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266章早注定!

第266章早注定!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从片场出,剧组来到了早就选定好的一个公园里,这里离作为剧组驻地租下来的那个饭店很近,只是十几分钟的路程而已,而一到这里,剧务、场记、监督、布景师,各种人员立即趁着上午公园人少搭建起来一个微型的片场。

    而侑莉、秀英都在很认真的站在一边角落里来观摩这个过程,她们俩本来就是被s.m重点培养的演员,所以她们俩留下来满足下自己的好奇心当然可以理解。不过,让金钟铭惊诧的是帕尼竟然也很认真的在看,虽然他觉得帕尼在这方面的天赋几乎是负的,但是这丫头确实在很认真很希冀的盯着拍摄现场看。

    至于孝渊和sunny,这俩人大概是因为不好意思自己走才留下的吧?孝渊那无聊的样子看起来就差蹲在地上数蚂蚁了,当然了,这么多前辈面前她连数蚂蚁的资格都没有,所以只能坐立不安的呆在人群后面。相比下来,sunny沉稳的坐在远处的椅子上就显得很正常了。

    今天上午的第一场戏是第17集的结尾,这是女主角高银星和女二也就是高银星的无血缘妹妹柳盛美之间的一场对手戏。

    “我的意思是三个机位。”眼瞅着差不多了,陈赫也开始了跟金钟铭的例行报告。“一个要拍到背后公园里那个伞型的凉亭,它寓意着盛美心里追求的那种安全感,这也是我们选定这里的根本原因,然后就是两个针对双方侧脸的角色机位。钟铭你看怎么样?”

    “总觉得缺点什么。”出乎意料的是,作为当初选景当事人的金钟铭却皱起了眉头。

    “那缺的是什么呢?”陈赫无奈的问道,这么一段时间下来他已经习惯了对方这种行为方式。

    “让我想想。”金钟铭伸手制止了对方的催促。

    而这一想就是七八分钟,但是整个剧组却没一个人敢声。

    而眼瞅着金钟铭绕着已经站好位的韩孝珠、文彩元两人转了足足七八圈,那边的孝渊却是再也忍不住了:“为什么啊,这不是文彩元前辈和韩孝珠前辈的戏份吗?他为什么要参与进来?而且连导演也听他的……”

    “十岁,安静点!”秀英面不改色心不跳的答道,同时眼睛还一直盯着金钟铭没动。

    “这里。”金钟铭忽然拍了下巴掌。“在这个位置加一个机位,要低视角的那种。我要拍到对面的城铁,而且待会孝珠你们俩要等到列车声传来之后再开始,我到时候会给你们信号。”

    “妙啊!”陈赫一拍巴掌也反应了过来。“驶过的列车和它的声音也是一种很好的心理衬托,它代表着时光的飞逝。配合着现在不大不小的风,暗示着两个自幼一起长大的姐妹心境的变化……”说着说着,他自己也觉得有些啰嗦了,于是赶紧停了。“那什么,我来掌这个机位。”

    “那我来掌彩元的机位。”金钟铭淡定的吩咐道。“张副导演还来掌孝珠的机位。李老师负责伞型凉亭的机位,凉亭需要模糊一点。”

    随着金钟铭这个戏霸的一锤定音,拍摄很快就开始了,并且也很快就顺利结束了。

    “怎么样,有什么感触吗?”金钟铭趁着工作人员收拾器材的时候跑过来问了下秀英她们。

    “那个文彩元前辈真的很厉害。”帕尼蹲在那里举手作答,就像是小学生回答老师问题一样。“她说哭就哭出来了,什么都没动,眼泪就直接沿着脸淌了下来。”

    金钟铭欲言又止。

    “我倒是觉得韩孝珠前辈更厉害一点。”侑莉回答的就好多了。“她能够在说出自己台词的同时还注意到对方的表现,那边文彩元前辈一流眼泪她的眼神就跟着动了……”

    “嘛。”金钟铭不置可否。“那秀英你呢?”

    “我觉得都很厉害。”秀英站起来伸了个懒腰,然后还皱了一下眉头。“肯定都比我们强。不过。最让我在意的是,这俩位竟然能站的那么稳,好像整个拍摄过程她们俩的身形都没有一点晃动吧?这点实在是太厉害了,你看我在这里蹲着,同样的时间里,既没说台词也没进行表情的修饰,就这都还觉得两腿麻……哎,你那表情什么意思?我说的对不对?”

