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383章琐事(下)

第383章琐事(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崔振浩最先赶到,实际上他就在公司里,两人的交谈也从一些家常琐事开始。

    “老崔你什么时候准备结婚呢?”金钟铭换上了一份新的米粉,不过还是肥肠的,之前那份根本没吃就凉了。“我认识的人里面也就是明秀哥在婚姻的事情上态度与你类似,但他去年这个时候也撑不住了……”

    虽说是家常话,但是崔振浩明显很受触动:“真不是我不想结婚,我们一起快十年了,相互之间就差一个证书和婚礼,我其实也不想再拖下去。但是,但是我总觉得自己功不成名不就的,有点委屈她了。都说三十而立四十不惑,可我……”

    “从明秀哥那边的经验来说,嫂子未必在等什么功成名就。”金钟铭无奈的瞥了对方一眼,崔振浩和朴明秀在婚姻问题上确实很类似,女方条件都很不错,一起住了都快十年了,但就是没领证没办婚礼,也没有孩子……说实在的,以金钟铭的年纪其实很难理解这群人的想法,让他说也只能说这些废话。

    “道理是道理,心态是心态。”崔振浩有些无奈的解释了一句。“所有人都劝我,我也懂,但是我已经钻到牛角尖里去了。”

    金钟铭无可奈何。

    “钟铭,你知道我为什么入这一行吗?”崔振浩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就自己打开了话匣子。“我大学学的是不动产管理,家里条件也很好,那时候所有人都认为我应该成为一个所谓的社会精英。但是突然间我就无可抑制的喜欢上了音乐,还跟god的朴俊亨关系还很不错,再然后的事情就很有意思了,毕业了不去找工作,整天拎着吉他跟着朴俊亨到处跑着玩,然后有一天下雨……”

    “有一天下雨,朴俊亨烧了。”金钟铭接着对方的话叙述道。“你就钻到了god组合的车里,当司机载他去医院,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老洪扭头问你是干什么的……这个故事我听过几十回了,然后你就当了god的经纪人,从此入了行。”

    “没错。”崔振浩点点头。“这件事情传得很广,大家都说是老洪慧眼识英雄,那么后来的事情你知道吗?我是说god之后的事情……”

    “知道。”金钟铭的回答让对方明显愣了一下。“你中间离开了jyp公司,然后去联络了两家小公司,一起打造了一个出道期很失败的女团,不过那个女团现在很火,beg嘛,我跟narsha大姐还有泰宇哥有足够的时间来聊你的事情。再然后你就回到了jyp,直到和老洪一起过来。不过,正是因为你有独立打造过女团的经历,所以大家才能接受你这个一没钱二没人三无资历的家伙独自办一个分公司。”

    “我以为你的所有空余时间都会想着搞电影和玩政治……”崔振浩干笑了一声。

    “我不玩政治,也不搞那些无谓的交际。”金钟铭严肃的答道。“自从公司成立之后,我连颁奖典礼后的宴会都没出席过一次!有那个时间我宁可拎着奖杯跑回家对着阳台呆,上次的青龙奖最佳导演就是这样,这样的奖项到手后我宁可在旁边的酒店里自己办个庆功宴,也不愿意去和那些人掺和。实际上,我所有的社会活动都是局限在公司、艺人权利互助委员会、电影振兴委员会这三个地方的内部事务上……老崔,听我一句话,躲得越深,别人越害怕你,藏得越严实,别人越无从下嘴,然后你再认认真真的做出成绩,让别人没法子忽视你,那你就真的……说这么多其实我也没法做到那份上,胡乱说两句而已,别在意。”

    “但我听懂了。”崔振浩愣愣的答道。“你是希望我耐得住寂寞……把心态放正,初珑这组人出来才是唯一能证明我的东西……我懂,最近这段时间我确实对场外的事情有些关心的过度,而且心态有些问题。”

    “那么,咱们回到事情本身上。”金钟铭盯着对方询问道。“洪瑜暻这件事情上,你究竟有几分是理性的,几分是感性的?”

