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332章根源

第332章根源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稍等一下!”姜虎东止住了金钟铭的动作。“两个问题!第一,有没有信心压制住徐智锡和利特这两位的故事?”

    “没有。”金钟铭的回答干脆利索。“当一个故事包含了一个人的情感的时候是没法决出胜负的,我只是要讲故事,对主题和强心脏都没有任何想法。”

    “那好。”姜虎东严肃的点点头。“那第二个问题,强大的老师是个什么意思?为什么不直接写安圣基先生的名字呢?”

    金钟铭立即面无表情的擦去了原来的字迹,写上了安圣基的名字。

    姜虎东:“……”

    “来之前其实是准备说一点关于电影方面事情的。”金钟铭架起腿,双手交叉着放在腿上,开始了仔细的叙述。“但是今天早上看到了奉俊昊导演的文章后我就知道,已经没有必要在电影的宣传上耗费太大力气了,毕竟嘛,说句让虎东哥难堪的话,十个强心脏也比不过一个朝鲜日报的影响力,一百个姜虎东为我说话也比不上奉俊昊导演……”

    “有些大实话没必要说那么清楚!”李胜基严肃的呵斥道。

    姜虎东:“……”

    众人一起笑了一下,谁都得承认李胜基经验虽然不足,但是天赋还是有的。

    金钟铭也点头笑了一声,然后才继续说道:“所以,我就临时的改了这个话题,也算是对奉俊昊导演的一个回应。”

    “哦!”姜虎东恍然大悟。“是回答那个关于强大的评价对不对?先咱们得先说一句,你这是认可奉俊昊导演的评价了吗?”

    “为什么不呢?”金钟铭摊了下手。“我觉得没问题,最起码我觉得我现在可以信心十足的接受这个评价,最最起码让我们回到事情的核心问题上,我非常有信心,等到这期节目播出的时候,我的电影就已经展现出统治力了了。所以,这个评价,我就愧受了!”

    “你这是自信呢还是狂妄?”殷志源无力的捂着脸问道。

    “有什么可以担心的吗?”金钟铭轻笑一声。“等到下周二才播放呢?要是这一周累计观影人次很差劲的话到时候请pd帮我剪辑了好了。”

    殷志源无言以对。

    姜虎东也抹了把冷汗:“……哎。既然如此的话咱们就可劲的吹,那你这个强大是什么意思?是双关语吗?”

    “没错。”金钟铭点点头。“这个强大的老师,既可以理解为我的老师很强大,也可以理解为教会我强大的老师。多说一句。这样的老师总共三个,安圣基老师只是第一个要说的人,所以我今天要说的时间比较长,你们剪辑的时候大可以放开来剪,真要是电影烂成一堆浆糊你们可以只保留第一段。”

    所有人都来了兴趣。

    “嘛。先安圣基老师的强大根本不用去描述什么。”金钟铭全程面色平静。“他的28个影帝头衔在韩国会不会后无来者我不知道,但是前无古人那是已经确定的东西。毕竟嘛,他是童星出身,他这一辈子几乎就伴随了韩国电影的展历程,别人有这个实力的未必有这个运气,有这个运气的未必有这个实力。”

    众人纷纷点头。

    “所以说,他本人的强大和如何教我变得强大的事情我并不想多说,你们要是想知道的话可以去网上搜关于他的评价关于他的文章,肯定能找出几本书来!我今天只想多说一个小故事,我和他的。”

    金钟铭随后讲述了自己和安圣基第一次赌约的事情。当然了,他略去了关于最佳新人的那个安排。

    “那个这一辈子拿下更多的影帝头衔就算了,谁还不能说句大话?而且一辈子的事情真不好说。但是,那个一年内拿不到影帝就自己把自己逐出门墙……?”殷志源忍不住笑了。“虽然知道你后来做到了,但我还是觉得你很二!”

