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376章离开(上)

第376章离开(上)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人是很容易志得意满或者干脆说是得意忘形的,而一个人正得意忘形的时候,一些突如其来的打击就显得很强力了。因为,这会形成反差,会形成那种相对而言的撞击感。

    类似的道理,有些打击其实本身明知道迟早会到来的,但人却总是在刻意的忽视和逃避它。所以,当这样的打击真正到来时,也会顺带着带来自责和惭愧之类的负面情绪加成。

    毫无疑问,这一次,在贝克这件事情上面,金钟铭同时遭遇到了这两种类型打击的叠加。所以,他整个人冷静到有些可怕。

    “几点了?”旁边的mc梦被金钟铭的动静给弄醒了。

    “四点半。”金钟铭的语气非常平静。

    “那你起这么早干吗?”mc梦揉着眼睛问道。“高烧退了吗?”

    “高烧早就退了,现在是贝克的情况不太好。”金钟铭一边穿衣服一边不忘用胳膊揽着贝克的脑袋。“我要送它回家。”

    mc梦忽然一下坐了起来:“不好是什么意思?”

    金钟铭看了一眼对方,没有说话。

    mc梦愣了一会,眼看着金钟铭继续套着厚厚的冬装,他思考了好长一段时间才明白过来这句话的意思,于是他马上又爬了过来:“贝克……你……你不回来了是不是?”

    金钟铭没说话,只是安静的套着外套。

    “我送你。”mc梦低头抱了一下趴在那里一动不动的贝克,随即也开始穿衣服。

    “好好做节目吧。”金钟铭摇了摇头。“记住我之前的话,一定要小心。”

    mc梦颓丧的蹲坐在了地板上,不知道是怎么想的,他竟然伸手拉住了金钟铭的外套,但是,当他看到金钟铭俯身把贝克抱起来的时候却又不由自主的松开了手。

    穿上衣服的金钟铭抱着贝克走了几步,但是走到门口的时候他的眼泪却又不争气的掉了下来,因为,虽然由于冬天长毛的缘故,贝克的体型看起来还是很大,可实际上这个时候的它已经瘦的不成样子了,以至于金钟铭将它抱在怀里的时候根本就没有什么感觉。

    不是疾病或者之类的,而是它确实老了。

    实际上,早在两天一夜这个节目刚开始的时候,金钟铭将它送过来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希望它能够多跑跑多动动,因为那个时候按照年龄来算贝克就已经进入了所谓的老龄段了,只是由于郑妈妈把它照顾的非常好,这才显得生龙活虎罢了。

    但是,生老病死毕竟是自然的规律,贝克跑了两年多的时间后终于跑不动了,彻底的衰老侵袭了它,这些其实是早有预兆的。

    这小半年来,带它去检查身体的时候虽然医生不会指出来什么具体的恶劣情况来,但是一句年龄到了就已经能够说明问题了。而且这小半年来,它的食量越来越少,在家里也好,在外面也罢,也总是喜欢独自趴在地上,既不动也不叫。现在想来,昨天晚上它突然间变得活蹦乱跳起来,与其说是精神好转,倒不如说是回光返照。

    而金钟铭模糊中的不安也应该是在潜意识中注意到了这一点,明明他和殷志源在来时路上说到过这个话题,明明知道这时候的贝克是不应该那么有精神的,但是由于想着节目的事情,由于要抵御寒冷,他竟然没有反应过来。

    推开门,屋外的寒风夹杂着雪花立即卷了进来,还是很冷,金钟铭立即回头想找点什么东西盖住贝克。mc梦反应了过来,他拎着自己的棉袄跑过来给贝克裹住了身子。

    道了声谢,金钟铭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屋子。

    但是,回去的路并不好走。

    “不可能!”睡在保姆车里的贾潮被叫醒后连连摇头。“这个不是开玩笑,老板,这是山路,下着雪,凌晨四点半,我得为你的安全负责。”

    “但是我得回去。”金钟铭的态度很坚决。

    “那也不行!”贾潮更直接,他干脆的拽下了车钥匙。“我去找小娅姐,她在屋子里睡……”

    “不用了。”金钟铭想了一下。“不要惊动其他人,咱们也不冒险开车了。”

    贾潮松了一口气。

    “这山只有一千多米高点。”金钟铭打量了一下四周。“我抱着贝克走下去……你也步行下去,到山下面的路上租一辆车子,或者拦一辆车子等我。”

    贾潮这次没有反驳,他转身离开,直接一路小跑着顺着山路下去了,还没忘了拿着车钥匙。

    实际上不需要租车,山脚下就有节目组的驻地,在那里贾潮直接借来了节目组一辆车子,可这样的坏处是,不要一个小时,山上全节目组的人都知道了这个消息。

    “什么意思?”罗英石也有点轻微的感冒,脑袋
修仙老师在都市小说5200
现在还有点晕晕的呢。“金钟铭走了是什么意思?贝克不行了又是什么意思?”

