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305章置身事外(2)

第305章置身事外(2)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金钟铭真的没和李柱英说多长时间,因为在十几分钟后苏小娅就按时出现在了远处走廊的尽头,这说明刘在石已经录好节目了,甚至已经在等着他了。

    起身和李柱英道了声谢,又拜托了对方两句,金钟铭直接披着棉袄去见刘在石了。相比较于电台部那边的冷清,刘在石所在的楼层就热闹太多了,也正是因为如此,两人不得不迅的离开,不然光是来录制现场当群众演员的人就够他们喝一壶的了。

    “我……想带你见一个人。”地下停车场里,刘在石一边走一边略显犹豫的解释道。

    “我知道。”十月的秋夜实在是有点寒意,再加上之前一整天的拍摄让他从精神到都有些疲惫,所以金钟铭边走边裹紧了棉袄。

    “你知道?”刘在石诧异的停下来问道。

    “金济东前辈是不是?”金钟铭面色如常。“不然还有什么事?”

    “你……总之你知道更好。”刘在石无力的挥了下手。“石镇哥已经陪着他等在那边了,咱们正好一起去喝一杯。”

    苏小娅被金钟铭撵回去了,贾潮一个人开车载着金钟铭跟上了刘在石的车子。保姆车七拐八抹的,跟着对方来到了蚕室的一个小街口里,而最后的地点竟然是一个位于半地下的餐厅里。

    “至于吗?”金钟铭一下车就对着刘在石抱怨了起来。“为什么要搞成这个样子?”

    “不是我要搞成这样。”刘在石也觉得这个地方有点让他难以招架。“是济东自打上周的事情以后就确实一直呆在这里,白天在那边家里睡觉,晚上才来这边吃饭、喝酒,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整才好!”

    “我不是这个意思。”金钟铭无奈的搓了搓脸。“我是说他至于吗?kbs不行mbc也行吧?mbc不行sbs总行吧?何苦要这样呢?”

    “那个……还是进去再说吧!”刘在石无奈的挥了下手。

    步入地下餐厅后,金钟铭这才现,陪着金济东的不止是池石镇,李孝利和明星金钟的另外一个主持人全炫茂也在这里。

    不过,让他有些吃惊的是金济东并没有想象中的颓废,恰恰相反,他的精神状态很是不错。实际上,李孝利、池石镇三人倒像是在喝闷酒,唯一一个活跃气氛的人反倒是他。

    “在石哥……哟!钟铭你也来了。”金济东热情的打了声招呼,自从那次和西卡一起上了一次明星金钟后。两人虽然称不上是好友,但是最起码面子已经能过得去了。

    “济东哥。”金钟铭应了一声,也没跟其他三人打招呼就直接脱下棉袄,然后略显无力的坐在了靠墙的位置上。

    “要吃点什么吗?”金济东热情的递上了一个菜单。“我天天在这儿吃,这里的参鸡汤非常不错。”

    “那就来份参鸡汤吧。”金钟铭扶着额头倚着墙答道。“我刚才两天一夜里回来。从中午到现在只吃了一碗泡面,却在棉木洞那里做了一千个蜂窝煤球,感觉整个人都要散架了。”

    “是啊。”金济东感慨的点点头。“那得好好补补。”然后他立即亮开了嗓门对着柜台喊了起来。“韩社长,来份参鸡汤,人参要来最好的!”

    李孝利和刘在石对视一眼,然后齐刷刷的低下了头,池石镇也看了这俩人一眼,却也把头低下去了。无他,这三人对这聊得有来有往的两个人非常了解,知道他俩一个比一个聪明。所以对俩人的这种怪异对话根本不愿意多去掺和。

    不过,有人却听不懂了。

    “那个……济东哥。”全炫茂点了点桌子。“现在是讨论参鸡汤的时候吗?”

    “吃饭的时候不讨论吃的讨论什么?”金钟铭一边说一边低头整理着自己里边的衣服。“那什么,韩社长是吧?参鸡汤要四份!这桌子上份,门口那桌也上两份。”

    “是是是!”金济东一拍额头。“忘了在石哥和你俩的助理了!”

