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428章廿八日夜(7)——语无伦次

第428章廿八日夜(7)——语无伦次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初珑把蛋糕往桌子上一放,然后就兴致勃勃的跑回自己房间里拆耳机去了。  练习生宿舍不可能太像样子,也就是一个多居室的正常民居,然后每间卧室再来一个上下铺罢了。初珑原本是和功夫熊猫,也就是李正雅上下铺的,但是洪瑜暻走了以后李正雅就自己住了一间房,初珑则和不经常来的恩地变成了上下铺。

    所以,恩地很自然的就推门进来了。

    “我以为你会去吃蛋糕。”初珑一边坐在床上拆着包装盒一边不解的说道。

    “不急。”恩地摆了下手。“这么大的蛋糕少不了我那份,而且现在最先要做的事情是把蛋糕切块塞进冰箱……”

    “所以你才留下南珠一个人在那里是不是?”初珑对恩地也确实有些无奈。

    包装被小心的拆开了,一个粉红色的无线运动耳机出现在了初珑的手里,而不用她说话,恩地就已经狗腿的把旁边床头柜上初珑的手机拿了过来做测试了。

    “欧尼,很喜欢吗?”恩地轻声询问道。

    “当然!”初珑丝毫没有掩盖自己的欣喜的意思。

    “可是……欧尼。”恩地犹豫了一下。“我说话有点直,你别在意。”

    “什么?”初珑疑惑不解。

    “我刚才和南珠想出去吓唬一下你们。”恩地干笑了一声。“结果听到了他说的那番话。”

    “然后呢?”初珑不以为意的反问道。“你得出了什么样的结论?”

    “欧尼是不是误会什么了?”恩地小心翼翼的问询道。“我觉得他一开始真的只是在讲电影吧?而且他应该是察觉到了这话里的不妥,怕是引起误会……所以才赶紧离开的。”

    初珑笑眯眯的盯住了恩地。

    “我没有……那个质疑欧尼你理解的那个东西的意思,但是……他是有女朋友的吧?那个含恩静。”恩地说完就后悔了,她已经觉得自己今天一开始就不该去推门了,尤其是现在对面的初珑那眼神实在是让她毛。

    “那么恩地,我做什么了吗?”初珑放下耳机并笑眯眯的伸手捏住了恩地的双颊。

    小看板娘连连摇头。

    “那么恩地,至于我想了什么他想了什么,你又是怎么知道的呢?”初珑歪着头继续追问道。

    郑恩地再次摇了摇头:“我错……”

    “还有。”初珑继续盯着对方眼睛问询道。“恩地,不要把自己想的太聪明,当然了,或许你的确很聪明,但是,有些东西,不是当事人是很难真正理解那里面含义的。所以,如果你只是站在旁边以一个局外人的身份看着的话,那么我建议你,最好永远只以一个标准来判定别人的事情。”

    “什么?”

    “就是第一句话喽,我做什么了吗?”

    小看板娘茫然若失,其实她很清楚,诚如对方所言,若非当事人,有些东西真的是很难理解那里面的含义的。

    因为,她也是如此。

    不过,因为刚才那番话心绪不宁的人不止是初珑和恩地,说话的本人也是如此,金钟铭此刻就已经有些后悔和自责了,他真的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把那番话说出来的。虽然从道理上来讲自己确实是在讲电影,最多也就是加上刚刚和允儿吃饭时对允儿成长的感慨,但是讲着讲着金钟铭自己就心慌了,他害怕这是自己的内心在暗示着什么别的东西,所以马上就告辞了。

    没错,感情会变质的,友情和亲情会在条件成熟并脱去桎梏后变成爱情,那反过来呢?爱情在失去原本的条件下会不会变成别的东西?这其实才是金钟铭内心惊慌失措的根本缘故,也似乎是他此刻唯一应该去重视的东西。

    头顶的月亮圆圆的,夜风也是轻飘飘的,虽然还是很冷,但是和之前冬日的那种酷寒已经不一样了,恰恰相反,站在清潭洞十字路口地铁站前的金钟铭却是一阵躁热不安,过年的时候他还对西卡有过承诺,和恩静也有过回温的举动,可是……今天这番话是真的让他有些惶恐和慌张的,因为那些字句是他在毫无防备毫无思索和回味状态下讲出来的,这是不是暗示着这些话是自己内心深处的真意呢?

    可是,他并不想随意的毁弃对西卡的承诺。同时,他内心深处也不愿意舍弃恩静,毕竟那个女孩从来在他心底都占据着极大的份额,一开始就是这样,现在还是这样。

    所以,金钟铭犹豫了片刻,看着还在运行的地铁站,最后选择走了进去,他记得很清楚,恩静的公司、大学、宿舍,其实都是在三号线这条路上。

    站在tara宿舍门口,金钟铭一个人站立了很久,但是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站在这里到底是在想些什么,反正就是站在那里很久。说实话,期间他甚至有一种回过身去,然后找李在贤聊聊有线电视台的冲动,哪怕明知道会被敷衍和羞辱,但是那种东西对付起来说不定也比现在这个更容易一些。

    人啊,最难认清的东西就是自己的内心,因为它太具有欺骗性了。

    “吱呀”

    就在此时,门突然自己打开了,一套白色卫衣的朴昭妍拎着一个垃圾袋出现在门里。然后很明显她被吓了一大跳,手里的垃圾袋都掉在了地上,所幸袋子绕了口这才没搞得一团糟,不过看清楚是金钟铭后她立即松了一口气。

    “进来吧。”朴昭妍没好气的让开了位置。“你找恩静?”

