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345章新态度(完)(15.3k五合一)

第345章新态度(完)(15.3k五合一)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晚饭突然回归常态了,两个不速之客,李秀满只是喝了三杯白开水,然后筷子都没动就沉默着离开了,允儿反应过来后倒是一度勃然作色,但脾气却怎么没发出来……脸上青青白白好几回以后终究还是没多问,竟然就一脸恍惚的转身离开了。

    这样的话,很快餐桌上就只剩下原本请客的人和被请的人了:

    “安心演戏就好,这么多年打磨下来,你的演技所有人都还是信任的,主要是差个合适的剧本,而请回答向来是只挑合适的……”

    “是。”

    “在片场遇到事情,没必要事事劳烦李明翰pd,去找李有贞作家就行了。”

    “放心吧。”

    “也应该也不会遇到什么事情,论资历和名气,在片场你反而应该是数得着的。”

    “这倒也是。”

    ……

    就这样,两人一边随意的吃了点凉菜,一边闲聊了几句,而过了一会后,金钟铭终于似是而非的问出了一个有意思的问题:

    “这些年雅拉你的具体经历我不大清楚,可大致还是有些路数的,你这到底算是怎么一回事,怎么感觉好像一下子就栽下去了,就因为那部《向大地头球》?你可不是郑允浩,你的底子多厚?一部戏的失败对你而言不至于到这个地步吧?”

    “这个嘛,说起来挺复杂的。”高雅拉放下筷子,略显尴尬的笑了一下。“不过在oppa面前倒也没什么可藏着掖着的……一开始可能是因为事情牵涉的到自己,所以总是想歪,前两年甚至还跟着家里人还去寺庙求过签,也曾经借着续约的机会专门和公司定下口头约定,要过两步电影女主角的资源。但慢慢的,人总有冷静下来的时候,所以还真就大致想出了一些道理。”

    “说来听听。”

    “表面上是各种理由吧……但说白了,无外乎是圈子里的人依旧有些排斥我,不愿意把我当成一个纯粹的演员来看待。”高雅拉忍不住微微叹了口气。“这个道理主要是从两个方面想到的,一个是从跟我差不多出身的允熹身上做下映照;另外一个则是从影视市场大环境来分析。”

    “有点意思了。”

    “允熹跟我自然是完全相同的出身。”高雅拉不急不缓的说道。“但是她起点比我低的多,我出道大火,她却是慢慢一步步熬出来的。然后我09年突然栽跟头一蹶不振,好几年了,怎么爬都爬不出来,她却一直有些四平八稳的意思,虽然没火起来,但也一直有电视剧拍,有电影掺和,不像我,一部电视剧都没有,去年的两部电影也是这几年憋疯了,然后续约时向公司强要过来的。为什么会有这种差别?思来想去,我和她好像只有一个地方不大一样,那就她有一个当着大学教授的大导演做老师。”

    “李明世导演。”金钟铭点了点头。“虽然明显能看出来李明世导演和允熹的师生关系很淡,很有可能是托人情认下来的,但毕竟是公开的师生,有这么一个老师存在,圈内看待允熹确实会更优容一点,最起码不会把她当个idol看。”

    “就是这个道理。”高雅拉感慨的接着说道。“她因为这个关系被演员圈子认可,可我却没这层关系,s.m公司出身,idol出道筛选下来改的演员路子,哪怕我一出来就是演员,16岁就是百想最佳新人,也始终得不到那些人的认可……那些制作人、导演、编剧、演员,骨子里就是会把你当成一个idol来看,反响不错,那是他们做的好的演得好,你是靠人气蹭上来的;反响不好,那自然不是他们的问题,而是你原形毕露……允儿不也是这样?”

    “那个什么影视大环境呢?”金钟铭笑了一下,不以为意的追问道。

    “这个其实也简单。”高雅拉笑道。“我刚出道的时候那几年起来的特别快,刚开始肯定是觉得自己有本事,但是慢慢的,这几年沉下心来去想一想,有些东西一下子就通了……那些年影视剧市场不说正在低谷,但却是在下降期,可同时韩流产业却如日中天,而我的机会多,出彩的场面的多,根本不是因为我这人多么有天赋,而是因为逃离了太多资本的影视圈需要向投资者低头!那段时间的奥妙,说白了,其实就是我们s.m公司的钱在影视圈里特别有分量!”

    高雅拉的这番话不急不躁,但视角确实别开生面,很有一番说服力,听得金钟铭也是哑然失笑,而高雅拉自己说完也不禁摇头笑了起来。

    “不过现在就反过来了。”笑完之后,高雅拉继续感慨道。“韩国影视市场08年到达谷底,然后09年触底反弹,反映到投资者身上却是从反弹那一刻起就开始重新回流,然后一直到现在这个市场热度……s.m公司这点钱,在市场里已经没人看得上眼了,何谈什么话语权?”