    金钟铭收回了那种诧异的目光,然后很认真的点了下头:“秀英,我觉得吧。你……”

    “你要是想嘲讽就不要说了。”秀英一手扶着孝渊的肩膀一手把自己的鞋子脱下来整理了一下被汗水浸透的袜子,苏勇oppa的气势尽显无疑,也不知道万一有粉丝看到自己的女神这个样子会有什么感想。

    “不是嘲笑你。”金钟铭无奈的扫视了一眼面前的几个人。“我是想告诉你,秀英你将来在演员这条路上注定要比允儿走的远。指不定还会比李允熹更强人,然后成为s.m公司唯一合格的女演员。”顿了一下,他又继续说道。“还是要听我那句说了几十遍的废话,和现在的崔始源学下,千万不要接自己公司选的剧本,那会浪费你的天赋的。”

    言罢。金钟铭转身离开去帮着剧组忙活去了,只留下几个面色怪异的女孩。

    收拾好器材,装车完毕,就在金钟铭准备登车返回的时候,sunny却跑过来拦住了他。

    “怎么了?”金钟铭诧异的问道。

    “侑莉被你弄哭了。”sunny严肃的说道。“现在在我们的保姆车里抹眼泪呢。”

    “让她哭好了!”金钟铭没好气的答道,侑莉就这一点让人受不了,那就是一方面心大一方面却又承受不住任何压力。

    “剧组离了你运作不了吗?”sunny不依不饶。

    “那倒不是。”金钟铭无奈的答道。“我只是觉得没必要劝她,她那性子一会就好……”

    “我不是让你劝她。”sunny盯着对方说的。“跟我们一起来的助理还有帕尼她们会看住她的。”

    看着对方的眼神,金钟铭心中微微一动。

    “我是想请你吃冰沙,我现在赚钱了,一直想反过来请你一回。”不顾旁边路过的韩孝珠那诧异的眼神,sunny继续淡然的说道。“六月了,那边的冰沙店已经开始营业了。”

    果然如此吗?金钟铭反手关上了身后的车门。

    剧组撤走了,帕尼她们也已经回去了,金钟铭和sunny就那么肩并肩的各自抱着一碗冰沙坐在公园的长椅上。远处。已经有闻风而来的记者跑过来了,但是两人却都视而不见。

    “我都听孝渊说了。”sunny不出所料的从刚才的事情开始谈起。“你这样太直接了,你难道不知道侑莉的性格吗?还不如直接说她不如秀英呢,这种无视反而会让她更难受。”

    “不止是这个。”金钟铭淡定的答道。“她应该还觉得我在嘲讽她。因为早在那部花美男恐怖连锁事件的时候我就提醒过她,s.m公司选的影视剧不要碰,你叔叔的手已经被诅咒了,谁碰了他看重的剧本就会对自己的演员生涯起到负面作用,但是她还是忍不住诱惑接了。结果呢。后来的事情还用我说吗?不但门面的位置输给了允儿,在影视剧方面也被允儿拉开了一大截,所以我告诫秀英不要接你们公司的戏的时候她一定觉得……”

    “那你还那么说?”sunny不耐的质问道。

    “我说的话不对吗?”金钟铭毫不相让的反问道。“我说的不是事实吗?为什么我当着她的面不能说实话呢?”

    “因为你了解她的性格!”sunny愤愤的把勺子插进了冰沙里。“你早就知道她会想多的,但是你还是那么说了,你这分明是在鼓励秀英的同时故意泄愤!”

    金钟铭面色恍然,sunny说得对,只是自己没现而已,自己早就有所预料,也分明可以做的更好一点,但是却依然那么做了。说白了,其实还是在顺势脾气而已,话说自己这么小心眼吗?

    “就像是侑莉一直那样一样,你这人也是一直这样。”sunny深深的呼了一口气。“有些东西是性格和潜在的目的早就决定好的,是没办法的,这就跟你在综艺里总是喜欢毒舌一样,其实就是骨子里的小心眼导致的!”

    “是吗?”金钟铭仰着头继续思索了起来。“难得你对我看的那么清楚……”

    sunny对金钟铭的表现有些丧气:“你无可救药了!”

