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361章化龙(终)

第361章化龙(终)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最佳影片是母亲,无话可说,实际上金钟铭也没说什么,相反,他作为剧组的四号人物在元彬未到场的情况下还很是配合着出了一把风头。

    不过,随后庆功宴就不能在母亲剧组那边了,那些年剧组在cube公司对面的酒店里包了场,来的人很多,也很热闹。但是到了最后,不知道为什么,两个主角就跑到了这边cube公司的楼顶上,此刻的两人正并肩趴在栏杆上聊着什么。

    没错,金钟铭和恩静小哥在仰望星空呢。

    “电影要下画了。”金钟铭平静的叙述着什么。“可以把影视音乐抽出来,我再配上两歌,咱们一起做个专辑。”

    恩静点点头:“本该如此。”

    金钟铭不再言语,只是闭着眼睛享受着冷冽的空气。

    “你蛮讨厌刚才那种场合?”看到对方不再说话,恩静盯着头顶圆圆的月亮主动轻声询问了起来,说是仰望星空,可实际上这时候只有一个大圆盘挂在天上。

    “没错。”起风了,金钟铭白色的衬衫领子在寒冷的夜风里飘动了起来。

    “那为什么还喝这么多?”披着黑色西服外套的恩静松开栏杆,然后从自己男友的后背上抱了过去,她可不希望对方因为把外套让给自己结果受凉。

    “高兴嘛。”金钟铭的回答简单至极。“我这个88年早月生人,不仅成了韩国最年轻的影帝,现在还成了最年轻的最佳导演……”

    “可是怎么感觉你还这么冷静呢?”恩静努力的翘起脚,好把自己脸颊贴过去。

    “那你觉得我该怎么样?”金钟铭带着酒气微微回头贴住了对方脸颊,然后回手摸住了对方另一侧的脸颊。“现在就在这里把你衣服给撕了?”

    “你撕了也没用。”恩静没好气的答道。“我今天确实不……不方便。”

    “怪不得我今天晚上一直就觉得你情绪不对头。”金钟铭无奈的答道。“刚开始还以为你是一直记挂着krysta1的事情呢。”

    “不是这个。”恩静低头沉默了两秒钟。“话说钟铭,你今天是怎么知道影帝是金明敏前辈的?”

    “猜的。”金钟铭调笑道。

    “废话!”恩静无语的翻了个白眼。“我就是好奇而已。”

    “很简单。”金钟铭不以为意的解释道。“一来人家本来就不错,二来他今天晚上有张真英前辈和河智苑前辈的双重加成!青龙奖的组委会是临时征召的,也是保密的,但是来源一直是那些大学教授、资深媒体人、资深电影人,他们就喜欢搞这些事情。”

    “那你的最佳导演呢?”恩静继续好奇的问道。

    “这个更简单了。”金钟铭笑了笑。“我今年的表现摆在那里。他们必须要给我一个足够分量的奖项,影帝没了,最佳影片又不舍得,那自然是这个最佳导演了。反正。他们不敢不给!”

    恩静:“……”

    “怎么了?”这次轮到金钟铭不解了。

    “没什么。”恩静把脑袋放在对方肩膀上答道。“总觉得你越飞越高,飞的有点快了,这样我怕我跟不上。”

    “然后呢?”金钟铭完全理解不能。“这个跟不跟得上莫非还有什么严肃的后果吗?我还能因为拿了这些奖就把你甩了?”

    “那倒不是。”恩静晃晃悠悠的答道。“只是我这个人骨子里好强而已,总想什么都要跟你平平等等的……嘛,我也知道自己有点想的太多了。我终究是要走ido1这条路的,路都不一样,怎么比啊?”

    “哈!”金钟铭笑着回手敲了一下对方的后脑勺。“ido1你也跟不上来,少女时代堵在那里呢!”

    恩静的眉头立即皱了起来。

    “生气了?”金钟铭察觉到了什么,回过身来扶住了对方的肩膀。

    “没有!”恩静面无表情的答道。

    “抱歉。”金钟铭干笑了一声。

    “没有的事情。”恩静略显闷闷不乐的应道。“我知道你说的是实话。”

    金钟铭不再言语,而是径直在对方的左脸颊上亲了一口:“还生气吗?”

