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336章质询(下)

第336章质询(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靡不有初鲜克有终。

    这个道理金钟铭很早就懂,可即便如此,他还是希望能够在走之前做到尽可能的完善,所以他才会和两天一夜的这几个人做个交代。不过,这个交代却是双方互相的交代,而且大家性格不同,也需要因人而异。

    先是金c这个韩国乐坛的吟游诗人,他其实对这些名啊利啊之类东西看的最清楚也最通透,再加上性格摆在那里,所以金钟铭根本就不需要去和他说什么讲什么。说什么呢?他其实都知道。讲什么呢?他都懂。实际上,金钟铭一直觉得,就在今天晚上自己下定决心的那一刻,金c就应该已经明白了过来。

    所以,什么都不要说,因为两人都懂,他们虽然没开口,但是已经交流过了。

    然后是殷志源这个级二代,朴大妈和她两个弟妹闹翻,自己又孑然一身,所以殷志源这个远亲可真心远不了,他真的什么事情都不需要担心,金钟铭自然也不需要去问他有什么事情。

    只能是说,等时候到了,金钟铭自然会和他知会一下,如此而已。

    再往下数是李秀根。李秀根这人大毛病没有小毛病不断,尤其是因为以前落魄惯了的缘故,所以一朝起飞身上的暴户因素太明显,尤其是在钱这个方面向来不太注意。不过也就是如此,从目前来看他还没有太多太明显的漏洞,而且因为他向来是唯姜虎东是从,所以金钟铭也不能和他多说什么。

    这么一算,其实就是mc梦了,所以,两人坐到了一起。

    “是因为你觉得虎东哥太过于偏袒李胜基吗?”mc梦喋喋不休的问道。“不能坐下来好好聊聊吗?虎东哥向来喜欢照顾年幼的弟弟,所以他对李胜基……”

    “都说了。”金钟铭微笑着打断了对方的话。“李胜基这人不值得我在意,跟他没关系,最起码我和虎东哥之间的事情跟他没关系。”

    “那就更恐怖了!”mc梦诺诺的说道。“如果不是因为外因,你们到底是怎么回事?”

    “想听简单的还是复杂的?”金钟铭淡定的端起咖啡请啜了一口。“情绪化的还是冷静的?”

    “先来个简单而又冷静的!”mc梦严肃的盯着对方说道。“让我心里有个底。”

    “一山难容二虎。”金钟铭平静的给出了答案。

    “不懂。”mc梦也很坦然。“我可不觉得是综艺里面的那种对抗和设定让你入戏太深……”

    “当然不是。”

    “那就给我解释一下!”mc梦近乎泄式摊开手质问道。“为什么?你知道你离开这个节目意味着什么吗?这么好的局势为什么要放弃?一起辛苦了两年。我们其他人又算怎么回事?甚至都没搞清楚你们俩生了什么就直接……”

    “所以我把你叫上来了。”金钟铭的回答滴水不漏。“不就是要跟你解释一下吗?”

    “我说不过你。”mc梦愤愤的放下了手。

    “不要紧,我会主动跟你讲清楚的。”金钟铭斯条慢理的答道。“先,我要声明一点,我对虎东哥的私人感情毋庸置疑。他之前对我的照顾我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一起在节目里的那些经历我都不会忘记。但是……但是即便有着这样的深厚情谊,现在的我却依旧无法容忍现在的他了。”

    mc梦屏声息气,静静的等着金钟铭的理由。

    “他越来越霸道了。”金钟铭继续说道。“我不信你没感受得到。莫非,还需要我举例子吗?”

    mc梦神色恍然。说起姜虎东的霸道,他当然一清二楚,实际上姜虎东自从去年四月获取大赏以后,这种霸道就开始从表面和形式上展到真正的霸道。而最近最明显的一个受害者不是别人,就是他mnetbsp;  在今天录制的强心脏里,mc梦一直提及到他那张彻底失败的专辑,而这个专辑背后,他和姜虎东就有这么一段故事。

    当时,mc梦为了让专辑更有底气,所以他主动联络了姜虎东出演主打歌的mv。而当时姜虎东却笑嘻嘻的提出来,最少要mc梦为他进行2o次义务商演才行。本来以为只是一个笑话,客串个mv而已,大家的交情又摆在这里,怎么可能还要这么大的代价?实际上,去年他自己4辑的时候,金钟铭那么忙,金c表现的那么不耐烦,但最后都老老实实的去义务帮过忙,所以mc梦也只是因为姜虎东在开玩笑。那就直接张口答应了。