    “哎。”金钟铭点点头。


怒火神威txt下载


    “为什么不按门铃,怕打扰到我们?”看着对方站着不动,朴昭妍直接用肩膀顶了对方一下,然后也不穿外套就这样直接拎着垃圾袋跑了出去。“我去扔垃圾,你先进去。”

    “那倒不至于……”金钟铭犹豫了一下,然后刚想解释一下什么,对方就已经跑进了电梯,所以他只好直接走了进去。

    数分钟后抱着肩膀跺着脚的朴昭妍又回来了,看来她冻的不行。

    “恩静不在?”心里有事的金钟铭从沙上抬起了头。

    “哈!”朴昭妍有些恍惚。“你事先没跟她联络?”

    “没有。”金钟铭摇了下头。“原本今晚上是预定了其他事情的,突然有了空闲,走到清潭洞地铁站的时候突然想过来看看,但是来到门口才反应过来自己根本不知道静静在不在。”

    “她确实不在。”朴昭妍耸耸肩。“不过一会就该回来了,我是感冒了,所以在宿舍休息一下。”

    “哦!”金钟铭点了点头,不过马上反应了过来。“又感冒了?那你还不穿外套跑下去?无论如何这还是标准的冬天吧?夜里,刮着风……”

    “嗯嗯嗯。”朴昭妍敷衍的点点头,然后直接坐了下来。“不过好了不少了,现在也就是还有点烧,你看,都能跟你正常说话了。”

    “这次……没有你她们也能撑下去了?”金钟铭说了一个不好笑的笑话。

    “别小看她们。”朴昭妍嘴角一弯。“不管如何,她们个个都很努力,弱气成那样的孝敏都能学会做综艺,何况是每天都要表演的舞蹈和歌曲呢?”

    “重复这么多次不会烦吗?”金钟铭好奇的问道。

    朴昭妍翻了翻眼角,给出了一个合情合理的答案:“一响起来bopeep的前奏我就想吐!但是能赚钱,所以我还能忍。”

    金钟铭为之莞尔。

    就这样,两人闲聊了几句后,朴昭妍终于忍不住多了句嘴:“突奇想找恩静,是有什么想说的事情,还是单纯的看看她?”

    “不知道。”金钟铭苦笑了一声,“昭妍姐,我也不瞒你,我在门口站了得有半个小时,从十点十几分开始一直站到了你开门,之所以这样就是因为我没想好到底来找恩静是干吗的……”

    “这有什么吗?”朴昭妍不以为意。“恋人嘛,没事都要腻在一起,而且我感觉得到你们最近还是很不错的,虽然很忙,但是……出什么问题了吗?”

    果然,朴昭妍也终于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仁静姐,我很惶恐。”金钟铭身上泛起了一阵无力感,而且面对着朴昭妍他其实也没有那种特别强烈的警惕性。“我想起了当初跟恩静告白时说的话,我当时就说,我在她身上是为了寻求过去,她在我身上是为了寻求未来……”

    朴昭妍明显是被仁静姐这个称呼给弄得懵在了那里,不过,很快她就收起心神认真的听了起来,眼前的这个蓄着头还胡子拉碴同时还有些颓废感的高大个子男人在她眼里也渐渐的变回到了自己还在s.m公司时所认知的那个形象——很稚嫩,嘴角的绒毛很淡的一个少年。

    时间啊,果然是可以改变环境的。环境呢?又确实可以改变人的,当然也可以轻易的改变人和人的关系,所以他的担心其实是对的,是有道理的。

    自己其实不止一次站在旁观者的角度想过恩静和他的事情。完美的初恋,完美的分手,完美的重逢,然后这个踏足到娱乐圈后并产生了一丝排斥感的年轻男人和那个即将踏入娱乐圈产生了一丝希冀的年轻女孩就这么很自然很迅的粘合在了一起了。

    但是时间到了,当那个女孩子还在望着前面遥不可及的目标既希冀又着急的时候,这个男人却已经以一种别人跟不上的度熬出了头,还拥有了在这个混乱而复杂的圈子里保持骄傲和漠视的资格。

    从这个角度而言,有问题的是金钟铭,是他蹿起的度太快了,快的让所有人都跟不上。包括自己也是,两年半前自己还可以毫无顾忌的在他面前落泪,如今她还会吗?

    “钟铭。”朴昭妍抽了下鼻子,然后突然又有点昏昏沉沉的意思了。“你说的这些都没用,问题在于你是怎么想的,我还着烧,所以说话有点乱,你别在意。以你的身份,你想断没人拦得住……所以你得问问你自己,你要是想怎么样真的没人管的住你,但是你似乎就是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是这意思吗?”

    金钟铭点点头:“所以我……”

    “所以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想问问我?”朴昭妍的脸泛起了一丝不太正常的红晕。“但是我也不知道,我只比你大一岁而已。当然了,你们俩的事情我大概看的最清楚。所以,虽然显得不伦不类,我还是告诫你一句吧,你这个人最了不起的地方就是懂得尊重别人,家人也好,朋友也好,同事也好,甚至是不相干的人,这在工作中是好事,是你最了不起的地方,但是……我总觉得吧……那个……在感情上有时候……”

    朴昭妍觉得自己整个脑袋都有点胀胀的,然后就是全身热,尤其是头部,再然后她就不知道自己说的是什么了。

    果然,自己不该不穿外套就跑下楼的……这大概是最后一个念头了,随即,朴昭妍就不再说话,也不再想什么东西,只是觉得身子软塌塌的往倒了下去,正好砸在了坐在自己前方金钟铭的身上。

    ps:还有书友群45716o898,大家加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