    “我的老师也很二。”金钟铭不置可否的扭头应道。“他明明很舍不得我这个唯一的衣钵弟子,明明第二年就是他出道5o周年,明明他也要去争夺影帝,但是他却依旧答应了。所以这个不叫二,这个自信!虽然一度动摇过,双方都动摇过。但是总体而言,我们俩对我都抱有相当的自信,我自信我能拿下影帝,他自信自己的学生能够做到这一点!”

    “这个例子也算是切题了!”李胜基点头称赞道。“赌一把。成王败寇,而且最后的成功方式也是天堂和地狱在一线之间的那种,最后那几秒钟,你先听到了自己老师的名字,隔了几秒又听到了自己的名字,那个感觉一定非常让人心潮澎湃。”

    “是啊!”

    “没错。”

    所有的嘉宾也都认可李胜基的话。

    毕竟。金钟铭这个关于和安圣基赌约的话题虽然听起来还是没有徐智锡的那种跌宕复杂,也没有利特的料足,但是总体来说已经切题了。再加上安圣基和金钟铭的地位摆在那里,又是关于影帝头衔的赌约,所以这个话题天然比利特的爱情故事要重上三分。

    其实,单纯的想要体面的结束这次节目的话,那目的已经达到了。只是,一想到金钟铭三位老师的说法,所有人都更加期待起来了。

    而就在一众艺人在那里趁机感慨、议论顺便抢镜头的时候,西卡突然捂着嘴笑了起来,然后金钟铭身后的恩静也憋不住笑了,再随后,就连最后面能看到金钟铭位置的松雨、白宝蓝等人都笑了起来。

    原来,金钟铭已经擦掉了安圣基这三个字,并改成了刘在石这三个字。

    “呀……!”听不出来姜虎东是感慨还是在爆粗口,也不知道他是演的还是真心的,总之他的脸色确实已经有些尴尬的不得了了。“钟铭啊,你说咱们俩每隔一周都要一起去爬冰窝雪,同吃同住,咱们俩一起在夏天焖成过沙丁鱼罐头,一起在冬天开过敞篷车,睡觉的时候一起枕过贝克保温……郑秀妍小姐你不要笑,你家贝克的毛有的时候是能救命的!钟铭咱们继续。我记得咱们俩就连玉筋鱼汁都喝过交杯吧?为什么?为什么还是刘在石呢?”

    “因为这哥教我做人的时候,我还不认识虎东哥你呢!”金钟铭表情非常坦率。“在石哥这人对我产生示范效应的时候是我的初中时代,那时候虎东哥你在干吗我真不知道。”

    “心里好受了很多!”姜虎东长出了一口气,引得大家哄笑不止。“那时候……我想想啊。应该已经在主持夜心万万了,然后就和在石搭档主持了x-man……”

    “差不多吧,应该还要更早一点。”金钟铭晒笑道。“我认识石哥的时候是在他加入恨棒球队那一年,应该是2ooo年,产生彻底的敬仰和崇拜那种感觉应该是o2年以后。跟你说的那些其实时间上基本能对上。”

    姜虎东点了点头,时间线确实如金钟铭所言。

    “众所周知啊。”金钟铭开始回到正题。“一个人的成长,尤其是性格的塑造是需要经过不同时期不同方面很长时间打磨的,如果说安圣基老师是在技艺上和能力上教诲我,让我有了强大的资本,那在石哥就是在为人处世上教会了我……这个东西其实也不需要多讲……”

    一阵哄笑声响起,刘在石人品上的强大确实就和安圣基在电影人这个身份上的强大一样,是不需要多说什么的。而且这个东西在座的很多人都感同身受,讲太多段子大家反而都会觉得无聊,因为大多数人都有过类似经历。

    “所以。那个,直接总结吧!”金钟铭自己也不好意思的笑了,当然了,他其实是装的,因为他要是想爆点别人不知道的料肯定可以说出来一大堆,但是他也真的需要顾忌姜虎东的感受,所以刘在石这一条,大致的略过即可。