    崔振浩沉默不语,他已经明白过来了,洪瑜暻本身倒也罢了,但他和洪胜成的争端或者说是负气却注定是是要没有结果了,因为金钟铭旗帜鲜明的站到了洪胜成那边。可是,他又能怎么样呢?初珑那组人除了初珑算是金钟铭一手带过来的,其余所有人都是自己选的,连恩地他都很认可,这种情况下要因为这么一个事情放弃掉自己的心血,放弃掉自己的理念?而且,去了别的地方就有更好的平台吗?

    “那个,洪河钟,那人确实也有点过分了。”良久,崔振浩才开了口。“但是就像你说的那样,洪瑜暻这孩子本身没有什么问题,没理由将大人的一些无聊举动联系到孩子身上。”

    “倒也未必。”金钟铭摇了下头。“还是要就事论事,这才是大公司的气度。把对方的身价、咱们的负气这些东西都去掉,回到事情本身上面,仔细的看清楚,到时候该怎么样再去讨论……”

    “可事情的本身是什么呢?”崔振浩不解的询问道。

    “那就是他把孩子送来到底是为了什么!”金钟铭冷静的回答道。“又或者说他看到孩子加入到了这个团队以后是不是起了一些别的心思。”

    “我懂了!”崔振浩脑子一片清明。“这才是……确实,你约了他?”

    金钟铭点点头:“咱们等着吧。”

    崔振浩也好,金钟铭也罢,两人都不再说话,而是重新叫了一份热米粉,吭哧吭哧的吃了起来,天太冷,心情放开了之后吃这个还是很暖身子的。不过,叫了三四份米粉只吃了一份确实有些让服务员感到不解……

    临近中午的时候,洪河钟才出现在了视野中,很明显,他非常犹豫的打量了一下这个米粉店,似乎是不大相信金钟铭会约他来这个地方,直到看见金钟铭那张全韩国都熟悉的脸就在玻璃窗后面微笑着看着他的时候,这才略显茫然的推开门走了进来。

    “洪代表。”金钟铭笑眯眯的伸出手来。

    “洪代表。”崔振浩也调整心态笑着伸出了手。

    “金代表、崔代表。”洪河钟也赶紧笑着挨个的握了手,说句实话,此刻的他也体会到了当日崔振浩面对自己时的那种心虚的感觉,无他,金钟铭给他的压力有点大。

    要知道,洪河钟这人最引以为豪的东西就是这些年自己继承并打拼出来的身价——很高,一千六百亿韩元,和他的公司去年的销售额基本持平,折合人民币近十亿,而且这还是在市场不景气,股票市值偏低的情况下的数字。所以,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或许更能说明问题,洪瑜暻是94年出生,刚一出生就得了他这个当爹的一百亿韩元的馈赠……所以说富豪这个东西真的让普通人很无语。

    但是不管怎么说了,此刻的富豪洪河钟真的没有了以往的那种傲气,因为他最引以为豪的身价在这个吃着肥肠米粉的年轻人面前失去了效能。他是知道金钟铭这个年轻人的,虽然不知道具体数字,但是洪河钟确实可以肯定,对方身价肯定比他高,而且至少比他高出一个档次来,这也是他所能触摸到的一种极限。

    去年自己公司的销售额就是韩元一千亿多一点的样子,但是金钟铭光只是电影公司明面上的销售额大概也就是这个数字了,海云台、那些年加一起正好。除此之外,洪河钟也知道,这个年轻人还有釜山那边的生意,那家跟中国的阿里巴巴合作引入的电商如今成功垄断了韩国国内的电商市场,成熟的运作体制,很有眼光的职业经理人高层,现在这家电商从奢侈品、电脑、土特产竟然一直卖到了耳挖子,已经和中国那边一样融入到了普通民众的日常生活中……而不管金钟铭在里面有多大份子,按照大家的观察他也肯定是有主导地位的,所以回到正题上,对方肯定比自己这个钢铁公司代表的身价强的多。

    “两位真是好兴致啊。”犹豫了片刻,洪河钟决定先服软。“说实话,上次的事情确实是我孟浪了,我这人就这么一
乾坤玉珏帖吧
个宝贝闺女,所以有点溺爱。”