    恩静无奈的低头苦笑了一下,不过笑声转瞬即逝,马上她就重新板起了脸,然后微微往左一扭头,并伸出右手食指指向了自己的右脸颊:“喏!”

    金钟铭万般无奈地笑道:“这是从那部电视剧里学来的?”

    “小说里学来的。”恩静继续板着脸答道。同时右脸依旧侧对着金钟铭。

    金钟铭无可奈何,只能抱着对方的脑袋往右脸颊上又狠狠地亲了一口。不过,就在他准备沿着对方的脖子往下再亲热一番的时候,却被小哥给推开了。

    “我先回去了,明天还有我结的拍摄,咱们明天上午见。”恩静推开对方后又轻轻踮起脚尖吻了一下对方的嘴唇,然后又拿下自己身上的外套给对方披上,这才一蹦一跳的转身离开了天台。

    金钟铭无可奈何的低头看了下自己身上的外套,这个丫头连这一点都要在意……这种自尊心实在是让他无奈。

    恩静略带怅然的回到了宿舍,迎接她的是情理之中的拥抱和恶搞。全宝蓝和朴智妍领头,其余三人辅助,心里有事的她差点没被吓到。

    不过,李居丽很快注意到了恩静的异常。并出手驱散了这场闹剧。

    “怎么了?今天不该高兴吗?拿了最佳新人啊!”李居丽抱住了恩静询问道,朴智妍也从后面揽住了恩静的腰。

    “没什么。”恩静像之前金钟铭摸着自己脑袋那样摸着趴在自己肩上朴智妍的脑袋。“拿了最佳新人当然高兴,但是我还是在想,我终究是个ido1,最起码我不能忘掉一开始的目标,所以总要把心思放回来……”

    “一开始的目标是什么?”朴智妍茫然的问道。

    “越少女时代。成为第一组合。”恩静平静的回答道。“但是,仔细想想,除了智妍以外,我们的年纪都要比她们大,但出道却比她们晚两年。所以总感觉压力很大。”

    “不要紧的恩静姐。”朴智妍抱紧了含恩静。“总是有机会的。”

    李居丽若有所思,却一言未,她想的其实很简单——路这么窄,对方要说不让的话。真的能够过去吗?

    同一时刻,金钟铭也被贾潮送回了家中,推开门krysta1果然也在等着呢,小丫头例行的一个彩带筒拉开在了他的头顶上……怎么说呢?依旧是毫无诚意,依旧满是套路。这些早在金钟铭的预料之中,多少年了她就会一个拉彩带筒,连拥抱和亲吻这个技能也随着年龄的增长退化了……

    不过,初珑的存在倒让他有些惊喜,尤其是对方告诉他自己最近熬粥的水准越来越好了,并建议金钟铭来一碗醒醒酒……

    抛开这些琐事,第二天一早,韩国的大小媒体纷纷对这次的青龙奖予以了正式的报道。娱乐媒体自然要有专题,网络媒体也要在昨晚的即时信息后补评论,纸质媒体也要在娱乐版予以关注。如朝鲜日报、朝鲜体育更是要认真而全面的予以总结。

    总之,有些东西是需要他们盖棺定论的,他们的评价本身就是这场盛会的一部分。

    而与不久前大钟奖一边倒的恶评不同,这次青龙奖得到了普遍性的认可,基本上每个奖项都在预料的范围之内,几个大奖也被认为是合情合理,母亲、那些年挑大梁其实在意料之中,技术奖项波澜不惊,甚至就连双黄蛋这种令人无奈的东西竟然也得到了认可!其中,某个著名的电影杂志在专刊中对这个问题直言不讳:

    “复数奖项向来令人作呕。但是这次的最佳女新人却让我说不出话来,实在是朴宝英和含恩静都展示出了出类拔萃的演技,同时两人也都在各自的电影中担纲了最够的分量和内涵——实际上,考虑到踏入新世纪后韩国女演员的青黄不接。朴宝英和含恩静可能是最近五年来最值得期待的那两个新人女演员,她们撞在一起实在是让人无奈。

    所以,这一次双黄蛋可以原谅!”

