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290章如此而已

第290章如此而已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深夜中,静悄悄的客厅里,沙上的金钟铭正赤着上身喘着粗气,他的左胸肌上依然还有两条抓痕,而恩静则在他旁边则静静的低头整理着自己身上的t恤衫,而且还不停的拉直又拉直,似乎这样就能把这块棉布上面的痕迹给抚平一样。

    “我想去死。”良久,恩静终于开口了。

    “我想去宰了她!”金钟铭的回答就颇有些石破天惊逗秋雨的意思了。

    “我真想去死。”恩静松开了衣服,然后捂着脸都想哭出来,但是偏偏就是哭不出来。

    “我也真的想去宰了她!”金钟铭咬着牙恨恨的重复了一遍。

    “为什么要宰了我?”旁边一个亮着灯的房间里传来了一个悲愤的喊声。“我干什么了?我在自己房间里睡到夜里三点钟然后起来上个卫生间有问题吗?犯错了吗?伍德你自己说我到底干什么了你就要宰了自己的妹妹?”

    “我要回宿舍。”恩静低头尴尬的说道。“再让我听到她声音我会疯了的。”

    “我送你!”金钟铭抬手想把自己的t恤给套上,这时候他才现自己那件海绵宝宝的t恤已经在刚才的慌乱中跑到了恩静身上,怪不得她一直想拉直这件衣服,感情一开始就是不合身的。

    金钟铭无力的把恩静的女式t恤给递了过去。

    “我不换了!”恩静现这个无奈的事实上后近乎哀切的答道,没办法,这件衣服逼着她又一次回忆起了刚才那副难堪的情形。

    “套外面就行了。”金钟铭咬着牙抖动了一下衣服。“省的你回宿舍被舍友现,出来一趟穿着男士t恤是怎么回事?尤其是那个朴宗贤还知道你跟我走了。”

    恩静无力的接了过来,然后套了上去,金钟铭也转身回屋随便拿了一件t恤,两人都不再说话,而是直接下楼驱车前往了实际上并不远的tara宿舍。

    “静静……”对方临下车前金钟铭欲言又止。

    “我知道。”恩静还是欲哭无泪。“但还是别提了好不好?今天上午咱们到了安养就假装没这事……”

    “可以给你放一天假,好好休息一下……”金钟铭突然觉得自己牙疼。

    “不用!”恩静没好气的答道。“那样的话我怕我会不敢去,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好了!”

    “怎么可能会不敢去呢?”金钟铭干笑了一声。“你要是到时候不去金光洙肯定背都能把你背过去……先歇一天。今天就好好休息一下,明天再去……”

    恩静无力的点点头,金钟铭也无力的挥了挥手,于是恩静小哥随即就推开车门像逃一样的跑回了宿舍。

    看着人消失在楼道里。金钟铭仰天一声长叹,随即他就颓丧的趴在了方向盘上,并盯着东方已经冒出来的光亮起了呆。不过,突然间他想起了一件事很重要的事情,那就是某个他很想宰了的熊孩子很有可能还在家里睡大觉。于是乎,金钟铭怒气冲冲的一打方向盘,竟然又直奔家中去了。

    呃,金钟铭当然没能宰了郑二毛,他甚至都没能说半句狠话,因为一进房门他就无语的现这个混球小丫头正在跟两位打着哈欠的妈妈哭诉着什么呢,最后的结果反而是他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的被人家一顿好训!而且还是他最畏惧的女子双训的那种!

    不过,可能krysta1自己也觉得心虚,所以她在早上上学前给自己哥哥来了一条短信,短信中她信誓旦旦的表示自己绝对不会外传任何不适信息的。否则金钟铭就可以学香港电影那样给她来个三刀六洞!

    三刀六洞你妹啊!趴在床上被短信声吵醒的金钟铭心头是一阵火起,别说三刀六洞了,吼你一句你都能哭到老子亲妈那儿去,还三刀六洞?!

    觉也睡不成了,憋着这么一肚子火气,金钟铭在上午九点多就顶着满是血丝的眼珠子来到了安养。不用他自己说,剧组的人也都看出来他的不妥了,于是很多人都劝他去休息一下,没必要非得强上,但是金钟铭却非常硬气的表示。个人状态不好可以不演,但是戏还是要拍的,反正我还是导演、编剧和制片人对不对?整点别的也行啊。

    于是乎,金钟铭就坐在摄影机下面起了呆。没错。就是呆,他这个状态既没法工作但是也睡不着,只好顶着两个红眼珠子坐在那里呆。但是他就没想过,自己在下面这么坐着,人家宋仲基和具惠善就能演好戏?身后的柳德焕就能拍好戏?

    最后,还是在中午的时候。已经睡的精精神神的张恩赫赶来后看见不是个事,这才找机会和苏小娅联手把他给撵走了,剧组于是也才进入到了正常的节奏里。

    “睡不着?”其实也刚来不久的苏小娅精神焕的问道。“莫非昨晚上进展神?”

    “你跟那位胖哥呢?”金钟铭明智的转移了话题。“进展如何?”

