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401章漩涡

第401章漩涡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生活像是一个算术题,加减乘除,算计的多了,考虑的多了,自然就变成了漩涡。  ——茨威格奥地利。

    失去了kbs电视台的庇佑,那家韩国综艺界最大的公司基本上算是被扒光了最后一层衣服,现在是谁都可以摸上几把。

    你不是坏账多,资金问题多吗?那什么咱也不打官司了,认认真真的阻击你的资金链。

    呃,固定的收入拿不到,投到外面的钱收不上来,虽然说没有太多的贷款,但是公司需要运营资金啊,公司里那么多人都是需要工资养家的,有很多职员的,有很多项目要运行的……而等到这家公司在向数家银行贷款遭拒后,几乎可以判定,所谓资金链断裂这个耳熟能详词汇就要降临在这个公司了。

    而很快的,公司的核心组成部分,也就是那些中底层的搞笑艺人们立即就现了这个状况,他们毕竟是艺人,是有自己的生态和触角的,所以别指望什么消息能瞒住他们。不过,经历了谣言满天飞和初期的混乱、惊慌之后,这些人竟然惊人一致的把矛盾对准了公司的一哥,也就是在这个事件中其实全程沉默着的姜虎东。

    姜虎东最近其实已经很不好受了,金c的退队坐实了他排挤两天一夜元老成员的的传闻,网络上关于他的传言尘嚣日上。但是偏偏新一期两天一夜遭遇到了收视低谷……

    这件事凭良心讲是没什么的,毕竟是有俩新人的,再加上节目组上上下下都没状态,而且32的收视率也基本上说明老观众没有抛弃这个节目。但是问题在于,为什么要有两个新人啊?不是你姜虎东塞进来的吗?

    而且人心如此,几乎每个人,包括姜虎东自己也都会拿之前的那个57那来作比较,拿俩新人和俩旧人相比较,这是天性啊。这一比呢,金钟民还好一点,毕竟大家都知道这人不会有坏心眼,而且他的努力确实能看的出来,所需要的应该只是时间来重新融入而已;但是李胜基就有点全线黑洞的感觉了,他第一次进行这种野生综艺,在这里他根本不知道该干什么,又怎么干,面对着节目组的互动也明显是心里虚。当然了,也没理由指责一个新人,想当初金钟铭第一次旅行时差点没被殷志源偷车的行为给吓死!

    可是话说回来,就怕网友在兴头上喜欢带节奏啊,而随着一波节奏接着一波节奏……那个韩国hiphop歌手老大tigerjk有句名言怎么说来着?在美国,未判定你有罪的时候是无罪,在韩国,未判定你有罪的时候是有罪。

    呵呵,很精辟。

    于是,这些天网络上关于姜虎东的评价不仅是由正转负,甚至一些极端恶意的说法也开始出现了,毕竟这个喜欢用沙坑恶童形象示人的国民mc有着太多黑材料可抓……而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自己的公司的艺人们突然把矛头对准了自己,这让姜虎东有些不知所措。

    “当初就是因为对姜虎东前辈的信任才加入这家公司的,现在我们连工资都拿不回来,但是人家依旧每集综艺几百万韩元的在那里赚钱!”

    “问题不在于他是几百万韩元什么的,那是人家的身价,我们无话可说,真要是羡慕这个人家的烤肉店还赚这么多你羡慕的来?真正的问题在于什么?在于所有人的钱包括刘在石前辈的工资都被截留了,只有他的工资次次都能准点准时的放到位,这就是公司一哥的风范嘛?!”

    “你们还算好的,我干脆就是被他给拉进来的,是他在酒桌上问我是不是合约到期了?到期了跟他一起干……结果这才过来小半年就被这位前辈套牢了!”

    “……”

    “……”

    这些话是瞒不过姜虎东耳朵的,而这些话对于这个向来以韩国综艺大哥自诩的他而言,所产生的打击力度可想而知。但是性格这东西是无法随意改变的,面对着这种怨言和压力,姜虎东竟然选择了一种让外人开起来极度难以理解的宣泄方式——他在拍摄现场公开的了脾气,对着几个议论他的公司后辈大声抨击,这当然反过来加剧了这家公司的离心离德。

    其实,真正了解姜虎东的人都知道,他做出这种匪夷所思的反应倒是理所当然的。李孝利就曾经公开的评价过他,说他这个人极度爱面子的同时极度敏感,当初李孝利第一次跟他在舞台上接触的时候就有点受不了他的大吼大叫,于是就嘟囔了一句,结果下场之后被对方严肃的追着询问了半天,搞得李孝利差点也了脾气!

