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377章离开(下)

第377章离开(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除了死亡,什么离开都是背叛。”——黑执事

    没有什么宿命,没有什么巧合,贝克在到家前就离开了,最近就住在家里的krysta1也没来得及见它最后一面。当然,这或许是好事,因为和西卡以及金钟铭不同,对于krysta1而言这只贝克可能是唯一的,这倒不是说她没经历过类似的事情,只是那个时候的她实在是太小了,恐怕没有什么记忆和印象。甚至,或许在她的脑袋里,两只贝克其实就是同一只也很有可能。

    但是不管怎么样了,现实就是现实,krysta1还是知道了这个消息,所以,她被自己妈妈从床上叫起来以后就一直没敢出去,她害怕看到已经冰冷了的贝克,真要是那样的话她该怎么办呢?这个时候,一个人躲起来哭反而是一种更好的应对方法吧?

    由于是早上,所以几个大人都在家中,金钟铭也和这四位很平静的商量了一下贝克的后事。

    和洛杉矶不同,这里没有花园,不能够直接像上次那样把贝克给进行土葬,金钟铭也好,大人们也好都不愿意将它随便的埋在哪个公园里。但是,所有人也都不愿意把它葬在所谓的宠物墓地然后再立个碑什么的。因为说到底,贝克终究只是一个宠物,它不应该侵占活人的领地。其次,作为一个明星犬,这么做反而会打扰到它。最恶劣的例子莫过于崔真实了,坟墓三番五次被骚扰,还有人为了出名盗取她的骨灰。

    所以,家人商定了最终的方案,去宠物医院火化,然后趁着大雪和冰冻直接撒到汉江里去,这样等过几天冰一化开,万事皆休。对外,则宣称撒入了大海。

    总体方案虽然定下来了,但是具体的流程却需要金钟铭来做,所以他很认真的趁着大人们上班前征求着几位的具体意见,去哪个医院?撒入哪段汉江?中间有人打来电话,但是金钟铭看都没看就关上了机,因为今天他着实不想被人打扰。

    方案确定了下来以后,得到消息西卡也从宿舍里跑了过来,少女时代刚刚举办了一场属于自己的演唱会,这几天又正在制作新的专辑,她是请假过来的。而krysta1却依旧是不敢出来,金钟铭只好带着贾潮,陪着西卡还有郑妈妈一起去操办这些事情。

    所有的事情都按部就班的进行着,西卡和郑妈妈情绪上来时会流眼泪,但是金钟铭却一直保持着常态的表情和行为能力,只有那双一放下来就会颤的手时不时的会出卖他的内心。

    到了上午十一点多,当金钟铭一行人撒好骨灰,并冒着大雪回到家的时候,他豪不意外的在东湖小区那里看到了等在那里的姜虎东一行人。

    很明显,这是在狎鸥亭那边没找到自己,所以顺趟过来的。

    “进去安慰下二毛。”金钟铭扶住了西卡的肩膀,其实这丫头也是双眼通红,但她终究是姐姐。“别让她想太多。”

    西卡先是仔细的看了看面色如常的金钟铭一眼,然后反身稍微的朝姜虎东一行人点了点头,她就直接绕过去回家了。

    “干吗要关机呢?”姜虎东干笑了一声。

    “我在给贝克主持葬礼,需要肃穆一点。”金钟铭的回答显得很僵硬,也很冰冷。

    “已经……这么快就……”殷志源有点慌张。“怎么办的?”

    “火化了。”金钟铭平静的答道。“然后趁着大雪洒到了汉江的冰面上,对外我会说撒到海里的……你们帮忙圆着点。”

    没人答话,实际上,贝克跟着两天一夜节目组一起走了两年半的时间,哪怕是pd罗英石也对贝克有着很深的感情,甚至在两天一夜的宣传板块中第一个出现的也总是站在六人边上的贝克。所以,哪怕大家都是成年人,但是骤然听到这个确定性的消息后,所有人都还是在雪中沉默了良久。

    “一起去喝一杯?”回过神来以后,罗英石已经相信了金钟铭准备离开的念头,

    实际上,一开始mc梦说话的时候他就已经信了八分,因为哪怕是贝克不行了,那么也没必要自己一个人离开的;再然后,一行人来到尔后,姜虎东打电话询问过金钟铭的位置,但结果却是被对方按掉并直接关了机,那时候他就已经明白过来了,只是尚未见面,还存着一丝最后的幻想而已;而事到如今,剩下的就只有摊牌了。