    “那什么,有什么事情咱们就赶紧说吧。”金钟铭低头笑了一下。“我可以陪你坐到中午,但是晚上却还有戏,咱们尽快吧!”

    “我觉得你太累了。”sunny低下头再次拿勺子戳起了开始融化的冰沙。“下半年那么多条工作线其实没必要的……”

    sunny的声音越来越小。两句话就已经停下来了。

    “怎么不说下去了?”金钟铭微笑着问道。

    “因为再说下去也没用。”sunny更加丧气了。“其实我也知道你不会听我的。”

    “但你还是把我给拦下来吃沙冰了。”金钟铭也无聊的捣了捣手里的冰沙,最后却无聊的给放下了。“既然如此,还是劝劝我吧。”

    “我……”sunny难得的显示出了一股子颓丧感。“你太累了,身体万一撑不住怎么办?电视剧、电影、综艺。这么多东西一起上,神仙都受不了。”

    “谁告诉你我会接那个电视剧的?”金钟铭淡淡的反问道。

    “我以为照你的性格会努力的接下所有的邀请的。”sunny茫然的答道。“那部电视剧投资那么高,还是金泰熙……”

    “那个什么两百亿的电视剧剧本我也看了。”金钟铭很不礼貌的打断了对方的话。“故事线还算完整。金泰熙前辈在缺少女演员的韩国影视界也算得上是一个顶级的花瓶。但是我第一部电视剧是4o,第二部电视剧也是要破5o的,这部电视剧难道能到6o?只是他们昨天刚向我提出来,我不好当初拒绝罢了。”

    “我明白了。”sunny没好气的揉了揉跳起来眼皮。“你是看不上这部电视剧。怕它会砸了你的招牌。实际上别说6o了,要是你觉得能到45也肯定接了对不对?”

    “没错。”金钟铭对着sunny没什么可隐瞒的,两人的关系一开始就是这样,两个陌生人相遇,先只是一起打打游戏,但是很快就会坐在一起谈论一些深层的东西。就好像双方一上来就相互知道对方是最值得信任的那个人一样。

    “那你对自己下半年到底都有些什么安排呢?”sunny可能是觉得这话问的有些突兀,所以她马上加了一句。“我其实只是今天早上看到你的疲态感到担心罢
天骄战纪txt下载
了。”

    金钟铭失神了片刻,不过也只是片刻罢了,他马上就认真的回答起对方的问题:“我的那部电影必须要做。而且马上会做,这点无需多想。至于综艺方面,我其实只是希望在保持两天一夜的同时,再去寻找一个做主mnetbsp;  “不去家族诞生?”

    “不去家族诞生。”金钟铭肯定的点了下头。“但是理由不止这一点,还有在石哥和虎东哥的问题。我准备下半年忙完之后对这俩人的事情好好做个了断。”

    “这个我不懂,你也不要跟我说了。”

    “好。”金钟铭点了下头,但沉吟了片刻后他又加了一句。“其实我还不想放弃今年无挑的歌谣祭,反正电影掌握在我手里,歌谣祭也不过两三周时间,我可以控制时间去参与的。”

    “可是为什么?”sunny终于沉不住气了。“为什么要这么拼?”

    “因为我想证明自己。”金钟铭昂着头答道。“今年上半年我干了这么大的一件事情,当然要借着这个契机彻底证明自己!这就像你们gee以后也要马不停蹄的各路出击赶通告一样,你们不也是想趁机奠定自己的地位吗?”

    “我问的不是这个!”sunny生气了。“我问的是为什么一定要努力的往上走,就好像上面的东西一定会更好一样!”

    “那你为什么一定要留在下面呢?”金钟铭侧着头看向了sunny。“什么都不争,什么都不想。就好像安静的呆在下面会很安全一样。”

    “我不知道。”sunny觉得今天心情糟透了,自己是想拉对方一把让对方刹下闸的,结果却处处被对方给把握住了。“我其实早就跟你说过,我从小就在经纪公司生活、在练习室里长大,就好像练习生到ido1再到更好的ido1是我的宿命一样。”

    “所以才会在失去成为ido1希望的时候惶恐不已,也所以会在一夜之间成为了出自己以往想象的ido1后感到迷茫,是这意思吗?”

