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390章礼物(4)

第390章礼物(4)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爱情这东西,一般起于微笑,也一般浓于亲吻,但再往后是终结于泪水,还是终结于一枚戒指,那就不好说了。  ——原创。

    电影院,金钟铭双目无神的盯着大荧幕,银幕上正是英俊潇洒、正邪不定的朝鲜古代传说中的道士田禹治……呃,就是他之前宣称要纳头便拜的姜东元oppa了。

    至于田禹治这部电影呢,说实话,很不错。崔东勋导演的,姜东元、金允石主演的,两个男配角也是金钟铭的老熟人白允植和刘海镇,这阵容的真的是没的说,再加上这是cj集团下半年主推的电影,投资也好宣传也好基本到位……这种情况下电影要栽了那就怪了。所以,也怪不得这部电影能吊打除了阿凡达以外的所有圣诞——元旦档期韩国电影。

    你问阿凡达?呃,那部电影花式吊打了包括了田禹治在内的目前所有电影,全球范围内!

    不过,这些真心不关金钟铭的事情,阿凡达也好,田禹治也罢他老早的就看了,而且是在韩国电影振兴委员会陪着评级的人看的。

    好吧,这也不是什么理由,真正让金钟铭坐立不安的是旁边恩静小哥的淡定从容,那时不时撇过来的小眼神简直就让他有些心猿意马了。

    “那个……”金钟铭欲言又止。

    “嘘……”恩静很有道德感的制止了金钟铭随意嘀咕的行为。“认真看电影!”

    金钟铭扶额冷笑,认真看电影?!这电影院里座无虚席是不错,但是圣诞节有哪个是真的来看电影的?前后左右全都是情侣,全tm在等着干正事呢!哦不,已经有人开始干正事好不?你看前面那对,人家银幕上林秀晶被摸了馒头你也摸?人家那叫为艺术献身,你女朋友这叫什么?为身后的我们这群人献身?其他人都只是在亲好不好?!

    正斜着眼睛仔细观察呢,金钟铭却感觉到了自己左胳膊的一阵刺痛,看都不用看,他就知道有人在警告自己。那行吧,看电影,但是电影尺度更大,金钟铭一眼就知道林秀晶是真的真空献身了,那种感觉……所以他左胳膊又刺痛了一下。

    这下子金钟铭更无可奈何了,他也只能扭头看恩静了,还好,小哥也在看他,两人就这么大眼瞪小眼的看了一会。但是,再往后想回头看电影也不行了,没辙啊,虽然说林秀晶是不被摸了,但前面那对的尺度越来越大了,女的已经俯下身来帮着解皮带了。

    “咱们走吧。”金钟铭没好气的小声建议道。“别玩套路了,不就是想吊着我吗?现在把自己也吊起来不是?”

    恩静不满的嘟起了嘴,说实话,她被金钟铭给说中了。从头到尾恩静只是想把握一下主动权而已,这是她的性格作祟。但是一来嘛,她真没想到会遇到前面这两个奇葩;二来嘛,她也没想到金钟铭其实一直就看透了她的心思,只是在哄着她而已……

    但不管怎么说了,前面那对实在是恶心,再心有不甘也不能留了。

    就这样,两人马马虎虎的结束了电影之旅,拎着恩静的那俩包就跑了出来。

    “怎么会有这样的人?!”逃到附近的一个公园里后恩静实在是忍不住了。“太过分了,真当电影院是他们家吗?”

