肉风波后大家也都见识到了一家无线电视台权利运作后的威力,所以我们准备直接抄对方的老窝……对不对?那么最直接一个目的,在这间办公室里我们可以直接说出来,我们是为了朴委员长2o12年做准备!”

    众人纷纷点头,朴大妈已经选了两次,败了两次,第三次卷土重来……为了那个位置她无所顾忌。

    “但是正如罗议员说的那样,这家电视台内部皿煮派愤青们太多了,他们不直接
抗日之鬼打鬼吧
参与政治,却有才华,骨头硬,而且影响力巨大,同时还很团结,最要命的是还天然的敌视我们保守阵营,这次的事情也证明了想要控制整个电视台无异于痴人说梦。”金武星站了起来,拿出了在国会演讲的架势。“因为这个电视台无疑是从根子上站在我们对面的,想要在12年之前拉拢过来很难,想要控制更不可能!”

    朴大妈突然间笑了起来,她已经反应过来了。

    “那么既然如此。”金武星看了一眼笑眯眯的朴大妈,最后做了总结。“就让这家电视台在2o12年的时候崩溃掉!让它丧失掉战斗力!这样,最起码可以让它们不打扰到我们!”

    “是啊。”罗卿媛也笑了。“人事权在我们手里,先装怂,等到2o11年底的时候,咱们给他来个泰山压顶,到时候照泰烈的法子来,用几个态度恶劣而又强硬的高层调动换来mbc内部的反弹……最好在选举期来个大罢工……那就妙了!”

    朴大妈也笑着拍了拍手,她不得不承认,金武星这个党内的老狐狸确实有法子。说实话,当初牛肉风波后她看那群mbc的愤青都是有些心惊胆战的,轻而易举的煽动起民意,再配合农会的力量,当初把自己压得喘不过气来的李明博就这么栽成了一坨野!所以,她才会亲自下场又是打又是拉,反正费劲了一切心思成为了这家电视台的委员长,并控制了这个电视台的最高权力。

    嘛,废话少说,回到面前,金武星这个法子确实妙,就好像遛狗一样,实际上对付这些年轻人就该像遛狗一样。不过,金武星这人也是……哼,太聪明了也不好,得找机会拴住这个人,同时让他物尽其才。

    朴大妈一边鼓掌,一边脑子里已经转过了不少弯弯。

    事情的方略定了下来,先遛狗,把这群愤青遛出火来,然后等11年底来个突然强硬袭击让他们失去理智……

    既然如此,大家就各自散去了,不一会,办公室里就只剩下一个叫金淇春私人助手留在这里和朴大妈请示一些事情。

    “那么……委员长。”金淇春俯身询问道。“百想那边还继续按照原定方略吗?”

    “当然。”朴大妈面色如常的应道。“事关我的权威,怎么……有事情?”

    “是,您让我留意的那个金钟铭,似乎要因为这件事情受到一些影响。”金淇春低头汇报道。

    “多大影响?”朴大妈还是自顾自的在打开了文件,她很忙。

    “他本人在去年是电视上成就最大的一个人,电视剧也好、综艺也好全都是最棒的那种,所以好像受到的影响极大……”

    朴大妈终于愣了一下:“我记得我注意到他是因为他很有钱,达到了和崔泰源、李富真熟稔的地步,然后是安圣基的接班人,而且最后又和安哲秀、朴元淳出现在了一起……对不对?”

    “对。”金淇春面色平静的接口道。“但是关键问题在于,他外公外婆都是西江大学教授,他父亲母亲都是您的学弟学妹,他本人和志源也关系匪浅。”

    “所以说啊。”朴大妈微微皱起了眉头。“他如果想求情的话,或者相对抗的话,是有足够多的路子的。他可以直接找我嘛,让他外公外婆打个电话,那我也无论如何要给面子的。也可以去找安哲秀诉苦嘛,安哲秀说不定也会拉拢他。至不济也可以去找崔泰源那群人,玩玩金元战术,肯定有无聊的人看在钱的面子上为他疏通一下,保留点面子……我要是把百想电视类的奖项都拿走是不是会很打他的脸?”

    “就是这样!”金淇春继续冷静的回答道,他是秘书,是助理,提供信息和基本的逻辑判断即可。

    “但是他什么都没干,对不对?”朴大妈觉得有些意思了。“事情已经几天了吧?下周一提名……对不对?”

