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375章回家

第375章回家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所有人目瞪口呆的看着金钟铭像泡温泉一样躺在了满是冰渣子的水潭里,真是冰渣子,因为仅仅是这几十秒钟,风这么一吹,水面挨着金钟铭皮肤的那一圈立即就冒出来了一层白白的冰沫子,然后迅的扩展开来。

    说实话,所有人都被将军了,尤其是姜虎东,根本不需要再做思考,他也开始脱衣服。这两年来两人一直是这样,姜虎东是不允许自己在节目的主导问题上落后于金钟铭的,别说下冰窟窿了,下油锅他也要下!

    但是,有人比他更快,金c不知道怎么回事,在金钟铭探出头的那一刻是第一个做出反应的,他三下五除二也是脱得只剩一条衬裤,然后扑通一声跳入潭水中。

    “希望今天的所有人都健健康康的,一辈子都能好运常来!”金c的情绪明显也不对头。

    “如果可以让两天一夜一直这么强势的展下去,如果能让今天来的所有人的家人健健康康的,那我们就愿意用入水的代价来换!”姜虎东拖到贴身小棉袄的时候是如此喊的。“韩作家,去把李宇廷作家和殷志源那两个家伙叫过来,我们在水里等着他们,今天晚上谁都跑不掉!”

    言罢,姜虎东扔掉棉袄和秋裤秋裤,也是毫不犹豫的只穿着一件四角内裤就把自己往冰水里砸了下去,他的体型和体重直接掀翻了半潭水。

    第四个下来的是金钟民,他这个人虽然傻里傻气的,但是这样却也有个好处,那就是容易感动和情绪化,面对着其他三个人的下水的气势和那些句话他怎么还能忍得住?所以,这个刚刚退役两周的男人也毫不犹豫的脱掉了衣服。

    但是话说回来,金钟民这人是真傻不是假傻,所以,当他脱掉衣服迎着凛冽的寒风准备跳下去的时候却又突然现自己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不过,没人笑话他,所有人都静静的等着他。

    “我要……我要谢谢大家能够重新接受我!”金钟民说着这话的时候情绪明显受到了波动,还未下水,眼眶就已经湿了。

    平心而论,不管姜虎东这人多霸道,但在金钟民身上他是真的尽力了,对方一退伍,他就毫不犹豫的把这个弟弟给带回这个王牌综艺中,这份气度真的让人没话说。可是对应的,那个退役后处处碰壁的金钟国呢?跟他没交情吗?却被他逼得当众下跪。

    所以说人这种生物,真的是复杂至极。

    “要不……”随着金钟民跳下冰潭,李秀根已经头上冒冷汗了。“我跟mc梦在这里帮你们拿衣服,等志源过来我们再一起……”

    李秀根这话根本没能说下去,因为mc梦也已经脱衣服了,而且他也已经脱得只剩一条四角短裤了。

    “希望大家……不管以后走什么样的路……一定要记住今天!”mc梦还未开口眼泪就已经出来了,知道一些东西的他从金钟铭刚才的态度中已经察觉到了他的想法。

    而和其他人用跳跃的方式来下水不同,mc梦是走下来的,这种方式毫无疑问是更痛苦和煎熬的,因为那需要一点点的感触到寒冷,但是很显然他就是希望直面这种东西,从而压制住自己的情绪。

    李秀根也好,旁边的罗英石、刘浩镇也罢,还有几个一起比赛的pd、作家、vj都不再犹豫,所有人都开始脱衣服,这个时候没人有资格再拖延下去,都必须要展示自己的担当。

    而就在这时,根本不知道生了什么事情,被一群工作人员硬推过来的殷志源和李宇廷也赶到了。

    “这还是艺能节目吗?”殷志源看着满潭的冰渣子和十几个或在水里或站在岸边的光着膀子大汉,整个人都已经完全崩溃了,因为他是刚才被窝里被拉出来的。

    “这就是综艺精神!”回答殷志源的是忙内作家陈大洲,这个节目组里唯一一个和金钟铭年纪相同的人一声大吼,直接当着殷志源的面扑通一声砸进了冰坑里。

    殷志源和陈大洲的顶头上司李宇廷目瞪口呆。

    “我能行的!”瘦的干干巴巴的刘浩镇的话就显得实在多了,但是他的行为却没有丝毫含糊,这个可能是节目组里身体最瘦弱的人直接了当的跳了下去,还猛地一头扎进了水里,从而确保自己全身都被冰水浸透了。

    殷志源茫然的扭过头去,他想看看李宇廷是个什么态度,但是答案很简单,李宇廷已经开始脱衣服了。

    殷志源叹了口气,直接开始解扣子。

    晚上十一点四十分,随着殷志源和李宇廷的先后入水,这一次参与了就寝福不福环节的14个人全部跳入了冰潭。

    “对不起,今天是我丢了两天一夜的脸!”这是最后一个入水的殷志源所喊的话,但是迎接他的是岸上和潭水里的一片掌声。

    随着全员的浸泡,14个人在水潭中完成了报数,众人这才从冰窟里爬了出来,早就候在冰潭附近的全节目组成员一拥而上,毛毯、衣物全都一窝蜂的往这14个人身上遮盖过去。女作家们也没有心思调笑这些人的身材,mc们也没心思开玩笑,pd
仙药供应商帖吧
们也没心思讲解接下去的流程,全程认真保持工作的就只有扛着摄像机的vj们而已。