    “去我家吧。”金钟铭指了指身后的东湖大桥,他的意思是去狎鸥亭那边的房子,而不想带这些人进近在咫尺的东湖小区。

    这其实又是一个不好的信号。

    金钟铭的房子有酒,他又打电话叫了点外卖,几个助理一桌,他陪着罗英石、姜虎东、殷志源三人又坐了一桌。

    所有人沉默着等待着外卖,而外卖刚一到罗英石就直接打开了一瓶烧酒,其余三人也有样学样的这么干了。

    “我还是不能理解!”一口酒下去以后姜虎东直接把瓶子拍在了桌子上。“你之前不是答应的好好的吗,说不会在意钟民的事情,为什么一转眼就变卦了呢?!而且你今天这么不声不响的一走,让节目组上百号人怎么办?”

    “我不是因为钟民哥来才准备走的。”金钟铭冷静的解释道。“跟他没关系,我是累了,早就想歇歇了,再加上这次遇到贝克这件事情让我有点难受,所以就不准备再等了,不然的话就算是阳历年不走阴历年的合同到了我也不准备续约。”

    这算是直接承认自己要离开两天一夜了!

    “之前我可没觉得你不能吃苦受累。”罗英石摇了下头。“不要糊弄我们。”

    “还是因为钟民吧?”姜虎东有些愤愤然了,其实他路上已经好几次想爆了,只是被旁边的罗英石给压住了而已。“你怎么会因为一个傻子生气呢?那孩子绝对没有任何心眼,也绝对没有任何本事来动摇你的位置……”

    “这点我当然知道。”金钟铭不咸不淡的应道。“所以我还是根本没对钟民哥在意过,哪怕我们之间曾经起过一次很不好的冲突。甚至坦诚的说,我对他的回归其实是很高兴的,因为我走了以后节目组依旧可以维持结构上的均衡……”

    “那到底是为什么?”姜虎东豪不客气的质问道,他丝毫没注意到殷志源和罗英石的沉默。

    “因为你。”贝克的突然离世打乱了金钟铭所有的计划,也打乱了他平时那种稳定而又深藏着的心绪,事到如今他也懒得遮遮掩掩了。“我受不了你姜虎东了,但是这个节目是你的,不是我的,我也不准备跟你在这个节目里争权夺势,所以我准备走!这个理由充分吗?”


我可以变成鱼帖吧
   姜虎东愣了半响,他根本没想到会是这么一个答案,一开始他有点慌,所以他求证式的看向了罗英石这个他最佩服的人,但是罗英石却很冷静的扭开了烧酒瓶子,然后轻轻地啜了一口,根本就没看他。于是他又看向了跟自己还有金钟铭关系都很好的殷志源,但是殷志源却阴沉着脸一句话都不说。

    这两个人的态度立即让姜虎东明白过来了一些事情,那就是金钟铭对自己的这种态度是早就被众人看在眼里的,只是问题在于……他为什么要对自己这样?在他看来两人之间是有一些小矛盾,是因为什么李胜基之类的事情不愉快过,但是何至于撕破脸呢?!自己是存在着一点打压的小动作,但是和两天一夜这种级别的巨大蛋糕比起来实在是……实在是不值一提啊!

    不过,疑惑啊不安之后一般会有两种结果,一种是往后退,一种是血往上涌,姜虎东自然是第二种!他认为金钟铭背叛了他,所以他很干脆的摔了手里的酒瓶子。

    瓶子砸在地板上变的稀碎,而紧随着酒瓶子破碎的声音后面却是一个更大的吼声:“金钟铭,你tm给我把话说清楚!!西八!”

    贾潮那桌子上的几个助理已经慌了,实际上要不是一起跟过来的还有一个女性苏小娅,这边也早就乱了。

    “不要骂人!”罗英石冷冷的呵斥道,他的地位和年龄其实不足以构成对姜虎东的压制,但是姜虎东就是服气他。

    “我怎么可能不骂他?”姜虎东的脖子已经涨红了,他与其说是在抱怨,不如说在辩解。“这么多年我都这么照顾他!从x-man开始就在屏幕上照顾他,他这叫白眼狼!”

    “问题就在这里。”罗英石看的比谁都清楚。“你觉得他还是你带着的小弟兄,可是钟铭本人的成就已经不比你差了。他现在是韩国的最佳导演,等混几年学历以后,等到他3o岁以后的时候,就很自然可以直接去当大学教授了,再当几年教授都可以直接出来选举从政了,这条路就这么清清楚楚的摆着,这事你干的了吗?”

