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434章意需平却理还乱

第434章意需平却理还乱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为什么又是医院?”隔了小半个月,金钟铭的头又长了一点,已经可以到了不用专门的假就遮蔽住半个右眼的地步,实际上汗水打湿了额头上的头后确实是造成了遮住半个眼睛的效果,所以他往这里一站那气氛确实有点冷酷的感觉,尤其是对被他质问的金光洙而言。

    金光洙四处转了转眼珠,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因为他知道这个问题是没答案的,或者说对方是知道答案的,而现在面前这个人只是仗着自己的地位在单纯的泄而已,那么……就由着他泄不满吧。

    “她们其他人呢?”金钟铭摊了下手。“为什么现场打电话过来足足二十分钟你才给我打电话?”

    “怕你担心嘛。”金光洙尴尬的解释道。“至于其他人,晚上还有mbc的一个综艺……”

    “mbc的综艺!”金钟铭冷笑道。“上次是昭妍姐烧,几次?这次是恩静摔断了腿……下次是谁?我看全宝蓝每次跳舞那气喘吁吁的样子下次是不是要轮到她在舞台上昏倒?”

    他果然是在泄不满。

    “宝蓝是减肥的缘故。”金光洙无力的解释道,他可不想再招来一个全英路。“她以前很胖,最近有复的苗头,所以……但是我们对这个早有预料,绝对会注意她的。只是钟铭,恩静这次真的是意外,她身体很好,只是从后台下来的时候意外摔倒在了台阶上……”

    “意外?”金钟铭嘿嘿一笑。“你说意外就意外?”

    “真是意外。”金光洙无可奈何的顶了上去,在这个话题上他可不敢松口。“钟铭你想多了,而且你现在情绪不对头。”

    “恩静怎么样了?”金钟铭看了眼身后的手术室,上面挂着手术中,请勿打扰的牌子。

    “膝盖附近的什么关节韧带……”金光洙无奈的回忆着医生的话。“还在麻醉和处理中。”

    “听起来有点像是运动员职业生涯报废的那种伤!”金钟铭的话还是很不客气。“是不是可以直接退团了?”

    “钟铭,你能不能别闹什么小脾气了?”金光洙也有点来气了。“我知道你关心她,但这真不是什么惊天动地的伤,恩静的身体也很好,安心养伤,养到好彻底一些不就行了?你今天这是一来就不对劲啊?”

    金钟铭单手扶住皮带低头微微一笑,他这是要爆的节奏了……但是,没有爆起来,因为远处小跑过来了一个中年女士,这让他不得不收敛了起来。

    “阿姨。”而且,金钟铭非但没有理会金光洙,还转身迎了上去,因为来人是恩静的母亲。

    “钟铭……”恩静妈妈明显是因为金钟铭这个新头造型一时间没认出来对方,不过很快她还是满意的点了点头,甭管怎么样,对方得到消息后比自己赶过来的还要快,这本身就说明问题了。而且这次可不是在尔三星医院,这次是由于舞台的位置,恩静直接被送进了尔中央医院,离金钟铭日常活动的地方远着呢!

    “是。”金钟铭赶紧应了一声。“恩静还在麻醉和治疗中,膝盖韧带的问题。”

    “那具体是怎么回事呢?”恩静妈妈马上把注意力放到了该放的地方。

    金钟铭愣了一下,然后回头盯住了金光洙,金光洙随即上去说了几句废话,听得旁边的金钟铭嘴角青筋直抽。看来,这厮跟恩静妈妈也不止一次打过交道了,都知道怎么说废话了,全篇都是这次去的舞台是怎么样的,对方给的分成协议是多少……反正到最后就是简单的一句话,恩静是从台阶上意外滑到的。

    金钟铭听得有些不耐烦,但是看到恩静妈妈听得认真他却也无可奈何,然后只能站到手术室前压着火气去等着。说实话,他此刻的心情很糟糕,因为原本就很糟糕,那么在这个令人感到焦急而又无聊的等待过程中自然会更糟糕。

    而且很快,金钟铭就显示出了一些失控的症状——他开始是用手捻着自己的牛皮皮带,然后是在门一侧的墙壁上不停的换手支撑着身体,接着是叹气,再然后是一只脚开始不安的点着地,最后则是焦躁不安的来回走动。

    此刻的他,心里就好像憋着一团火一样!

    恩静妈妈和金光洙很快就停止了交谈,原因是金光洙明智的逃跑了。精于世故的金社长看出了金钟铭的失控倾向,无奈的把原因归咎于恋爱上面的他已经觉得站在人高马大的金钟铭面前有些危险了。好汉不吃眼前亏,先躲为敬!

    但是不管怎么说了,金光洙的逃跑成功的抑制了金钟铭的怒气,反正他总不能去找医生出气吧?他又不是摇玩什么医闹。也不能去找恩静妈妈脾气吧?那算什么?

