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391章礼物(5)

第391章礼物(5)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tara的宿舍里没出狗血的事情,确实没人,小哥也没有真的泡一碗拉面糊弄他,当然也没上来就逼他换上了那可笑的睡衣。

    这种事情,绝对不能仪式化。

    于是,金钟铭花了五分钟去冲了个澡,然后换上恩静准备的卫衣走了出来,而恩静……已经进去半小时了。

    这丫头是在害羞,或许还在躲避,嘛,人之常情。但是话说回来,半小时时间,足够改变一个人的心态了,一进来时的那种迷醉感,隔着浴室门看到对方曲线时的冲动,再到现在的冷静……和思索。

    说实话,有点像撸前邪如魔,撸后圣如佛的意思,哪怕他没撸。

    但是问题的关键不在这里,而在于金钟铭兜里的两样东西,被他放在那枝玫瑰花下面的两样东西。他不是傻子,他看的出来,恩静今天有些慌张和犹豫,而和恩静一样,他今天其实也一直在犹豫,只不过,他所犹豫的是要不要将这个东西递出去。没错,他为恩静准备了一样特殊的圣诞礼物,是作为两人恋爱一周年的突破口。而且,坦诚的说吧,这个突破口从来都不是性,金钟铭不是圣人,但他也不至于因为那个而放弃掉一些东西。

    但是,递出去的话会不会显得太……强势了?其实,刚才在公园里的时候是个好机会,只是一烧起来之后什么就都不顾得了。那么此时呢?会显得刻意吗?可要是等到事后再给她那就显得不智了。

    但最终,金钟铭还是从怀里掏出来了一个小盒子,他知道,如果今天不把这个礼物送出去,他绝对不会释怀的,这就是他的性格。

    tara的新宿舍其实很小,不大的客厅也被她们的衣架之类的东西挤得满满的,一个小沙,一个茶几,一台电视机,仅此而已。所以,当浴室的门打开后,两颊红红,穿着自己那套情侣卫衣的恩静一眼就看到了对方手里的小盒子。

    “这是什么?”恩静歪着头问询道,她的声音有些颤,聪明如她只要看这个盒子的大小就猜到了一些东西。

    金钟铭原本以为自己会扑过去抱住对方,但是他没有,相反,此刻的他出奇的冷静,实际上,事到如今,他只能把东西递过去了。

    “不会是戒指吧?”恩静有些胆怯,她根本没敢坐过来。

    金钟铭点了点头。

    “钟铭……你刚送过我一个项链。”恩静紧张而迅的从胸口处掏出了那个红宝石项链,红色的光芒在灯光下很是抢眼。

    金钟铭指了指自己身边的座位,示意对方坐过来。

    恩静有些烦躁了起来,但是她依旧顺从的走了过去,不过嘛,嘴上的理由还是那么的苍白:“其实……项链我已经很满意了……”

    “想听实话吗?”金钟铭也有些莫名的烦躁。“项链不是我的本意,是毛毛……西卡的建议,她劝我缓一些,但我一开始,就准备在你生日的时候送你一个戒指。当然了,我一度以为自己被说服了,所以我买了项链过来找你……”

    “你还是因为上次的事情感到不满?”恩静面色还好,但是语气中已经有些愤愤然的意思了。

    “不是。”金钟铭盯住了对方的眼睛。“我其实很感激上次的事情,它让我有机会来问问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什么!”

    “那到底想要什么?”恩静真的有些生气了。“今天我们已经……”

    “我可以随时扒了你的衣服。”金钟铭毫不客气的应道。“那天晚上出了我家门,我直接在车上推了你,你真的会不同意吗?刚才一进屋,什么都不管什么都不顾,咱们直接开始,你难道会推开我?我们根本就不在意这个……因为没什么阻碍,我们的阻碍在其他的地方。”

    恩静默认不语。

    “前几天在阳台上,今天在南山塔,是你说的,你希望我们的交往能够理所当然,能够长长久久……对不对?”金钟铭晃了晃手里的盒子。“这个戒指是给你买项链的时候,krysta1恶作剧式的从服务员那里要过来的,我当时把她给撵走了,让她和西卡选了两个五百万的那种珍珠项链手链,但是她们不知道的是,我趁机把这个戒指买了下来。”

    恩静光洁的喉咙抖动了一下,她有些惶恐了。

    “我当时没想着立即给你,我只是想存起来,等到有一天再给你。”金钟铭的语气还是那么冷静和坚定。“但是上次来你们宿舍却不得不一个人走出去的时候,我突然间特别想找到你问问你,你到底准备怎么对待我们这份恋情……所以我
过关小说5200
专门要求饰店订做了一个一模一样的戒指,不是对戒,而是另类的对戒,我今天刚去取得……”