    “刚开始2ooo年的时候吧,在石哥来到我们棒球队的时候,我其实看他还是觉得蛮虚伪的。”金钟铭简单的描述道。“不要笑。我觉得大家一开始接触他的时候都是这么想的,你看我当时更欣赏的其实是棒球队里其他的那些人。你比如说苏志燮,那哥成为名演员后退出了棒球队,我就觉得他这么做很真诚嘛。这是韩国艺人通用的规则,很多人成就大了以后都需要改变生活方式,没必要还死活留在原来的圈子里;再比如尹钟信那哥放下音乐去做生意,去当老板,我也很欣赏,觉得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这也是人之常情;还有郑俊河那哥,一谈起工作那相处起来叫一个强势,强势到让人有点受不了;还有池石镇那哥,那哥一切都好,但是嫂子太厉害,是个妻管严……都说了不要笑,总之,我觉得这些人都有自己的看起来不符合纯粹道德标准的东西或者说他们都是有自己明显的弱点的,所以我觉得他们都是活生生的人。而刘在石这位突然加入到那个队伍的人就显得有些不够真实了,于是,刚认识对方的时候,我其实一开始看他都是斜着眼睛看的。”

    又是一阵笑声。

    金钟铭换了个姿势继续笑着说道:“但是后来,跟大部分人一样我对他的观念也在随着时间在变动。三个月觉得他虚伪,半年可能还觉得他在装,一年的时候隐隐约约觉得他所图甚大……都说了不要笑。但是,当你跟他认识了9年了,他还是那个样子,而且这九年是你从初中到高中再到大学,是你一个人最重要的成长期的时候,那你只能会不自觉地佩服他,想去跟他学习!对不对?”

    连姜虎东也在点头了,也不知道他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金钟铭会意的指着对方开玩笑道:“好了,在石哥的话题我不多说了,虎东哥已经对我示意很多次了,那怎么赶紧接着说下去……”

    “我是在点头,不是在向你示意什么!”在满场数百人的笑声中姜虎东无语的更正道。

    “不管怎么样了。”金钟铭笑眯眯的挥了下手。“咱们赶紧的,不然就得耽误大家吃晚饭了。继续刚才的话,就是说就算是很佩服对方,想去向这个榜样学习,但这样也有问题啊。凭什么跟他学呢?这么学要多受多少罪,为什么不能学一个轻松地活法呢?要知道我o5年的广告收入可是非常多的,但后来有了经济基础后下定决心要跟他学的时候我把所有的代言都扔掉了。吃了多大亏?所以说可能每个人都在佩服他,但是不是每个人都有这个意愿愿意去学他的,但是我确实在下定决心却学习了在石哥,为什么呢?这就要说到另外一个人了。也就是今天最后一个老师,也是最重要的一个老师,同时她也是今天我要谈的这个话题的根本,这是一个影响了我整个人生观的一个人!”

    众人兴致勃勃。

    “问大家一个问题啊。”金钟铭淡定的擦掉了题目板上刘在石这三个字,但却并没有直接写什么。“话说到今年为止。我也算是出道整十年的前辈演员了,以后记得见到我要鞠躬……”

    满场的惊呼打断了金钟铭的话,这些人已经习惯了金钟铭在韩国影视圈里的存在,但是咋一听到十年这个数字还是有些恍惚。

    “出道十年,也导演、主演、辅演了很多电影、电视剧,都是很优秀的作品了。”金钟铭没有被惊呼声吓到,而是很淡定的在黑板上写下了一个名字,然后直接倒扣在旁边的扶手上。“那么大家知道我个人最看重的一部作品是哪一部作品吗?”

    这下子众人的兴趣都上来了,所有人七嘴八舌说个不停。

    “拿下影帝的电台之星!”不待金钟铭附近的艺人开口,坐在观众席上的那些群演们就开始喊了起来。

    “不是!”金钟铭立即摇头。同时把西卡的脑袋推了回去,这丫头想趁机偷看题目板上的名字。

    “老千?那部电影你非常帅!”身后的恩静也来了兴趣。

    “也不是。”金钟铭同样摇
重生在过去那年帖吧
头道。

    “灿烂的遗产吗?”下面观众席里的人继续问道。

    “no。”

    “我爱你?”有个pd也忍不住了。“你的第一部导演作品。”

    “不是。”

    “肯定是那些年了!”姜虎东哈哈大笑。“你还是念念不忘给自己电影做宣传……”

    “也不是。”金钟铭淡定的态度让姜虎东的笑声戛然而止。

    krysta1举起了手:“是疯狂的初恋吗?”

