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392章礼物(终)

第392章礼物(终)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你不低下头,永远看不到我的手——原创

    “所以呢?”sunny搅了搅部队锅里的东西。  “你什么都没干就从tara那里出来了?自己好事没办成还搅黄了我的好事?!哎呀,你可真厉害。”

    金钟铭刷的一下盯住了李三郎。

    “老板,加三份牛肉。”西卡挥手示意道。“再来两瓶烧酒。”

    “马上!”老板嘴上喊着马上,但是话音刚落东西就已经送到了,顺便还帮着加了点热汤和炭火,这个时间段还能卖得出去那么多牛肉简直赞啊。

    “你们俩大眼瞪小眼的干什么?”西卡一边下着牛肉一边没好气的呵斥道。“sunny你倒是说说,他坏你什么好事了?不就是让孝敏回去陪恩静了吗?而且叫你出来喝酒的时候你不是蛮利索的吗?”

    “你们一家的!”sunny自暴自弃式的放弃了和金钟铭的对峙。

    “是啊,我们一家的。”西卡淡定的放下了空空如也的牛肉盘子。

    金钟铭揉了揉红的眼睛,然后随手拧开了新的一瓶烧酒。

    “伍德……算了,我不想说你什么的。”西卡看了一眼金钟铭,心里也是没什么好气的。“如果不是今天这件事情我都不知道你把戒指给买下来了,你还专门订做了一个配套的,疯了吗?我不是早告诉你恩静不大可能会这么早接受你的戒指的……”

    “我错了。”金钟铭晃了晃酒杯。“我太霸道了,明知道她现在不愿意接受这个,但还是开了口……”

    “那你为什么没霸道下去呢?”sunny举杯跟金钟铭碰了一下,但是语气却很冷。“照你那说法,你刚才强硬一点指不定就压着她把事情给做成了,说不定还能顺势把人给吃了。为什么没继续霸道下去?”

    “我心软了。”

    sunny立即不说话了,西卡也沉默了下来,小店里只剩下咕嘟咕嘟的冒泡声,那是部队锅里的水沸腾的声音。

    “孝敏在的话,恩静应该没问题吧?”良久,还是西卡先开了口。

    “看我的样子就能猜到恩静的样子。”金钟铭的回答很有意思。“感情是相互的,我怎么样她就怎么样。她应该心里很难受,但是未必伤到了……”

    “什么意思?”sunny完全听不懂。

    “这次确实是我太强势了,把可以放缓的问题给提了出来。”金钟铭叹了口气。“这个东西放在那里必须得解决……但不是没有好消息,我们俩的缓冲措施不错,最后是抱在一起降落的,她最后愿意躺在我怀里,这让我很感动,我愿意抱住她,她也应该很感动……感情这个东西其实,确实没必要赶得太急,否则对谁都没好处……对吧?吃一堑长一智。”

    “男人一喝酒话都这么多吗?”西卡有些挠头。

    嘛,西卡的话倒也不能称之为错误,接下来的金钟铭越喝越多,话也越来越啰嗦。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sunny,她一言不,但酒量极佳,实际上主要就是她陪着金钟铭喝酒,然后西卡陪着金钟铭闲扯淡。

    总之,这三个人倒也算是喝的痛快。

    不过,随着时间来到了快凌晨一点的时候,sunny明显也喝大了,没怎么喝的西卡竟然也有点熏熏然的意思。

    “但是钟铭啊。”sunny突然有些欲言又止。“你刚才说的道理是没错,我也觉得你们俩不至于因为这次就掰折了。可是问题的关键在于,你们俩本身跑的度都很快啊,你们俩的生活节奏事业节奏就摆在那里,这就像两个卡在一起的跑车一样。说实话,想要急行驶中保持平衡不是没可能,但是需要快的那个人主动缓下来节奏,可即便如此也会一不小心就刮伤蹭伤的,而且……万一你们中的一个人想提了,另外一个人又跟不上怎么办?”