    金钟铭觉得脑袋有些疼,他下水的时候几乎是凭着一股冲动,没有任何热身准备,甚至没有任何心理准备。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在水里呆的时间有些长,当旁边的工作人员帮他套上了一件衣服后,他明显的觉得后背又渗出了一些液体,然后被风一吹直接变硬,并把衣服给黏住了。

    而具体的情况等金钟铭回到了暖和寝室中后才搞清楚,原来,他不仅是被这么一通折腾给弄得有些感冒烧的症状,甚至后背也被一块浮冰给划破了,那时候渗出来的液体不是冰水,而是血液。而由于当时在潭水中,他浑身都要被冻僵了,根本没有感觉到这个状况。幸亏节目组的灯光照明条件很好,再加上给他套上的衣服是白色的,所以刚回到寝室中就被工作人员给现了。

    昏昏沉沉的趴在那里简单的处理了一下伤口,金钟铭已经听不大清楚周围人在说什么了,只知道应该有人送来应该是退烧药之类的东西,喂给他吃掉。然后,可能确实困倦,也有可能是药物作用,金钟铭很快就彻底的趴在那里熟睡了过去。

    然后……然后他做了一个梦,一个很奇怪的梦,好像是回忆,但是哪里却有些不对,因为梦里的他一直想找什么东西,但是却怎么都找不到。

    最开始是在美国,金钟铭在和满脸雀斑的罗尔迪兴奋的聊着什么,但是这镜头一闪而过,可能是因为太遥远了吧,自己在梦里也记不起来。

    再然后是在中学学校里,这是汉城了,自己似乎是在上年纪的音乐选修课,自己睡着了?

    “二班的金钟铭!还有那边四班的含恩静!上课睡觉?”音乐老师愤愤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都给我滚出去站着,男生带上凳子顶在脑袋上!”

    金钟铭很自然的就走了出去,然后在旁边的那个女生奇怪的眼神里顶着凳子继续打瞌睡。

    放学了,他的精神好了很多,于是他骑着自行车去隔壁的小学去接郑二毛,郑二毛絮絮叨叨的说着学校里的那些事情,小丫头在外面总是冷着脸,但对着自己的时候却经常变成八婆。

    两人没有直接回家,因为金钟铭直接带着她去了棒球场。哦,是恨棒球队,今天棒球队要和一个社区队打比赛。他作为主力投手在比赛中干的非常漂亮,旁边那个欢呼是苏志燮吧?话说他现在在干吗?

    自己赢了比赛,所有人都在欢呼,可是为什么自己还觉得不安呢?自己在找什么?不是恩静,也不是krysta1,更不可能是苏志燮,那到底是什么?

    回家了……为什么自己的心里更加不安了起来,为什么要满屋子找东西?找完了自己家还要去对门西卡家里翻腾,自己到底在找什么?

    西卡回来了,她从外面直接杀进来,然后告诉自己公司来了个小矮个,唱歌比自己还好……

    金钟铭很想告诉她,金泰妍不会现在就过来的,还得好几年呢,你不用现在就担心……但是他说不出话来,因为他很烦躁,很想去找那件什么东西,现在没工夫理会郑大毛。但是,到底是什么呢?

    晚上全家人一起看了什么电视节目,所有人都觉得很有意思,但自己依旧处于焦躁的状态,就是不愿意睡觉,最后是被权珍淑女士强迫着撵上了床。

    一觉醒来之后,已经是大学了,周围的景象变得越来越清晰,因为这些东西自己都还能很清楚的记得。

    可是,心里的不安却变得越来越明显,金钟铭迷迷糊糊中感觉梦里的自己都快要炸掉了。

    而这种不安在后面的梦里达到了顶峰,自己成了安圣基的学生,自己拿了影帝,自己成为了名演员,自己成了导演,自己干掉了一直碍眼的李秀满,自己……自己这一路上到底在找什么?!

    有什么在拽着自己的衣服吗?有什么东西就在身边却被自己给忘了吗?这是在提醒自己吗?

    这真的是梦吗?

    自己准备了一连串的手段和方案来对付姜虎东那家巧克力外星人公司,自己……确实有什么东西在拉着自己的手。

    金钟铭突然坐了起来,而且满身虚汗,不过,仅仅是几秒钟之后,这一身汗水就被干燥的衣物给吸收干净了。而与此同时,在扫过了周围闪着红色指示灯的固定摄像机和打着呼噜的人群后,金钟铭终于看到了自己面前的这个不停的撕拽着自己衣服的大白毛团子,一瞬间,他的眼泪却比一整夜的汗水还要多。

    是贝克,它想回家,所以它来叫自己。

    它老了,很可能,它要死了,所以,它想回家,所以它来叫自己。

    而自己,这一夜一直想找的,其实也就是它。

    金钟铭很快就不哭了,实际上他的头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理智和清晰。抬眼望去,窗户外面的下着雪,很大,但是雪再大也得带着贝克回家,因为……无论如何,回家才是最好的方法。

    抱着贝克,金钟铭立即摸索着爬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