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288章你叫含恩静

第288章你叫含恩静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恩地中午的时候就抱着名为煤炭的小白猫回去了,在这一点上面金钟铭很守约。不过,送她回去的是公司的工作人员,金钟铭本人则直接出门,驱车越过了汉江来到了正对着公司的江北那片区域,在这里,张恩赫带着含恩静以及一整套剧组拍摄成员以及候在这里了。

    没错,这是金钟铭临时更改拍摄进程,给恩静准备的两场戏。一场是原本就有的,就是那场两人在搏击比赛后雨中决裂的戏份,只是临时提前进行拍摄罢了。另一场则是完全新加的一场戏,嘛,其实加了就加了,毕竟嘛,这部电影是改编自台海那边的小说,为了使之有韩国特色,电影剧本一直处于在修改的状态的,各种戏份的临时增加和更改也是常见的。

    你比如说韩国历史可是没有大规模地震的,那小说中的那个地震场景自然就被改成了韩国o3年的那场致死数百人的强力台风;你再比如说男女主人公关系变淡后兄弟们为了赶回尔表白,刘亚仁那个角色就变成了由于正在服役,所以不得不趴在军营门口望眼欲穿,这才导致了表白失败;同样的更改还有校园中一众兄弟追逐含恩静的桥段,这里面就加了兄弟们之所以可以一起毫无芥蒂的追逐对方,是因为他们以往一直需要团结一致才能对抗前辈们威胁。

    总之,各种各样的韩国本土化改编吧,所以,剧组上下真的没人对金钟铭临时增加的这场戏有所异议。相反,大家都是满心欢喜的,因为这两场戏都是金钟铭和含恩静的二人转,其余的演员和大部分剧组成员趁机放个假多好?

    而这场新加的戏是这样的,随着两人考上大学,经历了高考后的安慰以后和大学前期的持续通话之后,两人的关系越来越近。终于,两人决定试着约会一次。

    和原著中最后在庙宇那里求香拜佛不同。这次金钟铭把约会最后阶段的剧情安排到了汉阳大学附近的一家咖啡店里。和原著里一样,男主角依然是没有鼓起勇气表白,约会也同样失败了,不过这个过程么。却是截然不同的。

    “气氛越来越好。”咖啡店里,金钟铭正面无表情的对含恩静讲解着剧情。“然后两人几乎是很自然的就在情侣专座上尝试着进行接吻,不过嘛,这个时候含恩静突然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哭了出来,金钟铭惊慌失措。两人也因此错失了最好的一次表白机会和缘分……”

    “你确定要这么拍?”恩静尴尬的询问道。

    “我确定!”金钟铭扔下临时写好的剧本。“别告诉我你不知道该怎么拍。”

    “怎么可能?”恩静没好气的答道。“我脑子里已经有了完整的画面,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眼神,还有最后突然的失控……”

    “恩静,这就是青春啊。”金钟铭叹了口气。“这就是我想展示的东西。所以说,不要担心自己的演技跟不上,回到自己的过去,有些东西就会自然而然了……”

    恩静欲言又止。

    “总之。”金钟铭挥了下手。“换衣服,调节一下状态,趁着围观的人还少。咱们快点结束,要是顺利的话晚上咱们就趁着这个状态去汉阳大学里接着拍下一场戏,你也知道那场戏有多重要,要是能接上的话你的演技也就会趁势把这个坎给迈过去了。”

    恩静深深的看了对方一眼,然后狠狠的点了下头。

    夏日午后的阳光明媚而动人,两人在垂着窗帘的情侣座上对视而坐,情侣座的桌子纤长而狭窄,双方几乎是一抬头就能感觉到对方的呼吸。

    恩静面色微红的看向金钟铭,她那个搅着咖啡杯的右手在抖,她的眼神似乎有些躲闪。

    摄像机后的张恩赫暗自叹了口气。他知道,金钟铭这次又赌对了,借着这个曾经真实生的场景让这个在演技上其实比较生疏的女孩重新的入了戏,而后让她展示自己真实的一面即可。因为这部电影所需要展示的就是真实的青春。

    没错,这个时候的恩静确确实实忘记周围的摄像机和围观的拍摄人员,也忘记了自己现在的年龄和身份。她似乎又回到了那个下午,还是这个咖啡店,自己还是那个无忧无虑的学生,坐在自己对面的还是那个和自己渐入佳境的大男孩。

    不需要回想剧本里的台词。也不需要去想给如何表演,两人就那么平静而自然的开始聊天、喝咖啡、脸红,而后是金钟铭微微谈起了身子,而恩静则面色绯红的定在那里,看着对方越来越近。

    金钟铭自己也忘掉了一切,一股渴望和冲动之下,他突然轻轻的侧过脑袋,去尝试着啄住这个女孩的嘴唇。而恩静根本没有过多的念想,在欣喜中,数年前的那种恐慌如同条件反射一样出现在自己的心里,在两人的嘴唇似碰非碰只是,她像是个小女孩一样突然崩溃的哭了出来。

    金钟铭收起心神,尴尬万分,同时惊慌失措,而恩静慌然失措,哭个不停。

    这场戏完美级了!