    “我带她一起飙就是了。”金钟铭头都不抬的又是一杯烧酒下去了。

    “她这么骄傲的人愿意搭你的顺风车?”sunny像是听到什么笑话一样。“真要是这样,今天她就会很高兴的接受你的戒指,然后你们早就滚床单去了……”

    “滚床单这种事情很难吗?”金钟铭绕过了sunny前半句话。“你看我兜里,挂在椅子上的那件衣服的内兜里。”

    八分醉意的sunny毫不客气的翻腾了起来,风衣的两个内口袋都很深,不一会一枝只剩两个花瓣的玫瑰花取了出来,然后又是几个散落的花瓣,再然后在另一个兜里又翻出来几个套套……

    “你真恶心!”饶是sunny心够大这时候也有点脸红,说着她还随手把这几个套套给扔到了脚下的垃圾桶里。

    “恶心什么?”金钟铭冷笑道。“滚床单三个字谁先说出口的?而且,而且今天我们俩都有心理准备的,我猜她也肯定买了……但是可惜啊,本来该良辰美景花前月下的,却被我自己给毁了……”

    “话说……那俩戒指也蛮可惜的吧?”一直没说话的西卡突然提到了一件事情。

    sunny瞥了西卡一眼,不过没说什么。

    “是啊,可惜了。”说着,金钟铭从裤兜里掏出来两个戒指,他把盒子直接落在那边了,所以直接就是两个戒指,戒指上那两颗海蓝色宝石映衬着炭火,显得格外漂亮。“你们俩一人一个吧,省的浪费,我就算是以后再送恩静东西也不敢再拿这个吧?”

    西卡也好sunny也罢,全都无奈的对视了一眼,话是如此了,诚如金钟铭所言,下次就算是他再想送恩静礼物,又怎么可能还用得上这对戒指?说句多余的话,以他如今的身价这东西也不会在乎这两个宝石,所以,这东西是真的可惜了。

    “嗯……”sunny略带酒意的看了眼西卡。“其实西卡可以拿回去,就算是戴不了也可以把宝石抠出来,让饰店给
网游之神级机械猎人sodu
你重新弄一个什么玩意的……”

    “那你也可以……”西卡有点头疼。“但是,真那样的话恩静看到多不好?”

    “她未必记得这副戒指长什么样子,她好像就没怎么敢看。”金钟铭讪讪一笑,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这几句话的语调显得格外的清醒和认真。“你们俩真的不试试吗?”

    酒桌上诡异的沉默了一会,然后sunny咬了咬牙,在西卡和金钟铭注视下伸手拿过了一个戒指,试了下左手中指,现有些大了,这莫非是金钟铭那个男式的?于是她又摸到了另外一个戒指,但是这个比刚才还要大一些……原来,刚才那个确实是女式的,这个才是金钟铭的那个。

    一股莫名的颓丧感涌上心头,之前某次极为不爽的经历再次出现在自己的脑海里,这把sunny刚才一瞬间鼓起的勇气又给泄了下去,戒指也被她随手扔到了桌子上。

    “爱谁谁!”sunny说着直接把脸拍在了桌子上。

    “算了吧!”西卡认真的抚摸了一下戒指,但最终没敢尝试。“伍德你留着给两位妈妈试试吧……这么好的宝石千万别可惜了。”

    金钟铭认真的看了西卡一眼,他站起身来宠溺的摸了摸对方的脑袋,然后开始收拾东西。穿上外套,装上那两个戒指,想了一下,又把只有两个花瓣的玫瑰花给塞了进去,然后竟然就要走。

    “伍德,要我送你吗?”西卡站起来紧张的问道。“你喝了这么多……”

    “走路还是没问题的。”金钟铭摆摆手。“我没带钱,结好账,送sunny回宿舍,我先回去了。”

    “哦!”西卡心不在焉的应了一声。

    金钟铭其实是真的喝多了,不过一开始神智还行,再加上凌晨的人流极少,他还是顺利的走回到了自己家所在的公寓楼里。可是,就在公寓楼的底层,随着烧酒的劲头一上来,他当时就有些撑不住劲了,连电梯都是楼下保安帮着摁的。

