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418章死到临头

第418章死到临头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金英敏明显狠了,他咬着牙去求了一个人,一个顶级的大人物。  而考虑s.m公司这么多年来出色而又知进退的表现,外加那一位去年八月才去世不久,自己也着实需要顾忌着情分,所以这位大人物稍作思考后就直接点头了。

    而果然,最上面的态度一展示出来,下面一层层的人就以一种指数增长的方式感受到了这种压力。这种情况下,经验丰富的李京奎就算是再想对姜虎东讲情分,此时也不得不考虑到自身问题了。活了五十岁,他非常清楚韩国这个社会的道道,那些高级官僚和大人物未必会做出什么恶性的或者过分的举动,但是这群底层官僚以及那些为了趋炎附势甚至是单纯的想迫切表明立场的人做起事来可不要太疯狂。话说,在韩国,政治流氓向来都是的主职!

    李京奎已经混了大半辈子了,他不能在职业生涯的最后因为一个后辈的请托而毁了自己的人生。所以,几乎是立竿见影的,他领导的这波反击就突然消失了。

    而且李京奎还在撤退时采用了一种极为聪明和令人赞服的策略,他亲自出面和一家相熟的媒体解释了一下这件已经见诸于媒体的攻击波,并把起因给推到了无辜的文熙俊身上。

    说是在两人一起合作的至亲笔记中,文熙俊大概是得到了s.m公司的授意,多次无稽的提议邀请自己公司的艺人前来参加节目,甚至还直接插手嘉宾的邀请,搞得他非常愤怒。所以,这才有了之前的那番话云云……

    你还别说,文熙俊还真tm立即出来道歉了,说是自己以后一定会注意这一点,绝不会再插手节目的嘉宾人选,务必会尊重前辈在节目组的影响力云云……哪怕他之前根本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于是民众的评论自然又是一股脑的两极化了,中老年人觉得文熙俊和s.m公司太过分了,年轻人觉得李京奎是倚老卖老……反正,他们知道的事情永远是别人想让他们知道的。

    但是不管如何了,回到正题上,这可是姜虎东耗尽自己在人脉上的心力而搞出来的最高级别的反击波次,但就这么被人家轻飘飘的一声招呼给化解了,这种等级上的差异就是那么可怕,搞得他整个人都没脾气了。

    不过,据krysta1描述,所谓没脾气只是表象,实际上姜虎东在录制staking的时候,上半身一切正常,该大声喊就大声喊,该做手势丝毫不乱,但是两条腿却一直在抖。

    “我怀疑他是不是得了焦躁症……”难得回东湖小区吃顿晚饭,krysta1一边吃一边如此认真的表达着自己看法。“不光是在摄像机前那个样子,私底下我们给他鞠躬问好的时候他也有些心不在焉的意思,1una说还看到他训斥节目组新来的fd。伍德你好像……不是很在意?”

    “地震到来之前一些动物总是显得焦躁不安。”金钟铭看似答非所问。“二毛你初二的时候就应该学习到了声波的知识吧?地震前地壳振动引起的次声波传播度极快,人类只能听到2o-2ok赫兹的声波,但是一些动物却能听到人类听不到的声音……所以,它们有些奇特的、不为普通人所理解的反应,其实是理所当然的。”

    krysta1抬头瞥了一眼自己哥哥,没再说话,而是闷头扒饭去了,她不是傻子,年纪再小也算出道半年了,对于一些东西她也是有自己的信息渠道的。更何况她还有个这样的哥哥,对方那些晚上在阳台上打出去电话就够她猜出一些事情来了。

    krysta1回到家里吃饭这天是大年初六,阳历2月19日,是个周五,所以第二天一早金钟铭依旧例行的去了揄峙里拍摄青春不败,就好像他的生活中一点波澜都没起似的。

    不过,就是在这一天,金英敏所承诺的不可逆的节奏终于开始了。

    一大早,那个坚持不懈持续实名举报着姜虎东偷税漏税的前商业中介合作人这次终于放大招了,他干脆的提供了一大笔详实的财务证据,将姜虎东从去年12月到现在为止的数月间的所有财政状况全盘托出……不用看就知道,姜虎东在他公司的协助下确实出现了严重的漏税行为!证据确凿!