    “你这番话,刚才应该说给你那位李秀满老师听的。”金钟铭摇头道。

    “李秀满老师确实心很大。”高雅拉无奈道。“他总想万事不求人,总想当最厉害的那个,无论多大年纪都是这么精力旺盛。”话到这里,高雅拉稍微顿了顿。“有件事情挺能说明问题,自从去年年底理事会上他重新成了会长以后,除了我们这些小辈艺人还可以叫老师外,公司其他人就只能叫他会长了,就连外面那些跟着艺人跑新闻的各类记者都知道这个事情,私下都传,李秀满会长不喜欢别的什么称呼。”

    “所以,你觉得有些话说了也没意义?”金钟铭不以为意的问道。

    “差不多吧。”高雅拉点头道。“不过我现在的立场也挺尴尬的,有些话也不好多说。我去年初刚续了五年约,刚才就说了,因为之前连续三年什么都没有,我都已经要急疯了,所以就跟公司直接提的条件,最少要两部电影女主角……当然,也全都扑死了。”

    “那倒未必。”金钟铭不以为然的摇摇头。“这位前辈有些地方还是挺有意思的,商业是商业,事业是事业,公事是公事,私事是私事。以他的为人,断然不会因为之前合同起过争执就对你有隔阂。”

    高雅拉尴尬的笑了笑。

    “当然。”金钟铭也失笑着反应了过来。“你也没义务去冒这个险去提醒他。”

    高雅拉点了点头。

    “你请我吃饭是为了感谢我?”金钟铭突然接着问道。

    “是。”这个话题的转折实在太快,高雅拉微微一怔,一时间差点没反应过来。

    “你是觉得来我的电视台演这个女主角是承我人情了?”

    “是吧……”高雅拉有些慌张了起来。

    “这话倒也不差。”说话间,金钟铭那边算是彻底的放下了筷子,然后放松的斜靠在椅背上并端起了白水咽了两口。“我确实跟剧组打过招呼,s.m公司的艺人尽量优先……”

    “那……我……”高雅拉手足无措的站起来,似乎是想要正式的致谢,但同时心里却愈发紧张了,这个时候对方如果提出什么非分的要求自己该怎么办?

    这种套路不要太多见了!

    “我是让剧组照应s.m公司的人。”金钟铭放下杯子,然后笑眯眯的抬头看着对方。“所以,从你的角度来说既承了我的人情,也承了你们公司的人情……对不对?”

    高雅拉点了下头,确实紧张到开不了口。

    “是这样的,刚才那位前辈满腹心事,有些意思恐怕根本没心思听进去,而我也说的不太明白。所以,你就替我给李秀满总……李秀满会长传句话吧。”金钟铭不以为意的说道。“也算是让你有机会把两边都还了人情……你坐……!”

    餐桌前的女孩终于松了一口气……饶了半天,头绪在这里。

    “第一。”金钟铭收敛表情认真的答道。“这件事未必有他想的那么复杂,据我所知,张东健是真的不想干了,是真的准备不惜脸面也要捞上一笔的,不要说他,他老婆怀着孕呢,都还准备接高利贷广告呢!所以,脸面什么的,那厮现在是真没在意过!至于金荷娜那些人,估计是被张东健这混蛋玩意一起坑了!因为卖股票的,似乎只有张东健一个人。”

    高雅拉目瞪口呆……这话听起来比张东健和金荷娜诈骗李秀满还要惊人,还有那个高小英,怀着孕接高利贷广告,也不怕遭报应?

    “第二。”金钟铭继续说道。“这件事情我没掺和,但是不代表我没责任……据我所知,张东健下定决心捞这一笔的时候,很大程度是因为他觉得s.m跟我是对着来的,是不受我保护的……我说这话没别的意思,让李秀满会长不要多想,我的意思是我会去收尾!”

    “收尾什么意思?”事到如今,既然躲不开,那高雅拉反而放开了好奇心。

    “张东健这厮败坏的不仅是他自己的名声,还有别人的名声,还会给业内造成很不好的影响……他觉得李秀满会长跟我对着干我不会管,但我偏偏就要管,因为我也被恶心到了。”金钟铭严肃的答道。“你去告诉李秀满,明天中午之前,张东健、金荷娜、韩智敏这些人全都会去和s.mc.c续约!”

    高雅拉为之凛然。

    “当然了,仅仅是让这些人续约,让张东健老实一点,然后给其他人都留个体面,省的丢人现眼……事后双方关系能不能弥补,他李会长还有没有那个牙口继续用这种人,又或者谁会不会出工不出力,我就统统不管了!”

    “我明白了!”高雅拉连连点头。“我待会就去李秀满老师家里拜访,一定跟他说清楚……不过?”

    “不过什么?”金钟铭已经准备起身拿外套了,却又好奇的回过了头来。

    “高小英前辈……怀着孕还接高利贷广告的事情?”高雅拉忍不住咽了口口水,从女性的角度而言,这件事情的恶心程度恐怕要超过张东健为了钱套牢所有人的事情。

    “她要接广告我当然管不住,挡人财路犹如杀人父母。”金钟铭冷笑一声,却是已经穿上了外套。“但我肯定会告诉她,接了这种广告,以后就不要接其他的广告了!”

    “我知道了……”高雅拉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晚饭不错。”金钟铭整理了一下外套,朝对方笑着点点头,然后推门离开。“电视剧也得努力!”

    夜色流逝,金钟铭离开中餐厅的时候还不到八点钟,但回到家门口的时候却已经是晚上十二点多,俨然算是凌晨了……毕竟有些事情虽然只要一句话而已,但话也要一句句去说的,金钟铭这个时候回去,已然不算晚了。

    还是狎鸥亭的那所住宅,事到如今,已经显得有些小了,而且楼上楼下住户很多,也显得有些不大方便,因此,很少有什么重要客人过来,大部分谈事情的人都会去cube公司大楼,而那个地标性建筑的矗立绝对有资格说明一些东西。

    不过,金钟铭却也一直都没有搬迁的意思,krystal和西卡似乎也都没有提过这方面的事情,究其原因,大概是因为这里的地理位置确实很好,距离她们公司很近,然后很方便过来吧?