    “你是怎么想到这个答案的?”金钟铭无语的回头问道。“那部电影我只出场了五分钟……”

    “可是伍德,你这意思明显是在电影里认识到了可以当你老师的人,所以我就想到了那部电影里的车太贤前辈和孙艺珍前辈……”krysta1的回答不得不说还算是有逻辑性。

    “很聪明。”金钟铭点点头。“但还是不对!”

    “那我知道了!”又一名观众席上的中年人举了手。“是你的第一部电影爱回家吧?那个老师是李廷香导演。”

    “bingo!”金钟铭赞赏的举起了大拇指。“但是有一点不对,我不是要说李廷香阿姨。”

    大家刚刚恍然的表情又变成了茫然,如果是那部电影的话李廷香这个韩国新浪潮电影导演的代表人物无疑是最有资格成为金钟铭的老师的。但如果不是她,那又是谁?

    “爱回家或者说外婆的家这部电影,和我的野蛮女友一起并称为韩国新浪潮电影的代表作,也是我第一次触电。毫无疑问,无论怎么夸大这部电影对我的意义有都是没问题的。甚至是理所当然的。但是这部电影对我产生最大影响的地方却不是这些,而是……”说到这里,金钟铭举起了自己的标题版。“它让我认识的一个人——金艺芬奶奶。”

    众人目瞪口呆。

    “这位奶奶现在身体还很健康,我之前还去看了她一次。”金钟铭收起心神说道。“但我要说的事情并不是近期的事情。而是在之前,大概是o2年吧,已经有七八年了,曾经有过这么一次探访的经历想跟大家分享一下。”

    众人纷纷坐直身子,他们都有预感,这个故事之后今天的录制将会彻底结束。

    “当时听到消息。说是老人家因为下雨路滑在山路上摔了一跤还淋了雨,所以身体有些不便。”金钟铭开始认真的讲述了起来。“那个年龄的人。摔一跤还淋雨,谁会不担心呢?更何况奶奶还专门让她儿子打电话给我,说是想见我一面,所以我当时真的吓了一大跳。没跟家里人说也没跟学校请假,直接就做火车去了。”

    “虚惊一场吗?”李胜基试着捧哏道。

    “当然了,老人家后来还健康的活了好多年。”金钟铭微微笑着应道,但是马上笑容就消失了。“但是当时情况很严重啊,非常严重。谁都不知道奶奶到底能不能好起来,她自己都不知道。所以,当时她想见我其实也确实是有了结一下心愿的意思。不过也幸亏如此,我才能看到一个活着的人是如何坦然的来处置自己死亡这件事情的,也给我以后的心理成长带来了很强烈的洗礼。”

    那么金艺芬老人到底是怎么抱着安排后事的想法来处理自己周边事物的呢?很简单,简单到当时的金钟铭完全不知所措,她给自己的亡夫上了一炷香,全程一言不;然后她挨个的看了一眼自己三个孩子,还有几个孙子孙女,当然了。还有金钟铭,但也依旧是没说什么;最后,她又让自己儿子开车载着自己去了趟下面的镇子里,去和自己的老朋友聊了几句。

    “我也跟了过去,那是因为奶奶坚持让我顺路回……汉城,当时还是汉城。所以,一直到那个时候我才能够知道,原来电影真的是来源于真实。”金钟铭的语气平和中又透着一点严肃。“在爱回家这部电影中有这么一段剧情,一对七老八十的老朋友,在那里很坦然的描述着死亡这个话题。但我之前一直以为那是艺术加工,直到那天我站在老人身后听着她和自己的老姐妹说了些平淡至极的闲话。”

