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355章隔离期(2)——耳洞

第355章隔离期(2)——耳洞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第二天上午,krysta1那边传来了好消息,说是按照正常的治疗方式服用了达菲以后,郑二毛的情况得到了迅的好转,最要命的高烧已经退了,扁桃体炎也得到了好转。听到消息后的金钟铭随之大松了一口气,说实话,关心则乱,他是被之前那个5ooo个死亡病例给吓到了,而且什么别的他也并不在意,只是现在知道高烧退了他就放下了心,毕竟这个意味着最大的危险已经几乎被消除了。

    心松下来以后,金钟铭也终于知道关心下其他人了,果然,雪莉和小a也都全部好转,赵权更是从头到尾就没出现过严重症状,似乎一切都要风平浪静了……只是他还被关着!

    于是,金钟铭彻底陷入到无聊中去了!

    一上午,他看了两部电影,又打开了一本历史论文集,不过,当他翻到了一张什么东夷迁徙示意图后就开始变得心浮气躁了起来,扔下书,打开电视,又全都是套路……人生已经没有意义了,还有五天半的时间,怎么活?!

    好不容易熬到中午,金钟铭还想跟郑妈妈聊聊呢,结果人家李静淑女士进来送了一份便当然后就头都不回的走了,说是她亲闺女还在医院呢!这话有理有据,金钟铭不得不服。但是,问题在于我怎么办呢?你倒是帮我把贝克牵过来也好啊,看着年老体衰的它躺在客厅里睡觉我也有个念头不是?

    但是……偌大屋子里很快又只剩金钟铭一个人了!他看了一会电视就不想再看电视了,玩了一会游戏也不想再玩游戏了,这种情况下更不要说看书了,至于上网骂人和斗图……现在krysta1情况稳定下来后他也没心思了。难道……要数秒表?

    不过就在此时,一声清脆的门铃声突兀的响了起来,金钟铭诧异的看向了门口的方位,这不会是恩静来找自己私会吧?好吧,请原谅一个处男龌龊的念头,其实他马上反应了过来,这绝不会是恩静。因为恩静如果过来肯定会做遮蔽准备,而那种状态下如果没人带着的话恩静是没法子直接上楼的,毕竟大楼的保全还是很不错的。那么只能是西卡了,但是西卡为什么不直接进来呢?这熊孩子还知道讲礼貌了?

    不管怎么说。闲的慌的他还是迅的一把拉开了门,而门外站的是赫然一群正好奇的往里打量着的小丫头,当然,领头的不算是小丫头了,是初珑。

    怪不得门卫没拦。也怪不得那么礼貌的按了门铃。

    “你们不怕被传染吗?”金钟铭无奈的打着哈欠询问道。

    “你怎么可能会真的染上?”恩地一脸不屑的反驳道。“而且我这次推着初珑姐过来其实是想问下krysta1的情况……”

    “合情合理,无言以对,krysta1情况很好,已经基本上控制住了。”金钟铭连连点头。“那个……哦,辛苦初珑了。”

    “为什么在你家里要让初珑姐干活?”恩地一边抽空打量起房子一边还不忘了找茬。“不该你去给我们准备饮料吗?”

    金钟铭叹了口气,也把目光对准了正在忙着泡茶的初珑,实际上,自打初珑回到这个屋子里以后整个人明显精神亢奋了起来,给几个小丫头分饮料,给他泡茶。打开冰箱,钻到厨房,然后现在还在切着一盘糕点,总之,各种动作就没停过。

    “其实吧……”金钟铭想了一下。“她应该也是习惯了……”

    “这房子蛮大的,我记得你告诉我已经买了好几年了,现在应该升值不少吧?”恩地终于按捺不住好奇心开始站起来仔细打量起了房子。

    “你就不能认真的把一个话题讲完再说另一个?”金钟铭差点没被对方给噎死。

    “你管我呢?”恩地说着已经自来熟的摸到了阳台上,然后开始眺望汉江了。

    金钟铭无奈至极,但好在来的人不止是她和初珑两个人。

    “你是娜恩吧?”恩地一走,金钟铭就对之前躲在恩地后面的那一排小女孩们打起了招呼。“第一次来我这里。不要太拘谨。”

    当其中的孙娜恩连连点头,但是依旧看得出她有点紧张。

    “你是普美?”金钟铭继续招呼了下去。“初珑跟我聊起过你。”

    “哎,代表,初珑姐也跟我聊起过你。”第一次拜访。性格强悍如普美也很紧张。

    “南珠……你没必要把你的坛子牛奶保护的那么好,我真不抢的。”金钟铭挨个的问候道。“这个是瑜暻吧?我也听初珑说过你,呃,最后是夏荣?”