    或许如此。

    暂且不提这个事情,回到眼前,这天晚上,金钟铭回到自家门前时,刚出电梯一拐弯,就看到了一个不速之客。

    “外面不冷吗?”金钟铭只瞥了一眼就认出披着外套的这人是谁了,虽然整个人窝成一团坐在门前,但那个身形和发型还是很熟悉的,再说了,几个小时前对方还坐在自己身边犯傻呢。“你不知道密码?”

    “知道。”抱着腿坐在门前的允儿抬起头来轻声应道,从精神头上来看倒还依旧算是正常。

    “那是觉得屋里没人不好意思进去?”金钟铭继续站在对方身前问道。

    “你家二毛应该在里面,贝克应该也在。”允儿扶着墙壁站了起来,看的出来她应该是坐了很长一段时间,腿都是麻的。“而且对面侑莉姐应该也在,只是我想一个人静静,好想些事情……反正懒得进去。”

    “那想明白了吗?”金钟铭一边不以为意的问着一边输入密码开了门。

    “想不明……”

    “伍德!”允儿的话音被郑二毛兴奋的话语直接打断了,但后者旋即又反过来因为前者的出现而中断。“今天姐姐跟我说……允儿欧尼!”

    “你家二毛活泼了不少。”跟在后面的允儿戏谑的说道。“我记得以前一半一半的,熟人面前活泼的很,可到了外头也是个冷面冰公主……”

    “养的不错吧?”金钟铭依旧不以为意。

    “确实养的不错。”允儿按顺序在金钟铭身后换好鞋,这才走了进来,顺便还捏了捏郑二毛的脸蛋,这让自认为长大成人的后者实在是有些无语。

    “允儿欧尼喝什么?”krystal有些丧气的问道。

    “咖啡吧。”允儿语气平和的答道。“苦咖啡就行,清醒下脑子。”

    “知道了,我去给你做,咖啡机在厨房,现成的……伍德你呢?”

    “帮我做份酸辣汤醒酒呗。”金钟铭大言不惭的应道。“反正你要进厨房,加两个鸡蛋,多放醋……”

    krystal晃了晃脑袋,直接钻进了厨房,理都没理自己哥哥。

    “我也苦咖啡。”瘫坐在沙发上的金钟铭高声提醒了一句。

    “知道了。”krystal远远的答道。

    “你们兄妹感情还是这么好。”允儿也到了沙发转弯的地方坐了下来,算是和金钟铭隔着茶几侧对着,不过眼睛却一直看向厨房,丝毫不掩饰自己的艳羡。“西卡欧尼和krystal真是……”

    “真是什么?”

    “没什么?”允儿摇头道。“说那种话毫无意义,难道重活一辈子我就舍得将自己姐姐换成oppa你吗?”

    “这倒是句让我异常欣赏的话。”金钟铭毫不掩饰自己的态度。“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家人朋友,而每个人的家人朋友都值得珍惜!林允儿**就是这点自我为主的骨气让我佩服!”

    “但事实上,oppa你的家人却比别人的亲朋显得更加珍贵。”允儿略显苦涩的答道。

    “你去见你那位伯父了?”

    “去了……”

    “有什么感触吗?”

    “其实,我以前不止一次想过和对方初次见面的场景,不是在李胜基家里也不是在我家里,而应该是在济州岛上某家餐馆里,然后双方家人全都面对面的坐在一起,双方都很温和和坦诚……我仔细计划过的。”

    “实际上呢?”

    “实际上,今天那位伯父跟我说话的地方是在他的书房,然后就我们两个人,李胜基都没在,不过态度还是很坦诚的……”

    “他或许是嫌他宝贝儿子耽误事。”

    “差不多吧。”允儿不置可否。

    “都说什么了?”金钟铭继续问道。

    “就是说了你和他的问题。”允儿蹙眉道。“先是你对李胜基心里一直膈应,但主要问题是前几天在青瓦台,kbs新任台长搞出了一个西卡欧尼的新闻,惹得你不开心了,直接在青瓦台把人打晕了,然后还误会了他的立场……”

    “是吗?”金钟铭不置可否。

    “是真的吗?”允儿认真问道。

    “稍等一下。”金钟铭突然暂停了这么简单而迅速的交流,然后扭头瞥向了厨房。“二毛,你咖啡好了吗,怎么半天没动静?”

    “哦!”krystal赶紧应了一声,然后让人无语的立即端出了两杯咖啡。

    “进屋玩游戏去!”金钟铭接过两杯咖啡后毫不客气的努了下嘴。“戴耳机。”

    “其实无所谓的……”允儿一边从茶几上取了咖啡一边摇头道。“我都不在乎。”

    “有所谓的。”金钟铭分毫不让。“有你在乎的时候……她进去了,咱们继续。”

    “我刚才已经说完了。”允儿品了口苦涩的咖啡后无奈的答道。“oppa有没有在听?”

    “哦。”金钟铭微微一怔。“我想起来了,你问我青瓦台的事情是不是真的?”

    “嗯。”

    “那天晚上青瓦台发生了很多事情。”金钟铭不以为然的答道。“你指那件事情?是我因为毛毛揍了人,还是后来怎么怎么样?”

    “我是问……oppa你是不是因为那天晚上西卡欧尼上新闻的事情而对李胜基父亲有了误解?”允儿认真总结了一遍问题。

    “不算误解吧?!”

    “oppa,有些事情说起来可能很尴尬。”允儿略显艰难的说道。“你是个好哥哥,这谁都知道,可这一次你去问问,确实是西卡欧尼态度……算了,其实你有通天的手段,这一点大家更知道。所以,你就是因为那种事情心里不爽,然后把kbs电视台台长打晕过去,然后就是认准了我那位伯父,我也没法说什么的……这种东西是看个人想法的!所以,我是说,如果我能去求下西卡欧尼那里,让她表个态,你能放过我那位伯父吗?”

