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413章于是他能感同身受

第413章于是他能感同身受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腊月二十九的晚上就是在这种稍显颓废的时间里过去的,两个人从头到尾都没离开沙和客厅,既没说什么严肃的大事也没说什么愉快的小事,甚至还因为西卡把一大坨杯子抱上了沙产生了一次争端。

    总之,两人就好像小时候父母不在身边时那么随意,所以,今晚上与其说是两个成年人的暂时放松,倒不如说是两个人一起回到了过去。七八岁的那种时候,大人们带着贝克和krysta1出去玩,把两个惹了事的调皮鬼扔到了家里……这种回忆在此时显得太有质感了。

    可是很显然,以两人如今的年纪和所处的位置想回到过去无异于痴人说梦,别的不说,krysta1就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只会在婴儿车里咿咿呀呀或者干脆从头到尾睡大觉的婴儿了。

    从晚上七八点钟开始,大概是由于网络上出现了西卡坐在购物车内的照片,醋意大的郑二毛就开始对两人进行了电话轰炸,而且和其他人随意的来一个年末的短信或者祝福电话不同,她是各种乱七八糟的事情都能想到打个电话过来。

    什么外面雪花打在了窗户上,她好无聊好冷啦;什么叔叔家刚出生的熊孩子成为了全家关注的焦点,没有人理她了;什么让金钟铭帮她到房间里把某个珍贵的回忆拍张照片过来了……种种骚扰意图明显的电话让金钟铭和西卡烦不胜烦。

    最后,两人干脆的一起把这孩子电话给拉黑了,爱咋咋地吧!

    “伍德,有个人没打电话。”凌晨一点,看着电视里重播的新年综艺,兴致颇高的西卡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

    “什么?”金钟铭已经迷迷糊糊的了。“今天才29,有谁需要专门去打新年祝福电话吗?不该是明后天吗?”

    “含恩静!”西卡一字一顿的说道。“你的女朋友!”

    金钟铭瞬间清醒了。

    “没理由腊月29晚上还在忙吧?啊,已经大年三十了。”西卡奇怪的瞥了一眼对方。“不管怎么样,她也没理由看不到网络上我们的照片吧?这种情况下,就算是不打电话吃下醋也要个调侃的短信吧?是……已经了,你没告诉我?”

    金钟铭回身盯住了西卡的眼睛:“那毛毛……如果她没任何讯息的话,那你觉得这会代表什么呢?”

    “代表……代表她睡着了?”西卡有些有些犹豫。“或许是很累了?她们tara确实是业内的,业内的劳模,每天只睡几个小时可不是胡说!”

    “是啊。”金钟铭点点头。“或许如此,但是ccm那边的分成还可以,比s.m强多了,所以恩静这才一年时间就已经帮着自己父亲把家里的餐厅门面扩展了一倍,听说还要攒钱准备送给自己妈妈一个咖啡厅。”

    “她妈妈不和她爸爸一起经营餐厅吗?”西卡奇怪的问道。“听你这意思餐厅一开始就应该存在了啊……你想说什么?”

    “我想说这就是问题所在。”金钟铭冷静的回答道。“恩静当童星的时候她妈妈天天带着她赶片场,然后高中就签约了一家小的电影公司,于是从头到尾都在尔安家,恩静也在尔入的学。但是,她爸爸的餐厅却一直在江陵……有些事情我也不好多问。不过,每年过年的时候她都会很沉默这倒是真的,应该是要努力维系父母的关系吧,实际上去年过年的时候她就很沉默。”

    “那……她心里应该更难受吧?”西卡从沙上坐了起来。“我是说你一直用无视的方式回避这个问题。伍德,是不是上次圣诞节的事情你们俩都还没缓过来?”

    “何必瞒你呢?”金钟铭无力的躺了下去。“确实有了一丝隔膜,双方也似乎都在尽全力的去维持住现状,但是她也应该感觉的到……所以,两人应该都是在等待一个契机吧!”

    “等什么样的契机呢?”西卡有些不依不饶的意思。

    “我不知道。”金钟铭坦诚的摇了摇头。“但是我能感觉的出来,双方都在等,等一个能把之前那件事情抹去的契机。”

    “哈!”西卡翻身跳下了沙。“那就等吧,睡觉了!”

    金钟铭点点头,转身就要推门到对面自己家里去,不过却被西卡伸手拽住了。

    “又怎么了?”金钟铭万分不解。

    “贝克不在了,我一个人害怕,你今天睡沙顶替贝克值班。”西卡的命令还是那么理直气壮。

    一夜无话,三十当天,金钟铭睁开眼睛的时候屋内已经被阳台那边直射过来的日光给照的亮亮堂堂的了,这意味两件事情,一个是雪停了,一个是天已经中午了。

    但是这都不是关键,关键是西卡那双通红的眼睛出现在了金钟铭面前,这丫头穿着睡衣就掀开了他的被子,实际
权驭大明sodu
上叫醒自己的就是毛毛本人了。怎么说呢?被西卡反过来叫醒让金钟铭有些不太适应的感觉。

    “伍德。”西卡再次瞪大了眼睛,红通通的血丝毫无疑问的说明她昨晚没睡好。

    金钟铭第一反应是好笑,但是第二反应就是心疼:“毛毛,你这眼睛是怎么了?没睡好?”