    但是作死的金钟铭婉拒了对方的陪护提议,一个人倚着电梯上去了,保安也觉得既然还能说话,那么应该不至于倒在最后这一段路上……于是乎,被电梯里不流畅的空气憋得难受的金钟铭干脆的倒在了自己的家门口——他已经没力气也没更没精神去起身输入密码进去了,现在他就是想坐在自己家门口的墙角处醒醒酒。

    不知道过了多久,凌晨两点?三点?又或者其实只过了几分钟,头疼欲裂的金钟铭听到耳边响起了一声夹杂着惊喜和担心却又让人很安心的声音。

    “oppa,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平安夜快乐,初珑。”金钟铭根本没经过思考就跟对方正常的交流了起来,这声音他太熟了。

    “快乐,oppa,我以为你,以为你今天会留在外面……”

    “没有的事情,我回来了。”

    “oppa,既然你回来了,我……扶你进去,我给你准备了一个圣诞礼物。”

    “先不用进去,外面冷,反而好受一些。”

    “哦,那我去给你拿个毛毯,还有……我的礼物。”

    一块手表,迷迷糊糊的金钟铭一眼就看出来这是一块很普通的手表,实际上以初珑的财力这大概是她的极限了。

    但是不管怎么说了,手表的话,这丫头,是想提醒自己不要随意的忘掉她吗?

    “怎么了oppa?”

    “没事,还是头疼,我也得给你一个圣诞礼物……抱歉。”

    金钟铭掏出的是那个依旧还留着两个花瓣的玫瑰花枝,上面的花瓣已经蔫蔫的了,道了一声歉,他随手就想扔掉。

    不过,却被对方伸手抓住了。

    “这算怎么回事?”金钟铭干笑着问道。“真的没必要这样。”

    “没别的意思,我只是担心万一oppa没有别的东西了,那我就不能放弃掉这最后一个东西。”

    金钟铭挤了挤眼睛,这种动作带来的脑部刺痛感让他勉强恢复了一点辨识力和理智:“何苦呢?”

    听着对方这三个字,抓着这个已经完全可以称之为垃圾的玫瑰花枝的初珑突然间想哭,说实话,一直到现在,她都不知道自己的坚持还有没有意义,但是……她还是不想放手,她不想让自己之前所有的坚持都化为乌有,从未有过感情经历的她莫名的有一种认识,那就是真要是放弃了、中断了,那她就再也就接不上去了。

    所以,正如对方所言,她在根本不知道对方身上还有没有更有意义的东西的时候,只能没得选的抓住这朵玫瑰花。就好像她刚才根本不知道下一秒对方会不会就仰头醉到睡过去,所以她也不得不在这种无力的情况下就把自己准备了很久的礼物给递过去一样。

    突然的沉默让勉强打起精神的金钟铭有些不太适应,他眼神迷离的四处看了一下,说实话视野范围很小,但是却收获到了一个意外的东西。

    金钟铭突然松开了那朵摇摇欲坠的玫瑰花枝,转而抓住了对方的手,准确的说是那个用奇怪包扎手段包起来的左手食指。

    “这是玻璃割的吗?”金钟铭的语调变得清晰起来。

    “嗯……”初珑轻声应道。

    “在我这里?”

    “嗯……”

    “谢谢你。”金钟铭有些语不搭调。

    初珑这次没有吭声。

    坐在墙脚的金钟铭从怀里掏出了那两个戒指,在初珑略显惊异的眼神中比划了一下,然后把较小的那个,隔着纱布轻轻的给对方戴了上去。

    和sunny不同,有着一层纱布的衬垫,戒指竟然意外的很合适!

    “圣诞快乐,初珑。”金钟铭面色平静的收起了另外一个戒指,然后又戴上了对方送来的手表。“扶我进去!oppa一个人站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