    来人是从山脚下跑上来的,累的哼哧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最后,还是mc梦把话说清楚了。

    “我去叫他回来!”姜虎东刷的一下站了起来。

    “叫他回来干吗?”mc梦严肃的质问道。“人都走了,有意义吗?”

    姜虎东被问傻了,他先没想到mc梦会用这种语气跟自己说话,其次,在他看来金钟铭这种抛下所有人直接回去的作法无疑是一种应该去谴责的行为。想当初,他的孩子出生,他都没陪在身边,所以,姜虎东自问是有这个底气去把人喊回来的。

    “人都走了是什么意思?”金c拿衣服捂住了脸,不知道是在掩饰疲惫还是在掩饰无奈。“是不回来了的意思吗?”

    mc梦哆嗦了一下嘴唇:“我觉得他就是这个意思。”

    这个对话很多人都听懂了,几乎是本能的,那些电视台的工作人员都看向了茫然的金钟民和一脸愕然的姜虎东。

    早在上一期节目录制的时候,由于金钟民的返回和姜虎东越过了金钟铭直接开始录制的行为,很多媒体都传播了关于金钟铭下车的谣言。实际上,关于金钟铭和姜虎东的矛盾这件事情大家也都有所察觉。别人不知道,这些和这俩人朝夕相处的工作人员感觉不到吗?

    “钟民的事情我很早就问过他了!”姜虎东急的满头大汗。“他说没问题,他愿意接受钟民!而且两天一夜上一期的最高收视率是47.1,这说明观众也是接受了钟民的。咱们的节目都做到了这个份上了,现在他想走就走吗?我们大家在他眼里算什么?!”

    “安静点。”这时候能压住姜虎东就只有罗英石了。“东泫mc梦,你说他走了就不准备回来到底是什么意思?能确定吗?”

    “我猜的。”mc梦看了一眼暴怒中的姜虎东,语气还是很平静。“他很早就跟我透露过类似的想法……”

    “那就是还没确定。”罗英石打断了mc梦的叙述。“这些事情还是要当面问清楚为好,我觉得他也应该会跟我们知会一声的。昨天的录制很精彩,剪成两期来看分量也足够了,刘浩镇pd负责一下后期制作,我和虎东现在就出去见见钟铭,和他当面谈谈……说不定只是因为贝克的缘故让他的情绪突然间很失落而已。”

    “我也去。”一直没吭声的殷志源突然坐了起来。“我不谈事情,我只是想去看看贝克。”

    罗英石自然不无不可,且不谈殷志源是在场的众人中和金钟铭私交最笃的那个,他说去看贝克大家也都愿意相信,因为这个初丁真的和贝克关系很好。

    就这样,罗英石、姜虎东、殷志源这三人只带着两个助理,再加上还蒙在鼓里的苏小娅,一行人立即就一起出了。

    随即,偌大的寝室就再次陷入到了沉闷中,所有人都不愿意说话,这个节目做到现在,其实很多东西很多人都是绷着的,几个mc全都睁着眼睛躺在了地板上,他们心中早对金钟铭和姜虎东的矛盾早就有所了解;几个pd也有些颓丧的坐在那里,根本就没有起身去按照罗英石的吩咐处理昨天镜头的意思;而几个感性的女作家大概是想到了贝克,她们中甚至有人抽泣了起来。

    “我其实早感觉到了。”一直没说一句话做一个动作的李秀根突然开口了。“但是昨天晚上,咱们一起跳下水潭后,我还以为我们还能再撑一段时间的。但是……真没想到,竟然是……是贝克先撑不住了。这是命吧?!”

    “不是因为我吗?”金钟民茫然的问了一句。

    没人理他,屋子里再次诡异的安静了下来,只剩下雪花砸在窗户上以后扑簌簌的声音。

    同一时刻,在前往尔的高公路上,金钟铭所乘坐的车子里也安静到可怕。贾潮在认真的开着车,而金钟铭则在和贝克安静的对视着。

    就在几分钟前,一直无精打采的趴在金钟铭腿上的贝克突然抬起脑袋,然后匍匐着后退到了座位的角落里。金钟铭上前去捋了捋它的脖子,却没有什么效果,把水递上去,它也没有任何反应。

    只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贝克开始睁开眼睛,然后莫名其妙的就那么一直盯着金钟铭,盯得他心里毛。

    但是这个时候,作为主人,金钟铭唯一能做的却也只能是反过来盯着对方的眼睛而已。

    除此之外,他什么都做不了,哪怕是低声问一句:“你是想跟我告别吗?”

    ps:还有书友群45716o898,大家加一下。

    上传时顺便瞅了眼订阅,昨天的新增订阅创了一个月的最低水准……想笑……果然是还要去打脸才能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