    消息传来,这下子姜虎东才恍然大悟,他刚开始还以为是那个曾经合作过的人无意间现了一点问题,所以才被s.m公司给收买了对付自己。但是现在看来,那些材料哪是一个曾经的合作人能搞到的东西?这尼玛公司出了内鬼好不好?而且还是那种专业财务人士或者干脆是最高层……这个太可怕了!也太恶心了!同时,也太致命了!

    可是话说回来,现在还不是去猜想到底谁才是内奸的时候,税务问题必要得到解决和压制。慌乱中,姜虎东叫来了律师一起稍作了讨论,然后便决定暂时放下一切,并立即亲自前往国税厅说明情况和展示态度。

    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按照韩国法律规定,税务问题这个东西未过5亿韩元的时候,私人的法律起诉将会无效化。而国税厅那边在没有确切证据证明纳税人有故意伪造数据从而去刻意逃税的嫌疑的话,那么纳税人是可以通过补缴并提供书面意向书的方式获取谅解的。并且在做完这个步骤后,国税厅将不会有任何理由起诉他……

    换句话说,如果一个正常人按照这个步骤交钱了,表态了,那就可以这个税务问题止步于国税厅内部,而不会再有任何波澜。

    可是,姜虎东是被人刻意算计的,而且他还是个艺人,是形象极佳的国民mnetbsp;  实际上,就在姜虎东动身前往国税厅的同时,那个被媒体后来称之为a某的举报人在明知道起诉是无效的情况下还是去了尔中央地方法院,并公开的递交了起诉书。同时,早就联络好的媒体直接上前从他这里获取了第一手材料。

    对此,还在国税厅诚恳的说明着情况的姜虎东则完全不知情。

    而且,所谓一环套着一环,此刻的姜虎东万万没想到,他的一切行径都在别人的预料之中,有心算无心,不管他的态度多么诚恳,所说的话又是多么谦卑,他根本是根本逃不掉的,因为有人根本不准备放过他。

    实际上,恰恰就是他这个前往国税厅的行为彻底断送了自己的前途。因为,国税厅里早就有人把他到来的信息偷偷泄露给了一些外人——等姜虎东戴着帽子走出国税厅的时候,迎接他的是为数不多,但是显得极为致命的几家媒体的相机和录音笔。

    “姜虎东先生。”
战神之王无弹窗
一名记者开宗明义。“与你有合作关系的企业家a某实名向法院提起诉讼,声称要尽一个公民的责任,举报你多次偷税逃税,数额巨大,性质恶劣……”

    “我不知道!”姜虎东茫然失措,这个天下壮士很轻易地就推开记者然后跑向了车子里,别看长得像猪,但是他真不傻,相反他姜虎东很聪明,他已经大概的猜到了一些东西,但是,被打懵了的他现在需要安安静静的躲起来好好思索一下,仔细的想一想今天上午生的这些事情,到底是谁?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可话说回来,躲起来就行了吗?对手会给你想清楚的时间吗?

    中午十二点不到,已经得到消息而显得群情振奋的媒体们就很意外的得到了第二手详尽的资料。据说,这是国税厅内部某个基于义愤的职员所提供的。那是有姜虎东律师起草的,他亲自签名的书面认可报告,是用相机拍下来的。报告中,姜虎东坦诚的认可了这次漏交税金的失误,并郑重声明愿意补缴所有税金以及滞纳金……同时恳请国税厅原谅云云……

    人证物证俱在,而且主角还是姜虎东,他跑不掉了!

    新闻的突然性和爆炸性使得姜虎东瞬间从云端跌落,这几个月虽然因为两天一夜的分崩产生过一些对他不利的流言,但大多数都还停留在霸道、不能容人这些似是而非的道德问题上,而且金钟铭也好,金c也好也都明确的表明了跟他和善的态度,所以终究没有掀起致命的波浪……但是这一波节奏根本就不对头,从头到尾都是奔着犯罪这两个字去的,而且是人证物证齐全地那种。

    而与此同时,几乎被打懵了的姜虎东根本就没有任何组织反击的能力,等到当天晚上罗英石打电话过来询问和提醒他的时候,没有进行任何公关行径的姜虎东赫然现自己已经落到了和mc梦一样的下场了!

