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284章会议与演讲

第284章会议与演讲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有谁猜到了吗?”金钟铭问询式的扫视了一圈。

    众人纷纷摇头。

    “很简单,作者告诉我,这些都是他的亲身经历。”金钟铭的回答让这几个年轻人面露恍然,实际上也只有这个答案是最合理。

    “替自己的兄弟向自己暗恋的人递情书是真实生过的。”金钟铭盯着宋仲基说道。“不仅如此,我也可以坦诚的告诉我,这种事情我也经历过,我在高中时就接到过一个同桌女生转交的情书,然后第二天她又给了我一份她自己的告白。”

    张根硕连连点头,然后得意的接道:“其实我也经历过,确实如此,和钟铭你一样,我也被女同学通过转交的方式递过情书,而后那个转递情书的人过了不到一周又自己告白了。”

    宋仲基沉默了片刻,大概是想到了一些什么:“确实如此,这才是真实的中学校园,是我考虑的太过了。”

    “还有亚仁哥。”看到这个问题得到了承认后,金钟铭接着扭头看向了刘亚仁。“你说的那个送书的场景根本就是原作者的亲身经历,他告诉我这是他人生中最难以忘怀的一个场景。而且我还想问下你,你上初中、高中的时候,难道就没有过类似的经历?毫无理由的,上课的时候、晨读的时候,突然就看着一个平时比较讨厌但是却比较漂亮的女生感觉到了一些东西……我是说美好还有……”

    “你说的对!”刘亚仁忽的一下站起来打断了金钟铭的话,然后还烦躁的走动了起来。

    金钟铭没有再说话,而是静静给对方留下了思考和说话的空间。

    等了一会,刘亚仁才怅然若失的重新坐了下来:“是我想的太过于成熟了,青春时代最开始的那种爱情就应该是这样毫无理由的,突然间就看着某个女同学就感到了……总之,那玩意本来就没有逻辑性,本来就是无理由的去喜欢,无理由的去展示善意。你说的一点都么错,剧本也没错。错的是我!”

    “而且德焕。”刘亚仁还扭头对上了柳德焕。“那些桥段和角色本来就应该是幼稚和肤浅的,因为现实中的这些角色本来他是幼稚的,他们做的事情也同样是幼稚的。我们没有带入角色,而且我们也不该拿现在的这种二十多岁的心态去对待中学里的时光。”

    柳德焕面色晦暗的点了下头。虽然早熟,但是他也刚刚离开那段岁月不久,所以他其实懂得那些东西,只是之前没有去认真的回忆和思考罢了。

    “还有惠善姐和根硕。”金钟铭满意的点点头,然后笑着看向了另外两个人。“两位。我想问你们一句,我金钟铭如果想要拍唯美的、逻辑性强的、场景干净的电影的话,为什么要用青春这个题材?说句自夸的话,有我爱你做基础,我想拍拍唯美片完全可以去找韩佳人、孙艺珍,还可以去找姜东元、权相佑这些人来一部成熟的、唯美的、催泪的纯爱片!对不对?”

    具惠善尴尬的笑了一下,张根硕则是认真的点了下头。

    “但是,怎么说呢?”金钟铭咧嘴笑了。“这部电影一开始就是一个青春片,是一部我金钟铭自导自演的一部真正的青春片,我就是要拍拍青春片!所以我才会选择这么真实的情节、这么俗气的桥段、这么幼稚的角色和这么……总之。因为青春它本来就是这个样子!”

    众人纷纷点头。

    “诸位。”说到这里,金钟铭伸手遮住了头顶的日光,他是想试着总结一下。“青春这玩意,本来就是病态的、会传染的一种东西,说它是个传染病也是没问题的。而且,它本身就是没有逻辑性的,是让人摸不着头脑的。但是,所以说但是,它是美的!而最好的证明就是,所有人都会怀念它、容忍它!”

    柳德焕等人面露恍然。这群人可以说是韩国年轻一代演员中最具悟性的一群人,他们已经懂得了金钟铭的意思。

    “那么。”金钟铭笑着朝柳德焕问道。“德焕知道我为什么要站在根硕那边了吧?”

    “知道了。”柳德焕点了点头。“因为这小子本来就是幼稚和骚包的,甚至可以说他本来就还处于青春期中,你让他本色演出其实就是最贴近角色的一种方式。他想摆瓶子我们未必能理解,但是我们应该告诉自己,电影中张根硕这个角色本来就应该会把瓶子摆到最中间,不摆到他满意决不罢休……”

    言至于此,柳德焕扭头很诚恳的朝张根硕低头道了歉。

    “其实你要是不说那番话直接道歉更好。”张根硕无奈的答道。“但是我接受了,就像是钟铭说的那样。我这人的幼稚再可笑那也是青春气息,也是美的。”

    柳德焕:“……”

    金钟铭:“……”

    具惠善:“……”

    刘亚仁:“……”

    宋仲基:“……”

    恩静小哥:“……”


最强医圣帖吧
   众人无语了一阵后,还是恩静再次举了手:“那是不是就剩我的问题没回答了。”

    “我来说吧。”柳德焕接口道。“其实这个时候恩静你那个问题的答案也已经出来了。你看啊,既然这个青春是那么毫无逻辑和幼稚的,那作为电影而言就显得很苍白很平淡了,这个时候必要的情节填充和夸张也变得理所当然了,只有这样才能让剧情变得流畅和富有冲突性……”

    “可是!”刘亚仁再次举手询问道。“仅凭这种桥段的夸张就行了吗?一部电影难道仅凭一个主题和一些夸张的桥段就能获取观众的心吗?”