    “那么说了些什么呢?”姜虎东突兀的想起了金钟铭在第一次两天一夜旅行中的事情,他当时就是跑到了借蒜的人家遇到了一位独居的婆婆,然后坐在那里和对方聊了很长一段时间。可是聊得东西却很让人无语,以至于最后剪切了一大段。

    “和电影里不同,真正的金艺芬奶奶并不是哑巴,所以她们聊的东西更加丰富。”金钟铭略显严肃的答道。“但这其中最让我感到动容的,其实是她离开时和自己那位老姐妹说的话。她说,她怕自己这次真的撑不住了。所以就坐在床上想到底还有什么事情没干,但想来想去就是两件事。这第一个自然是要给老伴上柱香了,告诉他自己要去陪他;然后就是要看一看自己的子女、孙女;不过,等我这个只跟她相处了一个月的孙子她都看到了以后,她这才突然想到应该来镇子里去看看自己这位朋友,所以,最后解释完了以后她笑着要求对方不要怪罪自己。”

    “这个话……”姜虎东想说什么却不知道该怎么说。

    “这个话的内容我当时没想懂。”金钟铭摊了下手。“但是她当时那种非常淡然非常坦然的语气让我很是动容,她怎么就能这么坦然的面对可能真的会到来的死亡呢?这个影响当时已经产生了,我本能的羡慕她的那种从容,然后想去学习,所以才会不自觉地想选择让自己显得强大的道路。而这其中具体的道理,一直到去年这个时候我才想明白!”

    “去年这个时候……?”殷志源茫然了起来。“莫非是母亲拍摄期间?”

    “是崔真实前辈去世的时候。”金钟铭扬起头看着殷志源更正道。“尔三星医院里,我当时患了胃病,住进了医院,隔着窗户就是停尸和火葬的地方!”

    所有人都不敢接口了,崔真实这个事情一直到现在都是个禁区,更何况,就在八月份的时候,还生了有为出名的人偷偷盗取她骨灰的事情,所以这件事情此时尤为敏感。

    “不止是这件事情,当时我周围还生了很多让人感到痛苦和绝望的事情,我当时就被这些事情刺激到了。”金钟铭略显感慨的叹了口气。“人生不该如此脆弱的,这个道理谁都懂,但是面对着那些外来的侵蚀你该如何抵抗?疾病这东西你可以去锻炼身体。可以打预防针。但是,自己内心的那些东西,以及周围那些肮脏的事物和无端的攻击又该如何避免呢?”

    krysta1歪着脑袋,似乎是想起了什么。

    “躺在病床上。迷迷糊糊的就想起了之前的事情……一下子就明白过来了!”金钟铭的语气突然变得很强硬。

    “明白了什么?”殷志源茫然的问道。

    实际上,关于最后这段描述大部分人根本没听懂,他们觉得金钟铭最后这个故事完全不如第一个赌约来的有意思,也没有第二个谈论刘在石时顺便调侃姜虎东来的有笑点,只是在尽力的附和罢了。

    “明白过来。该如何让自己强大!强大到让自己都无可奈何的地步!”金钟铭的回答很有气势。“金艺芬奶奶当时为什么可以这么从容?因为她这辈子尽了全力了啊!她丈夫去世那么长时间,她不求任何人,就那么坚强的凭着自己院子里那一百多颗胡桃树养活了自己的两女一男,让他们成家立业结婚生子!所以她才可以这么淡然的去跟自己的丈夫上柱香,去跟自己的儿女们告别,那是因为她对得起自己的家人啊,她没有任何亏欠!反而是其他人都在亏欠她!”

