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322章釜山及时雨姜东元

第322章釜山及时雨姜东元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一觉醒来后盯着窗外蒙蒙亮的天,金钟铭本能的掏出手机看了下时间,他这时候才现自己这一觉竟然直接来到了早上五点!

    叹了口气,洗了把脸,这时候他才现公司大楼里已经有点生气了,最起码早班的清洁工已经开始过来工作了,于是,略作思考后,金钟铭干脆的跑下了楼,然后直接来到到了楼下的保安亭里。

    “哦,金代表!”亭子里值班的保安是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此刻正在吃早饭呢,看到金钟铭敲窗后他赶紧放下了饭盒。

    “老唐。”金钟铭淡定的走了进来。“打扰你吃早饭了,能帮我个忙吗?”

    “您说。”唐姓保安赶紧肃立。

    “去帮我买下今天的中央日报、东亚日报,还有……朝鲜日报!”金钟铭沉吟了一下。“三份都要,要是有卖早餐的顺便给我随便来点什么,我不想出面。”

    “放心吧!”唐姓保安立即点头应许。“这事简单,您等我五分钟。”

    金钟铭不置可否,眼瞅着年纪大自己一倍的人辛苦跑出去了,他却心安理得的坐在了对方桌边,韩国职场上级让下级跑个腿简直常见到爆,时间一长他也自然而然了。更何况他的确是不想让人看到自己买报纸的事情,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真要是被那个路过晨跑的人拿手机拍了一下再传到网上去,那真的会显得很丢脸,到时候就算是电影失败后想装清高都来不及。

    老唐的效率很快,不一会,他就带着三份报纸和一个临时性饭盒跑了回来,打开一看,赫然是泡菜豆腐汤加包子,很典型的韩国早餐。

    道了声谢,金钟铭就和对方挤在一张桌子上吃了起来,同时他左手直接打开了报纸。熟门熟路的翻到了各自的文娱版去找相关的消息。

    不过,看完了前两份报纸后他却更失望了,因为东亚日报和中央日报立场没有丝毫动摇,而且这次他们还针对双方昨天的言论在文娱版对掐了起来!

    中央日报是利用昨天的显得不赖票房数据和各大电影网站的高评分在那里鼓吹什么纯粹的青春。认为电影已经成功了,因为作为一部青春片它已经获得了还处于青春期的大学生们的拥护,这就足够了。

    对应的,东亚日报则直言不讳的点出了一个要点,那就是在韩国。由于高考的严谨性,大学生数量实在有限,而有限的观众数量是不足以对电影成绩产生直观的改善的。同时,这份报纸还指出来,说是学生的评分大多具有冲动性,是出于逆反心理给的高分写的评论,是不够理性和公平的。总之,无论是票房成绩也好,还是电影网站的评分也好,如果数量不能达到国民认可的一条线以上。那么一切的一切都将是空中楼阁!而这条线是多少呢?东亚日报直接给了出来,25o万!过了这条线这部电影就是龙,没过,它就是虫!

    说句实话,一般而言,这种对掐对电影本身其实是一种很好的宣传策略,因为会吸引注意力嘛。但是,考虑到对掐的双方齐刷刷的把自己的电影放置在大学生所看的电影这个位置上,而且争论的焦点也是占社会极少份额的学生群体能否有资格其决定一部电影的格调……呃,总之。金钟铭看完两份报纸后就郁闷的想骂娘,你说那群白领看完这样的报纸后怎么可能有心思去影院?