    “你说朴宗贤啊?”苏小娅笑道。“我就是让他送我回家而已,但可能是因为路上我让他下车帮我买了17次零食的缘故,到我家后我刚给他倒杯水他就哆哆嗦嗦的向我告辞了。”

    金钟铭竖了个大拇指。

    “话说你这个状态还自己开车过来实在是太危险了。”苏小娅想了一下后
我爱梦幻西游无弹窗
说道。“尽早确定两个正式的男助理吧。”

    金钟铭不置可否的点点头,他现在心思都在电影上,哪怕是对方说的再怎么在理有些事情也要等电影拍摄完毕再说。

    “算了,我也不说什么了,昨晚的事情我也不问,但是你自己看看你个状态能干什么?”苏小娅无奈的接着劝说道。“不管怎么样,睡一会吧,睡一会才能工作。”

    金钟铭叹了口气,被对方这么一劝,他也确实感觉到了一股不可抑制的倦意涌了上来,于是什么都不管什么也都不顾,就这么往身后的乒乓球台子上一躺,他整个人就迷迷糊糊的在树荫下睡着了。

    而再醒来的时候金钟铭竟然看到了恩静,对方正坐在他身边看着他呢。

    “我这是在做梦吗?”金钟铭从身上被盖着的小棉袄里伸出手来。试图去摸下面前恩静小哥的脸。

    恩静没好气的把他的手给拍掉了,手劲很大,弄得金钟铭很疼,看来这确实不是梦。

    “这是几点了?”金钟铭不安的坐起来问道。“我感觉好饿的样子。”

    “这是第二天早上四点。”恩静一边答着一边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一个菠萝面包递了过来。“小娅姐说你从昨天中午开始睡的。一口气睡到现在也真是了不起了,话说我一直以为我是最能睡的那个,可跟你一比还是小巫见大巫了。”

    “天快亮了吗?”金钟铭边啃面包边问道。“那边是太阳光吧?话说你来这么早干吗?”

    “想看看你。”恩静歪着头答道。

    “怎么了这又是?”金钟铭不解的问道。“还没好吗?”

    “不是。”恩静摇了下头。“昨天的那股子不知道怎么来的不安感已经没了,现在就是想看看你,具体来说是昨晚上智妍去买了这个面包以后就特别想再见见你了。”

    金钟铭不解的举起手里的菠萝面包。借着远处微微的自然光他马上就反应了过来——这正是前天夜里自己给恩静买的那款,只是这个面包还是带着外包装的,西卡的头像赫然在列。

    “我不是故意想骗你的。”金钟铭尴尬的解释道。“也不是嫌去买东西费事,只是……”

    “我知道。”恩静被对方尴尬的样子给逗笑了。“我又没说怪你,你也是在照顾我可笑的自尊心嘛。”

    金钟铭更不好意思了。

    不过,随即恩静就收起了笑容:“我其实得谢谢你,前天,哦不,是昨天,我不知道怎么回事情绪就低落的不行了……”

    “这里面有我的责任。”金钟铭放下了面包。“这些天我对你要求确实太严格了。在人前人后的给了你太多的压力。”

    “没错,我现在这样确实是你的责任。”恩静点了下头。“我仔细想了一下,昨天之所以会那样就是因为我知道你是在对我好。我也是个童星出身,在这个圈子里也呆了很长一段时间,骤然遇到这么一个全心全意对我好的人……所以我一下子被你弄得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昨天情绪失控你……确实有很大责任。”

    “我就当你是在夸我了。”金钟铭哂笑一声。

    “本来就是。”恩静伸出手来放在了金钟铭的左胸口上。“我想这就是成年以后的恋爱和之前学生时代的那种恋爱的不同之处吧?之前双方都不需要为对方考虑,只需要迫切的展示自己就行了,这是因为双方都是无忧无虑的。而成年后呢?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困难的目标,这个时候的恋爱需要相互扶持和帮助……”

    “果然是又犯病了吗?”金钟铭摸了摸恩静的额头。“昨天幼稚的不得了,今天又成熟的不得了。”

    “只是想到什么就是说什么罢了。”恩静不满的撒娇道。“不许吗?”

    “那倒不至于。”金钟铭又狠狠的咬了一口面包。“你接着说就是了。”

    “嘛。剩下的也就没什么了。”恩静晃了晃脑袋。“之前说实话,一开始的时候总觉得你让我来演这个女主角有些伤自尊的意思,所以才会和你那么硬气,慢慢的才从你身上感觉了一些别的东西。才觉得实际上没必要想太多,安心去做就行了。”

    “哦。”金钟铭不置可否。“所以才来片场这么早?这是准备十二分的干劲用在工作上去了?”

    “一半吧。”恩静点了下头,然后摇了下头。

    “我不懂了。”金钟铭三口两口吃完了面包,然后把手里带着西卡头像的包装袋塞进了垃圾桶里。“还有一半呢?”

    “感觉我们都是艺人,想在一起彻底放开的面对面坐着从来都很困难,就连在你家里都能被你妹妹抓包……”说着。恩静指了指东边泛出的鱼肚白。“一想到我还欠你一次日出,所以,半夜睡不着,我就直接过来了。”

    金钟铭愣了一下,但仅仅是一下而已,随即他就伸手抱住了对方的脑袋,然后把嘴附在对方耳边,轻声道了一句:

    “谢谢你还记得!”

    ps:还有书友群45716o898,大家加一下。呃,话说自从被阉了以后猫儿吖就再也不上线了,不上线可以,但是一定要给我自动订阅啊,这你被割掉的章节一均订又开始不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