    说着,金钟铭从怀里掏出了另外一个一模一样的盒子。

    恩静伸手打开了这两个盒子,当然不是代表婚姻的钻戒,但是两个戒指上的硕大海蓝宝石显得极为抢眼,这种戒指戴上去别指望什么能遮盖住,不用站在一起,所有人都能明白这里面的含义。

    恩静这下子什么都明白了。

    和自己只是在嘴上说一说渴望着公开,渴望着理所当然,渴望着在别人认可的目光中走在大街上不同,金钟铭虽然一直都没说什么,但是他早在心里厌倦了这种交往的方式。他厌倦了在自己女友生日时却见不到对方的人,厌倦了躲在汽车里的约会,厌倦了出行一次还要戴着口罩……他的身份在提升,他越来越毫无顾忌,所以他想光明正大的让自己戴上这个戒指,他也戴上,然后两个人可以不再去在意什么路人,什么媒体,甚至可以不在意家人。

    没错,这或许甚至还是一个解决krysta1的好方法,因为真的戴上去之后,两人就真正的成为娱乐圈里公开的情侣,不止是金光洙和那些看到恩静的时候会保持一定尊重的电视台高层,所有人都会知道,艺人们会表妒忌的言论,媒体会铺天盖地的报道,民众会在大街小巷议论,到时候谁都拦不住他们……

    但是,恩静在抗拒这些东西。

    “钟铭你在逼我。”恩静说话时语气很平静,但是说话的姿态却很怪异,她身体往后挪了一下,但是脑袋却塞到了对方的怀里。

    一句话,一个动作,有什么就可以把一个人的心态表现的淋漓尽致。

    金钟铭心里非常清楚,他就是在逼迫对方,因为他其实知道恩静是不愿意这么做的!他知道恩静心里对少女时代位置的执念,他知道恩静对自己起飞度的惶恐,他知道恩静的责任感,他知道恩静那破碎的家庭状况,他也知道恩静那种极为强烈的自尊心。

    所以,他就是在逼迫对方,因为他明明知道这些却还是这么做了,他就是那么自私,就是那么……自骨子里的强势,他甚至还有些无耻,因为这些是打着爱情的名义进行的。

    恩静很聪明,她也懂得这些,所以她干脆的说了出来,她告诉了对方我知道你是在逼迫我……

    但是,小哥后面的动作却暴露了她内心深处一些别的东西:身体的后退表明了她的态度,她拒绝了;埋起头来表明了她的犹豫,她不想面对这个问题,她想在拒绝后选择逃避……

    但是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小哥逃避的方向,就像一个挨了母亲打的孩子在绕圈的同时却依旧拽着母亲的衣服一样,这个女孩没有把头埋在沙里,或者干脆摔手逃回自己的房间,她竟然选择藏在了自己的怀里,这让金钟铭一瞬间感到了一种冲击式的羞愧和不安。

    说实话,他一下子心就软了,也后悔了,所有的强势和暴躁在这个动作面前被彻底击溃,很长一段时间一来,他难得的害怕了,他害怕自己再多一点强势会让这个女孩逃离自己。

    放下两个盒子,金钟铭伸出双手抱住了对方:“对不起……”

    “我求求你了。”喜欢撒娇但绝不喜欢流眼泪的恩静这次竟然流眼泪了,很显然她也在害怕着什么。

    “是,对不起。”金钟铭也好,恩静也好,其实都有些语无伦次,但是偏偏双方都懂的对方的意思。

    “我们以后别这样好不好?”恩静既是在恳求也是在命令。

    “对不起。”金钟铭有些颓丧。“我会以后会压制住自己的暴躁和……强势,我会尊重你的。”

    “那……把戒指收起来。”恩静抬起头盯住了自己男友的眼睛。“好不好?”

    金钟铭点了点头,他把两枚戒指直接塞到了怀里:“我答应你,以后再也不这样了。但是……你也要答应我,这次的事情一定要原谅我!”

    恩静没说话,她把脑袋埋得更深了,很显然她需要用这种方式疗伤,因为有人伤她伤的很深。

    “我是一对戒指,代表着很多人对爱情的憧憬,一个男人买下了我,他以为会因此天长地久,但他却总是自以为是,因为爱情从来都不是一种命令或理想,它是每分每秒的相处,是每日每夜的陪伴。”——一对戒指。

    ps:依旧写的很艰难,凌晨五点了,眯一会去实验室,晚上回来尽量再来一章结束它。写的好累,但是写的真心很差劲。最近烦的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