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366章首饰

第366章首饰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第二天一早,大雪果然停在了灾害线边上,并没有再继续肆虐。

    村民们和节目组的齐心协力,还是很顺当的就把村子里的主要干道给清扫干净了。随后,正如大家所预料的那样,得知青春不败的g7在这里扫雪,第一天就路过了的那个军营里的人倾巢出动,各种人力物力设备一拥而上,通往镇子那边高的道路几乎是被瞬间搞掂。而且这些服役期的青壮年竟然还不觉得累,他们在干完活后还没忘了拎着铁锹在那里跟g7玩什么无聊至极的人气游戏……顺便说一句,sunny竟然人气最低,比金申英都低……也不知道是怎么来的。

    但是不管怎么样了,这群军人帮了天大的忙,希望他们面对北边的时候也有这个精力和气势……大巴车最终还是启动了,这次录制完全有惊无险,甚至考虑到满当当的素材还可以反过来说是圆满的结束掉了!

    不过不知道怎么回事,在车里的时候金钟铭总觉得sunny、孝敏和侑莉三人有些无精打采的样子……莫非是刚才扫雪扫的太累了?但是人家具荷拉几个人可没这回事。

    嘛,回到尔之后又是一个繁忙的新工作周,时值年末,各种事物虽然称不上繁重,但也称得上积压。

    先是电影那些年在阿凡达到来前勉强踏入了6oo万观影人次这个大关,那么既然如此的话cube马上就毫不犹豫的将其下画了。不管怎么说,这个成绩都足以让韩国国内影坛的人垂涎三尺了,而且这时候主动走开给阿凡达和田禹治让路未尝不是一种体面而又高明的策略……咱自己撤了,你们俩慢慢玩!

    然后是kara的事宜,正如金钟铭所言,被强上了多次的裴勇俊这次终于没再扭扭捏捏,也不知道是破罐子破摔还是早有预料,反正裴瞎子大手一挥:日本是吧?那地方我熟。交给我!

    所以,这件事情虽然得到了全公司上下的一致的重视和紧张。但实际上是洪胜成和裴勇俊一起操作的,金钟铭反倒没什么插手的余地。

    紧接着是公司求购附近不动产的事情,说实话,还是有些阻力的。有意出售的人不少,但是对于cube那些大财团却都有些心存疑虑。

    而最后就是一些……比较麻烦的事情了,比如那家巧克力外星人公司的事情。金钟铭隐约中察觉到了李秀满和那一大群经纪公司甚至还有电视台的布局,这种事情他必须要提起十二分的小心看顾着,千万不能让自己也砸进去。真要是被李秀满这个老狐狸给搂草打兔子了。那到时候自己找谁哭去?

    但,就是在这种事务繁杂的情况下,这个周四,也就是12月1o日的时候,金钟铭却被路人拍到和西卡以及krysta1出现在了清潭洞的某个高档商场主营饰的奢侈品柜台前,虽然都带了口罩,但却是看得出是他们三个人。

    “这有什么可值得拍照的?”网络上有人即时评论道。“那些年的收益应该到了,趁着这个机会,整点像样的圣诞礼物给两个妹妹不是很正常吗?这种无聊的追星除了打扰人家有什么意义?”

    其实,路人的想法大致如此。电影下画了,庆祝一下;圣诞节要到了,买点礼物。这些其实都是正常的生活流程,又不是说金钟铭突然送了俩人一人一辆跑之类的,那样还会吸引下目光……事实上,要不是因为这三人中金钟铭和西卡都是正当红,估计那个路人都不会拍照片的,毕竟没人会在意这个时间段逛商场的事情,12月中旬,满街都是圣诞标志。这个时候逛商场买东西是常态好不好?

    但实际上,这三兄妹却因为这次看似正常的购物过程中产生了剧烈争执和讨论。

    “为什么要买戒指?”一开始在车里的时候krysta1就有些不依不饶。“伍德你准备结婚了吗?”

    “买戒指不代表结婚!”正在开车的金钟铭无语的回头解释道。“而且我还没想好买什么……”

    “那就再买个手链好了。”krysta1立即给出了自己的方案。“和去年圣诞节送给她的礼物凑成一对。”

    “那样也太敷衍了。”金钟铭觉得自己胸口有点闷,他就不该想着顺手把郑二毛的圣诞礼物也给解决掉的。

    “其实戒指也没什么嘛。”西卡倒是很赞同金钟铭买个戒指送给恩静。“戒指这个东西并不一定代表婚姻,在我结里送出去。再戴在中指上表示热恋的话,其他人也没法说什么的。当然了,没必要买钻戒那样显眼的类型,也没必要买太好的,这样带不出去……”

    “感觉姐姐你一直对那个含恩静的事情很热情的样子。”krysta1略显诧异的盯住了自己姐姐,有些东西是突然间才会注意到的。“为什么啊?”

