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348章压力(4)

第348章压力(4)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会议室的气氛突然变得很热烈,所有人对于新电视剧的男二、男三、女一、女二、女三、女……呃,总之都来了兴趣。

    其中,东道主朴振英义正言辞的提出了女一号的人选——自己的新闺女裴秀智,用他的话来说没出道不要紧,要是能演员出道的话就演员出道,专辑后来可以再补嘛!当然了,如果能让2pm的尼坤或者玉泽演再能够出言男二,那就更完美了!

    话音未落,金光洙立即笑眯眯的向对方提醒道,在座的那么多公司那么多女ido1,就数他们ccm的含恩静演技最高,国民初恋听过没?电影票房这周末就4oo万了知不知道?我们ccm的女ido1演技就是好你知不知道这个道理?

    但是强中自有强中手,新加入这个联盟的巨头公司,loen娱乐的社长朴永浩当即谦虚的搭着手表示,先来后到,我们新来的绝对不去参与女一号的争夺,甚至女二号我们也有自知之明。但是你看我们loen全公司就一个叫李智恩的小姑娘,那再往下的角色能给个脸吗?而且你再看我们公司有着全韩国最大最牛最老的音源网站……那什么不是我鄙视你们啊,你们所有这群垃圾是不是可以给个面子啊?

    金钟铭全程一言未,他就是一散财童子,而且他和裴勇俊有过交流,这部电视剧他出钱,但是赚了赢了的全都是裴勇俊的,唯一一个确定的东西是要让dsp公司的新人组合rainbo的队长金栽经获得一定的机会,其余的真的不关他的事。

    但是,不管怎么说了,kara是他的了,如愿以偿,其他的都没意义。

    不过,有人明显言不由衷,所以。当晚上恩静找到他的时候,他旧话重提了。

    “钟铭,孝敏让我问下你新电视剧的事情,问问她有没有机会……”外面下着秋雨。恩静穿着毛衣打着伞,一副哆哆嗦嗦的样子,但一钻进车里就先急着说了一件别的事情。

    “我不知道。”金钟铭坦诚的摇摇头。“这件事是我欠裴勇俊的,怎么处理要看他的想法。”

    “哦。”恩静哈了口气,然后把雨伞放在了脚边。“我也就是问问而已。被她缠的没办法了,其实她周末可以自己问你的……为什么不太高兴的样子?还在为前天我的话生气?”

    “没有不高兴。”金钟铭摇了下头。“只是觉得你没能理解我的所以感觉郁闷而已。”

    恩静:“……你倒是坦陈……心里郁闷?”

    金钟铭点点头。

    “来,让oppa抱抱。”说着恩静伸手揽住了金钟铭的肩膀,得,这次真成小哥了。“好受了吗?别郁闷了,我当时不知道你早就做好了准备,以为你是一生气就要硬来呢,早知道你要是处理的像现在这么漂亮我当时就不会说你了……”

    金钟铭:“……”

    “想什么呢?”恩静闻了下怀里人的头,感觉很好闻的样子。

    “哎。”金钟铭略显无奈的歪着脑袋答道。“我就是在想,你要是再这么把小哥的性格展现下去。那咱们俩猪肘子夫妇的名号就要坐定了。”

    恩静刷的一下松开了手:“说到这件事情我就心里难受,为什么人家是和原谅夫妇,我们俩就要是猪肘子夫妇?都怪你非要再去吃一顿猪肘子!”

    “这个跟我们俩没关系。”金钟铭无奈的直起身来解释道。“那是网络上初恋夫妇和平行夫妇吵得太过分了,然后引起了公愤,我们俩是躺枪……”

    “可我就是心里难受……”恩静开始嘟起嘴撒娇了。

    “心里难受啊?”金钟笑眯眯的应道。“那我来帮你揉揉好了。”

    恩静小哥愣愣的看着对方,完全没理解这话的意思,但是马上她就懂了,因为对方直接把手伸进自己的毛衣里还放在了自己胸口上……

    于是,恩静瞬间就笑到了肚子疼:“我跟你说纯情,你跟我玩套路?”