    想说什么的李胜基无言以对。

    “就连对我这个只是相处过一个月的露水孙子,她都是能够做到让我去亏欠的地步的,因为在那一个月里我天天调皮捣蛋,但是她却总是乐意帮我这个孙子做饭加餐。让我不用每天都去吃盒饭!她当然也可以对我做到坦然相待!”金钟铭继续说了下去,语气也变得越来越激烈。“在石哥不也如此吗?我为什么最终还是要高看他一眼?因为虽然我当时没想通这里面的具体原因,但是那个道理已经印在我脑子里了。后来我才明白过来,原来他的那种处处与人善,只帮人、不求人的处事方式,其实也是一种让自己强大的东西,所以我才会向他本能的靠拢和敬服……”

    姜虎东欲言又止。

    “我这里多说一句。”金钟铭瞥了姜虎东一眼。“人家常问我,你在无限挑战和两天一夜里都待过,那姜虎东和刘在石这两个mc哪个更好啊?答案很简单,最起码对我而言是姜虎东更好。mc的方式我确实更喜欢虎东哥的,甚至在综艺这方面我跟在石哥是有很大分歧的。”

    姜虎东面色并未好转,也没有趁机开玩笑。

    金钟铭继续说了下去:“但是,在石哥的为人却让我本能的在畏惧。因为这种人你不能和他当敌人只能当朋友啊!没人敢不和他当朋友啊?他太强大了,他也是和金艺芬奶奶一样的人,他从不让自己亏欠别人,只让别人亏欠他。所以我对在石哥的那种感情,除了夹杂在这里面这么多年的交情以外,更多的其实是一种对强者的模仿和尊敬。我。就是要做那种强大的人!而这个潜意识早在o2年去拜访金艺芬奶奶的那天,就已经印在我的脑子里了!那是一种从小埋在心里的种子,随着你成长生根芽,最后长成苍天大树,以至于和你的灵魂融为一体,让你迫切的去追求成为一个真正强大的人!”

    耸了耸肩,金钟铭做了结语:“所以,我要在这里回答一下奉俊昊导演,你看的其实一点都没错,就连我自己也是从来认为自己是强大的!因为我很小的时候就从一个人身上得到了强大的种子,并把它种在了自己灵魂之中,这使我我天生向往着强大;然后我又从在石哥那里得到了第一个模板,他让我知道如何让自己本身强大到无懈可击,强大到免疫任何来自于自己内心的攻击和伤害;而后来,包括我的老师安圣基在内,很多很多的人又教会了我如何获取强大的手段和技艺,这让我也拥有了让别人畏惧的实力!所以说天堂和地狱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要有一颗强心脏来应对这所有的一切!最后感谢奉俊昊导演您这次善意的帮助,有您的帮助这部电影我必将成功!”

    ps:还有书友群45716o898,大家加一下。

    ps:这一章犹豫了很久,最终还是写了,写到三点钟,实际上第二天五点起来上厕所被鸡大群里的聊天吸引就又醒了……这是因为脑子一直在亢奋吧?

    之所以写这章,三个原因,第一,我要道歉,之前这本书开书的时候各种不严谨,金艺芬奶奶其实身体很好,最起码o8年的时候身体很好,我却在公众章节里说她去世了,所以必须下跪道歉。但是问题在于作者想改自己的章节竟然也改不了,需要责编帮忙。真让人无奈。

    第二,我要给之前的人生八苦做个总结,那段是我自认为写的最好的一段,虽然很矫情,但是有些东西还是写到了,而且大家的反应很好,天天有人书评区和群里骂我说我那段写的太阴暗受不了,但实际上我记得很清楚,那些章节均订很高,这说明大家是看进去了的。只是最后骂的太厉害,我就直接仓促结尾了,金钟铭在病床上的醒悟没写好,这里稍微点一下。

    第三,我想说一下主角和刘在石、姜虎东的关系,尤其是马上就要开始写姜虎东的情节,刘在石也要提一下,主角,最起码是书里的金钟铭绝不是无条件的因为这个人好所以好,他其实是畏惧,这是第一个让他感到畏惧的人,所以他不敢不和对方做朋友!

    以上,这章实际上是79oo字左右,最后四百字的ps也很有用,别说我凑字数。求打赏,求月票,求推荐,求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