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252小别胜……

第252小别胜……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夜晚中的尔街头,一辆还亮着车灯的现代车停在了金浦大桥旁边的江滩上,很完美的融入了这个城市里。  在韩国,没有人会在经过一辆现场车旁边的时候还有心思去观察和探究这辆车,融入进入才是最好的伪装,这一点是大概就是这几年这辆车给金钟铭带来的最大一条感悟。

    “终于明白金钟国前辈为什么会成为约会司机而不是约会保镖了。”金钟铭看着身边副驾驶座上的人略显无奈的苦笑了一声。“因为那些艺人除了车子里没别的地方可去。”

    “是啊。”正抱着一大包膨化食品的恩静也有些丧气。“我这才刚出道就只能和你躲在汽车里,这要是以后红了怎么办?”

    金钟铭笑而不语。

    “你在嘲笑我?”原本就有些怨气的恩静更加不满了。

    “我在嘲笑你们的出道曲。”金钟铭的回答让对方登时就丧了气。“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媒体会说你们是颜团了,不是因为你们一出场就倾国倾城,而是因为你们的粉丝全都是冲着脸去……”

    “别说了。”恩静自己都有些崩溃,她们的出道确实称不上失败,但是那个含情脉脉的出道曲却基本没起什么作用,不过考虑到少女时代、kara、ondergir1s等等女团的出道曲的商业质量,这个情形似乎也是常态了。

    “谎言是吧?”金钟铭一说到这个也有些牙疼。“其实歌曲质量不错,mv嘛,嗯,也不赖,过两天mv就应该正式放出了吧?”

    “明天就放出来了。”恩静说着这个话题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似的。“不过关于这个mv我怎么好像听到了一些荒诞的传言呢?好像是说你最近欺负了人家俞承豪是吧?该不会是因为他在我们的mv里跟我有,有恋爱关系吧?”

    “没有的事情!”金钟铭义正言辞的举手誓道。“绝对没有的事情,我也是个演员,自然懂得演员的职业处境,怎么会干出那种没品的事呢?”

    “可是我怎么听说你先是专门找我们社长要了mv看,然后又去找人家正在拍戏的俞承豪探班……”

    “探班不是好事情吗?”金钟铭干笑了一声。“承豪怎么说都是很小的时候就认识的弟弟了。他演戏我去……”

    “然后什么都没带的去探班?”

    “……”

    “还当众掏出来一个五十块的硬币递给人家,让他这个被探班的对象反过来去给全剧组买了咖啡?你本人还点名要了三份拿铁,还是分三次让他跑过去买的?”

    “你、你怎么知道的?”

    “竟然是真的?!”恩静惊诧的推了金钟铭一下。“我昨天去客串了一个我们公司的电影,听一个片场的剧务像开玩笑一样说出来的。我还以为是谁……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我是为他好。”金钟铭依旧义正言辞。“他太年轻了,而且还是童星出身,这要是太志得意满的话会容易产生不好的心理影响……”

    “你省省心吧。”恩静自己都有些头疼了。“说好的彼此之间的信任呢?”

    “我承认我是妒忌了。”金钟铭干笑了一声。“看到那个mv里你竟然靠在他肩膀上……”

    “孝敏还一直搂着他呢!”

    “那关我什么事?”

    “我跟他戏份真的是最少的,就是坐在那里靠在了他的肩膀上而已,而且加一块也没两个镜头!”

    “说起这个话题的话。恩静,我们交往这么长时间了,而且还是好几个月没见了,所谓小别胜……”

    “我知道了。”恩静不耐的打断了对方。

    “你知道……?”

    话音未落恩静就大大方方的伸手揽住了金钟铭的脖子,然后敷衍的把对方给拽到了自己的怀里,嗯,算是做出了一个小小的突破。不过金钟铭本人却有点焚琴煮鹤的感觉,不该是这样啊!不该更温柔点吗?你用这么大的劲干吗?

    不过,金钟铭最终还是没有抱怨出来,因为在本能的晃动了一下脑袋后。他立即就感觉到了他的一侧脸颊给自己带来了一种很不错的触感,软绵绵的,却又很有弹性……怎么说呢?三月中旬啊,尔的妹子们终于不用穿冬装了……

    “你干什么?”恩静红着脸推开了金钟铭。

    “不是恩静,你能不能讲一点点道理?”金钟铭对自己被推开的现实明显有些不满。“是你夹着我的脖子把我抱住的,现在竟然反过来问我干吗?”

    “闭嘴。”恩静语气其实不怎么强硬。

    “其实吧,恩静。”金钟铭开始循循善诱了。“难得这么温暖而静谧的春夜,何必要因为这一点事情动气,我一直在想,当初我们那次到底算不算初吻呢?因为毕竟没吻到嘛……”

    “吻到了。”恩静一边脸都红透了一边还能保持神智。“这点我很确定。而且你刚才是想占我便宜吗?”

    “是!”金钟铭胆确实够肥的。“你想想啊,恩静,既然我们都是把初吻给对方的人,那么一开始就应该直接进入到一个比较深入的阶段……”

    “哈?”

    “我是说。”金钟铭又重复了一遍。“你看。难得这么温暖而静谧的春夜,我们交往了也快三个月了……”

    恩静扭过头去笑了,她现在也只能是笑了。

    “静静,咱们交往的不要那么文艺,可以粗暴直接一点的。”金钟铭无奈的继续说道。

    恩静小哥这次是真的被逗笑了:“要不你直接我粗暴?”