    年纪最小的吴夏荣明显也最紧张,哪怕在门口已经鞠躬问候过一次了,她这次又站起来专门问候了一下。不过。这次鞠躬却出了岔子,一直在她手上,也被金钟铭一直当成手套或者护手之类的毛茸茸一团的东西,突然就从她手里掉了下来,然后还直接顺着地板一路爬到了金钟铭的脚上,最后竟然踩着金钟铭的膝盖钻进了沙上坐垫的缝隙里。

    “代表,真是对不起。”吴夏荣有点胆战心惊的感觉。

    “没有的事情。”金钟铭茫然的拽着那个小白球的尾巴跟对方拔起了河。“你们为什么这么怕我?初珑教育的不到位啊,个个胆战心惊的……这是煤炭?”

    一番挣扎后,煤炭被金钟铭单手在空中举了起来,不过马上就被恩地给抢走了。

    “你怎么把它带过来的?”金钟铭好奇不已。“你刚才不是说这次是坐火车过来的吗?火车上可以带这个?”

    恩地得意的笑了笑,然后回手把煤炭扔进了自己羽绒服的帽子里,再把帽子口上的拉绳一紧,一个足以盛放一只小猫的口袋就出现了。

    “你就不能把心思放在正事上?”金钟铭无语至极。

    “oppa。”初珑终于忙完了一切,她和一大盘点心的到来使得这边的气氛终于摆脱了紧张和尴尬。“这是专门给你取出来的松子饼,配你的黑茶。”

    “感谢万分。”金钟铭连连道谢。

    “oppa精神不太好吗?”初珑把一小碟松子饼放到了金钟铭身边后就顺势坐到了他旁边的沙扶手上。“总感觉你今天有些不对劲啊。”

    “无聊透顶后憋得。”金钟铭干笑了一声。“今天知道krysta1病情控制住以后就不知道该干什么该想什么了,你们要不来我估计就要数秒表了,明明外面这么多事情,我却根本没法插手。”

    “但是oppa。”初珑有些不解。“虽然是隔离,但是也可以外出吧?不是说只要跟医院报备就行了吗?”

    “不是那么回事。”金钟铭连连摇头。“公众人物就是这样。这种引起争议的事情还是少作为好,虽然可以出去,但是有心人说你不顾公共卫生安全你也没法子的。还有恩地,现在你是练习生。是小孩子,把猫藏在帽子里混上火车自然没什么,再往后出道了,这样的东西就会被人盯上,韩国可是有专业anti的……”

    “听到没有?”初珑拉下脸对恩地教育道。“恩地你以后不要干这种事情了!”

    “哎!”恩地低声没好气的答道。她觉得初珑姐和金钟铭这么坐在对面像极了一唱一和的老板和老板娘,而且最关键的是,当初珑姐往那里一坐下以后金钟铭哪来的什么精神不好不对劲?这说话不是很利索吗
电影剧情穿梭戒指小说5200
?明明就是之前嫌我们这群人年纪小不想跟我们说话罢了。

    果然,正如恩地所想的那样,她们这六个小女孩坐在沙的一侧是吃着糕点喝着饮料顺便逗着小白猫,纯粹是自娱自乐了,而对面的金钟铭则完全是在跟身边的初珑在聊天,根本就没有半点主人的觉悟,甚至从头到尾都没看过她们这群小丫头一眼。

    “感觉确实比上次瘦了点,但明显憔悴了一点。这才一个月不到吧?”金钟铭侧着头盯着初珑的脸问询道。“很累吗?”

    “倒也称不上累。”初珑缕了下耳边的头,然后摇了下头。“但确实很有压力,oppa你看看她们六个,大点的93年,小点的96年,只有我一个人是91年,总感觉跟她们在一起会显老,等再出道的时候我会不会跟主流的ido1们脱节呢?”

    “那倒不至于。”金钟铭出神的看了一眼初珑这一侧漂亮的脸颊,愣了两秒钟后才赶紧劝慰了起来。“你要这么算的话,tara那个组合还有两个86年的老大姐呢……人家现在不是很火吗?”

    “我要是能有那位全宝蓝前辈一样童颜我也不担心……”初珑低头诺诺的给出了一个让人无语的答案。

    金钟铭哈哈大笑。初珑自己也忍不住笑了出来,但这一切都引得对面的郑恩地几人腹谤不已,我们这么多人来看你,你就只跟初珑姐一个人聊?还聊的那么嗨?当我们是摆设吗?

    但是韩国的规矩。年纪小就是没人权,恩地那六个人再怎么不爽也没辙,其余五个人是怕金钟铭,恩地是怕初珑,她们六个再怎么被冷落也只能挨着,到最后。这六个人只好拿怀里的煤炭出气……呃,从下午一点多钟开始,一直到下午四点多钟,可怜的小白猫连身上过冬的毛都被一群小女孩给揪下来不少,却偏偏一猫难敌十二只手,只能由着被虐待。

    终于,到了傍晚上五点的时候,看着墙上的挂钟,初珑恋恋不舍的站起来告辞了:“oppa,这次来是跟正雅姐说好了的,但因为要管理身材,晚饭还是要回去吃的,我们……该回去了。”