    “别笑了。”金钟铭无语的松开了手。“笑的我都没感觉了。”

    “你们男人都这么……着急嘛?”恩静侧着脑袋问道。

    “嘛。”金钟铭耸耸肩。“对于一个纯情小处男而言。和女友交往时,总是见面就想抱,抱了就想亲,亲了就想摸。摸了就想……总之,这是最正常不过的反应了。”

    “我信倒是信,但是这话谁教你的……”

    “我们公司门口把门的唐大叔,很风趣一个人……”

    “以后少跟他说话……”

    “是……”

    金钟铭和恩静的这次例行车内约会气氛还是蛮不错的,从九点开始一直到晚上十一点,知道下周就要新专辑的她最近崩的很紧。所以金钟铭还是贴心的尽快把她送回了宿舍。而眼瞅着自己女友在雨幕中跑进了住宅楼,金钟铭立即收起笑容,然后启动车子往家里开了过去。

    推门进去,客厅里竟然亮着灯,是krysta1,这丫头正一个人躲在沙上看电视呢。

    “下着雨怎么跑回来了?”金钟铭不解的问道。

    “伍德!”趴在那里的krysta1伸了一个懒腰,声音中明显夹杂着一点比较厚的鼻音。“我有点小感冒,下周专辑就要出来了,所以柱英oppa送我回来休息……”

    “烧了吗?”鞋子换了一半的金钟铭立即跑了过去。“这要是着烧再去新专辑,那可就真要命了。”

    “没有。”krysta1主动抓住了金钟铭的手放在了自己的大脑门上,果然并不是那种病态的烫。

    “那就好。”金钟铭松了一口气,然后才跑回去把另一只鞋子换了上来。

    兄妹二人在沙上各自松松垮垮的躺了下来,有些话不由自主的就开始说了起来。

    “下周你们fx要和tara正面碰上啊。”

    “我不怕她!”

    “不该是我们不怕她们吗?”

    “我不怕她!”

    “随你好了。”

    “伍德,kara你买下了?”

    “是啊。”

    “花了一百亿还有那么多附加条件?”

    “是啊。”

    “值得吗?”

    “……”

    “你不如买我们……”

    “你们不值钱……”

    “呀!”

    “关于这件事情的议论很多吗?”金钟铭扭头捋了捋趴在自己身边这个小丫头的头。

    “嘛。”趴在那里的krysta1不满的晃了晃脑袋,但最终没伸手阻止自己哥哥这么干。“大家议论的都蛮多的,我们组合里都是在讨论为什么要买kara不买我们fx。但是一起编舞、编曲的那些老师说起你的时候都会显得很感慨,说当初那个和普通练习生没什么区别的小孩子转眼间就成真正的大佬了,虽然之前也知道,但是却没有这件事来的那么震撼。一个三线团。还说什么女
玄界澡堂sodu
团没有五年的命,三年的老团待遇也要跟上,但是一百亿说出手就出手……”

    “那你呢?”金钟铭瞥了眼小丫头。“你是怎么想的?”

    “你想问什么?”krysta1抽了下鼻子,多年的经验。她当然听出来对方话里是特指了某些方面的。

    “我买这个女团的时候其实花的手段比较硬……”金钟铭也不知道该怎么跟对方解释。

    “硬到什么程度?”krysta1支起脑袋好奇的问道。

    “反正就是很强硬。”金钟铭无奈的答道。“其实对方一开始是准备半年后把kara送我的,但是因为说话时惹我生了气,所以我用了很多手段逼迫对方强行的把kara卖了过来,而且还多花了一百亿……”

    “伍德你是傻帽吗?”krysta1不解的质问道。“你这脾气得改改,知情的人肯定觉得你霸道。更重要的是你还白白浪费了一百亿,一百亿岂不是说够拍三部那些年的了?”

    金钟铭若有所思。

    “伍德,那你是为了什么生气了呢?”

    “觉得对方太不把ido1这个职业当回事了……”

    krysta1疑惑的抬起头看了看自己的哥哥:“我倒是感觉还好吧,也没人怎么对我……伍德你会不会太敏感了?”

    “或许吧。”金钟铭摊了下手。

    “嘛,你知道反省就好。”krysta1突然没了说话的兴致,她努力的从沙上爬起来,然后打着哈欠就回房间了。“我明天7点钟要起床,伍德你记得叫我,我怕闹钟不顶用……”

    “哦!”金钟铭挥了下手,算是和对方道晚安了。

    窗外的秋雨越的大了。透过窗户,透过雨幕,映衬着黑带一般的汉江,汉江两岸不夜城一般的那五彩霓虹光显出一种别样的朦胧美感。但是这些都跟金钟铭没关系,他只是关上了灯,然后静静的坐在了阳台的窗前而已。

    他在反省,如krysta1所建议的那样。

    这次,是不是真的做的太过分了,是不是真的心太狠,性格太硬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身后客厅里的灯光突然被打开了。不过,金钟铭并没有做任何反应,他以为是krysta1去卫生间,直到阳台的门被拉开了。

    “伍德。”是西卡。

    “毛毛?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金钟铭诧异的询问道。“我坐在墙后面的。你应该看不着啊?”

