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379章温柔(下)

第379章温柔(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不打扰,是我最后的温柔。

    “怎么不说话?”恩静侧过头来盯住了对方的脸。

    “没什么。”金钟铭干笑了一声。“只是觉得有些事情是没法躲避的,吃饭睡觉都躲不掉,伤心的事情还是会生,明天依旧会到来……话说你来之前在干什么?”

    “在三成洞参加一个商演。”恩静舒适的闭上了眼睛,没由来的,她突然想睡觉。“唱完两歌我就赶紧跑过来了。”

    “tara?”

    “不是,就是我一个人。”这个问题让刚才还想彻底放松下来的恩静又重新紧绷了起来。“是乐天的一个卖场新开业,我们组合还不够格,但是我个人是可以的,是代言的那种合同商演,一年内保证多少次的那种。”

    “哦。”

    “钟铭,项链我今天没带来,出去商演,更衣室里人多眼杂,我无论如何不敢带着那样的东西。”恩静接着突然想到了之前生日那天的事情。“话说上次让你在寝室里等了那么久,我很过意不去……”

    “嘛。”金钟铭想了一下。“项链的事情不用太在意,那天生日不能在一起也就算了,咱们不是还有圣诞节吗?”

    小哥顺从的点了点头。

    “而且,你也不用太有想法。”金钟铭之前糟糕的心情已经快被自己的女友给彻底融化了,他竟然有心情开起了玩笑。“实际上那天昭妍姐招待我招待的很好。”

    恩静眯着眼睛盯住了金钟铭:“什么意思?”

    “我原本是准备走的,但是她坚持请我吃了拉面泡面。”金钟铭一丝不苟的解释道。“而我当时竟然没有领会她的意思,等不到你我就直接走了,她竟然又一个人送了出来……”

    恩静小哥狠狠的一拳顶在了自己男友的肋骨上,在韩国,女性夜晚邀请男性吃拉面是有很强烈的性暗示在其中的。不过,恩静也知道,朴昭妍请金钟铭吃那玩意估计是她不会弄别的热饭,可知道归知道,你这么说出来不是挑衅自己吗?

    恩静看似恶狠狠的一拳其实一点都不疼,金钟铭微微一笑,伸手把对方抱得更紧了。

    雪花继续飘洒着,似乎要把整个天空大地全都塞满一样,尔今年的冬天注定是个令人难忘的季节。

    而就在密集飘洒的雪花中,一个用双手遮护住眼睛的女孩飞的从东湖大桥上跑了下来,并拐进了汉江北岸的东湖小区里。小区门口的保安明显对这个漂亮女孩有些印象,看都没看就帮着打开了大门,来不及道谢,这个女孩又飞的跑向了那个熟悉的单元楼。

    “欧尼!”正在客厅里被妈妈监督着吃饭的krysta1一眼就认出了推门进来的这个人,随即她就立即哭出了声。“贝克没有了,我都没敢去送它。”

    初珑的眼睛明显也是通红的,她一言不的抱住了对方,相较于自己身边的那些练习生妹妹们把贝克定义为两天一夜里的宠儿,并因此感到叹息。其实对于初珑自己而言,贝克的形象却是更鲜活的。她在这个房子里和对面的房子里前后住了快两年,和krysta1一样,贝克应该更像是那个毛茸茸的可以充当枕头一样的东西,也是那个在洗澡时一摇身子就把整个卫生间弄得一团糟的调皮鬼。

    这种情况下,她又怎么可能不理解krysta1的心情呢?

    郑妈妈看了看这俩人,也没有再催促krysta1吃饭,相反,叹了一口气之后她就回屋休息了。毕竟嘛,一上午的奔波使得她也有些疲倦,更何况作为贝克的实际饲养者,郑妈妈对于贝克的离开也是万分不舍的,只是因为作为一名大人,她没理由在情绪化的二毛面前显露出那样的感情。

    不过现在好了,初珑这个值的信任的人来了,自己也可以松一口气。两年的相处让郑妈妈对这个女孩有着深刻而清晰的了解,她同样没理由不放下心来。

    “欧尼,你的手怎么了?”趴在初珑肩膀上的krysta1突然在回头的一瞬间注意到了一点情况。

    “听到西卡欧尼打电话过来时太着急了。”初珑不紧不慢的解释道。“当时正在下课,我在帮着南珠削苹果,一不小心割破了手指。”

    “还在滴血。”krysta1心疼的抓住了初珑冻的冰冷的手。“我给你包上。”