    那么有没有招来不满和恶评的呢?当然有,不然就不是评奖了。你比如苍蝇的那位杨益俊先生,他只拿下一个最佳男新人没取得最佳新人导演的事情就被媒体集体抱屈
我们的世界大战txt下载
,这件事也成为了本届青龙奖少有的喷点之一。媒体们义愤填膺,一致认为青龙奖这是在向票房屈服……也不知道绯闻的姜恒哲会不会觉得委屈,我拍的真不赖啊,难道票房高是罪过?

    但是抛开别人的事情,对于金钟铭本人而言,这次的媒体评价却是出乎意料的异口同声——那就是实至名归,理所当然。

    刚才说到的那家认可了双黄蛋的电影杂志在提到金钟铭的时候就认真的分析了一下这个最佳导演的实至名归:

    “说到金钟铭,大家的第一反应就是韩国最年轻的影帝,而且这个形象随着他的成熟和成长变得越来越坚固。不过,在昨晚的青龙奖上,他自己亲手打破了这个形象概念,告诉了所有的韩国人,他不仅是韩国最年轻的影帝,还是韩国最年轻的最佳导演!

    早在这次青龙奖开始半个月前,随着那些年这部电影的强势爆,以及对金钟铭之前一年神乎其神表现的盘点,所有人都知道他会在这次的青龙奖上有所斩获。但是,我们这么说并不是说这个荣誉是很随意的被戴上来的,甚至也不认为这是组委会碍于平衡给予的蛋糕。

    实际上,从专业的角度来分析,这一次金钟铭夺取最佳导演的桂冠是有着必然性的!

    先,让我们回到电影本身,今年的最具代表性的电影其实就是那三部——代表了艺术性的母亲、代表了商业性的海云台,以及金钟铭的这部两者兼具的那些年。不管其他电影人是如何作想,实际上这三部电影在今年的电影的作品中是绕不过去的三座大山!蝙蝠死死的被母亲压制,绯闻被海云台压制,早安总统被那些年死死压制!这些东西不需要避讳什么,它就是事实!

    当然了,很可惜,海云台的故事没有讲完整。这使得它天然的在评奖上面失位,但是母亲和那些年却没有什么严重的漏洞,所以一开始这两部电影就已经实际上控制住了最佳影片和最佳导演这两个最重要的奖项!而这其中,金钟铭和那些年剧组唯一的问题仅仅在于资历的稍逊一筹罢了!

    而且。坦诚的评价一句,金钟铭这一次在电影中的表演力度着实比不上他在总体统筹上的优异表现!

    所以,在最佳影片和又一个青龙影帝的遗憾之后,韩国最年轻的最佳导演确实实至名归,也更加适合金钟铭!”

    当然。除去这些专业的电影类杂志和刊物外,作为韩国最大的网络联合媒体的组成部分,naver也在自己的搜索页上链接了一个青龙奖的专题,并在当天晚上就布了针对金钟铭获奖的评价。

    不过,相比较于人家电影类专业杂志的认真分析,这家韩国最大的搜索引擎就很无趣的把注意力放在了金钟铭在直播中表现上。

    什么展示出了的胸有成竹和举重若轻了,什么气度非凡的荣耀瞬间了。

    大概、可能、或许,这位负责写文章的小编是位妹子,所以这评论字里行间的意思大概就是在说,瞧。这是男神啊!这风度,啧啧,这气势,啧啧……只是看旁边含恩静那眼神是不是有私情啊?

    至于朝鲜日报和朝鲜体育,呵呵,一句话,这次青龙奖近乎完美!作为完美的一部分,金钟铭自然也是当仁不让!当然了,这两家报纸对于青龙奖的评价年年都是完美……习惯就好,习惯就好。

    不过。韩国财经报的评论就有点意思了,他们除了评价这次青龙奖上金钟铭和那些年的斩获外,还暗示了一下明年三月份的百想大赏:

    “考虑到金钟铭今年的成就不仅限于电影,实际上。我们认为他在电视类的成就比电影还要更有说服力。因此,我们有理由相信,1o年3月份的百想艺术大赏上面他将会获得更加突破性的荣誉,届时,他才终将获得与自己的成绩相匹配的真正头衔。毕竟,百想艺术大赏是唯一一个可以从大银幕一直到小屏幕都可以予以一个艺人公正评价的地方!

    总之。请期待吧!”

    “嗯,伍德,这些东西到底有什么用?”krysta1放下了一份报纸后略显无聊的问道。“照他们这种说法,你之前没获奖的时候就已经实际上获得了那些相匹配的成就,获奖只是锦上添花而已。那他们这么说又有什么用?锦上添花的锦上添花吗?”