    金钟铭沉默了下来。

    “怎么样?”允儿有些无力追问道。“没得到你同意,我没有先去找西卡欧尼……”

    “能让心高气傲很少求人的允儿摆出这种态度。”金钟铭终于皱着眉头开口了。“看来你对李胜基是认真的了?”

    “差不多吧!”允儿无奈的点了下头。“而且一个那么大年纪的长辈这么诚恳的拜托我,我也实在是……当然,我在oppa你门前坐了得有三个多小时,中间犹豫了很多次想要直接离开,这也是事实。”

    “我挺为你不值的。”金钟铭板着脸打断了对方。

    “没什么值不值的。”允儿依然有些无力。“感情这种东西嘛,总是要相互付出的,oppa你为了西卡欧尼的一个小新闻直接在青瓦台动手,那我又为什么不能为自己男朋友和他的父亲稍微拉下一点脸呢?”

    “我不是这个意思。”金钟铭微微挑了下眉毛。

    “oppa要真的想给我留点面子,这个时候就直接告诉我行不行吧?”允儿一时间也听不下去别的话了。

    “不用去找西卡。”金钟铭有些无奈的答道。“你来到我家门口坐了一晚上,然后现在又这么开了口,那我就假装那天晚上在青瓦台根本没看到这个人好了!”

    允儿怔了一下,马上就整个人松懈了下来,可迅速的,她又重新坐直了身子:“还是要……”

    “先别着急谢我,我还没说完。”金钟铭摆了下手,制止了对方的道谢。“我跟那个人之间不止这一桩恩怨!”

    允儿神色不变,但脸上却变得潮红了起来,呼吸也粗了起来。

    “先喝点东西。”金钟铭指着对方面前的咖啡道。“不要这么憋着……”

    允儿顺从的端起苦咖啡,微微一口,就觉得整个口腔全都是苦涩。

    “估计李胜基他爹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得罪的我。”金钟铭嗤笑了一声,然后说起了另外一件事情。“很早之前吧,那还是请回答第一部《请回答1997》制作的时候,我第一次见到了那个人……具体情况我不说了,你只要知道他是怎么惹怒我的就成……当时是在汝矣岛的一家餐厅里,我跟李胜基敷衍的喝着酒,说了一些闲话,大概是他想把之前《两天**》跟我闹掰的事情给揭过去,还让服务员跟我们合影,上传到sns上去……俩人都挺虚伪的那种!然后这个时候李胜基父亲去了,进去第一件事就是让李胜基朝我跪下!”

    允儿的表情终于起了一丝波澜。

    “你应该算是了解我的。”金钟铭扶着双膝眯着眼睛看向了沙发的正前方,似乎是又回忆起了那时的场景。“我这个人脾气很古怪,一些别人习以为常的东西在我这里却很可能是一种忌讳,天大的忌讳!”

    “我知道。”允儿觉得口腔里更加苦涩了。“其实我也挺难接受这种下跪的。”

    “不一样。”金钟铭再度嗤笑了一声,也不知道到底是在嘲讽谁。“你难以接受的是自己男朋友这么体面向上的一个人向我,也就是你半个青梅竹马的哥哥下跪本身这件事情。但我难以接受的却是这个当父亲的就这么随意而直接的让他儿子给别人下跪这件事情!讲实话,那次真恶心到我了,比今天张东健干的事情还让我恶心,实际上今天张东健的表现在我眼里更像是个小丑。而那件事情在我印象里,它的恶心程度其实仅次于于听到《熔炉》背后残酷故事的那一次!那次下跪,根本就是价值观上的对立,不可能调和的!至于青瓦台那次会面,与其说是导火索什么的,倒不如说是又提醒到了我,原来还有这么个碍眼的玩意没处理呢!而这个时候我正好有时间,又有把柄在手,就顺势让人料理了他!”

    “所以……呢?”允儿强忍着一些情绪问道。“oppa的意思是,我刚才的这次求情和你的应承,只能免去青瓦台那次的问题?对下跪的事情不起任何作用?”

    “听到这对父子的表现你竟然还准备为他求情?”金钟铭不答反问。“以你的性格,竟然还准备和随随便便给人跪下的李胜基继续扯下去,然后一直到结婚生子?”

    “这件事情我需要自己来认真考虑。”允儿依旧在压抑着一些情绪。“但就算是要分手,那也要把这件事替他们家做好,省的到时候传出什么说法来。”

    “原来如此。”金钟铭点了点头。“那我就给你一个答复好了,我今天的原则是……一次过节一次求情……就事论事分开算!”

    “那怎么才能把下跪这件事情抹过去?”允儿突然有些失控的打断了对方。“oppa你能不能直接一点?还是说根本不行?”