    “毫无疑问的过了,非常完美。”还穿着戏服的金钟铭站在摄像机后面一边擦着手一边如此评价道。“恩静表现的非常不错,可以准备下一场戏了,话说真要是都这个度咱们这部电影其实二十天就能杀青。”

    恩静随即跟着点
超级军工帝国帖吧
了下头,经过这场戏后她的信心确实上来了。

    无需多言,下场戏虽然晚上才会开拍,可是既然是雨戏,消防车也是必须的,再加上布置场景,要准备的事情多的是,所以大家很快的就收拾东西往汉阳大学里转移,然后开始重新的忙活了起来。

    不过,很显然的,中午的好运没能被带到晚上,这个在全剧中都很重要的戏份的拍摄得非常失败,最起码作为导演的金钟铭已经要求剧组重拍四次了,而时间竟然也被拖到了后半夜。

    无论是什么事情都是这样,连续的成功会掩盖一切的问题。这就像之前剧组在安养那边表现的那样,那个校园里的所有人都面色轻松,大部分戏都是一遍就过。就算是出现分歧主创们也会兴致勃勃的去讨论去解决,这是因为大家都能看到成功的可能性。

    不过,连续的失败也会暴露一切,甚至会引起一些原本没有的问题。这就像是这个剧组分出的小分队现在的状态一样。所有人都被金钟铭给折腾的有点受不了,大部分工作人员气喘吁吁的坐在地上,少部分需要重启设备的人也显得有些有气无力,女主角含恩静满身是水,略显颓丧的蹲在那里不知所措。

    而金钟铭更是在和张恩赫争执着什么。

    “其实我觉得已经差不多了。”一直负责掌机的张恩赫如此劝说道。“表情和神态都很不错。何必为了那一丝感觉而斤斤计较呢?况且,这才一晚上人家小姑娘就已经被浇透了四次了……”

    “大叔。”金钟铭没好气的指着自己身上的衣服答道。“我也是被浇了四次了!而且,我每次都要补妆!你这话说的好像我是针对她一样,我的要求难道不对吗?之前不是你在嫌我对她不严格吗?”

    “关键是效果。”张恩赫的胡子又立了起来。“从摄影师的角度而言我认为现在的拍摄已经达到要求了,大雨倾盆,消防车浇下来的水已经从视觉效果上把人家含恩静的泪水给遮蔽了,从这个方面来讲你没有理由让人家真的一边被水浇着一边还要真的哭出来!”

    “我是导演,我坚持!”金钟铭黑着脸否决了对方收工的提议。

    “随便你吧。”张恩赫无奈的答道。“反正有消防栓在,你想挨浇难道还不行吗?”

    金钟铭也有些无力,他很无奈的用已经湿透了的背心戏服抹了一把脸。希望上面的水能让他在这个夏日的夜晚中清醒一下,而被背心里浸的水给刺激了一下后,这一次他很快想到了该怎么跟恩静讲解这场戏了:“我要跟恩静单独聊聊。”

    正值暑假,拍摄场附近的这个破旧宿舍还被剧组给封住了,但是金钟铭仍然有些多此一举的把恩静拉到了别人根本看不到的阅报亭后面。

    “静静,你没入戏。”金钟铭张口就很严肃。

    “现在是导演还是男主角?”恩静略显颓丧的问道。

    “我现在是你的男朋友,是那个把你塞进剧组的电影制作人。”金钟铭低下头扶住了对方的脑袋,他头上的水珠顺着线滴到了对方的额头上。“静静,我以这个立场有话跟你说。”

    恩静不解的抬起了头。

    “你是含恩静。”金钟铭平静的解释道。“不管是你现实中有多么硬气或者电影中有多么温婉这些都不要紧,因为在这个场景里的含恩静本来就是比金钟铭要成熟要强大的。但是这些却又统统无所谓,因为她的哭泣并不是她太过于软弱所致。”

    “什么意思?”恩静没由来的有些慌。

    “因为今天晚上,在这个雨夜,含恩静要丢掉金钟铭。”金钟铭用略显严肃的语调说道。“在金钟铭转身离开的那一刻。不止是他,含恩静也会丢掉属于自己的青春、自己的记忆。之前的那些努力、快乐、哭泣都会变得没有结果,两个人从此变成了路人,下次再相见就只能像是老同学那样打声招呼,哪怕是美好如今天中午我们重演的那些东西也只能被她当做记忆放在心里罢了。”

    恩静有些惶恐。

    “所以,再来一遍。我要你不由自主的哭出来。”说着,金钟铭再次强调了一遍。“记住,当你喊到笨蛋而我没回头的时候,咱们俩就再也没可能了。”

    恩静没说话,她的嘴唇有些哆嗦。

    而这一次,拍摄果然顺利结束,因为恩静在雨中喊出笨蛋这两个字的时候,她的泪水果然因为恐慌和不甘夺眶而出。

    总之,不管怎么样,经过这一天金钟铭这特意安排同时富有针对性的两场戏,恩静这个一直显得有些二把刀的演员终于在演技上有了质的突破。

    拍摄结束了,金钟铭先是留下来帮着剧组的人收拾道具、器材,还叮嘱这些人先回尔的家里休息,明天一早再去片场也不迟,然后他又让苏小娅趁着这个空当准备了一批红包,算是给这些加班到深夜的同僚们一点意思……总之,种种善后了。而等忙完这一切,已经是晚上两点多一点了,金钟铭这才慢悠悠的来到了停车场。不过,当他拉开车门的时候,换好衣服的恩静却跟了过来。

    “我有话跟你说。”恩静如是说道。

    ps:还有书友群45716o898,大家加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