    “我猜的。”西卡放下手里的包包,然后坐在旁边的一个凳子上撩了撩自己金色长,上面的水珠说明她这一路上其实并不太轻松。“而且我就是来找你的。”

    “哦?”金钟铭更加诧异了。“有什么事情吗?”

    “哎。”西卡明显是被外面的秋雨给冻得不行,一坐下来后竟然又不由自主的搓了搓手。“听说你买了kara?”

    “怎么?”金钟铭勉强笑道。“是怕我把kara捧起来影响你们地位吗?”

    “那倒不至于。”西卡晃了晃脑袋。“我们少女时代来到现在,只要自己不犯错误,没什么能把我们拉下马。”

    “这是大实话。”金钟铭点了点头。“那你这么心急火燎的跑回来干吗?”

    “我是想回来看看你而已。”西卡侧着头盯住了金钟铭。“伍德。你跟我说实话,是不是很憋屈?”

    “这话怎么说?”金钟铭愣了一秒钟,但仅仅就是一秒钟。

    “sunny很好奇这件事情,所以她打电话问了具荷拉,具荷拉开始不肯讲,sunny就把我拽过去了。”西卡看着金钟铭解释道。“对方就说了。然后我就知道了一些事情。”

    “哦。”金钟铭不置可否。

    “sunny听完后觉得你太霸道了,让我劝劝你。”西卡继续叙述道。“所以我来了。”

    “哦。”金钟铭依旧不置可否。

    “但是,我觉得伍德你现在心里应该很难受吧?”西卡伸出手来虚抚了一下金钟铭的脑袋,两人身高差距虽大。但是有些动作因为太过于熟悉反而显得很自然。“伍德,我觉得我应该回来告诉你一声……我其实很理解你。”

    金钟铭终于侧过头认真的看向了西卡:“这话……我本来以为应该会从sunny、krysta1和恩静这些人的嘴里听到”

    “她们都比我聪明,还有人比我成熟。”西卡再次摇晃了一下身体,不知道是不是还有水珠渗到了什么地方。“但是伍德,她们没有经历过你的一切。我这个笨蛋却在旁边看见过一些东西。”

    “比如呢?”金钟铭略显迫切的问道。

    西卡伸出手来想去摸一下金钟铭的脸,但是并没有真的摸上去:“比如你的性格,比如你的想法,还比如你小时候为我打架时显示出来的暴躁和不安……伍德,我其实不需要说太多东西,只要想起来你当初和刚出道的东方神起的那次斗殴我就能大概的明白了你的意思。虽然我嘴太笨说不出来那究竟是什么,但是我确实知道你的想法。我知道你是因为我、因为krysta1、因为含恩静才会想到一些东西,然后才会爆,你所做的一切都是有根源的。对她们而言再难以理解的东西对我而言都不是很难,因为只要找到根源。再配上你的性格,再知道你现在的能力和条件,什么事情都能解释的清楚,什么东西我都能够理解。”

    金钟铭张了张嘴,但是没说出什么话来,他只是仔细盯着面前的这个头上还挂着雨珠的女孩,诚如对方所言,最起码她是知道他的,因为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人像对方一样跟自己共同经历过足够的东西,krysta1也不行。恩静和sunny也不行。

    毛毛就是毛毛,对他而言,这不是一个什么需要拿着标签或者尺子来分辨衡量的人,这个在自己出生后不久就和自己在一个婴儿床上长大的女孩。对他的意义是独一无二的。

    西卡这次真的把双手扶在了金钟铭的脸上:“伍德,krysta1太小,她虽然理解你,但未必懂的这个道理;含恩静也刚刚出道,你们也只是交往了不到一年,她既不懂你也不理解你;sunny或许足够的成熟和聪明。也见多识广,但是她还是有不知道的事情……不过你放心,有些东西这些人迟早会明白的,就像我现在一样。所以,不要因为这个而感到郁闷和孤独。而且,事情都已经过去了,对不对?”

    金钟铭很难描述自己现在的具体感受,像是回到了自己最脆弱的时候,又像是来到了自己最坚强的时候,但是不管怎么样,他都像个孩子一样狠狠地点了点头,像是在保证什么,又像是在表达什么。

    ps:不能忍,蓝莓的新书13万字竟然就要在推荐榜单上爆我菊花!这个能忍?今天九千字干货求推荐。

    再ps:最近的盟主,还是一位双盟主,西部的南方人,给跪了,但是没存稿。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