    所谓怕什么来什么就是这意思了。

    略显无奈的放下了这两份报纸,金钟铭不抱希望的打开了朝鲜日报,他记得这家报纸可是要号称连三份影评的。也不知道评分给了3星半后还能给个什么好说法,那个姜东元又会说出什么样的话来。说句丧气的话,他跟那位不熟,也就是指望着对方看在崔东勋导演的香火情上不说坏话罢了。

    不过,刚一翻到第六版的文娱版块,金钟铭就愣住了。因为先映入眼帘的是那个影评文章最后的星级评分标志,只是这次竟然变成了4星!再仔细看看,果然是那些年,不是什么新电影。于是,金钟铭赶紧往上看过去,赫然现这版的头条上印着一句让他惊喜不已的加粗标题——姜东元:三十岁的人,请你过来,这部电影里面有你丢失的青春。

    金钟铭紧张的合上了报纸,然后赶紧低头两口咽了个包子,这才回头看向了这个朝鲜日报的第二篇影评。

    影评的内容其实很简单,说是记者在电影放映结束后在座位上现了一个拿衣服捂着脸很长时间都没起身的观众。刚开始,他还以为这是一个看电影看到睡着了的人,但是后来才现这位竟然是一个看电影看的动了情以至于失态的观众,而此人正是姜东元。对方表示,他之所以捂住面部其实是作为一个艺人不想让其他人注意到他的失态而已,只是没想到等在旁边的这位朝鲜日报记者非常有耐心,所以最后才不得不主动放下衣服接受了采访。

    毫无疑问,这第二篇影评是和昨天的影评类似,都是围绕着这个叫韩文洙的特派记者对一个著名演员的采访展开的,只是这次被采访的人从张东健变成了姜东元而已。

    快的跳过了前面的说明,一大段对话形式的采访内容映入了金钟铭的眼帘。

    韩:“我想问下姜东元先生,到底是什么东西让你如此动情呢?是电影里的某些元素还是你本身一些特殊的境遇?”

    姜:“必然是两者皆有的,只有当一个观众和电影产生了共鸣的时候他才会出现如此失态的表现,而作为一名职业演员,我自问在这方面的控制力度其实是更大一点的,但是这也从侧面证明了这部电影的出色。”

    韩:“可是恕我直言,现在谈及优秀未免有些过早了,据我观察,这个放映厅里全场只有你一个人……”

    姜:“那是因为我是这里唯一一个年龄在3o岁以下的人,你可以试着去找找别的3o岁左右的观众,我相信他们和我一样会有很深的感触。”


天刀异界游最新章节
   韩:“……你是说3o岁,而不是2o岁吗?”

    姜:“是。我知道金钟铭请了很多同校的学弟学妹们前来参加映式,但是我觉得那只是他用来推动口碑的一个方式,因为那个年龄的学生们很有激情。但实际上,据我观察。这部名为那些年的电影不止是给学生看的。金钟铭……导演,想展示的东西当然是青春,可是他想展示不止是看起来美好和纯洁的青春,还有失去的青春,以及失去青春后的人。甚至。最起码从我这里来看,后者的比重似乎更大一点,遗憾和时间的流逝才是主题,失去和面对才是电影的意境……”

    韩:“那个……我刚才采访了很多人,包括我自己的观察都是说,这部电影是针对2o岁前后的年轻人,是针对那些还没有失去青春这两个字的人看得……”

    姜:“我有证据。”

    韩:“哦?”

    姜:“电影的前七十分钟你不觉得诡异吗?太写实、太不唯美了,对不对?为什么要这样?如果金钟铭导演是想把电影单纯的展示给那群还处于青春,或者说还清晰的记得自己青春岁月的人的话,那么逻辑不通啊。那他就应该拍的更美一点、更有意境一点才对啊!或者干脆拍成青春偶像电影也行的!没必要这么用力、这么让人印象深刻的。因为太浪费了。但是他确实又这么做了,他采用了一种非常真实的手法来做这段对于青春的日常描述,从高中到大学,近七十分钟的时间,很长的篇幅,也很写实!为什么?因为他想让我,或者说我这个年龄的人,去回忆起那些已经有些模糊了记忆。最起码对于我这个3o岁的人而言,如果不写实的话是勾不起那段已经快被我遗忘了的记忆的。所以……当我看到电影中金钟铭转身回头把试卷按在了含恩静脸上的时候,有一种闸门就打开了。请你注意。我是汉阳大学的学生,但我不是在剧情来到大学之后才入戏的,我是在很早的很早就被带入了电影,再然后。自然就是跟着剧情哭哭笑笑,不受控制了。”

    韩:“但是,如果照你这么说的话,那些年纪再大一点的不行吗?三十二三岁、三十五六岁,我的意思是你确定今天其他人近乎淡然的反应是因为年龄吗?”