    “对。”金淇春点点头,然后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情。“而且还有一件事情也能说明他的古怪态度,就是那个mbc电视剧善德女王的男主演金南佶……”

    “真有意思。”听完助手的叙述后朴大妈完全来了兴趣。“还这么大度?他今年才二十多吧?那李秉宪多大了?四十了吧?”

    “是。”

    “那么他是性格懦弱吗?胆小了?”朴大妈试着往常规方向理解。“又或者说是电影拍摄的压力很大?我记得前一阵早上看报纸不是说什么决定韩国男演员地位的一次对决吗?他是因为这些东西不敢或者没时间过来找我……或者过去找安哲秀?”

    “不像!”金淇春难得的表达了自己的看法。“不嫌冒昧的话,我想说就这两天他干的一件事情!”

    “说!”朴大妈完全来了兴致。

    “姜虎东那件事情你听说过吧?”金淇春低头叙述了起来。“这件事情背后是那些娱乐圈里老牌势力忽视了综艺的快展,结果无意间让一个搞笑艺人自己的公司出现在了他们面前。挡了财路,自然要推掉!刘在石缩了回去,所以是s.m公司动手解决的姜虎东,只不过姜虎东临走前用12o亿给自己换了一条生路,同时砸的s.m公司头晕眼花罢了,不过s.m公司和姜虎东同时退场后那家公司也撑不住劲了,高层直接卷款潜逃。所以,当时大家都以为接下来会是一次所有势力分食姜虎东走后的那家公司的戏码,但是最近两天事情出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转折。”

    朴大妈继续笑眯眯的听着,好像什么姜虎东之类的人她根本不认识一样,实际上,殷志源作为自己才三岁的亲侄子以外最疼的人,她是专门留心过一些事情的。

    “那家公司的一个理事,也就是百想的常规主持人申东烨了。”金淇春说到这里也有些不可思议。“这个人我也稍微问过一下别人,都说这个人金钱问题上很差劲,账目上的事情漏洞一大堆。就是这么一个人,却在这个时候站出来收拢公司的人心,他声称愿意拿出自己私人财产来给公司的艺人们进行补助,尽量为公司补拖欠的工资,而且他还真的拿出了真金白银……那家公司的那些挣扎在生存线上的底层搞笑艺人感激不尽,成名的艺人更是迫于舆论压力一个都不敢走……”

    “我猜猜……”朴大妈今天不知道第几次笑了。“申东烨是被这个金钟铭的小家伙给拿住了吧?钱也是金钟铭的?”

    “没错!”金淇春点了点头。“实际上,就在刚刚,申东烨已经公开的向金钟铭和安圣基师生所在的那个委员会求助了,那个委员会也插手了电视台拖欠工资的问题,并提供了法律援助。接下来,我猜金钟铭应该会在申东烨的配合以及那个委员会的遮盖下组织一场股权重组的戏码。到时候,那家公司的烂账恐怕要被他金钟铭一手抹去,然后那家公司留下来的人才也会被他借着申东烨的皮给吞的干干净净!包括s.m公司在内,其他所有人只能白看着……”

    朴大妈鼓掌了。

    “所以,委员长。”金淇春给出了结论。“你给了我去留意他的任务,我觉得他的动向很有意思,所以冒昧的打扰您一点时间汇报……”

    “很有意思。”朴大妈笑着点了点头。“既然有能力,有资本,有野心,有通道,为什么不反抗,或者不求情呢?而且还对冒犯了他的那个mbc的小演员那么宽和……这年轻人了不得,比志源强多了!”

    “那么……您还有没有什么吩咐呢?”

    “我想了一下。”朴槿惠微微笑道。“要是把什么大奖都给了mbc那就太明显了……金钟铭和李秉宪还有那个什么……就是闹出了一档子事的这个奖项是什么?”

    “最佳男主角,百想独有的韩国最高视帝。”

    “很了不起的奖项吧?”

    “是!”

    “那这个奖项……给李秉宪吧!你去通知一下组委会,直接说是我说的!”

    “……是!”时值三月,金淇春汗流浃背。

    ps:还有书友群45716o898,大家加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