    “那我就直接一点好了。”金钟铭叹了口气。“我不会让允儿你难做的,只要你开了口,那我现在就可以忘掉那次下跪的事情……”

    允儿当即松了一口气,然后整个人都瘫在了这个折开的沙发里……从下午到晚上,真像是做了一场噩梦一样。

    这一次,轮到金钟铭端起郑二毛亲手做的苦咖啡品味了起来……讲实话,确实挺苦的。

    “多谢oppa了。”允儿突然又打起了精神。“我得走了,那边……还在等我消息。”

    “我送送你。”金钟铭面色如常的放下杯子,然后从容起身,不知道什么时候醒过来的贝克也摇着尾巴跑了过来,立在了他的身旁。

    “不用……这是狎鸥亭,路上到处是治安巡逻员。”允儿心思重重,只是说着一些脱口而出的话而已。
日天神威吧


    “还是送送你吧,最起码送到电梯,省得你趁着我不知情又在我家门口坐**。”金钟铭赶忙摆手,似乎已经忘了刚才的事情,两人的关系看起来也似乎已经恢复到了平常的那种节奏里。

    允儿这次没有推辞,她在玄关处换回自己的靴子,穿上外套拎起包,然后踏出门来。而她身后的金钟铭却没换回鞋子,只是套上了一双一次性拖鞋,然后就带着贝克跟了出来。

    转过拐角,来到电梯口,允儿回头本能的想要说些什么留步之类的的话,却迎面定在了那里,因为她甫一回头,就对上了金钟铭那张平静到可怕的面孔,和那双一点波澜都没有的眼睛。

    两人近在咫尺,四目相对,而允儿不知怎么回事,竟然有些慌张。

    “oppa……还有事情?”

    “刚才二毛在偷听。”金钟铭面色如常的答道。“所以有些真正想说的话和想交代的事情没好开口。”

    “什么事情?”允儿是真的有些不解了,连她以为千难万难的人情都求下来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对方也说的非常清楚了,怎么还有别的事情?

    “允儿。”金钟铭低声淡淡的说道。“我跟你说实话吧,就凭刚才你在屋子里那些话,那些恳请……我是不可能放过李副总编的。”

    允儿面色苍白,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果然,成年人的世界里,自己空口白牙求句情实际上毫无意义吗?

    “不是你想的那样。”金钟铭继续面色平静的讲道。“实际上屋子里的话都是真真切切的,你求一次情我还是可以去掉你那位伯父一次恶心事情的,说话算数……”

    “那为什么?”

    “因为还不够。”金钟铭坦然答道。“这么讲你可能会觉得我的无赖,但实际上,我还是要跟你明算账……你知不知道,就在今天,那家伙又干出了一件让我恶心到极点的事情?!”

    允儿的眼神里透出了一丝明显的不满和质疑……她确实觉得金钟铭在耍无赖,去了一件青瓦台的事情又来了一次下跪的事情,去了下跪的事情突然又多出来一件什么事情。

    “oppa是指他逼我来找你做人情事情吗?”虽然心里压抑着不少的东西,但是允儿终于还是控制住了情绪。“我是自愿的……”

    “不是这个。”金钟铭摇头道。“是另外一件事情。”

    允儿觉得呼吸有些不畅了……为什么会这样?

    “允儿,这个时候你觉得自己还能信任我吗?”金钟铭突然问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快点回答。”

    允儿心烦意燥的抬起头看向对方,两人再度四目相对……对方没戴这些年常戴的黑框眼镜,那双眼睛虽然多了一些纹路,但所谓眉眼之间却依然还是那个当年少年的影子。而不知道怎么回事,看着这双眼睛,允儿突地心里一软,然后点了点头:

    “不管怎么样,信任这个词是没有问题呃……oppa一直都是我最信任的人之一。”

    “那就好。”金钟铭点点头。“我要的就是你这句话……现在不要说话,一个字都不要再说,只听我说就好!”

    允儿再度强压着心里的那股子浮躁点了点头。

    “其实我不想耍你……只要你了解了今天你那位伯父做的事情以后还愿意求情,你只要打个电话过来说一声,甚至不用打电话来,发个空白短信我都能认,我明天就会检察官停下来!毕竟,谁让你是我打小认识的那个假嗓子小姑娘呢,而那个李胜基和他爹到底算个什么东西?但是,我希望你能够在了解清楚你那位伯父今天究竟安排了什么事情,然后再给我发这个短信!而如果你不来任何信息,我明天只会变本加厉,催促检察官那边给我快一点狠一点,说不定还要加料送他进监狱!现在,听我说,然后你下楼之后照着我说的去做就行……首先,不要去地下停车场,先去一楼,就在大楼门口,有一男一女在等着你……”

    允儿张了张嘴,她很想说些什么,却终于还是没有忘记对方的吩咐。最终,她全程一言不发,只是将对方的话给记在了心里。

    三分钟后,允儿乘电梯开始下楼,但她却并没有直接去地下停车场找自己的车,而是按照吩咐来到了一楼。

    和门口安保打了声招呼后,允儿走出门来,将信将疑的朝着门边看去,果然,两个打扮的宛如夜归情侣的年轻一男一女正尴尬的站在门处等着她呢。

    “允儿**。”年轻女性不知道从身后哪里掏出了一个相机,然后向前迈了一步。“社长跟我们打过招呼了,相机在这里,里面的照片已经删光了你可以随意检查……”

    允儿看了眼对方手里的相机,却并没有去接:“钟铭oppa说,你们和你们社长会跟我解释清楚的……”

    “是。”年轻女人略显尴尬的收回了相机。“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们是《首尔体育》棒球版(娱乐版)的记者,今天下午接到的线报,说是你和金钟铭先生、李秀满先生、高雅拉**会一起去一家中餐厅吃饭……”

    “你们从那个时候就跟上我了?”允儿有些恍惚的笑道。“谁告诉你们的?”

    “是我们的棒球版的主编。”女记者尴尬的答道。“再具体的情况我就不清楚了,我们只是来拍照片的……”

    “我们社长的电话。”这时候,后面的男狗仔赶紧向前一步递出了早已准备好的手机。“我刚刚已经拨通了,允儿**有什么疑问可以问我们社长。”

    允儿有些恍惚的接过了手机……这跟金钟铭说的一模一样,自己宛如在用真人读剧本。

    “优博噻优,林允儿**吗?”