    “父母对子女,人之常情嘛。”金钟铭微微一笑不置可否。“要来份米粉吗?我习惯吃一些味道重的东西,所以偏爱肥肠,但这里面的排骨米粉很有名气,很多人都喜欢过来。”

    洪河钟明显不适应这种谈话气氛,倒不是说他这人娇贵到吃不了米粉,而是说多少年来都是他对别人这样胸有成竹不容置疑,现在自己反过来被……而且对方还那么年轻。

    热腾腾的排骨米粉上来了,三人边……边看边聊,从天气聊到经济形势,又扯到了国际政治,洪河钟还说了一下贝克的事情,并表达了一下安慰之情。但终于,三人开始步入正题,而步入正题的引子很有意思。

    “那是恩地吧?”金钟铭抬眼一瞅,竟然意外的现了一个熟人。

    “啊。”崔振浩仔细的看了一眼那个公司门口穿着红色羽绒服的身影。“又是一个人做火车过来的,这丫头还算是积极,知道趁着寒假多来几趟。”

    “我其实一直想问一下。”洪河钟不解的看着郑恩地的身影。“为什么她不需要住宿舍呢?”

    “我来解释一下吧。”金钟铭就把郑恩地家里的情况简略的介绍了一下。

    “这么说,那孩子父亲常年在中东外派,你们公司是为了照顾孩子父亲的感情……贵公司还真是有人情味啊。”洪河钟干笑了一声。

    其余两人都没理会对方,洪河钟自己也诧异的停下了话语,因为远处的郑恩地再次吸引了他们的目光。她先是停在了公司门口的治安亭里和保安打了声招呼,这很正常;然后这丫头不知道从身上什么地方掏出来一小袋苹果之类的东西,并拿出来一个递给了保安亭里的人,这也很正常;又过了一会,眼见着她拎着苹果进去又空着手出来,看样子应该是分给了前台的那些人……然后真正让坐在米粉店里的三人吃惊的事情出现了,又跑出来的恩地竟然把自己一直挂在胸前的暖手宝递给了刚才那个保安,还从帽子里掏出来一只猫塞进了保安亭里,这才跟保安挥手告辞跑进了公司。

    “恩地迟早会大的。”金钟铭轻声一笑。“打招呼谁都会,递零食的就少了,递零食注意到对方的手冷又跑出来把暖手宝留下来的独此一家!”

    崔振浩无言以对,洪河钟讪讪不已。

    “洪代表。”金钟铭看了一眼因为化雪而显得冷清的大街。“咱们坦诚一点吧,你爱女心切我们可以理解,但是……你有没有想过这样做会反过来让瑜暻在团体里遭到孤立呢?不管在家里怎么样,可在外面,孩子们都是有自己的团体和交际生态的。我们公司做的有问题,你可以直接找我们来说,这么毫不顾忌的大半夜跑到孩子们的宿舍,当着孩子们的面和宿舍管理员吵架,你让瑜暻多难堪?你让其他的孩子如何看待她呢?”

    洪河钟默然不语。

    “还是说,你压根就没想让瑜暻一直在这个团队里待下去?”金钟铭直接挑开了最后的问题。“大部分孩子来当ido1,是为了赚钱,无需讳言,刚才恩地肯定就是这个目的占大头,但这点对瑜暻而言也肯定不在考虑中。此外,还有一部分人是真正想给自己做一个人生的规划,想要以此为职业,从ido1开始,然后转变为歌手、演员这样具有社会地位的人,这样的人很少,但确实有!比如……算了!而夹杂在这两者中间的则又是一种人,不多,但也不少,他们是为了跳出传统命运来享受生活,来寻求刺激,以此逃避家族事业、逃避成为家庭主妇,殷志源是个最好的例子,姜敏京应该也有类似的想法,这个是大部分富豪子弟乃至于家境殷实的孩子加入这个行当的初始理由,我相信瑜暻本人也肯定有类似的想法……”

    洪河钟叹了口气:“其实这就是瑜暻当初跑过来参加选拔的缘故,哪个孩子都是有梦的,她也不想整天像个金丝雀一样呆在笼子里……”

    “我还没说完。”金钟铭严肃的打断了对方。“可是瑜暻终究只是个94年的孩子,和我妹妹krysta1一样大,我很清楚,这样的孩子是没法真正掌控自己命运的,我和崔代表仔细的考虑了这件事情,我们很想知道您作为家长到底如何看待自己孩子过来当ido1这件事情的?支持吗?还是不甘心呢?”