    结果呢?对方竟然真的让他去义务商演了!而且还不只是姜虎东自己的店,包括姜虎东烤肉店的上下游企业,甚至是姜虎东他个人朋友的店里都邀请过mc梦去义务商演过,最过分的一次是去釜山一个姜虎东朋友的烤肉店里做商演。就站在大街上唱马戏团,观众还伸手去摸他的脸,那时候mc梦真的觉得自己像个猴子一样。

    不过这件事情的根本并不在义务商演或者说钱上面,甚至不在那点尊严上面,真正的问题在于他当时正在专辑宣传期啊!最后是金c和殷志源一起声才把这事拖了下来,可即便如此姜虎东依然提出来。既然2o次的说法已经确定了,那么时间可以等,但是次数却不能变。

    于是,mc梦现在还欠着对方十几次商演呢,可就是这样他却依旧是长时间敢怒不敢言。说句实话,要不是今天中午的时候金钟铭在待机室里先了一通脾气把他给吓到了,那在强心脏这个性质特殊的节目上mc梦肯定就要借机讲讲这件事情,从而朝姜虎东好好泄一下!

    总之,种种例子不一而足。

    “但是……”mc梦觉得自己嘴里有些苦涩。

    “但是大家都在忍。”金钟铭自己就把对方想说的话给说了出来。“而且都忍下了,你金钟铭又是平时他最不敢欺负的那个,为什么反而你最先忍不了了?”

    “没错!”mnetbsp;  “三个东西。”金钟铭举起三根手指。“咱们一样样讲,总之,我希望梦哥你能够理解我。”

    “你、你、你说!”mnetbsp;  “先是他那个经纪公司的问题。”金钟铭淡然的收回了两根手指。“这点我不信你不知道。”

    “我怎么可能不知道?”mc梦干笑一声。“那家什么外星人巧克力的破公司谁都知道肯定要出问题。大肆扩张,全线出击,不仅把全韩国的搞笑艺人都视为囊中之物,还想着插手节目的制作和其他乱七八糟的生意。他们甚至还跟我接触过。想要把我签走……我,我怎么可能会去?”

    “因为没去,所以又惹虎东哥不高兴了。”金钟铭淡定的接口道。“没错吧?”

    mc梦面色尴尬不已。

    “全韩国的艺人都知道这家公司行事霸道,肆意扩张。但是同时他们竟然还因为资金紧缺拖欠艺人的工资……”说到这里金钟铭冷笑一声。“可是就因为他们围着虎东哥四处打转,把他的毛捋的很舒服,伺候到爽,所以虎东哥总是愿意帮他们出头,总是告诉别人这家公司是他罩着的……”

    “可是这个跟你有什么关系?”mc梦干笑一声后问道。“他们总不敢惹你吧?”

    “虽然没有直接的把柄。也没法在法律和相关规定上对上号。”说着,金钟铭指了指头顶。“但是我们韩国艺人权利互助委员会天然与这样性质恶劣的公司是对立的。”

    mc梦恍然大悟。没错,金钟铭是安圣基前辈的学生,是委员会的副委员长,而早在很多年前姜虎东就是这家公司的一哥了,这是政治立场决定的各自立场,姜虎东要罩着这家公司,而金钟铭却要天然的对这家公司报以恶意的态度。

    所以说这个问题确实是个大麻烦,因为双方在这个公司上的矛盾虽然不大,但却极难协调!

    “看来你已经懂了。那咱们再说说第二个问题。”金钟铭这次举起了两个手指。“刘1ine和姜1ine的平衡问题。”

    “这点……确实,我知道你一直很辛苦在维持这一点。”对方一开口mnete,再加上他的好兄弟哈哈正处于兵役,缺乏了这层对他而言的缓冲后他能够很直观的感受到一些东西。

    “那你知道虎东哥到底做到什么份上了吗?”金钟铭继续追问道。“我就说一件事就好。”

    “哎!那个……”mnetbsp;  金钟铭的脸色已经没有之前那么好看了:“9月份的时候我正在拍戏的最紧要关头,所以,亨敦哥的婚礼我是让人代送礼金的!所以,那天我不在场!不过,电影拍摄完毕后我立即从各个渠道知道了那件事情,版本不同。立场不同,但我得出来的结论大同小异!”

    mc梦咽了口口水,根本没敢说话,他知道金钟铭在说什么。那件事所有的搞笑艺人几乎都知道。

    事情很简单,因为家族诞生而被毫无疑问的打上了刘line标签的人,xman时期的元老,刚刚退役一年半的前三冠王金钟国,在郑亨敦的婚礼上竟然主动向姜虎东下跪了!还恳求原谅?!