    “哎……”金钟铭很意外的为那对情侣辩护了起来。“男女之间起情来什么都能不顾……你管他们呢?黑灯瞎火的,要不是我们正好坐在他们后面都不一定能看得清。”

    “哈!”恩静冷哼了一声,随即无力的瘫坐在了公园里的长椅上。

    “花。”金钟铭无奈的把恩静手上的玫瑰花给捡了起来,这丫头往那儿一倒差点把这支花给甩出去了。

    “扔了吧!”恩静有些丧气和不满,整张脸都鼓成包子了。“就剩几个花瓣了。”

    “怎么舍得扔呢?”金钟铭放下恩静的包包,然后坐到了她身边。“怎么说都是那小丫头为我们俩准备的一片心意,等它花瓣没了再说吧,我瞅瞅……一、二、三……只剩四瓣了,倒是怀里这枝还好,两个花瓣一直都没掉……”

    “你真有兴致。”恩静像是小孩子赌气一样劈手夺过了这枝玫瑰花,然后放到了鼻子下面闭着眼睛拼命的嗅了起来。

    仅有的几瓣玫瑰花瓣散出了一丝甜香,这在冰冷的空气里显得格外诱人,恩静瞬间就觉得自己清醒了不少,她开始趁机考虑接下来该怎么办。

    说实话,今天恩静是有些胆怯和期待并存的,这种时候,情绪和理智都已经没用了。

    而且,她心里很明白,前两周生日的事情是她的问题,对方在自己宿舍里等了那么长时间就是想给自己带上那个项链,然后再低头吻一下的。这个要求和期待很简单,可是自己在明知道很可能有这样的事情生时,却选择了留在光州那个鬼地方客串什么电视剧。虽然说情侣之间不该这么像是锱铢必较一样的计算着什么,说什么谁欠谁之类的话,但是放在她的性格里却恰恰如此,哪怕是感情她也不愿意欠着对方什么。

    除此之外,也是最重要的,那就是恩静自己也知道,俩人只差了那半步了。其实,其实可以说这个东西是有些无所谓的,水到渠成就行了。就像之前那个夏天的晚上一样,就像之前青龙奖后的cube公司楼顶上,抛开那些意料之外的因素,两人的一切早就该来到最后一步了。

    可是,可是人的心就是那么古怪,明明那天在mbc的后台楼梯道里,两人一句话就明白了相互的心意,明明为今天已经扫清了一切障碍,明明已经做了完全的准备,甚至明明自己都提前在无人售货机里买好了避孕套……但是,但是真的到了今天晚上之后她还是有些胆怯了,就是想不停的在外面绕着圈子,
带着仓库到大明最新章节
就是想缓一缓……

    这是怎么一回事?小哥迫切的想搞清楚。

    就在恩静仰着头,大口的呼吸着带着玫瑰香味的空气的时候,她根本没有睁开眼睛去看看旁边的金钟铭,她不知道自己的男友此刻已经盯着她看了很久,似乎也在犹豫着什么。

    不过,男女之间总有一些出常规的东西会出现,一个花瓣,一只蝴蝶,一阵风,都有可能产生微妙的效果。

    这个时候当然没有蝴蝶,但就在两人各自满怀心事的时候,一阵冷风很正常的在这个12月底的日子里卷了过来,恩静随即打了个冷颤,金钟铭也本能的揽住了她的肩膀,小哥也没有做任何反应,只是顺从的靠了过去。

    这一切都很正常。

    而就在此时,一片花瓣终于熬不住冬日的寒风轻轻地从玫瑰花枝上脱离,直接盖到了恩静的嘴唇上。

    毫无由来的,恩静放下手臂并睁开了眼睛,而金钟铭也俯下了身子,两人隔着花瓣亲吻了起来……

    当一个男人亲吻一个女人,当一个女人亲吻一个男人,那是一个正常的催眠过程,生物的那种会压制一切。

    不到一分钟,那片花瓣就被两人给咬碎了,还分别进了两人肚子里,那枝还剩三瓣的玫瑰花也早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扔在了地上。