    这种人这种性格再加上这几年被周围人给惯得……他干出这样的事情简直可以说是理所当然。那么事情再往下展呢?这个公司注定要崩塌,姜虎东似乎也要因为自己的霸道性格注定跟着崩塌,而考虑到这家公司的体型和姜虎东的影响力,他们的崩塌同样会注定卷起一个漩涡,把那些本来就根基不稳的人给卷进去。而这个过程,似乎要持续和耗费一段时间,自己是不是可以清闲一阵子了?

    金钟铭想到这个比方的时候是刚泡完一个热水澡的时候,当时他低下头放水,浴缸里迅的卷起了一个逆时针的漩涡,竟然直接把掉在水里的小块肥皂给冲走了,捡都没来得及捡。

    在浴缸面前沉思了片刻,金钟铭还是老老实实换上衣服,冲干净浴缸、拖了下浴室,然后把换洗的衣服塞进洗衣机,最后转身拧开门离开了。

    生活还是要继续的,老想那些其实没用。

    “伍德。”krysta1晃了下自己哥哥的手机。“好几个电话了,还都是一个人,看名字后我没敢接。”

    “怎么没叫我?”金钟铭有些心不在焉的拿出吹风机开始吹头。

    “我叫了,你没理我。”krysta1不满的嘟起了嘴,然后顺手就把手机放一边茶几上去了。

    “哦。”金钟铭完全不以为意。“话说二毛,你整天窝在我这儿干吗?”

    “那我去哪儿?”krysta1理直气壮的反驳道。“放寒假了,专辑吹了,全公司都在为姐姐她们的新专辑让路,我们又是新团,除了v妈以外连个常驻的通告都没有……”

    “这个我都懂。”金钟铭无力的打断了对方的抱怨。“可是你不该住宿舍吗?”

    “我们宿舍本来就很小。”krysta1无力的解释道。“我离家这么近,也算是为她们腾空间,v妈和雪莉一个房间,1una和小a一个房间,我真要是去了反倒没地待下去……”

    “可怜的二毛还是新人啊。”金钟铭放下吹风机后感慨了一句。“你哥哥都已经是最佳导演了,你姐姐那边出完这个专辑也马上要成为韩国最牛的ido1了,可是你还在因为宿舍空间不够和没通告躲在家里看漫画……我来看看,看的这是什么?”

    “手机。”krysta1合起漫画书,又板着脸把手机又递了过来,很显然,她是被自己哥哥的调侃伤了自尊心。

    “到底谁的?”金钟铭这才反应过来。

    “崔大炮的。”krysta1撇撇嘴。“伍德你就不能尊重一下前辈?话说这名字确实是崔岷植前辈吧?”

    金钟铭愣了一下,然后赶紧走到了阳台边上把电话给回拨了过去,崔岷植大晚上的找他是个什么鬼?莫非是和金哲修一起请他去做法会?

    当然不是做法会,因为一个小时后,也就是晚上十一点半左右的时候,金钟铭是在大学路的一个咖啡厅里见到的崔大炮。呃,这个地方做法会有点……有点眼晕。

    “我要演一部电影!”崔岷植红着眼睛对金钟铭说道,同时他把一个厚厚的文件夹拍在了桌子上。“这是剧本。”

    “我不太理解……”金钟铭欲言又止,实际上他还有点懵呢。

    “不理解为什么我突然决定出山,还是不理解为什么这么着急?”崔岷植不耐烦的问道。“看完剧本就知道了。”

