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287章她叫郑恩地

第287章她叫郑恩地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恩地父亲的形象有些出乎金钟铭的预料,这是一个穿着西服,戴着黑框眼镜的男人,行为举止都是一个标准的白领,而唯一让人感到印象深刻的是他那双满是皱纹的眼睛,不知道是中东的风沙导致的还是被生活所磨砺的。

    很明显,这个常年在国外生活的男人不知道金钟铭此行的目的,他甚至都没认出来这个年轻人是个明星,哪怕他前天晚上还当着妻儿的面指着电视里夸过对方打羽毛球打的特别厉害。不过,即便如此他也对金钟铭这两人一狗的拜访感到高兴,因为他看得出自己女儿和那个同龄的女孩玩的很开心,和这个年轻人也能说得上话。

    女儿生日当天很高兴他自然也会很高兴。

    金钟铭也没有上来就和人家直接说出此行的目的,他全程都像是一个带着妹妹来做客的亲戚,放任着妹妹和主人家的女儿在院子里疯玩,他本人则和男主人坐在屋檐下吹着海风从天南说到了海北,又从海北说到了天南。

    不久,恩地的妈妈也回来了。她虽然认识金钟铭,但是,大概是因为对方每年这个时候都要来一趟自己的家,搞得她都习惯了,所以她也没有想太多。

    就这样,金钟铭带着krysta1很是平静的参与到了这家人的生日宴会中。不大的生日蛋糕,多是本地海产做成的饭菜,唯二的客人,唯一的礼物,这些都让恩地兴奋不已。而快乐的时光总是很迅的,很快,宴会就结束了。不过,兴致勃勃的恩地总是能找到娱乐项目,她抓住了煤炭,然后带着弟弟和krysta1去了村里的宠物店,没错,旅游业达的地方总是不缺宠物店的。当然了,她们三个不是为了寄存宠物,而是准备观摩一下煤炭如何被阉割!

    呃,花开两朵咱们只表一枝吧。毕竟那边没什么好描述的,无非是麻醉、拔毛、清洗,然后一刀下去,再拿镊子把……那啥,还是赶紧回头吧。

    话说恩地三人抱着煤炭兴致勃勃的冲出去了。金钟铭则顺势制止了准备收拾碗筷的恩地妈妈,他告诉对方两位家长,自己有话要说。

    “我的公司在搞一个女子ido1组合,我想把恩地带过去当主唱。”金钟铭的话简单直接,但也称得上言简意赅。

    恩地的爸爸明显有些不知所措,但是恩地的妈妈却在沉默了一会后回应了对方:“我得跟孩子父亲好好说一说。”

    金钟铭理解的点点头,出门坐到了恩地家小卖部的门口长凳上,然后静静的等着对方的答复。

    一直等时间来到了下午两点钟,恩地的父亲才重新出现,他很正式的邀请金钟铭去村口的小饭店里喝一杯。略作迟疑后。金钟铭坦然的答应了。

    “我……刚才还以为你是因为这地方小,不想来。”恩地爸爸尴尬的笑了一下。“现在才知道你犹豫是为了什么。话说你竟然是这种级别的大明星吗?我这么长时间不在国内,真的是……”

    “大明星称不上。”金钟铭苦笑了一声。“主要是之前一部电视剧的热度还没消,所以这群年轻的游客才会这么热情。至于村民们和年长的那些游客,大概是因为综艺的缘故,我在kbs电视台和姜虎东前辈一起搭档了一个综艺。”

    “我想起来了。”恩地父亲点了下头。“那个就是你,我前天晚上还看来着,你打羽毛球把对方三个人全都打垮了,然后逼得他们半夜爬起来去下海抓鱼……其实不管怎么样吧,这都确实能说明你是个有信誉度的人。孩子母亲也跟我说你的承诺还是能信得过的,孩子交给你我们确实也放心。”