    原因很简单,大家其实都是知道的。两天一夜这个节目还在策划期的时候姜虎东就看上了金钟国,甚至原意等他退役后再加入,但是金钟国很直接拒绝了他,最后还加入了两天一夜最大的竞争
争锋地吧
对手家族诞生。

    不过,一开始大家都没觉得事情会怎么样,因为金钟国毕竟是曾经的三冠王,而姜虎东那个时候还不是现在姜虎东,更重要的是刘在石终究还站在中间呢。

    可是呢,后来退役回来的金钟国遍尝人情冷暖世态炎凉,专辑更是上来就失败,而从姜虎东的公司开始控制家族诞生的制作权后,这个节目也开始走下坡路,他的整个艺人生涯似乎又回到了那个曾经最困难的时期。

    但姜虎东则就恰恰相反了。且不说大赏在手,两天一夜更是节节开花,虽然都说谁是韩国第一综艺很难判断,但是这个节目的收视率摆在那里,姜虎东不开口。其他所有节目是没法子吹牛的。

    所以还让我们回到两人关系中最关键的两天一夜上,你以为自打半年前开始就没跌过3o收视率的节目是什么阿猫阿狗吗?你以为金钟铭的收视率百分百男人是吹出来的吗?实话说吧,等我们结婚了再出来,金钟铭甚至可以把三个综艺一个电视剧的最高收视率累加到12o这个吓死人的数据。那你说两天一夜的核心姜虎东又是个什么状态呢?

    时事逆转啊。于是。金钟国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几乎遭遇到了姜虎东毫不客气的冷遇,且不说电视台里遇到脑袋一扭,甚至打电话也不接,上门拜访也遭拒,哪怕是过年的时候他准备去拜访一下姜虎东都没见到人!所以。趁着这一年多的时间里第一次长时间相处机会,金钟国刷的一下就给对方跪下去了!

    没错,赔礼!

    啊呸!

    这就是金钟铭的态度。

    因为哪怕是金钟国有这么一丝苦肉计的姿态,哪怕是金钟国主动下跪,但tm这是郑亨敦的婚礼!金钟国是当着全体刘1ine的面做下的!你姜虎东竟然就坦然的接受了?

    “梦哥你有话可说吗?”金钟铭侧着头质问道。“你要是有话说也先别说,因为你得知道,金钟国的事情很早前我就插手了,我们的姜虎东前辈当时就在他那个店里答应的好好的,告诉我金钟国这件事情不会起波澜了,你知道这事吗?”

    “不是还有最后一个理由吗?”mc梦已经彻底慌张了。他已经想明白了,这两条无论哪条金钟铭都可以堂而皇之的亮出来,然后堂而皇之的拿着它跟姜虎东翻脸。

    “没错。”金钟铭点点头。“还有一个,最后一个,也是最重要的一个。”

    “是什么?”低头想了一下后,mc梦无奈的叹了口气,他其实已经放弃对金钟铭的劝说意图了。

    “我一开始说一山不容二虎。”金钟铭再次端起了咖啡杯子,嗯,已经凉了。“然后说委员会和公司的对立,再说他违背和我的承诺。这些东西里面其实都夹杂着一个道理。”

    mc梦不解的盯住了对方。

    “我!”金钟铭放下杯子,然后伸出手指指向了自己的鼻子。“金钟铭,这个人骨子里,其实比他还霸道!”

    mc梦恍然大悟。然后就是心里直冒凉气,所有一切的一切此刻都说得通了。

    委员会和那个什么巧克力外星人公司的对立,固然是天然的立场,但是回到两个人身上,还是他们俩都不愿意动摇立场,甚至不愿意假装动摇立场给对方留面子。因为他们都认为是对方应该理所当然的去认错,去放弃。

    还有金钟国那件事情,金钟铭看重的不仅是他和刘在石、金钟国的情分,他更看重的其实是自己仲裁者的地位!当初姜虎东试着封杀金钟国的时候就是金钟铭阻止了他,但是现在姜虎东明显践踏了他对金钟铭的承诺,这才是面前这个年轻小子最愤怒的地方!甚至换个说法,某种意义上而言,姜1ine欺负刘1ine这小子还能就事论事,但是你姜虎东推开了他金钟铭再去欺负刘1ine那他就决不能忍!

    甚至今天的事情也是这样。金钟铭确实没有因为姜虎东对李胜基的袒护而生气,因为他真的看不上李胜基,他所愤怒的其实是姜虎东竟然一如既往的把自己放到了仲裁者的位置而把他金钟铭置于和李胜基相等的位置上进行判决!

    “还是那句话。”金钟铭的声音把mc梦从震惊和思索中拉了回来。“两年来,大家的变化都很大,我和虎东哥的最大,比梦哥你还有秀根哥变化的大多了……先看看这个吧!”