    姜:“其实跟年龄没关系,这个是要看你的脑子里还有没有对于那段岁月的记忆和渴望!有的话四十岁也可以。没的话二十岁也不行,很显然,这些前辈艺人已经忘了,或者干脆就没有。”

    韩点头。

    姜:“但是这里关于年龄的事情我要多说一句。请注意电影中的年代,99年高三,o3年的台风,比着年龄你才会现金钟铭导演真正的目标其实真的是我们这群已经确定失去了青春的人!我们这些人已经确定的离开了那段肆意妄为的时刻,如今的我们必须要藏住那段记忆,然后去学的更成熟一点。只有在接到自己同学电话时,说谁谁谁已经已经嫁为人妇、已经为人母的时候,我们才会突然间回想起来。哦!原来,那天上课的时候,那个谁谁谁扭过头来的那一瞬间真的好漂亮……对不起,我又失态了。总之,我入行近十年,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在不拍戏的状态下,对着外人哭出来……”

    韩:“没关系,我真的很高兴能够听到有一名专业人士如此动情的来描述一部我没看懂的电影。”

    姜:“总之,我觉得你们都被金钟铭导演骗了,你们看着那群演员的年龄,看着他的年龄,总觉得,他是给2o岁的人拍的这部电影。但不是,或者不止是!我觉得他是因为自己早熟,或许是因为自己目前的成就不得不早熟,所以他也是一个失去了青春但却还记着的人!和我一样。我觉得他是抱着那种遗憾和祭奠的味道来拍摄这部电影的……说实话,我跟他不熟,所以请不要把我下面的话当做广告,最起码我的广告没有经过他本人的同意!”

    韩:“请讲!”

    姜:“请朝鲜日报替我转告那些忙于生活、忙于工作,但是年龄跟我相似的人们一句话。如果你忘了自己的青春长什么样,请来这部电影里找一下。当然我不会保证不每个人都能找的到,那是不可能的。但是万一找到了呢?多值啊?那样你们就能和我一样痛痛快快的躲在黑漆漆的电影院哭一场了!”

    后面还有一大段内容,但是金钟铭没有看下去,他松开了塑料饭勺,放下了报纸,然后闭上了眼睛开始喘起了粗气。突然间,他睁开眼睛双手抓住了这份朝鲜日报,狠狠的把这玩意撕成了碎片,然后就这么随手一扬,碎片在保安亭里如同雪花一般散落开来。

    “金代表……”老唐不顾自己的泡菜汤被报纸弄得不成样子,赶紧紧张的站了起来。“这个……您消消气?”

    “已经消气了。”金钟铭平静的答道。“我现在是什么气都没有了,我现在气消得吧……只想去给姜东元前辈跪下去唱征服!这哪是姜东元啊?这分明是姜公明!话说老唐你知道征服那歌怎么唱吗?”

    老唐尴尬的摇了下头,他实在是没搞懂这位公司里的二把手是个什么状态:“这个什么zhengfu我真没听过……”

    “早餐不错,有机会我请你一顿,多谢!”金钟铭笑眯眯的拍了拍对方的肩膀。“至于会不会唱征服无所谓了,但是有一件事你要明白,我现在是姜东元前辈的粉丝了,铁杆的那种!有机会见面,我一定要纳头便拜!”

    言罢,金钟铭在老唐完全懵逼的目光中挺着胸就走了出去。

    ps:还有书友群45716o898,大家加一下。

    确实好累,不是叫苦,而是这段时间白天确实很忙,晚上再去码字,经常性的两点多才睡,然后八点不到勉强爬起来去干活……感觉整个人走路都打漂,前段时间的爆更明显有力过度了……

    还有,晴天,你要的有意思章节名来了,求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