    全炫茂无言以对,只能颓然的坐了回去。

    就这样,金钟铭和金济东面色如常情绪稳定的就着参鸡汤从饮食聊到了新的天文现,又从天文现聊到了历史,最后两人终于开始淡定的聊起了李氏朝鲜历史上那让人笑掉大牙的两百年党争问题。

    “说真的。”金钟铭一边啃着鸡肉一边笑道。“一开始的赵光祖的士林派因为改革触动守旧派的利益,从而引了第一次党争的事情,我倒是可以理解。因为这毕竟是改革与守旧之间的路线争执,这里面有理念分歧,有利益侵犯,谁都说不出话来。但是后来那些算是什么?西人党灭了东人党。就因为如何处置对方竟然就分裂成北人党和南人党;然后北人党竟然在得势的时候又内斗,分裂成大北派和小北派;大北派得势的时候又内斗,搞出来一个骨北、肉北、皮北三派。我每次读历史的时候都能被这些东西给逗笑……再加上后来各种势力反复,整个李氏朝鲜就被这些玩意给祸害了几百年。”

    “确实很无稽。”金济东微微笑道。“谁也不能说这段历史有多么伟光正。可是钟铭啊,你想过没有?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这些人为什么要争呢?因为上层的路线关乎着整个国家上上下下的命运。上到皇室贵胄。下到平民百姓,他们的命运已经被系在了这些可笑的东西上面了。所以说,不争不行啊!”

    金钟铭干笑了一声,他决定尽最后一丝努力劝劝对方:“可是,济东哥,你想过没有,这些乱七八糟的党争之中,除了一开始的赵光祖和中间蹦出来的李舜臣这两个人外,其余有谁是真正为国家做出过贡献的人?其余的那些人,个个都是……”

    “那我就支持赵光祖和李舜臣!”金济东很严肃的打断了金钟铭的劝说。“在赵光祖的时代我就支持士林派,在李舜臣的时代我就去当一个南人派,或者你认为这俩人不值得我追随吗?不值得我去捍卫吗?我不指望能贯彻自己的理想,但是为了自己的理想去做一个支持道义的热血士子还不行吗?”

    金钟铭冷笑一声,他很久没有因为裸的鄙视一个人而真正的冷笑了:“济东哥,可是你想过没有。赵光祖时代就是因为有你这样的热血士子,所以四次士祸引得多少无辜被牵连?那些士子为了自己的理想跟着赵光祖摇旗呐喊,最后自己死了就死了,可是为什么还tm要连累自己的妻儿家人。这些热血士子死之前、贬斥之前面对着自己父母不觉得羞耻吗?”

    “你什么意思?!”金济东一拳头砸在了桌子上。

    “你说我什么意思?”金钟铭针锋相对的问道。

    “冷静一下。”刘在石赶紧想劝一句。

    “让他们接着闹。”李孝利倒
绝品透视眼无弹窗
是很看的开。“我听得正有意思呢,真打起来我再护住济东哥就是了。”

    “你到底什么意思?”金济东被身边这俩人一打岔气势已经消了不少,语气也就变得缓和多了。

    “你说我什么意思?”金钟铭冷笑着重复了一遍。“为什么石镇哥和这位全炫茂先生没有劝我们?因为他们心里有事,他们就是被你连累的无辜!”

    金济东愣了一下,然后看了看这两人。最后又回头盯住了金钟铭,他很想说些什么,但是张了张嘴却又一个字都没说出来。其实,以他的聪明早就想到这一层了,只是一直在自我欺骗而已,而现在却被金钟铭给直接了当的点开,变得无处可逃了。

    数月前,金济东公开对去世的前总统卢武铉进行了路祭,这使得他的政治立场被彻底确定了下来。而本月初,他就得到了正式的kbs辞退通知。并在几天前完成了最后一次明星金钟的录制。几乎所有人都相信他是因为政治立场被政府给打击报复,这才丧失掉在kbs一切mc职务的,当然了,直接说封杀也没问题,毕竟这个小眼镜男人的最主要的节目就是明星金钟。

    实际上,在几天前的最后一次录制结束后,当金济东转身想要离开kbs时,很多守在外面的媒体记者都直接问他感不感到委屈。

    委屈是当然的,但是求仁得仁,金济东既然表达了自己的政治立场。那现在被反对的政治力量打压也是他应得的。

    不过,此时金济东和金钟铭所说的却是另外一回事,那就是被他牵连到的池石镇和全炫茂这俩人。要知道,三人搭档了明星金钟已经数年了。这个节目稳定在了2o左右的高收视率上面也已经数年了,直接说这个节目是这三个人的主职也未尝不可!可是,现在节目的灵魂人物金济东要走了,收视率怎么办?这俩人又怎么办?他们干什么了,为什么要遭这种殃?

    甚至更有甚者,那些卢武铉的支持者视金济东为英雄。所以视即将顶替他的池石镇为政府的狗腿子!就这么几天,网络上已经兴起了anti池石镇的风潮……还是那句话,他干什么了?不就是被你金济东连累的吗?