    “我想了一下,伍德。”西卡爬上了沙,然后隔着被子跪坐在了金钟铭的腿上。“你其实可以试着就从她的家人入手,打破这个尴尬的处境……”

    “什么?”金钟铭刚睁开眼睛,什么还都没想明白。

    “你和含恩静的事情。”西卡往前又爬了一步,然后用一种迫切的语气的继续说道。“去私下里接触一下她的父母吧!又或者干脆在我结里面公开的接触一下。”

    金钟铭愣在当场。

    “伍德?”

    金钟铭伸手按住了对方的肩膀,但还是没说话,不是没话说,恰恰相反此刻的他有些东西如鲠在喉不吐不快。只是,一时间他竟然不知道从哪里开始。

    “伍德?”西卡继续追问道。

    “但是,毛毛。”金钟铭叹了口气。“为什么呢?先不管这件事情,你为什么要对我和恩静的事情那么上心呢?”

    西卡愣在当场。

    金钟铭松开手,然后掀开被子坐了起来:“其实,我很早就感觉得到了,刚开始只是觉得你对恩静有一种特殊的容忍和鼓励,然后就是你每次都愿意帮我们解决一些……一些不得已的问题。可是毛毛,你总得有理由吧?就好像二毛一直对待恩静像是仇人一样那是因为初珑的缘故……”

    “初珑什么缘故?”西卡愣神的问了一句。“初珑……我知道了,我怎么没现呢?”

    金钟铭张了张嘴,最终还是决定暂且绕过去:“初珑的事情你去问二毛,可是毛毛,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这个答案很简单。”西卡认真,甚至有些严肃的答道。“伍德,这是因为你。”

    “因为我?”金钟铭大为不解。

    “就好像krysta1从,从初珑的角度反对你和含恩静一样,我是从你的角度支持你们这场恋爱!说实话,我对含恩静其实并没有什么过分的好感或恶感。”西卡干脆的把夹在两人之间的棉被扔下了沙,然后理直气壮的顶住了金钟铭。“但是伍德,你飞的越快越高我就越心惊。像你这样下去,迟早有一天会不缺女人的,可是我不想看到那种场景!尤其是在这个圈子里熬得时间越长我看的越清楚,那样的东西太恶心了!最起码从我的角度而言太恶心了!所以我就在想,如果你能有一段属于自己的真挚感情,尤其这还是一段从初中就开始的感情,你能给守住她,然后一路把它展成婚姻,那该多好?我就不用看到一个……不符合我心意的伍德了!”

    这次轮到金钟铭愣了。

    “所以说,你知道为什么昨天下午我突然想跟你独处吗?”西卡神色有些恍惚,大概是她自己也才刚刚反应过来。“就是因为昨天中午你跟允儿的对话。允儿是我们公司目前最出色最有优势的ido1,是我们公司的核心。可是,即便是她,你都可以那么轻飘飘的就给她安排一部电视剧……还有之前的uie,那么骄傲和严肃的一个人,平时都是不卑不亢的那种,但是最近好几次见到我都恭谨的不得了。为什么?”

    金钟铭干笑了一声。

    “还不是因为你给她安排了电影出道的事情。”西卡继续认真的盯着金钟铭陈述道。“还有忙内,忙内一提起你就一直是在心里气鼓鼓的那种,她以为我们看不出来,其实认识她年了,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她就是因为对你的忽视感到在意,所以才会生气……伍德,我有点害怕,人都会长大的,总有一天有些东西会被另外一些东西取代,所以我有点恐慌,所以才一直想让你留住一些你自己身上的一直就有的东西。”

    “我……向你保证!”沉默了片刻后,金钟铭一边保证一边伸出手来捏住了对方额头上垂下来的一缕头。

    此时的他终于明白了,为什么那天贝克离开之后毛毛要坐在沙上为自己捋直头,还有之前那次在阳台上安慰自己也用了这样的手段。因为直到此时他才明白,这其实是一种想贴近却又有些胆怯的接触方式。

    此时此刻的自己,确切的感受到了对方的那种的感受。感同身受!

    ps:作孽了,我一夜未睡。花了两分钟下载了钢铁雄心4,然后完了n个小时不止!现在是7点半,一夜未眠的我终于码完这章了,即将去实验室,希望今天实验室可以偷懒,更希望老板不要注意到我,否则会死人的。话说我太祖已然半个中国在握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