    没错,他和mc梦现在都tm是犯罪嫌疑人!

    这是要把自己往死里整!

    但是更可怕的事情还在后面,由于公司出了很高级别的内鬼,这使得他无法再信任公司提供的团队,这种情况下他就算想公关竟然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而明天纸质媒体一出来的话,那么他想公关都难了。

    几乎是本能的,像一个没头苍蝇乱撞一气后的姜虎东最后拿起了还充着电的手机,操着因为打电话而变的沙哑着嗓子给自己真正意义上的老师李京奎打了个电话,直到此刻他才现,对方真的是他此刻唯一一个还可以毫无保留信任的人了。

    “前辈。”

    “虎东啊,你大意了,这次人家明显是什么都准备好了。”

    “是。”

    “而且对方的这次使力很重,我前几天根本顶不住……这件事非常抱歉。”

    “我不是这意思,前辈,我是想问下我现在该怎么办?他们要把我整死!”

    “不至于。”李京奎叹了口气。“他们只是想让你不要挡路而已,之前或许还有想收服你的意思……更何况,你的事情清清楚楚,是不可能上司法程序的,这根mc梦完全不同,你现在要做的就是跟公众说清楚一切,说清楚就好!”

    “可是现在公司出了内鬼!”姜虎东有些无力。“我找谁组织公共?”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阵子,良久声音才再次传了出来。“你公司内部也出问题了?其实也算是预料之中。只是,很严重吗?”

    “很严重啊。”饶是疲惫至极,此刻姜虎东依然还能在自己的语气中掺杂着愤懑,因为无论是对谁而言,背叛者这个东西都是最令人作呕的,更何况,他一开始就是为了这个公司才和s.m公司对垒的,这是一种双重的背叛。“应该是最高层,不然他们拿不到那些财务资料。”

    “虎东。”李京奎又沉默了一阵子。“你现在的处境不是说境况到底有多恶劣,而是说你根本无力反击,是这意思吗?我是说,你看,对面的后台很大,一声招呼我就撑不住。其次,人家对媒体撒的钱也明显比你多得多,不然你看今天这个网络上的声势,就连说你早年参加过日本黑帮的鬼话都有人信了。然后,你还被人勾搭出了一个大号内鬼,而且你还不知道这个内鬼是谁……所以你根本就是不知道该如何反应对不对?你找不到反击的途径,也不知道路在哪里,是这意思吧?”

    姜虎东没说话。

    “联系李炳淳了吗?”李京奎继续问道。

    “他……打了个哈哈。”

    “预料之中。”

    “你的那些艺人小弟呢?”

    “殷志源明确告诉我他不会多事,李秀根和金钟民他们也没什么用啊,至于其他人根本就没理我的短信。”

    “也算是预料之中。”

    “那我到底该找谁?”姜虎东语气中依然还是有些压抑着的不满和不解。“我平时对那些人那么好,现在不过是请他们站出来说句实话替我辩白一下而已,个个就推三阻四的……”

    李京奎心里叹了口气,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平时姜虎东的霸道早就把这些圈内的人全都得罪光了?只是这个时候真不是刺激对方的时刻。

    “老师,你经验多。”姜虎东泄完了后倒是真的是动了感情。“我现在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就像是你说的,我找不到可以去做的事情,找不到反击的手段,就好像整个人都被绑起来了一样……”

    “就冲你喊我这句老师。”李京奎也明显动了感情。“我给你最后一条建议。”

    “您说。”

    “去找金钟铭!”

    “我不去!”姜虎东的回答异常迅。

    “这不是怄气的时候了!”李京奎被气笑了。“虎东,这是s.m公司下的套,金钟铭师徒的那个委员会天然的善于对付这些大公司,而且走高层的话你可以试着走他的路子去找安哲秀或者崔泰源,搞公关的话他也能帮你把电影圈子的人鼓动起来……同时他还很有钱,拉下脸,求求他,到时候对媒体撒起钱来都底气足一些……”

    “我不去。”姜虎东的回答还是很利索。

    “虎东……”

    这次姜虎东没回答,而是报以了沉默。

    李京奎无奈的挂上了电话,然后狠狠的摔碎了手机。

    咎由自取!你有今天,完全是咎由自取!

    ps:还有书友群45716o898,大家加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