    金钟铭也低下头笑了,不过。马上他就感觉到自己的脸颊被什么东西给轻轻的触碰到了,并带来了一种令人
慕南枝无弹窗
心里酥的感觉,而没等他回过神来,这个触感却又很快的消失了。

    自己嘴上那么奔放,实际上却依旧闷骚,而这个女孩一如既往的羞怯的同时却也一如既往的直接。

    “太快了,我都没感觉清楚。”

    恩静顾左右而言他:“我感觉我们俩好像小孩子一样……”

    “要的不就是像小孩子一样吗?”金钟铭微微笑着答道。

    恩静这下子立即不说话了,两人一言不的坐在那里。然后金钟铭按开了车窗,窗外的暖风穿过车厢,不一会就熏得两人都有些醉意了。

    “钟铭。”恩静低下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链。“咱们不是说好了吗,不许干涉我的工作。而且我也没怎样……”

    “我错了。”金钟铭点了下头。“我会给他道歉的。”

    “不要赌气。”恩静无奈的看了对方一眼。“你有妒忌心我其实蛮高兴的,而且也没必要去给人家道歉,你年纪比他大、出道比他早,现在成就还甩他一条街,你去道歉的话在外人眼里会成什么样子?”

    “我不是赌气。”金钟铭无力的趴在方向盘上。“小事一桩而已。找个机会认认真真的去探一次班就行了,他肯定就懂了。”

    “这样也不是不行。”恩静这下子放下了心。“但你要是心里有气的话不去也就不去了……”

    “那就不去好了。”金钟铭立即接口道。

    恩静随即冷哼了一声:“早该猜到你的。”

    “静静。”金钟铭的语气突然低沉了下来。“我找他麻烦其实并不只是妒忌,而且还有一点为你出气的意思。俞承豪是毋庸置疑的国民弟弟,而且这两年作品都很不错,所以的他的粉丝多之又多,还都是那种难缠的姐姐粉。而你们呢?刚出道,大部分粉丝还都是冲着脸去的,所以等这个mv明天一公布的话,你们的anti肯定会一下子就冒了出来。说句实话吧,韩国的anti这东西我熟悉的不得了。看着吧,到时候你们有没有勇气上网都很难说!”

    “谢谢。”良久,恩静才说出了这么两个字,然后她无聊的伸出一只手搭在对方的肩膀上,并顺势摆弄起了对方的耳朵,这是情侣之间一种很自然的表示亲近的方式,不过这次她似乎是想借这个方式转换一下话题。“最近还很忙吗?前一段时间我天天都能在网上看的你的行程表,不是在录制哪个谈话节目就是在接受什么采访,还要动辄去什么协会跟上说上半天……”

    “还好。”金钟铭被对方的手指挠的很舒服。“事情都已经解决了。”

    “s.m公司不是还在……?”

    “李秀满也蹦跶不了几天了。”金钟铭冷笑一声。

    “那听说你被人家sk的崔会长给招了女婿……?”

    “什么玩意?”金钟铭还真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跟他说这个,惊得他后脑勺上的头都竖了起来。

    “听说你被sk的崔会长招了女婿。”恩静淡定的重复了一遍。“据网上分析是人家的二女儿……”

    “得了吧。我自找难看吗?”金钟铭冷笑一声,然后又趴了回去。“说得好像我很喜欢给人当上门女婿似的,就崔泰源那脾气,就他岳父那背景。这个女婿容易当吗?话说怎么会有那种流言出来?”

    “嗯,可能是你前一段时间表现的太出色了吧?”恩静用一种明显是有些满意了的口吻答道。“说实话,我看到你去监狱那次新闻的时候还真的有过类似的想法呢……”

    “为什么会有那种想法?”金钟铭有些不解。

    “因为前一段时间看你呼风唤雨的,总是害怕你有一天会突然飞的很高,然后就把我给拉下了……”

    “不会的。”金钟铭直起身来笑道。“我真要是飞起来的话那一定会带着你一起飞的。”

    “嘴什么时候这么甜了?”恩静有些哭笑不得。“以前我一直觉得你很毒舌。”

    “那是不是该奖励一下?”

    “你……想要什么奖励?”恩静没有拒绝,实际上。一对情侣,又是在暖风袭袭的春夜,所谓花气袭人知骤暖讲的就是这样的时光了,这时候只要气氛上来了,做点什么都是理所当然的。

    金钟铭随即兴奋了起来:“我……”

    “谢谢你,对不起,谢谢你……”就在这个让金钟铭万分期待的时刻,车内突然响起了对两人而言有着特殊意义的初恋这歌,不过不要误会,这不是伴奏,是手机铃声,两人的手机铃声都是这初恋。

    “电话!”恩静低头憋不住笑了。

    “你的我的?”金钟铭没好气的问道。

    “你的。”恩静肯定的答道,这更让金钟铭来气了。

    “优博噻优!”看都没看的金钟铭按开电话后就用一种比较烦躁的语气开始了。

    “优博噻优。”对面是个有点耳熟的男声,听声音年纪是有一把了。“金钟铭先生,你还记得我吗?我是李忠烈。”

    金钟铭听到这个名字后愣了好长一段时间。

    “金钟铭先生?我知道你可能最近很忙,我也知道……”

    “不是。”金钟铭拿舌头舔了下嘴唇,他没由来的的觉得自己的嘴唇干。“李忠烈导演!”

    恩静诧异的扭头看向了金钟铭,导演这个后缀让童星出身的她有些好奇,不过,自己男朋友下一句话就让她彻底懵了。

    “你打电话给我的意思……总之那头牛终于死了吗?!”

    ps:还有书友群45716o898,大家加一下。期待病情好转,不然老是晕晕乎乎的就丧失对文字的辨别能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