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289章我叫金钟铭

第289章我叫金钟铭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不是,那个……”旁边有个胖子马上慌张了起来。“恩静你不得回宿舍嘛?”

    “那什么。”金钟铭看了一眼这个尽忠职守的tara经纪人,今天是在尔拍摄,所以对方又跟了过来。“宗贤哥,我跟恩静路上聊,让她做我的车回宿舍就是了。”

    朴宗贤立即松了一口气:“这样当然没问题……”

    “oppa。”恩静面色不佳的打断了自己的经纪人。“我今天不回宿舍了,我想跟他说些事情。”

    朴宗贤面色痴呆,不知所措。

    “那行吧。”苏小娅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后面闪了出来,顺便充当了救星的角色。“让钟铭送恩静回家就是了,这有什么吗?”

    “那什么……”朴宗贤还是有些慌,他总觉得恩静的话不是那意思,实际上,刚才恩静一下戏就有点不对劲了。

    “你叫宗贤是吧?”苏小娅回过头来盯住了朴宗贤。“我也理解你,女ido1嘛,晚上做别人车回去总是让人担心的。”

    “是啊,小娅大姐!”朴宗贤连连点头。“我其实当然信得过金钟铭先生,只是我得给公司有所交代啊,我这工作也不容易……”

    “那这样吧。”苏小娅淡定的缕了下头。“你也开车送我回家,这不就公平了吗?对不对啊?你看我也是个在娱乐经纪公司工作的漂亮单身女人,我来做抵押不行吗?”

    胖子朴宗贤张了张嘴,最终没敢再说话。

    金钟铭笑了一下,然后推了一把恩静,两人随即驱车离开了。

    “去你家?”一驶出校门金钟铭就很自然的开口了。

    “去你家。”恩静歪着头答道。“不是说你房子现在很空吗?”

    “情绪不高啊?”金钟铭笑了一下。“为什么?是因为我刚才说的话有些……有些让你紧张了吗?”

    “以后不要说那种话了。”恩静严肃的答道。“听起来很让人害怕,也很让人难受。”

    “对不起。”金钟铭收起了笑容。

    “也称不上对不起。”恩静低下了头。“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当然了,我还是很生气。”

    “我搞不明白了。”金钟铭又挤出了一点笑意。

    “就是知道你为我好,但还是很生气的意思。”恩静没好气的答道。“你其实没必要想那么深,你这人就是什么事情都想得太多太深。所以有时候才显得那么没趣。其实吧,有些东西真的就是很简单的。”

    金钟铭不置可否,只是略显促狭的问道:“既然惹你生气了,那该怎么赔罪呢?”

    “我要喝坛子香蕉牛奶。”恩静指着前方不远处的一个市答道。

    “好。”金钟铭被逗笑了。他知道这个本质上是个软妹子的女孩是在撒娇,因为在韩国,宾格瑞的坛子香蕉牛奶是一种国民级别的饮料,就和真露烧酒是一回事,但是牛奶嘛。这玩意毕竟一般还是属于小孩子喝的东西,所以说这丫头撒娇撒的有艺术。

    停下车来,金钟铭跑到了这个24小时营业的市里,很淡定的买回了两盒坛子香蕉牛奶。

    “怎么这么慢?”恩静插好吸管后先喝了一口,然后才质问了起来。

    “两个收银员认出我来了。”金钟铭重新启动了车子。“我就跟她们合了影。”

    “没心情喝了。”恩静一下子没了精神,而且还真的就把只喝了一口的坛子牛奶放到了车前的格子里。

    “不至于这么小气吧?”金钟铭完全不解。“合个影而已。”

    “不是说这个。”恩静嘟起了嘴。“你看牛奶上面是谁?”

    “少女时代。”金钟铭看一眼就明白了。“这瓶是侑莉和徐贤?所以说大啊,这种级老字号企业选代言人真的很严苛的。”

    “嗯。”恩静颓丧的低下了头。“出道前我还想着能怎么样呢?辛苦了半年,两个单曲没一个被市场认可的,感觉anti比粉丝还多,但是少女时代反而是从我们出道开始就像是腾云驾雾一样飞起来了。”

    说着。恩静还颓丧的靠在了金钟铭肩膀上:“我好妒忌怎么办?”

    “那能怎么办呢?”金钟铭又被对方难得的撒娇给逗笑了。“她们九个人呢,你们就算是想追都很难的好不好?而且啊恩静,金光洙有些话你听听就算了,他那志大才疏的典型,我记得他不是在你们出道时公开在综艺里喊着说要你们过某个四个字的女团吗?他指的就是少女时代对不对?”

    说到这里,他又顿了一下:“今天到底是怎么了?”

    “不知道。”恩静在对方肩膀上又蹭了下。“上车前还想跟你大吵一架,但是现在就是想跟你挨得近近的,然后想跟你说个不停,可是又不知道改说什么……总觉得是被你之前那番话给吓到了,所以拍最后一遍戏的时候以为你真的要走了。然后就跟我没关系了……我要吃面包,菠萝的。”

    “你这画风转的也太快了。”金钟铭无力的再次的停下了车子,因为面前又是一个市。

    两分钟后,金钟铭再次拎着两个菠萝面包回来了:“还有别的要求吗?我一并买回来。”

    “暂时没有了。”恩静看了看了光秃秃的面包包装袋。肯定的点了下了头。

    幸亏我把带着西卡那张脸的外包装袋给扔进垃圾桶了!金钟铭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然后再次启动了车子。果然,这一次恩静没有再出难题,就只是像撒娇一样靠在他肩膀上小口的啃着面包而已。


覆手繁华最新章节
    到地方了,金钟铭带着恩静来到了自己家里。开灯、换鞋,两人的动作平静而又熟练。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一对刚刚回到家的夫妻呢。

    “先去洗澡吧,今晚你睡二毛的房间,她应该不在,而且她身高其实跟你差不多,你可以试着穿她的衣服。”金钟铭指着一个房间如此交代道。

    “不想洗澡。”恩静坐在沙上歪着头答道。“今天已经被你浇透了五遍,我觉得那比洗澡还利索。”

    金钟铭一声轻笑,然后坐在了对方身边并伸手揽住了对方:“还没好吗?还是心里有些不知所谓的不安全感?”