    于是,最后金钟铭和恩静妈妈并肩坐在了长条椅上,只是,因为金钟铭不停晃悠的一条腿,两人最终也没做太多的交流。

    终于,不知道到了什么时候,旁边的房门终于被推开了,各式各样的器材被护士用手推车推了出来,上面甚至还有一些沾着血迹的橡皮器具和纱布,看得出这里面确实是在进行着一场不大不小的外科手术。

    “金光洙先生……?”医生
逆剑狂神笔趣阁
头都不抬的就喊道。“我先说一下……人、人呢?哦,金钟铭先生……你好。”

    “医生你好!”实际上,当房门打开的那一刻,金钟铭出乎意料的释放出了所有的焦躁情绪。毕竟,那种情绪是由别的事情挑起来,然后在等待中放大和催化的,所以,当房门打开的那一瞬间,他反而没有了任何多余的心思,之前那个冷静认真而又和煦的人立即又回来了。

    “这位是恩静的妈妈。”金钟铭扶起了身边的人。“您可以跟她说。”

    “哦。”医生诧异的看了眼这俩人,很显然,他是坐实了自己的八卦猜想,金钟铭确实是在和含恩静交往。“嗯,患者是左侧膝盖韧带撕裂,具体而言就是前交叉那个位置断一半。而由于一送来就现膝盖骨也有点破损,是必须要尽快处理这个外伤的,所以就直接在这里进行了局部麻醉手术。呃,当然了,手术也很成功,但是整体而言还是个比较严重的问题,所谓伤筋动骨一百天,我的意思是虽然手术已经结束了,但是……必须要按照恢复情况住院休息个4-8周!然后回去以后,也要在数月内按照医嘱进行保护调养数月……就是这样!”

    “感谢您的无私帮助!”金钟铭赶紧鞠躬致谢。“这么晚了真是辛苦!”

    “职责所在。”医生笑眯眯的答道。“可以进去了,待会会有护工把她转到病房里去的。”

    “阿姨先进去吧!”金钟铭轻轻示意,然后又回头对上了医生。“我送下您,顺便看一下病房手续之类的东西。”

    恩静的妈妈赶紧走了进去,局部麻醉,被吊着左腿还打着石膏的恩静此时的精神状态竟然意外的很好。

    不过,恩静看到自己母亲后的欣喜一闪而过,因为她没看到另一个自己想看的人。

    “静静!”恩静妈妈来到床边尴尬的现,自己除了能帮着掖下被子也干不了别的,这让她很受打击。“现在什么感觉?”

    “没感觉。”恩静摇了摇头。“什么感觉都没有,麻醉了。”

    “这倒也是!”恩静妈妈更加尴尬了,对于一个母亲而言有什么比这个更让人无奈的呢?

    不过,恩静倒是有话要说:“偶妈,给爸爸打电话了吗?得赶紧跟他说,不然媒体一报道他肯定着急。”

    “哦!”恩静妈妈这才从旁边取来了自己女儿的手机,然后走出去先打了个电话,她不想让女儿听到自己和丈夫的那种客气的说话口气。

    而就在这时,护工也立马赶到,开始给恩静换成病房,床位被推了出去,恩静也趁着这个机会努力的抬头四处张望了一下,很明显,她是想看看金钟铭有没有来,但是什么都没看到,这让她有些失落。

    不过,这一切都被坠在后面打电话的恩静妈妈看的清清楚楚,她终于知道该和女儿聊些什么了。

    “爸爸知道了吗?”恩静低着头问道。

    “嗯。”恩静妈妈坐在病床边自然的答道。“你有点不高兴?是因为受了伤耽误了行程对吗?”

    “嗯。”恩静点点头,随即又抬起头挤出了一点笑意。“不过这样也好,难得能休息一阵子,可以每天躺床上睡觉了。”

    “还有别的想法吗?”恩静妈妈继续笑着询问道。“比如是不是想着有人没来看你感到心里难受?”

    恩静没理由在自己妈妈面前装什么,她干脆的不说话了。

    “其实吧。”恩静妈妈叹了口气。“你刚开始跟我说你们俩的事情的时候我是不同意的,不是说他不好,而是说当时眼瞅着你马上就要出道了,到时候各自一忙就根本顾不得这些事情了。但是现在看来,他在这方面还不错,先是带着你拍电影,然后又一起做了个综艺。最起码在时间上能一起耗过去,这比一般的艺人情侣强多了……不过,因为带着你从小出入各种片场,我对一些东西也听得很多,所以后来我接着反对的理由是他这一年实在是……实在是变得太有钱了。报纸上说,他两部电影就赚了几百亿,这么年轻的男人,又这么有钱,怎么可能管得住自己?你又是这么好强的性格,到时候怎么可能容忍的了这种事情?……静静,平时你都捂耳朵的,今天怎么听得那么认真?”

    斜靠在升起的床板上的恩静欲言又止。

    恩静妈妈没注意到女儿的表情,她继续认真的讲了下去:“但是,这一次我却得……”

    “偶妈!”恩静突然开口了。“有件事情我只能说给你听,你别说了,先听我讲,我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办。”

    恩静妈妈诧异的看向了自己的女儿。

    “那天昭妍姐感冒的事情你知道吗?”恩静咬着牙的问询道。

    恩静妈妈面色恍惚了起来,她怎么可能不知道?

    “偶妈你先去关门!”恩静严肃的要求道。“这件事我真的只能跟你说。”

    ps:还有书友群45716o898,大家加一下。

    再ps:话说三哈昨天毕业了,喝的醉醺醺的还被男人表了白……祝他毕业愉快!呃,有毕业愉快的说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