    “当然不行。”金钟铭立即接口道。“我还准备了其他三样东西!”

    刘亚仁也好具惠善也罢,这些人此时都已经对金钟铭服气了,他们认真的盯住了这个年轻的导演,准备听他讲讲自己的秘诀。

    “先还要有精彩的配乐。”金钟铭竖起了一根手指头。

    众人纷纷点头,哪怕是宋仲基这个没什么经验的人都懂得配乐对于一部电影的重要性,而金钟铭出品的音乐更是无需质疑什么,在这点上这部电影其实已经成功的先下了一城了。

    “其次是配合着剧情的精彩镜头转换。”金钟铭接着说道。“想要让这种布景不够唯美而且剧情节奏快的电影变得流畅和轻松的话,那我们必须要有动态而快节奏的镜头转换。”

    说着金钟铭扫视了面前的众人一眼:“这一点我不行,但是恩赫大叔行,他是韩国最顶级的摄像师。从爱回家开始,一部部作品摆在那里,谁都得认。”

    一众年轻演员纷纷点头。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说着金钟铭站了起来。然后右手在面前划了个圈。“我有你们,你们是韩国最贴近青春的那群演员。”

    众人目瞪口呆,却又有些群情振奋的感觉。

    事情本来可以到此为止,实际上,还是板着那副扑克脸的金钟铭已经准备让大家会去接着看张根硕摆瓶子了。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一股突然间涌起的冲动让他一步跨过去,停在了恩静的身后,然后他的双手撑在了对方的肩膀上。

    恩静被吓了一大跳,所有人也都有些吃惊。

    “诸位,再跟你们多说一句废话吧,你们谁知道我为什么要让恩静来当女主角吗?”金钟铭笑眯眯的朝这几个剧组里最主要的演员们问道。“韩孝珠不行吗?她笑起来多甜,对不上?文根英不行吗?那是国民妹妹。惠善姐你不行吗?你看你身上这股子气质多好?别的不说,这三个人我最起码能叫的来吧?现在外面媒体都说我是感情用事,说我和恩静是因为私情……这么说。其实是蛮有道理的。”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恩静本人的面孔金钟铭看不到,但是他能感觉到恩静的肩膀在抖。

    “呐,事情其实是这样的,有一次宣传活动回来后。”金钟铭叹了口气,然后一边扶着恩静的肩膀,一边很平静的讲述了一遍那次和韩孝珠在雨中的谈话,当然,只限于过于爱情观方面的事情,文根英的表白他自然隐去了。

    “所以诸位。在那次谈话之前,我本来选定的女主角其实是根英,她来表演,我有把握让这个国民妹妹变成国民初恋。想想就很合适,对不对?”金钟铭继续面色如常的讲述道。“但是,在跟孝珠探讨完灿烂的遗产里面的爱情观以后我却立即转变了立场,然后选择了我的初恋含恩静。为什么?因为我想向全韩国证明一下,证明一个人的青春、一个人的记忆,以及那种真实、时间。还有初恋,这些东西都是弥足珍贵的!”

    感觉到了手下恩静的放松,金钟铭松开了手站直了身体:“所以,诸位,哪怕这些东西的展现形式是粗俗、幼稚,甚至无厘头的!我具体点吧!哪怕想展示这些东西需要的是墙砖斑驳的厕所、是满是灰尘的篮球场、是杂乱到令人无奈的大学寝室,以及那些狭窄的巷子和拥挤的家居环境和这个显得有些陈旧一点都谈不到美感的校园,我也在所不惜!”

    众人面色严肃,恩静也扭过头来盯住了张开了双臂的金钟铭,就好像是第一次认识这个男人一样。

    “这些其实已经足够了,因为我们要给观众展示的是最原汁原味的青春,我们要让每个观众能回忆起自己的含恩静。”说着,金钟铭伸手敲了下恩静小哥的脑袋。“而这就是我感情用事的缘故了,因为这个女孩就是我金钟铭的含恩静,是我的初恋,是我的中学恋人,我们要扮演的那两个人就是我们的过去,这就是我想要的东西。”

    “总之,我相信,我跟恩静以及大家能在这部电影里展示出自己的青春,而这部电影也会给韩国的观众带来他们的青春。”言罢,金钟铭拍了下手。“现在,回去拍戏,让张根硕接着摆他的饮料瓶。”

    ps:还有书友群45716o898,大家加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