    “我热情不好吗?”西卡摊摊手。“我觉得含恩静这人不错啊。让伍德早点定下来大家也省心。你看看两位妈妈,其实她们对含恩静的性格和形象也不是特别满意,但是伍德自己去表白了去恋爱了,她们不是也很支持吗?”

    krysta1不满的嘟起了嘴,西卡这么鲜明的态度让她心里更加增添了一份失落,不知道怎么回事,她对含恩静更加不满了起来!抢了自己的哥哥,抢了自己组合的道路,还抢了自己最好的小姐姐的位置,现在连自己的亲姐姐也站在对方那边!这些都让她郁闷的狂!

    “但是戒指太过分了!”一通闷气之后krysta1直接在车里大声喊了出来。“我不能接受!”

    “二毛。”西卡今天意外的对krysta1很有耐心。“我知道你特别跟含恩静不对眼,但是谈恋爱的是伍德又不是你,伍德找我们也只是要意见要参考的,不是让我们来做决定……”

    前排开车的金钟铭自然也是一阵头疼,虽然西卡说的真心有道理,但是正如恩静上次跟他讲的那样,随着两人关系的前进,有些之前可以不去在意的事情已经不能不去在意了,比如说郑二毛的态度。所以,哪怕是抛开这次礼物事件的本身。他也必须要对krysta1的意见予以重视,不然真要是把恩静娶回家后整天小姑子和嫂子打架算是怎么回事啊?

    就这样,由于krysta1的阻挠,一直到商场柜台前金钟铭都没下定决心去买什么。包括被人拍了照他都没现。

    好在这家立足于清潭洞的高档商场服务周到,进了柜台后面以后后他们就得到了方面的保证,三人总算可以放下口罩认真的开始挑选礼物了。但是……怎么说了,krysta1的不依不饶很快就逼得三人暂时遣开了导购员,并转而在贵宾休息那里坐了下来。


重生之霉女的逆袭帖吧


    “伍德!”坐下来的krysta1一开口还是硬气的要命。

    “先别说这个话题了。”坐在那里手持一个宣传小册子的金钟铭头都不抬的回应了对方。“这件事我自己做决定。现在你们俩自己随便挑点什么吧。算是我送你们的圣诞礼物。”

    不得不承认,当金钟铭拉下脸来的时候,krysta1还是很害怕自己这个哥哥的,所以跺了跺脚后,她竟然负气的离开了这里,也不知道到底会买个什么东西来跟自己哥哥赌气。

    不过,西卡倒是并没有着急离开:“伍德其实你也不要太在意,她终究年纪小,觉得自己的哥哥被抢走了,再加上fx跟tara对垒的事情。这才对含恩静有太多的意见。不过你放心吧,赌气也赌不了太长时间的,慢慢来,总会好转的。”

    金钟铭自嘲的笑了一声:“为什么感觉咱们俩的剧本拿错了呢?平时不都是你糊里糊涂的坐在那里,然后我站在旁边劝你吗?”

    西卡不置可否。

    “总觉得……”金钟铭放下了手里的小册子。“你在我跟恩静的事情上特别的有耐心和兴趣……你自己怎么样?有没有人像当初的金在中那样追你?”

    西卡面色如常:“2pm的玉泽演最近似乎对我……不过我对他没兴趣,他那人表面上活泼其实内里古板,跟我不是一个套路上的人。做朋友不错,但是谈恋爱吗?那就有点……”

    金钟铭点点头,玉泽演确实是这样的人,表面是个美国派。实际上是个标准的韩国心态,这样的人怎么可能适合西卡?而且他还听到一些传闻,说是随着少女时代正规二辑在即,而同时瞄准了某个新综艺的s.m公司和jyp公司似乎是想要模仿维尼夫妇那样打造一个玉泽演和少女时代某个人的cp。而且还要综艺、专辑两不误的炒作……具体是谁还不清楚,但是应该不是西卡,因为西卡不适合主导综艺,但不管是谁,这种情况下对方要是再敢扯上西卡的话,那他马上就要教这个大牙做人!