    “是。”sunny低下了头。“我感到很抱歉,我觉得自己就好像是个不知足的小孩子一样,得不到时觉得那个玩具万分美好,得到了又觉得别人的玩具似乎更好……”

    “纠正你两个错误。”金钟铭严肃了起来。“sunny。那不是玩具,是你的人生,你不可能随意更换它的。而且,你不需要对谁抱歉。你只是想的比别人多了一些而已。”

    “可是。”sunny继续问道。“像我这样突然间丧失掉动力,突然间反过来羡慕那些上大学的孩子就一定是对的吗?你和允儿都是那种一个劲的往上走的人,就连侑莉都会为自己的处境着急,而我却只想安静的坐在这里,去……去过普通人的生活。”

    “你又说错了,允儿和侑莉是不一样。”金钟铭瞥了对方一样。“允儿是被逼的。她的家庭状况摆在那里,她想往上走是理所当然的,她想追求完美和那种游刃有余的实力也是自然而然的需求。侑莉其实很可惜,她的条件非常好,也有追求,可是良好的个人条件和近乎完美的家庭环境让她没有那种破釜沉舟豁出去一切的性格。至少,被限制在这个组合里以后她谁也争不过,这才会一直蹉跎到今天。所以,侑莉的上进心只来自于她那种自小养成的我不该比别人差的危机感,本身并没有太大的意义,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什么。”

    等了一会,金钟铭才继续说道:“还有你。你其实没有任何问题,你只是比她们更成熟,看的更清楚罢了,所以你才会为自己的人生感到可惜。毕竟嘛。如果看的不通透的话又怎么会可惜呢?所以,尽量不要为自己的迷茫感到担心,因为迷茫了就迷茫了,歇一会,认真看清楚就好了。”

    “谢谢。”sunny轻声应道。然后端起已经化成水的冰沙喝了一口,她是在掩饰自己的情绪。

    过了一会,她才继续问道:“那你呢,你为什么那么坚定呢?甚至到了我都觉得害怕的程度。”

    “sunny。”金钟铭以身高优势居高临下的再次看了对方一眼。“看过海贼王吗?”

    “废话,但是金钟铭先生,我觉得我们是在讨论很深沉很有意义的问题。”一瞬间,sunny想把手里的冰沙砸在对方脑袋上。

    “我也在说一件很深沉很有意义的事情。”金钟铭不以为意的答道。“海贼王里有句话说的好,有什么理由能阻止一个男人奔向大海呢?”

    说着,金钟铭还把手里的沙冰放在腿上,然后把双手张开。做出了一个拥抱理想的动作。

    于是乎,一瞬间sunny就感觉自己的手快不受控制了。

    “同样的道理。”金钟铭笑着收回了手,然后继续淡定的说道。“抛开那个大海贼时代,在这么一个现实的生活里,又有什么理由能阻止一个男人站的更高呢?这难道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sunny张了张嘴,她很想说些什么,可却现自己竟然无法辩驳这句中二劲十足的废话。

    “不管你信不信。”金钟铭瞥了眼头顶越来越刺眼的阳光。“我很早就已经思考自己这辈子的人生了,很早很早。”

    “早到什么程度?”sunny冷笑了一声。“我知道你早熟,但不会是小时候遇到洛杉矶种族大动乱的时候吧?那时候你多大?”

    “我就知道你不信。”金钟铭叹了口气。“但是无所谓了。总之,我对自己的路从来没有过太多的迷茫。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我有过,但是很快被我消灭掉了。我现在想往上走,想站的更高一点。看的更远一点。而且我自认为,我在这个过程中所做的一切在良心的角度上都问心无愧,在道德的因素里也都是有自己的汗水浸在里面的。”

    “我没问你这个。”sunny无奈的应道。“我现在想知道的是,到底多高才是你的目标?”

    “为什么要考虑这个问题呢?”金钟铭晒笑道。“那不是给自己增加压力吗?安安心心的走,认认真真的走,有往上走的机会就走。走累了就像现在这样找个能说话的朋友聊聊天吃吃沙冰,休息一下后再走就是了。而且我甚至觉得都不需要顾忌面前的路线,就好像当初我的出道导演李廷香阿姨给我介绍老师的时候那样,她当时给了我三个选择。现在想想,如果我当初选的是裴勇俊当老师的话,那我现在一定会在商业角度更好一些;而如果我选的是李德华前辈的话,那我一定在政治上走的更高。总之,真的无所谓,殊途同归,只是风景各有不同而已。”

    “你这心态,还真是……”sunny无言以对。“我是不是该感谢你跟我说这些?”