    “优博噻优,你好,社长先生……”

    “允儿**,真的是非常抱歉。”电话那头的男声似乎也有些尴尬的样子。“今天的事情真是疯掉了,本来我们接到的信息是你想要顶替掉高雅拉**,并出演请回答系列第二部的女主角,然后还得到了李秀满会长和金钟铭先生的认可,并请来这两位做调解……这种引爆眼球的新闻我们当然不会放弃,尤其爆料人的身份还很高……幸亏看到你进入金钟铭公寓的时候下面的人还知道轻重,然后向我汇报了一下,我又直接联络了一下金钟铭先生,这才知道这是个假新闻……请您万万不要在意!这里给您正式的道歉了!”

    “社长先生,我一个小idol……”

    “允儿**。”电话那头的男声依旧很无奈的样子。“金钟铭先生说了,你接受了道歉,这件事情到此为止,否则他一定会让我们报社难堪的……请您给句准话吧!当然,这件事情确实也是我们不对,误信了那种假爆料……”

    “爆料人是谁?”允儿按照金钟铭的吩咐问出了这个问题。“只要社长先生你告诉我这个,今天的事情就算了……”

    “是……《朝鲜日报》的一位熟人,地位很高的那种,经济版的副总编,你或许不认识,但网络上一搜就知道了,姓李的一位前辈。其实我也很奇怪他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情?因为他是银行业的专家。但是你也得知道,我们首尔体育也是……总之,大家都是有千丝万缕联系的,这位既然开口了,那棒球版的总编自然要给面子。”

    允儿的心沉了下去……她当然已经明白了过来,什么顶替高雅拉当然是胡扯,自己那位伯父只是想通过这种取巧的歪门邪道给自己施压,真要是明天见了报而事情又在拉扯和徘徊中,那这些无聊的爆料本身就是一种对自己的催促和压力,时刻提醒着自己要去帮忙解决问题。

    说白了,对方是信不过自己!明明当面跟自己说的那么诚恳,一转身还是使出了这种无聊的小计俩。

    当然了,从对方这么精巧的设计来看,自己理论上应该是搞不懂这里面门道的,可惜了,自己那位伯父估计也没想到,既然扯到了金钟铭,那在他的威势下,一个《朝鲜日报》总编的手段再怎么隐秘和取巧也能被压出来。

    “我知道了。”允儿这个时候反而冷静了下来。“谢谢社长了,我会跟钟铭oppa说的,你放心好了,两位记者朋友也请回吧,天气挺冷的。”

    “多谢了。”电话那头的人当即松懈了下来。“我会记住这一次的,允儿**如果哪天有需要,可以直接来《首尔体育》找我,这个人情我一定会还!”

    挂掉电话,送走两个记者,允儿终于折返到地下停车场坐进了自己的车子,车子驶出了停车场,然后却并未向附近的少女时代宿舍驶去,也没有驶向永登浦区的家,而是上了东湖大桥去了江北……实际上金钟铭刚刚安排的两件事情她才做了一件而已。

    凌晨的首尔路况自然良好,实际上,首尔这个时间段的醉鬼虽然多,可由于派出所的执勤,那些人却很少出现在马路上,所以,按照金钟铭给出的地址,允儿很顺利的就来到了今天夜里的第二个目的地前的路口。

    再往里走就很偏僻了,深夜中自己又是一个人,允儿明显犹豫了一下,却是下车找了一位派出所执勤点执勤的黄臂章大叔。

    保证夜间独身女性的安全本来就是这些人的职责,更何况是少女时代的门面,大叔自然毫无压力的答应了下来。

    “按照地址,好像是那边巷子里……”

    “我知道。”派出所的大叔不等允儿说完就连连点头。“你刚才说要去个偏僻的地方我就知道你要去哪儿……d社嘛,你们艺人来我们这种地方,除了d社我根本想不到第二家跟你们有牵连的地方!”

    允儿面色微变……先是《首尔体育》又是d社,刚才首尔体育给了自己一个小惊喜,d社又有什么东西在等着自己?

    “怎么,允儿**被d社拍到了什么照片,不会是已经恋爱了吧?”派出所大叔倒是个嘴快的。

    “不是。”允儿有些尴尬的应道。“说实话大叔,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被d社拍到了什么,只是突然接到通知让我来这里……”

    “哦,那应该是你们s.m和d社谈妥了条件,让你来拿照片的。”派出所大叔依旧显得嘴快。“不过允儿**到底恋爱了没有?”

    “没有!”允儿毫不犹豫的摇了下头。

    “不过到这个年纪,又出道了这么长时间了,恋爱禁令已经没了吧?”

    “这倒是……”

    “就是这里。”大叔突然停下脚步,借着路灯指向了一个门口标着大写d字母的地方。

    允儿明显怔了一下。

    “很破吧?”大叔也笑了。“二层小红楼,看起来跟路边什么不法商社一样……可这就是著名的d社,成立不到两年半就名气大的不得了,而且我在这里这么长时间,也知道这个d社不是白来的,这可是韩国少有的同时拥有经营权和采访权的工作社,想拍就拍,想发就发,谁都管不住,谁也拦不住!也就是你们s.m面子大……”

    允儿尴尬的笑了一下。

    “进去吧,我在这里等你,然后送你回去。”大叔催促了一下。

    “多谢大叔了。”允儿赶紧道谢。

    “职责所在,送允儿**走夜路总比背着醉鬼回家强。”

    允儿不再多言,点点头,深呼一口气,然后走进了这家怎么看怎么像是野鸡社,但却是韩国艺人天敌的老巢。

    太破了,没有传达室,也没有什么指示牌,走进去就是一个长廊,然后第一间门就敞开着,让里面一副热火朝天的景象,几名带着黑眼圈的女性工作人员正在紧张的忙碌着什么。

    允儿敲了下门,引起了这些人的注意。

    “允儿**来了是吧?”一名戴眼镜的女工作人员立即从旁边掏出来了一本厚厚的文件夹,然后夹在身下迅速起身迎了过来。“社长早有吩咐,请您跟我来。”

    允儿不明所以,去也只能赶紧道谢,然后跟在对方身后朝着长廊里面走去……竟然拐进入了地下室!这d社跟s.m公司那破楼有的一拼!