    “而且……”西卡欲言又止。

    “不去挑一件礼物吗?”回过神来的金钟铭没注意到西卡的意思。他直接把手里的饰品宣传小册子递了过去。“难得的好机会,随便挑点什么,再过几年你就不会在意这些东西了,趁这个机会再给你买点什么吧。”

    “今天主要还是来帮你作参考的,我真要是想要什么你还能不给吗?”西卡按下了小册子。“其实伍德,仔细想想的话,二毛的意见并不是没有参考价值的……”

    金钟铭不解的看向了西卡。

    “我刚才想了一下。”西卡认真的解释道。“二毛的反应虽然是有负气和一开始对含恩静的成见摆在那里的缘故,但实际上戒指这个东西确实也很敏感,尤其是对女孩子而言。”

    不知道怎么回事,同样的事情同样的话,在krysta1嘴里说出来和在西卡嘴里说出来对金钟铭而言是不一样的。果然,听了西卡的陈述后他就陷入到了思考中。

    西卡的意思其实很简单,戒指太敏感了,虽然说通过不同的手指佩戴方式可以避免对婚姻这个词的触碰,但是戒指毕竟是戒指,在男女关系里它的地位是崇高无上的。而且戒指不同于手链和项链,后两者随意的佩戴都没问题,因为那是可以隐藏在衣服里的,但是戒指不一样,它需要直接出现在手指上,是需要展示给公众的。

    总之,戒指作为礼物出现时带给女性的压力是大于任何一种物品的,所以西卡希望金钟铭做好心理准备。

    确实,正如同一年前的圣诞节中,金钟铭用手链表达自己想把对方绑住的意思一样。这一次,在他和含恩静一周年的时候,到底该用什么东西来表示两人的关系和自己的心意,是需要仔细思量的。

    “那你的意思呢?”金钟铭在跟恩静的交往过程越来越重视西卡的意见,因为他现西卡总是能够提供最准确最有效的意见,具体原因他也搞不清楚是为什么,大概是女孩子天然的在这方面敏感吧。

    “还是送个项链吧。”西卡翻开宣传小册子,随意的点了一下。“一年的时间,还是艺人,真正待在一起的时间说实话并不多,所以戒指有点太着急了,吓着她就不好了。”

    “项链吗?”金钟铭沉默了一阵子。

    诚然,项链这个东西作为戒指和手链之间的过渡品是最合适不过的了,手链代表我想绑住你,不许你再有别人;戒指的含义不用多说了,这里面有着誓言和最终的含义;而项链,则是介于两者之间,它是一个对手链的补充,手链是要拴住人,而项链是要拴住心。

    很好的过渡,很好的建议。

    于是,金钟铭重重的点了下头。

    半个小时后,当西卡以自己想要的口吻替金钟铭选定了一款简约但又不乏优雅的红宝石项链时,krysta1也跑过来了。

    “和帕尼名字一样的品牌,还是红色的。”西卡戏谑的看着包装点评道。“我拿回去就要去逗她……二毛你选了什么?”

    “哦?”krysta1兴致勃勃的看了一眼项链。“项链吗?项链确实更合适!”

    “问你选了什么呢!”西卡终于恢复成了日常对待krysta1的那种态度。

    krysta1又瞥了一眼那个项链,但最终没说话。

    不过,她不说也没用,几分钟后,一个服务员面色古怪的捧来了一个包装好的盒子,krysta1讪讪的想先接过来,却被西卡劈手夺了过去。

    打开来看,竟然是个戒指!一圈小小的镶嵌钻石倒没法让人说什么,但是中间的那快硕大的海蓝宝石却有点晃瞎人眼的感觉。

    “郑二毛你是个什么想法?”金钟铭有点头晕。“你多大了?这戒指准备给谁用啊?我就不问价格了……因为我不想问!”

    “我没想太多。”krysta1有点委屈。“刚才跟你斗气,就去问了下店员,问她这里最贵的戒指是哪个……”

    “我倒是可以留着……”西卡兴致勃勃的研究了起来。

    “拿来!”金钟铭没好气的夺过了这个戒指。“去!你们俩一人一个珍珠手链,加一块五百万韩元以下的那种!现在就去!”

    两姐妹讪讪的嘟起了嘴,但是还是老老实实的转身走开了,五百万韩元的珍珠手链是吧?不要白不要!

    ps:还有书友群457完成,我都没想到自己能码这么多,早上六点爬起来码的,总之,裸奔的可怜写手跪求订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