    “no。”金钟铭很恶劣的耸了下肩膀。“我该感谢你的,大家相互开解嘛,而且最起码你能在听我说这么一通废话的时候负责请客买沙冰,这么多年了,总算是有人请我了。”

    sunny无言以对。

    “总结一下我的心情吧,那句话怎么说来着?”金钟铭这时候的心情明显好了很多,他一只抱着已经彻底化成水的沙冰碗,然后一只手举起来攥成拳头对准了头顶的太阳。“人的梦想是不会终结的,贼哈……!”

    sunny直接了当的把自己的沙冰碗盖在了金钟铭那留着蓬松型的脑袋上,然后扬长而去!

    金钟铭无奈的叹了口气,然后很淡定的取下了脑袋上的沙冰碗。怎么说呢?能知道在扣碗的时候把里面的水给倒干净,看来sunny这时候心里其实应该也还是很冷静的。

    “金钟铭先生。”那几个记者终于按捺不住了,他们蜂拥而至,长枪短炮的把金钟铭给围住了。“你是在跟少女时代的sunny小姐约会吗?”

    “你从哪里看出来我们是在约会的?”说着,金钟铭还指了指脑门上淌下来的几滴红色的水渍,sunny选的是一份西瓜沙冰。

    “呃,你们单独在公园吃沙冰……?”这些记者自己说话的时候都带疑问口吻的。

    “诸位。”金钟铭这下子真心无奈了。“我跟sunny端着沙冰过来的时候就已经看到你们了……而且我们真的是聊了半天的游戏,最后是因为对游戏角色的理解不同生了冲突,最后才这样的。”

    “哎……”这群记者更尴尬了,其实他们也是不得已,而且sunny喜欢打游戏他们也知道,跟金钟铭一起打游戏的事情似乎也有报道,看刚才的样子也确实很像,可是问题在于他们是娱乐记者,不说绯闻说什么?难道真说你们在讨论游戏,那还不如说你们在谈人生谈理想呢!

    “而且啊,诸位,咱们坦诚一点。”金钟铭拿出纸巾来边擦边说道。“我知道我们电视剧很火,你们也需要新闻。可是这一周以来,你们竟然先后让我和孝珠、彩元、艺媛姐、根英、泰熙姐、恩惠姐……等等等等都传了绯闻。现在又是sunny对不对?我一天一个吗?”

    记者们尴尬不已。

    “诸位。”金钟铭拎着两个碗站起来对着这些人鞠了一躬。“我求你们了,真要是和认识多年的朋友一起吃份沙冰都要传绯闻的话,那你们还不如去我们委员会借一份艺人合同报备表,把里面从15岁到35岁的所有未婚女艺人都挨个的列出来……那什么借个光,我还要还碗呢!”

    “可是金钟铭先生。”有一名记者在身后继续喊道。“我们也是需要讨生活的,不写这个写什么?读者也爱看,我们写的也顺手,总之,请您体谅一下吧。”

    金钟铭气急败坏:“真要是这样的话不如去报道刚出道的tara队长含恩静,她还是我上初中的初恋呢!”

    “他说什么?”有人没听清。

    “不知道。”其他人纷纷摇头,然后撒丫子就跑走了。

    两分钟后,公园对门的沙冰店里,金钟铭把碗递了过去。

    “承惠,一万二。”老板接过碗时笑道。“金钟铭先生,能让我家孩子跟你合个影吗?她前几天还在骂你,现在却很喜欢你扮演的鲜于焕了,这样的话我给你打折到一万。”

    “你等下。”金钟铭愣了一下。“那个少女时代的sunny刚才来买的时候没付钱吗?”

    ps:还有书友群457大章求票。下一章是4k的大章,说好了加更决不食言。如果没更很简单,那就是我睡死过去了,不要急,晚上11点醒了也一定会更的,已经写好,还没来得及检查修改而已。顺便说一句,这句话敲在4月3日的上午九点。我要睡死过去了,醒不过来就是永别了,再见,诸位书友,我会尽量梦到你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