    “krysta1也好,我也好,都没什么问题。”金钟铭重申了一遍一开始就说过的话。“总之,你也不用担心太过,我估计krysta1过两天就要出院了,这次谢谢你能过来,我……就不送出去了。”

    初珑点点头,不再言语,只是带着六个小丫头告辞离开罢了。

    金钟铭没有出门目送,而是全程坐在了原地,不过,等门刚一关上。他就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嗯……oppa真是难得啊。”对面那人明显对金钟铭的电话有些诧异。

    “方便说话吗?”金钟铭没理会对方的感慨。

    “当然了,经纪人oppa在旁边,但是我们之间还不至于有什么话题吧?”对面那人略显奇怪的答道。“有什么事情oppa你直接说吧。”

    “是这样的泰妍。”金钟铭略显无奈的站起身走到了阳台那边。“听说你对打耳洞很有研究……”

    “这不像是什么好话吧?”对面的金泰妍完全理解不能。“只是排遣压力时的方法而已,你不会也想打耳洞吧?这可不是oppa你的sty1e……我知道了。是不是有相熟的女孩子突然打了比较非常规的耳洞,这让你有点疑惑?”

    金钟铭没有吭声。

    “oppa。”金泰妍叹了口气。“我直说吧,这不是什么好事,虽然耳洞是一个可以用流行和时尚遮盖的东西,但是女生如果真的有左右各一个以外的耳洞的话。尤其是平时很乖的女生,那说明……总之我也说不好,要是我能说好我也不会去那么干了。但是oppa,我妈妈告诉过我,不管怎么样,这确实是一种变相的自残减压的方式,这点我是无法反驳的,可是我知道这里面也确实是有一点别的东西藏在里面,比如说是想铭记、刻印……我话说不好,但这意思你懂了吗?oppa?……oppa?”

    金钟铭听到刻印这个词以后就直接挂断了电话。现在正愣愣的站在阳台上盯着下面的汉江水呢。

    刚刚,就是初珑坐在自己身边时,金钟铭清晰的看到那丫头靠近自己这边的耳朵上有着三个明显的耳洞。但是大半个月前,也就是那天晚上的时候,他还能清晰的记得,当时初珑的耳朵上是很正常的一边一个。

    这么乖的孩子,为什么要突然打上两个额外的耳洞呢?她想记住的或者刻印的又是什么呢?今天的随和和开朗是在伪装?还是说自己多心了?

    金钟铭真不想去探究这个问题。

    不过,他的胡思乱想和担忧很快就被终结了,因为第二天的傍晚时分初珑又来了。

    理由很有意思,初珑说她去弘大那边买东西。从楼下路过时想顺便上来问问krysta1的情况,当然了,她还想顺便看看金钟铭的情况,因为她担心金钟铭有些无聊。

    “krysta1完全没问题了。”金钟铭点头应道。“她昨天晚上就已经跟我通过话了。要是恢复的快,估计明后两天就能出院……”

    “但是oppa还要继续隔离?”初珑笑问道。

    “哎。”金钟铭略显无力的答道。“没办法的事情。”

    “放心吧oppa。”初珑略显兴奋的跟上了。“这几天从公司上完课回来我会多过来陪你的!”

    金钟铭愣了几秒钟,鬼使神差的,他竟然笑着点了点头。

    这并不是因为金钟铭花心或者存心不良,而是他觉得以如今他跟恩静的感情基础和厚度,真的已经没必要太过于苛刻的对待初珑了。

    想当初。他之所以要咬着牙把初珑送出去,其实更多的是担心自己对初珑的心意会把持不住,但是如今呢?他跟恩静确实已经如胶似漆了,他不觉得有什么外力可以动摇两人的感情。

    其次,初珑自己那天晚上也说过这些事情,虽然她还没有断过念想,可是她确实愿意用一种坦然的态度来对待这些东西。

    除此之外,昨天的事情也让金钟铭有些警惕,虽然不知道这丫头去打耳洞是个什么具体的想法,但是那张略显憔悴和消瘦的脸却说明减压这个理由是绝对存在的,这就让金钟铭有些后怕了。

    归根到底,哪怕是抛开后来的纠缠,初珑也依然是那个坐在墙头上质问他的小胖妞,他不希望这个女孩受到什么压抑或者伤害。而如果两人能够坦然的相处,并恢复到之前那种随意和自然,那么如果真的有什么代价的话,金钟铭也愿意自己把它认下来。

    自己是个男人,没理由让一个女孩子承担这些东西,事情就是这么简单。

    ps:还有书友群45716o898,大家加一下。

    还有,求票求订阅,蓝莓又从身后杀上来了……

    还还有,我又控制不住字数了,这章是4.8k的大章,其实可以水一水分成两章的……咳咳,但是念在我一心向佛,为了读者不顾一切的好态度,大家要不要给点票给点订阅呢?

    话说,已经是凌晨2点了,下一章咋么办呢?根本不敢开qq,我知道蓝莓鸡大他们一定在开讲堂,我要是一开qq肯定忍不住窥屏,明天的章节就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