    金钟铭端起咖啡抿了一口,然后立即喷了出来。

    呃,任谁在还有些迷迷糊糊的状态下看到吃人肉、将尸体喂狗、分尸后放进冰箱这三小段字,估计都是这反应,而且这后面还有一个斩行刑示意图。

    又是一个老男孩吗,而且是加强版的?金钟铭的第一反应当然如此。

    再往下看下去,金钟铭的想法就越加肯定了起来,这部名为看见恶魔的电影虽然极度恶心,但是和老男孩一样,在残忍和暴力后面却一如既往的展示了韩国电影的那种对人性对社会性的探讨。恶魔杀人狂,和失去女友后陷入兽性的警察,还有崔大炮和朴赞郁都非常喜欢的锤子……呃,怪不得能吸引已经歇了快两年的崔岷植。

    但是……

    “看出来为什么要这么着急见你吗?”崔岷植看到金钟铭放下了剧本还叹了口气,就知道对方应该已经明白了一些东西。

    “金知云导演和李秉宪。”金钟铭干笑了一声。“shobox?”

    “是啊,剧本是shobox的。”崔岷植点点头。“要尽快做决定,不能错过冬天的拍摄期!”

    “可以理解。”金钟铭也点了点头。“前辈确实很动心吗?”

    “其实这两年,我一直承你们师徒照顾……”崔岷植叹了口气。

    “是您自尊心作祟而已。”金钟铭毫不客气的回敬道。

    “没有自尊心的我也就不是崔岷植了。”崔大炮一如既往的硬气。

    “还是那句话。”金钟铭按住了面前的剧本。“前辈很动心吗?”

    崔岷植点了点头:“所以我来找你了。”

    “去演吧!”金钟铭把剧本推了过去。“明天我让公司那边帮你和shobox接洽一下,安心……一切有我!”

    崔岷植不再废话,他点点头,然后合起了那个塞满了一个文件夹的剧本,直接走人了。

    玻璃窗外又开始飘起了雪花,金钟铭仰着脖子叹了口气,很显然,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虽然那边他用了极高的技巧和准备躲开了姜虎东和那家公司引的漩涡,但是该来的还是会来,这边他又陷入了一个突的漩涡里。

    韩国电影人向来袭来惹麻烦,派系之争也是很明显的,所以动辄就有人惹出大麻烦然后被反过来迫害。

    就好像崔岷植,他在o6年的时候上来在那次活动中打了当时还是尔市长李明博的脸,把人家给他的勋章奖章之类的东西全都换了回去!这个才是他所谓的歇两年
重生之媳妇逆袭帖吧
的真正缘故。大家……呵呵,都懂的。金钟铭当然也知道,所以他才会那么由着对方到处乱跑去什么尼泊尔和高原。

    当然了,以安圣基这两年的声望,还是可以保得住他崔大炮的,但是人家崔岷植就是硬气到修身养性两年之久才出来。这个,也就是刚才两人对话中关于自尊心这个词的来源,这位崔大影帝确实有些自尊心强悍的过了头。

    类似的还有宋康昊那位大饼叔,这位早在孝子洞理师这部电影里就狠狠的得罪了朴大妈,所以现在已经有传闻出来了,说是这位大饼叔也准备去歇两年,去学学崔岷植修身养性。

    不过话说回来,时事易转,大饼叔要躲开,这时候崔岷植自然就不需要躲了,他忍不住出来演电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因为那位台上的已经是没心思管他这个演员了……

    但是这次的问题真不是这么严肃的政治议题,真要是牵扯到那两位的时候金钟铭也没资格乱说什么一切有我,他分分钟就去装死了。这次的问题其实是在于一个小的、韩国电影界内部的漩涡之中。

    shobox和netbsp;  韩国电影界永恒的漩涡,任何一个影帝级别的韩国演员都躲不掉的漩涡。

    这就好像是韩国的ido1面对着三大电视台,去打歌的时候一定要三大电视台都去,演员混到一定级别后,面对着这两家韩国电影的巨无霸公司也需要注意平衡。比如说这部shobox新电影的另两位主创,导演金知云和影帝李秉宪,他们上一部电影是什么?cj的好家伙、坏家伙、怪家伙嘛,所以这次他们选择了shobox。

    同样的道理,正在拍摄黄海这部电影的河正宇、金允石也都是在拍完一部别的片子后才回到了shobox这边追击者是shobox出品。

    那么回到正题上,金钟铭从海云台以来其实一直跟cj关系匪浅,那些年和海云台使得两家公司的关系迅升温,甚至到了隐隐结盟的那种感觉。

    而就是为了一丝平衡,金钟铭其实已然在刚刚那部黄海上面投了一些钱,所以才可以安排uie去那边。但是这个无所谓,电影市场不景气,大家分散投资分担风险嘛……可是崔岷植的分量不同啊,他是公认的韩国电影三驾马车之一啊,隐居了两年后上来直接去参与了shobox的电影,这让cj那边那些自以为是的人怎么看?