    “社长。”进入一间只有一个中年男人的简易办公室后,女工作人员将文件夹放下,就急匆匆的退了出去,同时还带上了门。

    “社长先生。”允儿小心翼翼的问了好。

    “林允儿**请坐,不要拘束。”d社社长随意的答道,然后拿过文件夹翻看了起来。“我就是d社的社长李明九,来的时候金钟铭先生怎么说?”

    “oppa说李社长你会跟我讲清楚来龙去脉。”听到金钟铭的名字后,允儿终于少了一层拘束和不安,然后安稳的坐到了对方预留的座位上。“还说我有任何不明白的都可以直接问……”

    “金钟铭先生倒是会甩锅。”李明九一边看着文件夹里的东西一边连连摇头。“不过谁让人家拳头比我大、钱比我多、人比我年轻、长得还比我帅呢?我能怎么样,我也很绝望啊,所以我也只能老老实实的听话啊?”

    允儿无力的配合着干笑了一声,眼睛却忍不住好奇瞥向了对方手里的文件夹。

    “好了,这种废话不多说了。”李明九忽的一下合上了手里的文件夹。“我来讲所谓的‘来龙去脉’吧!允儿**,先问你个问题,你知道我们d社为什么这么厉害吗?你得知道,从10年倒数第三天正式建社,到现在也不过两年多一点,可我们名声却极大……对不对?”

    允儿觉得脑子有些乱,因为她根本不知道自己是该摇头说不明白d社为什么厉害,还是该点头承认d社很厉害。

    “两个原因。”好在李明九只是自说自话而已,根本没在意允儿的反应。“第一,我们这些员工确实能干,确实敢去跟踪偷拍,手里能搞到真料;第二,是官面上需要我们……我们能够同时拿到采访权和经营权可不是平白无故的,因为一旦出了各种丑闻需要遮掩的时候,那从政治到经济,各行各业就都需要我们拿出料来和网络那边配合着转移视线,而那个时候被曝光的人根本没发言权,他们只能承认,甚至有可能之前他们自己就被打了招呼。换言之,我们这里勉强算是半个公用的……公用的政治厕所……出租抽水马桶!”

    允儿依旧茫然,她不是不懂对方的意思,而是不懂这和自己有什么关系,自己为什么要听这个?

    “觉得跟自己没关系?”李明九笑了笑,似乎一眼就明白了对方的意思。“那我换个说法吧,我们d社从来不是有消息就爆,也不会乱爆,有时候,我们根本就是像侦探社那样,接受一些大人物的委托,然后在特定的时间特定的条件去爆特定的料……而今天,林允儿**就被人委托爆料了。”

    说着,李明九将手里的那个文件夹递了过来。

    允儿按捺不住好奇,迅速的翻开,但只看了一眼就面色苍白的愣在当场……因为手里的文件夹上赫然贴着一张又一张的照片,全都是自己今天下午和李胜基约会看电影的全过程!从二人各自从家里出发,然后到电影院汇合,再到二人一起到停车场里进入一辆车说话,真的是一应俱全!而且双方都有正脸出现,无可抵赖。

    允儿突然有些眩晕的感觉……因为她想到了一种可能性。

    “看来允儿**也不是全然不知情。”李明九笑眯眯的拿回了文件夹。“就像你想的那样,这是你男友的父亲,《朝鲜日报》李副总编向我们提供的具体信息,不然我们也不可能这么轻松的守株待兔……”

    “伯父、他、他为什么这么做?”允儿有些恍惚的问道。

    “谁知道呢?”李明九笑眯眯的撇了撇嘴。“我先不做分析,我先只说我知道的一些事实。李副总编呢,还向我们提出了一些其他的要求,比如暂时压下这个消息。如果他能够平安无事,那这个消息就等到他儿子服兵役前再爆出来;而如果他的局面坏掉,自己的司法调查进入到了实质阶段无可避免的时候,那在调查关键时刻这个料就再按照他的通知及时放出来。想想就知道了,韩国国民偶像少女时代的门面林允儿,和娱乐圈皇帝……哈,国民弟弟吧,国民弟弟李胜基恋爱……多大的料?!更重要的是李胜基的父亲此时竟然正在被司法调查,因为有证据显示他收受大宇造船的回扣,然后在《朝鲜日报》上发布不实信息,误导民众,并亲身涉入到大宇造船股市上的内幕交易!”

    “到底为什么这么做?”允儿还是不能理解。“这样对他有什么好处?来之前,oppa对我说,什么都可以问你的。”

    “能为什么?”李明九摇头笑道。“允儿**,你真是心已经乱了啊……能有什么?当然是想和你绑在一起,然后让金钟铭先生投鼠忌器啊?”