    这个时候,什么犹豫和思索都没了,两人喘着粗气抱在了一起,双方的念头已经统一了。

    但这时候,好死不死的,远处一阵杂乱的脚步声突兀的逼近了过来,还有很喧闹的几个女声交谈的声音,听这个意思来的人还不少。

    “钟铭,这是闹市区的市民公园。”恩静的脸有些通红。

    “我知道。”金钟铭有些气急败坏。

    “扶我起来。”恩静勾着对方的脖子急促的要求道。

    金钟铭无可奈何,他只能寄希望于待会那些人会在看到自己和恩静以后主动离开。

    “饿吗?”坐起来的恩静突然在对方耳边问了一句不着调的话,但是金钟铭马上心意相通的懂了。

    “饿。”金钟铭的回答很干脆。

    “偷偷告诉你一件事情。”恩静低声继续说道,她的脸和对方的脸是贴在一块的。“我们宿舍现在没人,咱们一起回去,我给你下碗拉面……好不好?”

    “好!”金钟铭的回答依旧简单直接到了极点,事实上,他有些等不及了。

    “拎上包。”恩静继续附在自己的男友耳边道。“那是我给你准备的圣诞礼物,一套海绵宝宝的睡衣。”

    金钟铭戏谑的看了对方一眼,然后一手拎着包,一手把对方拉了起来。然后就这样顺势挽起手来,两人很自然的就离开了,他们之前就是这么一路从汉江那边走到这边的,这次他们还要再走回去。

    “我们是不是又打扰到了一对情侣?”就在金钟铭和恩静走后不久,七八个人影出现在了刚才两人所在的椅子上。“这椅子都还是温的呢,指不定是被我们坏了好事给吓跑的,哈哈……”

    “所以说刚才电影院里你为什么要偷偷拍照?”另一个很不满的女声突然响了起来。“你把人家给吓到了……还逼的咱们也看不了电影。”

    “那毕竟是公共场合。”一开始的声音继续回应道。“我那么干虽然不对,但是他们也是不对在先吧?”

    “话说,刚才还真是情侣啊。”第三个声音响了起来。“地上还有玫瑰花呢,再加上这椅子的温度……”

    “我们还是起来吧。”又一个声音响了起来。“这椅子上会不会还有体液什么的?”

    “秀英你真恶心!”有人赶紧驳斥道。“不过圣诞节外面是呆不下去了,哪哪儿都是情的人……咱们回宿舍吧。”

    “孝敏呢?孝敏不是说宿舍没人才跑出来找我们的吗?那跟我们一起走吧,别回去了,今晚上和我一起睡。”

    “我也要一起!”

    “sunny和侑莉又要占人家孝敏便宜了。”

    “话说侑莉你不该去找珉豪吗?”sunny的声音已经确凿无疑了。

    “总觉得很难堪的样子。”又一个对金钟铭而言熟的不能再熟的声音响了起来。“我一想到孝敏被sunny抱在怀里的样子就好像我被她抱着一样。”

    “其实西卡你也别想太多,sunny最多就是抱着孝敏而已,还没有平时我变态呢……”

    “我其实……”孝敏欲哭无泪。

    “呀!变态妍!你摸哪儿呢?而且你摸我干吗?”

    “回去看电视吧!”

    “走吧走吧。”

    “幸亏今天十岁、允儿、忙内不在……”

    “话说刚才电影院里我总觉得进去的时候瞥到了几个熟人……”

    “眼花吧你?”

    “像是金钟铭和含恩静……”

    “哈,那俩人现在不知道在哪儿翻云覆雨呢……”

    “说得对。”

    “这个词用的好。”

    “都闭嘴!”

    “……”

    “回去让黄秘书给我们放秘书……”

    “我也不是很懂那个……”黄秘书一脸懵逼。

    “走了走了。”

    “回去了,回去了……买点零食。”

    不一会,公园里彻底安静了下来,只剩下地上一致有着三个花瓣的玫瑰在寒风里瑟瑟抖,不一会,就只剩下光秃秃的一根玫瑰花枝了。

    ps:感觉没写好……但是来不及了,哈哈,没存稿,必须,多好的理由……继续杰西卡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