    姜虎东心中恍然,原来如此,当自己还把对方当做小弟看的时候,在别人眼里这小子已经比自己强了。但是,人在气头上是不会轻易撒手的,姜虎东也不能免俗,更何况他那个脾气,更何况,他的性格让他在内心深处认定了金钟铭这是在背叛他……

    “我就问你一件事情。”姜虎东明显在置气了。“不管你成就多大,我有什么对不住你金钟铭的地方吗?”

    “两件事情,一公一私。”和姜虎东的暴怒不同,金钟铭从头到尾都没有任何生气的预兆,从对方摔酒瓶子到现在他一直都显得很冷静。“私事很简单,金钟国的事情当初是我保下的,不管理由如何,谁主动谁被动,你让他在亨敦哥的婚礼上对你下跪,这件事情都是在打我的脸。这件事情,我忍不了!”

    姜虎东为之一滞。

    “公事也很简单。”金钟铭继续说道。“你的那个外星人巧克力公司,行事太过分了,已经激起了公愤……”

    姜虎东冷哼一声,他看了一眼旁边沉默着的罗英石,知道今天脾气根本不起来,所以不再犹豫,竟然直接推门走了,他的助理也赶紧跟上,屋子里立即少了一半的人。

    “难得你这么冷静。”殷志源有些无奈的。“我刚才以为你们要打起来呢。”

    “不会的。”金钟铭摇了摇头。“我现在没心思跟他计较,我心里很不好受,对他其实很不耐烦……”

    殷志源无言以对。

    “其实。”金钟铭继续说道。“如果贝克今天没有出事,我是准备等今天回来跟你说一下这件事情的……我已经跟梦哥说过这件事情了。”

    “我没心情听这个。”殷志源摆了下手,同时他拿起桌子上的烧酒瓶灌了一口。

    “确实。”金钟铭点点头。“你也不需要听这个,再大的风浪也打不到你头上,我只是想正式的告诉你一声而已。”

    “贝克的骨灰撒在那个位置的?”殷志源拎着酒瓶站起了身。“它是我带到两天一夜的,我现在什么都不想管,就是想去看看它……”

    就这样,殷志源和自己的经纪人也走了,屋子里只剩下罗英石和贾潮、苏小娅这寥寥几个人。

    沉默了良久,还是罗英石先开口了:“钟铭,你要离开我无话可说,那是你的自由,而且咱们之间只有情分没有仇怨。而且,以你现在的地位,我也没资格说你什么……”

    罗英石的话被后脑勺剧烈的头疼给打断了,没错,头疼,物理上的那种头疼。饶是罗英石这个人向来头脑清晰思维敏捷,但昨晚上他跳进了冰窟窿,然后一大早就冒着雪往这边赶,再加上这么一件事情,他此刻其实很是些心力交瘁的。

    “但是你想过没有?”缓了一下后,罗英石像是泄一样问出了那句憋在心里的话。“甭管你和姜虎东是怎么回事,两天一夜怎么办呢?”

    金钟铭张了张嘴,他其实很想跟对方说,这个节目做到现在这个份上已经到了顶了,盛极而衰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但是,一想到这两年整个节目组百十号人的辛苦和磨砺,他这话却根本说不出口。

    说到底,在姜虎东这件事上,金钟铭其实自问还是有道德底气的,因为是姜虎东率先因为自己的崛起背离了周围的朋友和自己,所谓离开和背叛的那个人是他!但是,面对着罗英石的诘问,他金钟铭才是背叛的那个。

    没错,除了死亡,所有的离开都是背叛。今天这档子事情里面,唯一一个问心无愧的,只有临死前盯着自己眼睛,拷问了自己一整个早上的贝克而已。而这,就是贝克今天教会他的东西!

    “看来,你是想过这个问题了。”罗英石看着沉默不语的金钟铭,一下子什么都明白了。“贝克的事情是个好理由,明天你先个通告,我们节目组会配合着来的……节哀!”

    言罢,罗英石pd也起身告辞了。

    “你们也回去吧!”看着罗英石离开,金钟铭毫不犹豫的挥手示意,让贾潮和苏小娅离开自己的房子。

    因为,他迫不及待的想把自己安静的藏起来。

    ps1:这段终于完了,我这几天写的特别纠结特别累。

    ps2:这几章的均订居然掉落了很多,是整个五月份的最差!

    ps3:最近群快满了,所以在清理死号,有兴趣的同学可以继续加群了。

    ps4:好累,希望这个周末能调整过来。

    ps5:困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