    允儿猛地变色。

    “这么简单的道理,你怎么就想不通呢?”李明九继续笑道。“爆料了,是不是真的,这些东西你否认的来?可是恋情爆出来了,人家父亲却正在遭受那种事情,你能分手吗?你敢在这种时候关键分手吗?全国人都在看着呢!可如果不分手,金钟铭先生怎么办?他搞得这个人可是自己少年就认识的那个小姑娘林允儿的男友的父亲啊?他忍心看着那个林允儿落到那种尴尬境地?到时候要不要心一软撒把手?而允儿**你呢?你能不去尽力求西卡**和金钟铭先生吗?就算是还不行,最后一咬牙撕破脸,你那位伯父就直接对外面喊,是金钟铭在搞自己,那外人怎么看你和金钟铭先生的交情?!你、郑秀妍**、金钟铭先生,当然还有他儿子李胜基先生,嫌隙自生啊!怎么都要出问题的!因为这里面除了一位金钟铭先生以外,所有人,自己都控制不住自己,对不对?!”

    一连串的问题,让允儿目光呆滞的同时忍不住呼吸粗重了起来。

    “总之,反正李副总编是觉得自己落入绝境了,所以怎么折腾也不会更糟糕,至于自己儿子和儿子女友他应该是一点不在乎的。”李明九依旧笑道。“讲实话,李副总编今天上午跟我说这些的时候,我是服气的!什么叫死里求活?什么叫出奇制胜?这就叫死里求活,这就叫出奇制胜!金钟铭先生的实力跟他不是一个层次的,理论上要他死他就得死……可是人家偏偏能从你这儿找到反击点,简直精彩!”

    允儿突然毫无声息的笑了一声,从晚上看到金钟铭开始,她都是和声细语的,显得很平静,其实却很压抑,而这一声笑却是压抑到了极点。

    “当然了。”李明九又把文件夹递了回去。“这个李副总编想法是有的,心思也是挺黑的,自己儿子和儿子女友的前途全都不放在心上,只求自己平安……但是怎么说呢?力量是有代差的,我为他做这件事情确实能赚点钱,但是到时候真要是这么干了,估计金钟铭先生会先扒了我的皮让我没地方花钱……你知道金钟铭先生最近在搞什么吗?他手下那个法国回来的兵头子竟然在出头承包什么军事基地……我的妈呀!我疯了吗,去帮一个都退休了的老头子然后得罪这种人?所以上午送走那位,下午出于职业本能让人去拍了照片,晚上就带着这个去见了金钟铭先生……他让我在这儿等你,然后说给你听,再把东西给你,我就一直等到现在!”

    允儿再度笑了一声,然后终于接过了对方递来的文件夹。

    “对,就这么拿着。”李明九一边将东西放在对方手里一边站起身去找外套。“我按照要求把事情办完了,得回家睡觉了……要送送允儿**吗?”

    “……”允儿想张嘴道声谢,或者说不用,但此时她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不知道是嗓子哑了,还是怎么回事。

    “哦,我能理解。”李明九再度笑了笑。“按照你们s.m出道五年的恋爱禁令来算,允儿**大概11年下半年才应该会有这方面的心思,然12年才能正式的谈场恋爱,跟帕尼**根本不是一回事嘛……莫非李胜基是你成年后第一次正式的拍拖?理解!不过也没什么,回去睡一觉,一切都好。”

    允儿恍恍惚惚,抱着文件夹跟着这位下了班的李社长一路走出的社的二层小破楼,又汇合了那位等在门口的黄臂章大叔,然后那两人在路口亲眼看着她坐进了自己的车子,又启动离开后才分别散开。

    然而,两人不知道的是,那辆白色大众驶出他们视线后不久,却突兀的一拐,又再度停在了路边的巷口处,不是因为允儿情绪失控,而是有人突然打来了电话。

    “优博噻优,允儿吗?虽然难以启齿,可这么完了还没等到消息,我还是很忐忑的,金钟铭先生到底怎么说?”电话那头传来了略显焦虑的声音。

    “伯父……”允儿连续深呼吸了好几次才喊出了这一声。

    “你声音不太好,怎么了,感冒了吗?”对面传来了略显关心的声音。“胜基这孩子从小骄纵惯了,真的是一点都不懂的关心别人……”

    “没什么。”允儿喘着粗气答道。“伯父……钟铭oppa没给我直接答复,而是让我大半夜去d社找社长李明九先生,我正在路上开车……要不,您等会再联络?”

    电话那头沉默了下来……然后,彻底沉默了下来,因为电话被挂断了。

    允儿盯着手里着电话,突然笑了出来,但笑了两声后却又觉得没意思了起来。然后,猛地反应过来自己已经能利索说话的她特别给李胜基打一个电话过去,她想问问对方知不知道他父亲做的这些事情?但想了一下又觉得这种质问毫无意义;然后她还想给自己姐姐打过去,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然后她甚至想给徐贤打过去,同样的道理,跟忙内说什么?

    就这样,允儿思来想去,最后却只是把手机放到了驾驶台上,然后低头抱住了方向盘……良久,方才起身,脸上的印痕宛如做了一场噩梦后刚睡醒的人。

    而这一次,她干脆利索的拿着手机拨了一个号码:“优博噻优?oppa还没睡吗?”

    “在等你。”金钟铭的声音非常平静。“说吧!”

    “我跟那种人没有任何关系了!”允儿毫不犹豫的答道。

    “知道了。”金钟铭的声音平静的可怕。

    “oppa没什么别的话吗?”允儿突然笑问道。“我可是被你搅和失恋了!”

    “早点回家,洗个热水澡,睡个好觉,醒了以后就当做了一场梦。”

    “谢谢。”允儿的回答非常干脆。“可我已经醒了。”

    ps:还有书友群457160898,大家加一下。

    没有欠债的意思吧?没欠债!就是这么理直气壮!

    》最新章节,由北辰文学网更新

    本文地址:

    欢迎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