    “跑的太急了,应该是已经结痂的伤口路上又崩开了。”初珑平静的答道。“我没注意。”

    两人面对面的盘腿坐在了沙上,krysta1一边笨手笨脚的帮着包扎伤口一边絮絮叨叨的说着什么,而初珑则与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她只是任由krysta1在自己手指上摆弄着什么,全程一言未。

    “好了!”krysta1略显兴奋的喊道,她也确实需要一些事情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这个时候做出了一件了不得的事情确实让她心里好受了很多。

    “二毛。”初珑盯着自己形状怪异的手指瞧了几眼,也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心里好受点吗?”

    krysta1连忙点了点头:“其实中午姐姐她进我房间以后我就没那么难受了,之前上午的时候是整个人都憋在那里的感觉,哭出来就好多了,现在你又来了,我其实已经想开了不少……当然了,我还是想贝克,因为一闭上眼睛就觉得贝克好像就躺在沙后面……”

    果然,这孩子说着说着又哭了。

    “别哭了。”初珑伸手擦掉了krysta1眼泪。“光哭也没用。”

    话虽如此,但是krysta1对着面前的初珑还是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来淌。

    一直以来,金钟铭总是不理解她郑二毛为什么这么敌视含恩静,说到底,其实不仅仅是任性和工作上的竞争力度,更多的还是要把缘故落在她跟面前这个小姐姐那相交莫逆的关系上。两年间,两人同吃同住,同来同往,有些东西和感情是没法替代的,就好像金钟铭对她而言也是没法替代的一样。

    所以,在这个小姐姐面前,krysta1并不需要隐瞒自己的感情,就像中午对着自己的亲姐姐一样。

    “咱们……”初珑搂着krysta1想了一下。“咱们……出去走走吧!去淋下雪,应该就会好受很多。”

    krysta1信服的点点头,她从来都对这个小姐姐服气的很。

    就这样,krysta1自己穿好衣服,又给初珑找来手套、耳套这些东西,两人随即就出门了。外面的大雪依旧沸沸扬扬撒个不停,初珑和krysta1沿着东湖大桥走了两遍,大概是想找一下郑妈妈所讲述的地方,但是雪太大,她们也不敢下去,只能茫然的在桥上乱走一遭罢了。

    不过,初珑说的确实有道理,这么冷的天加上漫天的雪花,krysta1一出来就没有哭的了,心情也随着这种壮丽而广阔的景象好了很多。

    “伍德不知道在干吗。”趴在大桥栏杆上的krysta1突然想起了自己的哥哥。“他其实应该也很难受吧,会不会也在哭?”

    “难受是肯定的。”初珑在旁边摇了摇头。“但也肯定不会哭。”

    “也是。”krysta1反过来同意了初珑的想法。“他毕竟年纪大我很多,看今天姐姐的样子就比我好很多,他应该控制的比姐姐还要好……毕竟他们经历过了一次。”

    初珑不置可否,只是盯着面前白茫茫的汉江呆,先是零下十五度的低温让汉江结了冰,然后又是一场大雪,这样变成了一条玉带的汉江对贝克而言其实应该是个好归宿。

    “初珑欧尼。”又过了一会,再次茫然的扫了一遍汉江后,krysta1又一次开口了。“我有点冷了,我们去找伍德吧,这里离他那边更近一点。还有,今晚上你别走了,我们一起睡。”

    “还是要回宿舍的。”初珑犹豫了一下。

    “那我们一起去他那里吃顿晚饭,我一整天就吃了一点东西,现在有点饿了。”

    初珑又犹豫了一下,但这次她最终点了下头。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金钟铭抱着小哥的手已经不老实了,这几乎是一种自然的反应,但两人也没有突然动情,所有的动作更像是一种升级的温存。

    但终于,金钟铭的手突破了恩静小哥的最后一层防线,而恩静也仰头吻了过去。

    说句题外的话,金钟铭一直不知道夏天那一次二毛到底是故意还是诚心的,但是这一次他很确定是个意外,因为这次krysta1和初珑是从外面输入密码然后拉开门进来的,两人在玄关换鞋时交谈产生的声音当即就传到了客厅里,然后传到了阳台。而等到两人走到客厅里的时候,金钟铭和恩静就已经没有那种见了鬼一样的表情了,相反,他们衣着整齐,相敬如宾的坐在阳台上桌子两侧椅子上,甚至看到krysta1和初珑后恩静还主动出去打了声招呼。

    当然了,也就只有初珑礼貌的回应了而已,krysta1的表现更像是怀疑和敷衍
堆月箫txt下载
,她当即就走到阳台上查看了起来,只是那两人确实没来得及做什么,她四处探探头以后也就悻悻的拐回去了。