    说到这里,恩地的父亲给双方都满上了一杯烧酒,金钟铭也赶紧起身致意。不过,他却从对方的话里和这个客气动作中感觉出了一点特殊的意味,对方大概是另有说法的。

    “可是,仔细的想了一下后。”说着,恩地的父亲一饮而尽。“我还是不舍得啊。”

    “您这是要彻底回来了还是以后外派的时间会减少了呢?”金钟铭试探性的询问道。

    “回来称不上。”恩地的父亲深深的看了一眼金钟铭,对方对自己家的了解比自己想象的要深。“主要是这么长时间了。到了一定年限就变成了前辈中的前辈,那也自然就可以获得更多的待遇和权限了。以后每年的夏冬两季我都能回釜山工作了。”

    “恭喜!”金钟铭由衷的祝贺道,他还和对方碰了一杯。

    “嗞!”恩地父亲又一杯酒下肚,话也变得更坦诚了。“直说吧,我是真觉得对不住恩地,这么小,只是因为做父亲的没能遮护住家庭,就要在家里照顾弟弟、看店、帮妈妈做家务。好多年了,我算算,从o2年走之前给她过了一次生日,今年o9年,已经七年没给她过生日了。”

    算错了,金钟铭心中暗道,不过,他当然不会傻到说出来。

    “从1o岁到17岁,难道不是一个女孩子最该被父亲宠着的时候吗?”恩地的父亲明显情绪有些激动。“我这个当父亲的实在是有些……让你见笑了。”

    金钟铭微微一笑,他已经猜到对方要说什么了。

    “我直说吧。”恩地的父亲决定说出自己夫妻二人最终的决定了,实际上,看恩地的性格也能猜出这对夫妻的直爽。“你的提议我们很动心,但是恩地刚上音乐高中,这个时候去尔无疑会荒废学业。更何况,我都这么长时间没见到自己女儿了,我真的一想到让她一个人学我那样背井离乡就……总之,希望你能理解。”

    “我非常能够理解。”金钟铭坦然应道。“而且您的理由实在让我无可辩驳,天大地大,亲情最大,一个父亲想多看几眼自己的女儿,这难道不是理所应当的吗?”

    恩地的父亲点头笑了一下。

    “但是。”金钟铭站起
抓鬼小农民小说5200
身给对方倒了一杯酒。“我如果说我可以等恩地两年呢?等到她上高三,眼瞅着可以去上大学了,我再把她从釜山接走去当ido1呢?那样的话,您能不能以此为依据再认真考虑一次呢?”

    恩地的父亲诧异的松开了酒杯:“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当ido1不用放到尔当练习生的。”

    “没错。”金钟铭点了点头。“我当然可以现在就带她去签练习生的约,但是我也可以把她放在釜山这边的音乐学校里放养。”

    “可是……可是。不是要培训什么礼仪什么各种各样的课程的吗?”恩地爸爸明显是有些糊涂,但同样的,他也动心了。

    “我信得过恩地。”金钟铭端起酒杯解释道。“我们这个新女团是以自然清新为风格的,恩地只要做好自己起身就是最好的诠释了。况且。我们公司还可以委托恩地的学校来代替我们培养她,主攻声乐、兼习舞蹈,再加上一点必要的娱乐圈常识,这就足够了。说句那什么的话,别看那些ido1在网上总是说自己练习生的生活有多累多辛苦。但其实那些孩子哪怕是下午练习上午也需要去学校上课的,她们真正需要在练习室里认真学习的也不过是舞蹈和音乐,这两样不拉下,一切都好说。”

    恩地爸爸有些蒙了。

    “而且,请恕我多句嘴。”金钟铭继续劝说道。“恩地这么好的嗓子,你们也不想浪费吧?所以才会同意她上专业的音乐学校对不对。可是音乐学校毕业之后呢,路子在哪里?一个这么小的女孩子想去唱歌又能走哪条路?某种意义上而言,让她去当ido1,成为一个女团的主唱那才是她理所应当的道路。不然呢?是去哪个合唱团里找份工作,还是在相亲的时候腼腆的说我曾经上过音乐学校。以后养孩子会起到很好的示范作用。这样的生活,有意义吗?”