    崔大炮又不傻,他当然知道金钟铭、jk-cube和cj的关系,所以他才会赌气说出承蒙你们师生照顾这样的话。

    可这只是cj而已,金钟铭今天要是因为这个破事不让崔岷植接这个电影,或者把他逼出了cube,那他金钟铭就不要在韩国电影圈子里混了,收拾铺盖卷滚回美国牛仔好了!

    至于cj,见招拆招吧,他还不至于被这两家公司的漩涡给卷到下水道里。

    一念至此,金钟铭端起咖啡漱了下口,然后径直结账走人了。

    果然,第二天上午消息刚传出去cj那边负责电影的理事,也是金钟铭的老熟人李在斌就直接打电话过来兴师问罪了,而金钟铭约对晚上一起吃饭,据说是要倒酒赔罪。

    “钟铭啊,你这真是让我们cj有负担啊!”酒桌上,还未坐下呢,李在斌就是一声苦笑。“shobox那边原本河正宇、金允石一起上马就已经让我们心里慌了,这又来李秉宪配崔岷植,还有金知云导……”

    “前辈!”坐在那里好整以暇的金钟铭笑眯眯的打断了对方。“崔岷植前辈,他比你大的多。”

    李在斌尴尬一笑,他最讨厌人家这么不软不硬的态度了,话说上次在海云台的酒店里,对方就是用这种态度和万全的准备把自己拿的死死的。

    “那好,前辈。”李在斌缓过劲来以后开门见山了。“崔岷植前辈是你们公司的人,这么一来的话让我们cj压力剧增啊,shobox四个影帝齐出……我们cj该拿什么抵挡呢?”

    “要不你们也找四个影帝?”金钟铭摊了摊手。“正面硬刚,锣对锣鼓对鼓的一场!我保证站在你们这边为你们摇旗呐喊!”

    “好主意啊。”李在斌仰头若有所思。“说到高端电影人脉,还是钟铭你更广,给我推荐四个呗,能和刚才那四位正面怼的那种。”

    “张东健前辈……”

    “这个听说在和未婚妻一起投资房地产,忙的不亦乐乎……”

    “宋康昊前辈……”

    “听说这位准备去修生养性,暂时要歇两年……”

    “啊,那这样吧,我带你去见我老师,他现在很闲……”

    “金钟铭先生!”李在斌终于忍耐不住了。“你是不是还想说如果到时候安圣基先生拒绝了我们,这就不关你的事了?”

    “你还想让我怎么办?”金钟铭也被气笑了。“崔岷植前辈看上了那个剧本,大半夜的就把我找过去了,你说我是能把赶出我们cube呢,还是强迫他不要演?我现在请你来吃饭,再给你倒杯酒已经到极致了,不然你还想怎么样?李理事!”

    偌大的酒店包间里满桌子高档菜肴,但是唯二的两个人却都在盯着头顶的吊灯呆。

    “钟铭啊,我跟你说实话吧。”最终还是李在斌先叹了口气。“你摆出什么态度我真不在乎,但你真要是能帮我想辙熬过这一关,我请你吃饭,给你倒酒,如何?这四个影帝一起出来,你说我们cj怎么办,难道敢不上马打擂台吗?我们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过年后的半年时间里电影市场被他们霸占干净,cj丢不起那个人!你得明白,这是在挑衅,我们cj必须得应战!”

    “别告诉我你们没有储备好的好本子。”金钟铭盯着对方的脸戏谑道。“我们公司这才几年?但今年我手上都过了七八个本子了,只是没有看中的而已。你们家大业大,根深蒂固,我记得当年的傻瓜竟然存了好几年,哦,那是电影,拍好的电影存了好几年……”

    “别说这些废话了。”李在斌扶着额头打断了金钟铭的嘲讽。“你也别来气,但是也不要怪我们来气,这件事情确实对我们造成了巨大的压力,对方那个阵容吓死个人。而且你这个看过两个剧本的人坦诚的告诉我,那两部电影到底如何?”