    “什么?”mc梦不解的接过了对方递来的手机。

    “早在刚才十点,我们还在车上的时候,今天不包含午夜场的票房已经统计出来了。”金钟铭指着手机解释道。“28万!第一天15万,第二天21万,今天28万。你要不懂我告诉你,这说明电影已经起势了,从明天开始观影将会进入真正的,拦不住了,我的电影。我做制片人、导演、编剧、主演的电影,已经要起飞了。梦哥,你自己说,从你最看重的那个金唱片大赏开始。音乐、委员会、电视剧、综艺、电影,甚至还有在这个商业社会里最看重的钱,乃至于学历和文化水平,这些东西摆在这里,我难道比他姜虎东差吗?为什么我这样的人还要受他的气?”

    mc梦无奈地倒抽了一口气。他觉得有点鼻塞。

    “两天一夜是他的节目。”金钟铭盯着mc梦做了最后陈述。“而我受够了他的霸道,又不准备受他的气了,那我离开不行吗?而且我不是今天跟你说然后明天就走的,我会一直等到过完年,等到今年阴历年的合同到期了才早,而且还会跟志源哥、金c哥稍微点一下,最后才会离开。而且我还专门把情况最危险的你叫过来交了心,提醒了你,详细告知了你……仁至义尽了吧?”

    mc梦点了点头,实际上这个时候才现。自己面对着金钟铭的时候其实跟面对着姜虎东时是一样的,一样的被压得喘不过气来,一样的只能放弃抵抗。只不过,两个人一个是从外面压过来,一个是从里面压过来罢了。

    “替我保密。”不知道什么时候绕到对方背后的金钟铭从后面拍了拍对方的肩膀。“这是我临走前跟梦哥你一个人的交代和沟通,所以哪怕是志源哥都不要说。”

    “我懂。”mc梦惜字如金,实际上从数分钟前金钟铭指着自己鼻子说他比姜虎东还霸道的时候,mc梦总共就只说出了4个字而已。

    “我送你下去。”金钟铭点点头。“正好我也准备步行回家。”

    mc梦站了起来,他也迫切的想回到家里,然后还想快点洗个澡再去躺到床上。好好的思索一下今天晚上、今天白天、最近一个时期乃至于最近两年所生的事情。

    一刻钟后,cube大楼后面的街道上,套上了存在办公室里的风衣外套后,金钟铭正在漫无目的晃悠着。实际上他送走了mc梦以后并没有按照自己之前的说法离开。这不是他故意扯谎,而是他现的心静不下来。

    具体来说,此刻的金钟铭心里像是憋了一团暗火一样,不是那种怒气勃的状态,也不是单纯的生闷气,而是有些想去泄和证明什么。但同时他竟然还能够诡异的压抑住和控制住这团暗火。这或许是去年中秋前后生的那些事情给他带来的影响,毕竟人经历的多了,心境磨砺了,那就自然能够更好更随意的控制自己,并能够把自己看的更通透一些。

    于是乎,在这段路上折返了七八次以后,金钟铭终于想明白自己到底是想证明什么了。他想证明的不是自己有多愤怒,也不是自己有多强大或者多强势。恰恰相反,他是想说服自己或者是向自己证明他是正义的,而姜虎东是错的那一方,所以他金钟铭刚才应该是义正言辞的。

    之所以会这样,再往深处的东西金钟铭其实也跟着想明白了,归根到底还是因为情分这两个字。平心而论,他跟姜虎东情分是要比金钟国要厚重的多的!但是他此刻为了自己道路,为了证明自己的强势和态度,竟然毫不犹豫的选择和姜虎东分道扬镳。

    莫非自己是个绝情的人吗?又或者说,自己是在变得绝情吗?

    一念至此,金钟铭突然觉得这个秋夜中的自己似乎有些孤单和寒冷,而本能的,他立即就掏出了手机,然后脑子里迅划过了几个人的形象。这几个人,全都可以证明他不是一个绝情、孤独、寒冷的人。

    毛毛,这时候应该正在和家人看电视或者聊一些无聊的话题,所以就不要打扰她了。

    二毛,同样的道理,也要pass掉。

    恩静,应该会很累了吧?或许正躺在舞蹈室里的椅子上闭目养神呢。也……算了吧?还是……去直接找她呢?此刻的金钟铭其实真的很想抱住恩静,不做别的,就是要盯着她那双没画眼线的萌萌眼睛看个够。

    正在此时,觉自己走到路口后的金钟铭立即转过了身子,他想去找恩静。可是,这时候的他突然僵直了身子,然后愣愣的看向了马路对面的一个身影。

    这是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身影。

    “oppa。”对方率先开口。

    “你……怎么又胖了?”金钟铭几乎是立即就把手机收了起来,同时,他诡异而又略带惊恐的现,自己心里那团躁动不安的暗火竟然已经安稳了下来。

    ps:还有书友群45716o898,大家加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