    恩地爸爸的喉结上下抖动了一下,他知道对方说的没错,自己的女儿这么出色,他绝不愿意让孩子去像这辈人一样去经历海风和沙漠,同样也不愿意让她年纪轻轻的就嫁为人妇,埋没了这孩子的天赋与理想。

    “更重要的是。”金钟铭继续劝说道。“我考虑到了恩地的具体情况,我们……”

    “我有个问题!”恩地爸爸突然打断了对方的话。“为什么这么看重我家恩地?所有的韩国女孩子想要不直接嫁人都会试着去当ido1的,这点我知道,而且不是说韩国的练习生都是一比一千的那种选拔比例吗?你倒好。不仅一眼看重了她,还愿意让她继续留在釜山。值得吗?”

    “这不是没办法嘛。”金钟铭张嘴笑道。“这不是您想让孩子多留在身边两年吗?不然我一定会让她去尔住宿舍的。至于……我为什么看重恩地,原因其实很简单。”

    “哦?”

    “所谓ido1行业,其实是将人身上的美和魅力展现出去。并将之商业化的一种产业。”金钟铭平静的叙述道。“而毫无疑问,您养了一个好女儿,她的魅力和美感的价值非常之高。”

    “我怎么不知道?”恩地的父亲笑道。“我只知道她唱歌很好听……”

    “她笑起来,无人可挡。”金钟铭毫不客气的更正了对方的话。“最起码我是抵挡不住,所以我愿意说服我们公司来投资这张笑脸。至于你问值得不值得……您不觉得自己女儿的价值其实是无价的吗?”

    恩地的父亲无言以对。

    “况且。”金钟铭继续说道。“还有其他两个事情我觉得有必要和你说一下。先,恩地自己的想法是怎样的?她想不想站到舞台上去唱歌?”

    恩地的父亲为之默然。

    “而且。”金钟铭坦然的掏出了一张合同范本。“现在还只是练习生合同而已。并不是正式的专属合同,说句不好听的,不满意了,撕了它好了。”

    “我听说。”恩地的爸爸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然后才抬起头来。“娱乐圈里很乱?当一个女ido1的话,会不会不安全?”

    金钟铭咧嘴笑了,他知道,恩地的父亲其实已经同意了。

    于是乎,当第二天一早金钟铭开车回尔的时候,车后座上依然是krysta1坐在中间,左边依然还是贝克,但是右边却已经变成了抱着一只神色萎靡小白猫的郑恩地。没错,他拐骗成功,恩地将会去cube公司签订练习生合同。

    “猫给我。”上午十点,站在cube公司的女生练习室外,金钟铭朝恩地示意道。“你自己进去和新朋友们打声招呼吧。”

    “你小心点。”恩地小心的把猫递了过来。“它才被割掉了那什么,医生大叔说不要让它乱动,所以我才一直带着它的。”

    “放心吧。”金钟铭笑着举起了已经被阉了的煤炭。“看起来恢复的不错,要是没割的彻底还可以趁机再来一次。”

    恩地奇怪的看了一眼对方,她总觉得金钟铭对阉割自己加的这只猫抱有执念,自己是不是上当了?村里的兽医大叔也说没必要阉的那么早。嘛,无所谓了,反正已经割掉过了。

    想到这里,恩地换上了一副满带笑容的表情,然后兴致勃勃的敲了一下练习室的大门。

    “没问题的,请进。”一个好听又熟悉的奶音从屋子里传来出来。

    恩地拍了拍自己的脸颊,然后推开了大门并低头问好:“大家好,我是新来的练习生,我叫郑恩地,今天是来给前辈们问好的。”

    同一时刻,煤炭终于忍受不住对面那人嘲讽式的目光了,它努力的蜷起双腿,想把自己的伤口给挡住。呃,但是怎么说呢,掩耳盗铃罢了,割了就割了。

    ps:还有书友群45716o898,大家加一下。嗯,按照大家的要求,我把这只猫给阉了,大快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