    “不甘心吧!”洪河钟确实很坦诚。

    “那么您为什么不拦着她呢?只是不舍得吗?”崔振浩也开了口。“实话实说,这个组合全是我的心血,我不可能留隐患在其中的。”

    “不舍得是其中一方面。”洪河钟的话只说了一半就不愿意再说下去了,金钟铭给他的压力确实让他放弃了可笑的傲气,所以他今天的谈话也显得很坦诚。

    这话以后,金钟铭和崔振浩对视了一眼,双方心里都有些明了了。

    “洪代表。”崔振浩的心情豁然的轻松起来。“请务必要相信我们公司的职业道德。跟你说件小事吧,公司刚开始的时候我自作主张把练习生的练习室装修成了那种透明的玻璃墙,孩子们在里面跳舞唱歌内外都能看的很清楚,我一直很得意。但是后来洪社长看到了以后立即改成了隔音隔光的实体墙,我说这件事情的意思是,我们公司对于孩子的保护是无需多言的,所以,请您尽管放心,不会有任何不安的传言流淌出去的。”

    “而且。”金钟铭也开口了。“隔行如隔山,有些事情您觉得难办,我却未必不能帮上忙……”

    洪河钟的目光在面前的两人之间来回的打量了几次,但终于他还是开口了:“瑜暻从小被家里逼着学各种才艺,所以荒废了一些学业……”

    “想去哪个大学?”金钟铭更直接了一些。

    “中央大学。”洪河钟无奈的答道。“两位要理解我们做家长的无奈,在韩国,入学的事情被盯得很死,李健熙孙子上个小学都能被人爆出来,然后都只能跑去中国读书,我就算再有钱,在大学就读这个问题上也实在是没有太多的可操作性。”

    “但是成为艺人后就简单了很多……韩国艺人在相关专业上的高考很简单,我懂。”金钟铭叹了口气。“要不这样吧,可怜天下父母心,我替你引荐一下ccm公司的金光洙社长,他肯定可以帮瑜暻搞出一点名堂来,而且他这人对这种事情……向来很热情。但是,我直截了当的说吧,我们公司的这个组合是很认真的被对待的,我们不会任何允许定时炸弹的存在,希望您能够理解。”

    “趁着孩子才来不到半年。”洪河钟无奈的瞥了一眼金钟铭。“这样也好。”

    一物降一物,卤水点豆腐,当洪河钟现自己最大的资本——钱在对方面前是失效的时候,这个结局其实早就被预定了。

    处理完这件不大不小的琐事,金钟铭和崔振浩径直回到了公司,他们无论如何也是要跟洪胜成说清楚的。而走到公司门口的时候,金钟铭却突然停下了脚步。

    “怎么了?”崔振浩大为不解。

    “没什么。”金钟铭简单的应道,然后他径直走到了保安亭的窗前敲了下窗户。“唐大叔!”

    “哦,金代表,崔代表,两位有什么事情吗?”老唐赶紧站了起来。

    “暖手宝不错。”金钟铭笑着指了指对方手上的东西。

    “是啊。”老唐笑靥如花。

    “再见!”金钟铭突然一变脸,然后抓起桌子上的苹果就离开了,而且还迫不及待的狠狠一口咬了下去。

    旁边的崔振浩无语至极,这是在吃醋?!吃一个看门大叔的醋?!

    ps:还有书友群45716o898,大家加一下。码这章的时候太困了,中间睡着了两次,检查时肯定注意力不足,有什么疏漏错字之类的大家务必直接跟我说,我会改的。

    当然了,又是大章,今天应该又是9k的总字数吧?求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