    实际上,这个傍晚撞破了别人好事的不止是krysta1和初珑,西卡也遭遇到了一件让她……让她不知道该说什么的事情。

    事情是这样的,当西卡推开宿舍的大门走进来的时候,她无语的看到sunny、侑莉正在和一个她还算是认识的女ido1喝酒。不过,看那架势,与其说是一起偷偷喝酒,不如说是那俩人在灌这个女ido1的酒。

    “前辈!”这个女ido1似乎对西卡很是畏惧的样子,但是明显由于喝了不少,她想站起来都有些踉跄。

    “哈啊!”西卡拍了拍自己的脸,那个女ido1的脸让她产生了一点难堪的代入感。“孝敏怎么来了?”

    “是这样的。”sunny的酒立即就醒了一小半。“我对贝克的事情也感到很伤心和无奈,但是你又不让我们去看他,我就准备喝点酒泄一下感情,正好孝敏也说她没行程,我就和侑莉约她过来我们宿舍喝一杯……没问题吧?”

    “大家都成年了,谁还能管得住你们喝酒?”西卡没好气的答道。“不过其他人呢?都跑了?”

    “小贤触景生情,想起了自己的豆腐。”侑莉赶紧扶着额头解释道,她喝的明显也不少了。“然后允儿、泰妍、帕尼就都陪她一起去做客了,孝渊和秀英好像是一起去逛街?还是怎么样……去找仁静姐了?我也搞不大清楚……反正你走不久这里就我们俩了。”

    “哦!”西卡应了一声。

    “一起来一瓶吗?”sunny突然举着一瓶还没开封的真露烧酒问道。“心情很复杂吧?这玩意某些时候还是挺管用的。”

    西卡犹豫了一下,但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她走过去坐到了孝敏旁边,而等半瓶酒下去之后,她竟然也跟着熏熏然了。

    “你……现在怎么样了?”权总攻转手抱住了西卡。“不要太伤心,贝克到了这个年龄其实是自然而然的,得看的开一些……”

    “她看的开的可不只是贝克这件事情。”sunny鼻子里一声冷哼。

    “少说废话!”西卡抬手拍了一下sunny的脑门。“冻死我了,外面到处都在下雪……”

    “那你怎么不留在家里啊?”sunny扶着脑门质问道。“留在家里多好?陪陪金钟铭不行可以抱着小水晶睡一觉嘛。”

    “我打电话叫了含恩静还有……初珑分别去看他们,初珑你们认识吗?”西卡忽的回头问道。

    “废话。”sunny不屑的答道。“你家里的奶音萌妹子,我怎么可能不知道?就是练过合气道,不好那什么……”

    侑莉跟着点了点头。

    “我不知道。”孝敏怯生生的举起了手。

    “没问你!”西卡伸出手指在对方脸上虚点了一下。

    “哦。”孝敏立即就软了。

    “怎么样?”sunny抱着孝敏的腰朝西卡问道。“我从青春不败里拐来的这个屏风如何?身材一级棒,脸蛋一级漂亮,更重要的是根本没你那么凶,整个是一个软塌塌的小姑娘,比泰妍都软……”

    “我觉得她没泰妍软。”侑莉插了一句嘴。

    “我不是说手感,我是说性格的触感。”sunny摆了下手。

    “其实……”孝敏不知道是不是真喝多了,她竟然又提起了那个人。“我们队里性格最软的人是白球……就是恩静。”

    “嚯嚯,软恩静吗?”sunny来了点兴趣。“现在她在干吗?”

    “在钟铭那里。”西卡淡定的接了一句。“我刚才不是说了吗?”

    “啊!”sunny反应了过来。“你这个妹妹还真是贴心,啧啧,是不是把人叫过去后还说自己要忙专辑,然后早早的就把地方腾开了?怪不得说冷,你不会在外面淋了一阵子才进来的吧?”

    听着sunny的话,侑莉伸手去摸西卡的脸蛋,但却被对方挥肘一顶给挣脱开了。

    “你个怨妇!”西卡站起来后叉着腰理直气壮的指着sunny的脸呵斥道,然后又转身指向了侑莉。“你也好不到哪里去!”