    恩静没有直接回答问题。而是直接趴在了对方的怀里,这其实已经是一个最好的回答了。

    “钟铭,我想给你起个名字,就像你叫我静静一样。”

    金钟铭心里没有来的一惊。理智告诉他对方不会给他起个什么好名的。

    “小铭怎么样?”恩静仰起了头。

    “我觉得会跟孝敏的音弄混。”金钟铭非常认真非常严肃的回答道。

    “小钟呢?”恩静没有放弃的意思。

    “为什么一定要用小呢?”金钟铭略显无奈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恩静在对方怀里蹭了一下。“我今天就是特别想趴你怀里幼稚一下。”

    “到底是怎么了?不止是晚上那场戏吧?”金钟铭低下头看向了怀里的女孩,她像是条小狗一样蜷缩在自己的怀里,这跟她往常的表现截然不同,但是,同样对这个女孩少女时期有过了解的他其实也知道。这也是她真实的一面。

    所谓外表刚强,内里柔弱,可是最最里面却依然是坚硬的,这才是恩静最真实的写照。

    “还有中午那场戏。”恩静微微嘟起嘴撒娇道。“也让我浑身麻麻的,而且还有一件事情,我不知道该不该跟你讲……”

    金钟铭一言不的摸了摸怀里女孩的头。

    “我爸爸去江陵了。”恩静趴在对方怀里静静的叙述道。“说是要专心开店,我妈妈既没留他也没和他一起去。我总觉的他们俩要出事,实际上,出道前我就感觉他们俩有点陌生了,只是因为我才勉力维持的。现在我出道了。他们似乎就没有心思一起演下去了……”

    这个问题上面,金钟铭不敢插嘴。

    “还有公司。”恩静接着说道。“我们tara都出道这么长时间了,公司的练习室还没齐全,以后要上比较正式的课的话还要每次都跑到清潭洞……”

    “你等下。”金钟铭茫然的问道。“你们公司现在不是在清潭洞吗?”

    “不是啊。”恩静一边戳着金钟铭t恤衫上海绵宝宝的眼睛一边答道。“虽然我们公司和你们公司很近,但是你们公司是处于靠近蚕室那边的清潭洞内,可是我们公司是论岘洞范围里,而我们总公司总部是在清潭洞那头……”

    金钟铭尴尬的点了点头,他对于这方面向来是很无知的,喜欢疯的西卡以前就给他科普过很多类似的东西,但是他依旧完全无知。没车前他喜欢在汉江两岸步行或者骑车,最南边也就是s.m公司,jyp都没去过。而有车后呢?那就基本上按gps走,反正是不认得这些东西。

    “而且我们还要搬宿舍……”恩静絮絮叨叨的继续说着。“江南这边的宿舍租金太贵。我们又赚不了多少钱,所以公司准备把我们安排到江南以外的其他地方,我还得去东国大那边上课,真不知道以后要多累……”

    金钟铭一言不,任由恩静在那里说着什么,此刻的他隐隐约约有些后悔。因为他觉得这段时间对对方实在是太严厉了。可是转念一想,他却又否决了这个念头,因为他知道这么做其实恰恰是在尽全力帮助对方摆脱目前的处境。可是,看着怀里这么一个由于穿着一件白色棉布t恤简直就像是一条小狗一样的女孩,他还是有些不忍心。

    “静静。”金钟铭趁着对方又一个话题说完,决定试着活跃气氛。

    “嗯?”恩静略显慵懒的问道。

    “中午那场戏让我想起了一件事情。”

    恩静刷的一下直起了身子,脸还有点红:“我知道你在说什么……我也想到了。”

    “哦。”金钟铭微微笑道。“怎么说呢?感觉蛮失望的。”

    “也不能这么说。”恩静的声音低的像是蚊子叫一样。“要不……要不我补给你?”

    “这玩意也能补的吗?”金钟铭被逗笑了。

    “可以的。”恩静认真的盯着对方答道。“关键是心意。”

    “没错。”金钟铭点了点头。“关键是心意。”

    一言未落,恩静扶住金钟铭的肩膀轻轻的吻了上去,金钟铭也毫不犹豫的抱住了对方,两人随即唇齿相交。实际上,既然已经交往了大半年,有些东西确实称得上只是是水到渠成而已。

    不过,今天晚上似乎还有一些更让人难以控制的东西,夏日那燥热的夜晚,一整天的耳鬓厮磨,白天的吻戏,晚上的雨戏,还有刚才交心的谈话,再加上各自只是一层薄薄的棉布t恤衫。不知道什么时候,恩静的手从金钟铭的t恤衫下伸到了他的胸前,而金钟铭也几乎遵循着本能从对方的后背抚摸了上来。

    恩静没有抗拒,金钟铭随即力,想把对方推倒在沙上,但是,恩静却反过来把他摁倒在了沙上。

    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的顺理成章。

    ps:书友群45716o898,大家可以加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