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432章决定(续)

第432章决定(续)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傍晚将至未至,阳光还在,但是却已经失去了下午时光线的那种直射性。

    摄影棚里,金钟铭和金赛纶并肩坐着上妆,没人管的小女孩要把脸蛋弄得脏一些,手指上仅有的两个美甲需要弄得有些陈旧感的样子。而金钟铭的头没长到电影需求的那种程度,所以也需要在额头和鬓角周围附近用佩戴上一小层假,这样才能确保遮住右边的半个眼睛。

    而这些东西都是需要耐性的,因为假需要粘的让人看不出来,小女孩的脸蛋也需要显示出缺乏护肤品的那种粗糙感,而非不洗脸的那种肮脏。毕竟嘛,越是细节的东西越需要认真和无可挑剔,实际上这也是这种低成本电影少有的可以依仗的东西了。

    就这样,下午四点半,眼瞅着金钟铭在拍摄场地那里楼上楼下走了七八圈后终于点了头,李桢凡随即开始下令各就各位。

    大叔的第一场戏正式开始。

    破旧到不知道是什么年代的旧式楼房,肮脏的墙面,杂乱的电表,灰暗的的楼梯,这些是尔江北未开地区真实的写照,还不如隔海相对的鲁豫地区小县城八十年代的旧楼房呢。

    白色的木排门被推开,穿着大大的羽绒服,戴着连体冬装帽,还拎着东西的金钟铭推门走了进来,脚步很急促,似乎是想逃避什么。不过,在踏上楼梯的那一刻他却停了下来,并缓慢的看向了楼梯下方的位置。

    “给我出来。”

    语气很冷漠,但是却有一丝催促的味道,也不知道在催促什么。同时,回应他的则是黑洞洞的地下室入口和一如既往的沉默。

    “想死吗?”

    同样的语气,不过这次却引起了回应,戴着耳机穿着一身劣质红色毛衫的金赛纶出现在了大楼入口的光线下,表情也随着光线的变化由不满变成了笑意。很显然,那句想死吗没有让她真的生气。

    拿下耳机,小女孩顺着墙边走了上去,同时赔上了笑脸。

    “我没偷东西。”

    金钟铭没理她,而是直接走上了黑暗的楼梯。

    小女孩随即像个跟屁虫一样急促的跟在了后面。

    “是真的。”

    “我不再偷了。”

    “这不是花吗?”

    踏上楼梯拐角,两人一起隐于黑暗中。

    古怪的对话,古怪的关系,但是现场那些对剧本一清二楚的人却都很理解。而导演李桢凡在喊停后也已经松了一口气,演员的挥正是这种电影的真正生命,而很显然,小女孩金赛纶的挥让他惊喜莫名。而金钟铭也明确的向他表明了什么叫做盛名之下无虚士。

    就在刚刚,在两人所站的狭窄的楼梯入口处,上面就吊着两个摄像机呢,一个拍大叔,一个拍小女孩,可是全程金赛纶都没有多看一眼摄像机,只是按照金钟铭之前给她指的路,也就是溜着墙角走了上来,表情的变化什么的也都是按照金钟铭之前的交代做的非常流畅,对于一个小演员而言这就足够了。

    而金钟铭呢?像他这样经验丰富的演员已经不需要在一些细节上的东西被人指导或怎么样了,他现在需要注意的是对角色心态的把握。

    这里多说一句,金钟铭拍这么久的戏,最差劲的感觉就是母亲了,那戏除了奉俊昊本人外其实没人懂得自己的角色到底在想什么,所以不要说金惠子开场戏ng几十次了,金钟铭和元彬也都有过一场戏ng几十次的经历,有一次他给金惠子递烟,竟然递了三十几次……

    回到正题上,这一次,坐在自家阳台上不止一次品味过这部电影里的感情因素的金钟铭没有那样的困惑,他知道主角大叔和小米之间的感情是怎么回事。

    一开始,这是一种依赖和寄托,是大叔逃避过往中的避风港。

    所以,他从外面回来时脚步是急促的,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但是在现小米后一切却生了改变。因为躲在楼梯下面准备吓唬他的小女孩是他冷漠背后唯一的软处,哪怕还没有彻底的搞清楚和宣泄出来,但是两人的感情在一出场时就已经是日积月累的状态了。

    于是,见到小米后主动的停下来并用这种方式询问有没有偷东西,其实本身就是一种对小米的认可,如果不关心小米,那又怎么会担心她又偷东西呢?如果不把小米当做自己的一部分,又怎么会因为她可能偷了东西而呵斥道想死吗?

    这其实根本就是家长对自家孩子才有的感觉!