    “都很不错。”金钟铭想了一下。“都很有深度,也都讲究剧情……反正你们不拿出来足够好的东西是怼不下去的。”

    “是吧?”李在斌冷静下来后给自己倒了杯酒。“听说都是仿着追击者来的?”

    “哎。”金钟铭点点头。“黄海侧重剧情和民族情绪,大制作,2o世纪福斯的投资你应该也知道,现在人都在中国那边取景呢;看见恶魔呢,更注重人性和社会性……总之都是好电影,但也确实像是追击者这部电影分裂成的两部新电影。”

    顿了一下,金钟铭瞥了一眼对方,继续道:“你的意思其实我懂,这个市场下没人敢再随便玩海云台和汉江怪物这样的大特效制作;神机箭那种片子恶名在前,也没人敢去搞古装制作;母亲和那些年这样的电影又有着自己的独特性,根本模仿不得。这种情况下,最好的方法其实是去模仿追击者,投资少,票房稳定,还容易获奖……你的想法是对的。”

    “是吧?”李在斌低头用手指烦躁的敲了下桌子。“你也这么说基本上确实如此了,我也知道该拍一部或者两部犯罪片,实际上我们公司也不缺本子,可是关键在于演员啊!对方那个阵容,我是真得找影帝级别的人物跟他们对垒,否则还没开拍就会被同行笑死。可是,确实找不到啊!”

    “是吧?”金钟铭心不在焉的敷衍道。

    “钟铭啊,咱们两家这么好的合作关系,你现在把崔岷植……前辈放出去,无论如何得给我个交代吧?”李在斌终于图穷匕见了。“别给我说什么去找安圣基先生,那位我真找不起,你也别拿他当挡箭牌,我就找你!无路如何,你要负责给我找一个有档期有意愿随时可以签约的影帝过来。对不对?你放到shobox那边一个影帝,也得放我们cj这边一个吧?这才公平合理……”

    金钟铭连连点头,似乎是被说服了:“好,我答应你,谁让咱们俩家向来合作愉快呢?”

    李在斌有些蒙。

    “你看我怎么样?”金钟铭果然早有准备,他直接扶着桌子靠了过去。

    李在斌还是有点蒙。

    “你看啊,影帝!”金钟铭指着自己的鼻子说道。“一个活的,档期空的干干净净,随时可以签约的影帝!”

    李在斌:“……”

    “你看不起我?嫌我年轻?”

    “不是这意思。”

    “我就算比不过崔岷植前辈,那对面那四个打个平均值我也没资格跟他们比?”

    李在斌:“……”

    “我这人向来不亏欠朋友。”金钟铭按着对方肩膀说道。“崔岷植前辈我拦不住,那我就舍身全义,够意思吧?”

    李在斌终于反应了过来,他感觉自己又回到了海云台的那家酒店里,那种糟心的感觉又让他有些心里上火,但偏偏又是无力可施。

    “李理事觉得怎么样?”金钟铭认真的追问道。“这样就公平了吧?”

    “是啊!”李在斌干笑了一声。“这样就公平了。不过钟铭你不要妄自菲薄,我向来认为你和崔岷植……前辈是一个级别的人物!”

    “那喝一杯?”金钟铭给对方倒了杯酒。

    “我……开了车。”李在斌摊了摊手。“既然事情解决了,要不今晚到此为止?”

    “当然没问题。”

    李在斌随即起身,他一分一秒都不想多待下去。

    “啊,对了。”就在对方走到门口的时候金钟铭又叫住了对方。

    “什么?”李在斌抑制着情绪回头问道。

    “麻烦帮我叫下服务员。”金钟铭指着满桌子菜解释道。“这么多菜连动都没动,可惜了,我打包回去。”

    李在斌彻底没脾气了。

    “海上行船遇到漩涡时,别指望能够踩着礁石上岸,那样只会被大浪撕碎;也不要试着直接逃离,那会被拖进涡流;最好的方法的迎着大浪切过去!”——无名渔夫

    ps:还有书友群45716o898,大家加一下。晚上那章万一晚了,不许骂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