    “二毛啊。”金钟铭低头认真的把一整瓶蓝莓酱倒在了孤零零的一个面包片上。“不要小看这些东西。虽然他们说的确实有道理,我没拿奖之前有些成就就已经无法被人否认了,可是,所谓监国太子和皇帝之间差的就是那个登基大典!有它没它还是有很大区别的。至于那些媒体,他们的作用就是向全韩国宣告,新的皇帝已经上台了,以后的避讳词换了……”

    “你搞得真跟皇帝登基一样!”krysta1鄙视的撇了下嘴。“最佳导演跟影帝比到底强在哪里?我怎么感觉听起来还没影帝气派呢?”

    “这是个质的飞跃,你听我说……”金钟铭得意的放下面包片,准备跟郑二毛科普一下。实际上,能让他放下脸上那副智珠在握的感觉并真正显露出自己的小人本性的人不多了,但毫无疑问,水晶小公主毫是其中一个。

    “所以说呢?”同一时刻的少女时代宿舍客厅里,西卡依旧是万分不解。“这个奖项跟影帝比起来到底强在什么地方?”

    “我是跟她说不清了!”秀英无力的站起身走开了。“谁爱和她说和她说!”

    “我也说不清了。”允儿也有些无奈。

    “西卡欧尼!”刚刚吃完早餐的徐贤举手解释道。“在韩国,演员和导演的差距还是很大的,演员做好了可以去当导演,但是导演做好了可以去当大学教授或者是高级政府官员,李沧东导演就是直接出任过文化体育观光部部长……”

    “哦!”西卡面露恍然。“果然还是小贤解释的更好,直接说拿了这个奖身份更高一层了多好,秀英和允儿完全就是废物!”

    秀英:“……”

    允儿:“……”

    “那小贤啊。”同样有些茫然的泰妍好奇的追问了一句。“看他的样子应该不准备去从政或者当教授吧?那这样的话这个奖项到底还能有什么具体的用处吗?”

    徐贤歪着头想了一下:“大概下次再去踹李秀满老师办公室的大门的话,那李秀满老师就应该不会生气了,因为他连最后一点引以为傲的前辈身份也会失效了,所以说,有些人仗着前辈身份做一些坏事情的日子到时候就应该一去不复返了……”

    sunny无力的放下了手里啃了一半的炸鸡翅:“不就是个鸡翅吗?油炸的怎么了?吃不死的,小贤!你的心眼越来越……”

    “所以说伍德。”krysta1烦躁的试图从瓶子里用面包片擦出来最后一点蓝莓酱。“你说了半天不就是一个意思吗?说你身份又高了一层,对不对?”

    “其实最佳导演和影帝之间的身份还是有很大差别的。”金钟铭循循善诱。“这是一个质的的飞跃,更重要的是我还那么年轻,他们自然要好好吹捧一下……”

    “你都身份那么高了,为什么还要你的妹妹在这里因为一口蓝莓酱急成这个样子?”krysta1根本就没听金钟铭的话。“而且伍德,你都身份这么高了,为什么还要把蓝莓酱全都倒走?!”

    “这个怪我吗?”金钟铭无言以对。“刚才是谁拍着胸口跟初珑说早餐一切有我,欧尼直接去公司吧?最后又是谁告诉我早餐只能让咱们俩在这里吃果酱配面包?”

    “那也不是你把蓝莓酱全都倒走的理由啊?”krysta1愤愤不平。“还一口都吃光了!”

    “我当时倒得时候哪知道就那一瓶了?”金钟铭也很无辜啊。

    “我不管,我就是要吃蓝莓酱!”krysta1不管不顾的撒起娇来了,还装模作样的在那里抹眼泪。“我的蓝莓酱,软软的蓝莓酱,为什么我早餐吃点蓝莓酱都吃不到……”

    “爱咋咋地,多大人了!”金钟铭不屑的应道,然后老老实实的起身带起口罩并下楼去买蓝莓酱去了。

    ps:还有书友群45716o898,大家加一下。其实吧,我再随便水一段媒体吹捧的文字,就可以凑齐6k,然后分两章,再嚷嚷着给谁加更了……所以,求票,求订阅,求打赏,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