    这一点作为导演和剧本创作人李桢凡是故意没跟金钟铭说出来的,他是有一丝阴暗的想法的,因为他希望到时候有机会上去跟
绝对选项小说5200
对方指点一下,展示一下一个导演的立场又或者说是权威。

    但是很显然,金钟铭自己理解的很透,这实在是让李桢凡心里震动到了极点,因为在他看来这么年轻的金钟铭是不该有这种为人父母的心态的。而这其实也是李桢凡对这部戏感到既期待又不安的一个地方——男主角年纪不能太大,最好未婚和富有人气才能在票房上对粉丝形成一种吸引力,因为这是一部全力展示男主角魅力的电影;但同时,男主角和小米的感情才是这部戏的灵魂,一个年轻人又该如何把握这种感情实在是让他有些忐忑。

    但是金钟铭,凭什么做的那么好呢?他是怎么把握住这种心态的呢?

    李桢凡这么想了,也是这么问的,这场戏之后他直接了当的就向金钟铭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家里有个差了七岁的妹妹。”金钟铭没做什么隐瞒,也没必要。“那孩子几乎算是被我养大的,这种由其他关系遮盖着的一丝父爱我还是能把握住的。”

    李桢凡这才恍然大悟,事情揭开以后就是这么简单,krysta1嘛,他又不是没听过,只是之前没往这里想而已。

    不过,这样正好!李桢凡对电影已经来感觉了。

    但事实上,来感觉的不止是李桢凡,金钟铭在拍完下一幕和金赛纶的对戏后也明显来了感觉!

    先他注意到了金赛纶的出色挥,这个孩子不仅有着对剧情的出色理解力,同时,站在他的角度,他现和对方那张小巧的脸庞相比,这孩子的纤细的身材更加显出了一种特殊的东西,那是一种仿佛弱不禁风一般惹人怜爱,激人保护本能的东西。

    这对于这部电影而言是一种很奇妙的气质,奇妙到让人说不出来的那种感觉。

    其次他还注意到了李桢凡,这个在之前被金钟铭认为只会捣鼓道具的导演确实在道具上展现出了让人惊艳的表现。就说自己和金赛纶的戏服,自己是一身厚重的黑色羽绒服,很大,裹得很严实,加上帽子,这无疑让人一眼就感觉到了这个人的心境。但是最妙的却是金赛纶的出场,那一身简单的红色套头衫,很有活力。这两人的着装摆在一起暗示了很多的东西,比如说季节,小米不觉得冷,大叔不觉得热,就是现在的冬末春初嘛;再比如说心境,大叔是在封闭中寻求柔软,而小米是在活泼中寻求安全感……

    这种东西是一个很妙的搭配和对比,李桢凡的功底在道具这个东西上展现的淋漓尽致。

    不过,最重要的是,金钟铭也注意到了自己的状态,他很久没有感觉到这种作为演员如鱼得水的感觉了,就好像每一步每一句话都是理所当然一样的感觉实在是太妙了。

    坦诚的说,去年和前年的两部电影,金钟铭在演员这个身份上的表现都很不怎么样!只不过有对表演力度需求不高的电视剧在那里摆着,有着综艺的大爆放在那里,再加上电影导演光环的笼罩以及两部电影本身的出色结果,所以他才没招来太多批评。

    说白了,就是被成功遮盖过去了而已。

    而再往前看,电台之星他也是被人带着的,安圣基亲自手把手的教他,那么出道至今唯一一个让他有演员感觉得电影无非就是老千罢了。

    但是,也就是只有一部而已。

    所以,金钟铭也是暗暗在心底下了决心,要通过这一次彻底的给自己一个交代,也顺势让那群人彻底正视自己的演员地位。

    他这人就是这么贪心,他要的不止是公司代表、娱乐圈大佬的身份,要的不止是钱和权,他还要在演员这个本职工作上也成为真正的大佬。而这次毫无疑问是个最好的机会,不仅是自己的出色状态,还因为他的对手是全韩国最出色的一批男演员。

    事到如今,还有什么会比现在这样更妙呢?

    不过,金钟铭此时肯定不会记起来,自己中午看着金赛纶吃饭的时候又是个什么样的想法。那时候的自己明明是准备借用这部电影逃避一些事情的,那时候的心态是黯淡的,和此时截然不同的……当然了,这两者并不冲突,最起码这两种心态都是在催促着金钟铭要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电影上面,这不矛盾……对不对?又或者两者本来就是一回事,只是金钟铭现后者显得更加高大上时故意扯过来给自己一个交代罢了,因为他不想看到自己处于心情黯淡的状态,那不该是金钟铭。

    如此而已。

    ps:还有书友群45716o898,大家加一下。顺便加一句,不许在群里天天谈游戏勾引我了,被你们搞得码字的思路一点都没了,再这么下去我就得退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