    金济东不笨,他也不是个坏心眼的人,他只是一个还有着书生意气的书生罢了。可是,看过电视剧的人大妈都知道,就是这种有着主角气质的书生最喜欢连累无辜了!金济东他自己也知道!

    可是他凭什么啊?

    “你凭什么啊?”金钟铭歪着脑袋盯住了对方想要躲闪的眼睛。

    “可是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他们也已经把我开了。”金济东无奈的低着头解释道。“我也不想连累他俩的,要是知道这样我早就自己辞职了!”

    “我不是说这个!”金钟铭又一次冷笑了,他觉得今天自己冷笑的次数太多了。“我是问你现在事情既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那你为什么还要在这里装疯卖傻?还要让这些被你连累的无辜反过来在大半夜的离开家,跑到这鬼地方担心你?你凭什么啊?你以为你是电视剧主角吗?天生就该别人欠你的?莫非你是朵纯洁无暇的白莲花?”

    “钟铭!”池石镇看着满脸通红的金济东有些坐不住了。“不要那么刻薄!”

    “我还刻薄?”金钟铭又冷笑了。“刻薄的不是我们的金济东金大才子吗?他逼得的在石哥和我录完节目累得半死就跑过来,逼得你扔下老婆孩子半夜陪他喝酒……哦,那个全炫茂先生对吧?我记得你还和你妈妈住一起,半夜跑过来老人家担不担心你啊?”

    “得得得!”李孝利放下了烧酒杯子。“你别说了,他脸皮薄,再说下去说不定就得跳楼了……话说这是地下,上吊了、上吊了!”

    “金济东先生!”金钟铭瞅着面前想把脑袋塞进桌子底下的前国民mc冷冷的说道。“我知道在石哥他们把我叫过来是想干吗!不就是想让我去和李炳淳说和一下,然后再劝你服个软,好回去继续当你的国民mc吗?但是我告诉你吧,就像你不可能去服软一样,我也不会帮你的忙的,我闲的啊帮你这种人?你要是真是个男人就自己站起来,不要再继续让你身边的这些朋友为你这种废物点心伤神费力!”

    刘在石、池石镇欲言又止,全炫茂目瞪口呆,李孝利则是笑眯眯的盯住了金济东。

    “我……”金济东想了一下,然后咬咬牙。“想让我放弃政治力是不可能的,但是我会尽量老老实实夹着尾巴做人的,争取不连累身边的朋友,我去到sbs找份……”

    “你个蠢货!”金钟铭这次又笑了,不过不是冷笑,是被气笑了。“感情你到现在还没搞清楚是谁在找你麻烦?sbs?你应该先去mbc,然后装傻充愣的去找执政党的那三个委员,问他们要份工作,甭管要没要到,有了这一遭之后你才真正的安全下来!”

    金济东真的不傻,旁边聪明如李孝利都还没想清楚怎么回事呢,他就已经反应过来了:“你是说,我这次其实是被朴……被那个女人给报复的?”

    “你算什么东西让人家报复?”金钟铭不耐的反问道。“人家那是看你碍眼,顺手把你扫一边去,正好李炳淳也要向新主子效忠。这么一干还能让民众反过来厌恶李明博,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呢?”

    “是!”金济东情绪崩溃的点点头,甚至有些语无伦次起来,这是一个聪明人觉上当后的反应。“是,我早该想到的,李明博早就没心思搞这事了,而且我这事他的声望是损失最大的。朴瑾慧,是朴瑾慧,女人的心眼就是小,当初她想去祭拜卢武铉总统就是在场祭拜的人拦住的,她还记着这事呢,李炳淳投奔了她……我早该想到的,我早该想到的,一举两得!”

    其他人都目瞪口呆,谁都以为是李炳淳拿这个想李明博邀功,没想到真正的邀功对象竟然是姓朴的那个女人。而只有金钟铭面色如常,他端起参鸡汤大口的咽了下去,不管怎么样这家的参鸡汤确实不赖。

    良久,金济东抬起了头:“我去mbc,直接去求的她的人,这样的话不管她是怎么看我,但却一定会收留我,因为这样能够反过来跟李明博形成对比来赚取民望……我也能够摆脱现在的困境,然后我再去sbs找工作。这样的话,虽然我还会因为坚持政治立场引起打压,可是最起码还是能生存下去的……谢谢……谢谢。”

    金钟铭理都没理对方,只是嚼了嚼骨头然后就直接走人了。话说这种乱七八糟的破事他一点都不想参与,而且过几天自己就要跟恩静在节目里见面了,也不知道节目组安排了什么浪漫的剧本,想想这事多好?

    ps:还有书友群45716o898,大家加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