    呵斥完之后,西卡拎起那瓶喝了一半的烧酒就回自己房间了,客厅里马上就又只剩那三个醉鬼了。

    “走了。”sunny似乎对怨妇这个词没有任何感觉,只是指着西卡的背影很平静的叙述着这个事实。

    “走了。”侑莉也点点头。

    “是走了。”孝敏跟着说道。

    “这样就没人打扰我们了。”侑莉转身朝孝敏靠了过去。“还是孝敏好,身材比她好,性格比她好,关键是这张脸还有代入感。”

    孝敏愣了一下,她还没反应过来呢。

    “孝敏,去洗澡吧。”sunny的双手在孝敏身上巴的更紧了。“我们的浴盆很大的,我帮你搓搓背。”

    孝敏一下子就酒醒了。

    “是啊。”侑莉也毫不犹豫的拽住了孝敏这边的胳膊。“一起去洗吧,我这边新买了一种沐浴露,感觉很不错,给你试试。”

    孝敏想挣脱开来,但整个人却被侑莉和sunny一左一右的夹着,然后不由自主的就被推进了浴室里。

    很快,浴室的热水散出了大量的水蒸汽,把里面的情形彻底的模糊了起来。

    从房间里走出来扔空瓶子的西卡无语的看着这一切,愣了半响,她竟然又拎起了一瓶未开封的真露烧酒,然后一个人走到了阳台边上,并盯着窗外的雪花起了呆。但是很可惜,和金钟铭下午看到的那副壮丽景象不同,西卡只能看到阳台前灯光照射范围内的一点点雪花飞舞的样子,再往外面就是漆黑一片了。

    晚上九点,恩静终于也告辞了,krysta1在这里让她实在是有种遇到天敌的感觉,到最后甚至连那个初珑都给了她一次暴击——四人叫来了外卖当晚餐,但那个初珑竟然很娴熟的煮了一锅热粥,虽然用她的话来说自己除了煮粥别的都没学会,但是这依然让恩静有些心里虚。

    所以,当初珑表示告辞,krysta1也义正言辞的要求金钟铭送初珑回去并顺便给她买一个新枕头的时候,恩静终于也坐不住了。

    “我送送你们俩。”金钟铭微微笑道。

    抛开面前的小问题,不可否认,从今天中午开始,毛毛也好,恩静也好,包括后来的初珑和二毛,这些人都用在自己特有角色的温柔让金钟铭放松了心情。嘛,温柔这东西吗,放在每个人身上都是不一样的。毛毛的理解和感性让他有点吃惊,但确实砸破了他崩紧了一整天的外壳;恩静是他的女友,两人可能在贝克上没有什么话题,但是恋人之间的相互疗伤似乎是一种天然的技能;至于二毛,说实话,她能够有心情生气,这本身就已经让金钟铭心里撂下一块大石头了,也让他因此很感激初珑的到来……

    趁着大雪的遮蔽,金钟铭亲自开车去送两人回了各自的宿舍,然后还不忘去给郑二毛买了个新枕头后才回家。

    “二毛?”金钟铭把枕头扔到了沙上。“人呢?枕头买来了。”

    “哦!”krysta1套这个围裙从厨房里探出了头。

    “长进了啊。”金钟铭愣了几秒钟才开口道。“知道洗碗了?”

    “妈妈刚才过来了,然后这么吩咐我的。”krysta1不满的答道。“她看到中午和晚上的外卖放的到处都是就生气了,然后问我这么大了连个碗都不会洗吗……她很少这样骂过我的……”

    “今天阿姨心情应该也很差。”金钟铭干笑了一声。“你就别跟她置气了。”

    “所以我干活了啊。”krysta1指了指身上的围裙。“而且今天两顿饭的那些垃圾都是我收拾的……”

    金钟铭点了点头,然后他突然想到了什么:“酒瓶子也是收拾的?”

    “对啊。”krysta1点点头。“都扔下去了。”

    “那个……我是说那个碎掉的瓶子。”金钟铭疑惑的看了眼干净的地板,他终于想到哪里不对了。“中午的时候这里有个被摔碎的瓶子……”

    “可能是妈妈刚才顺手收拾走了……”krysta1面露疑惑的回忆道。

    “是吗?”这是最合理的解释,但金钟铭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但是他一下午的注意力都不在被姜虎东摔碎的酒瓶子上面,所以……他还真不知道这瓶子是什么时候被收拾掉的,但是……吃晚饭的时候还有吗?又或者是自己当时就收拾掉了?

    算了,又不是什么大事,不想了就是,金钟铭决定起身去帮二毛刷碗去了,这孩子站在厨房门口半天不进去不就是这意思吗?

    ps:还有书友群45716o898,大家加一下。

    还有,这6k,堂而皇之的两更,为那个谁谁谁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