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251章长大了

第251章长大了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kbs电视台地下停车场。

    “所以说,西卡你为什么这么笃定?”保姆车里的sunny有些撑不住了,她直接打了个哈欠。

    “总之你们听我的没错。”西卡不耐的从车窗那边回过头来答道。“第一,他今天一定是在现场看了我们的演出。第二,他马上就会出现在离我们车子不到十米的地方……”

    “哈!”泰妍一声轻笑,在保姆车里显得很是突兀。

    “泰妍你是不是和李顺圭一样信不过我?”西卡有些不忿了。

    “我没有。”泰妍赶紧摇起了头。

    “不许提我的本名!”sunny对自己的无端遭殃也感到有些不满。

    不过没人理她,西卡继续扭过头去看向了车窗外,而泰妍则面色呆滞的盯住了头顶的车内装饰。

    “西卡姐。”允儿实在是忍耐不住了,她把其他人想说没敢说的话给讲了出来。“你就这么有信心?不是我看不起姐姐你,这要是钟铭oppa说你什么什么时候会来我们自然信得过,可是你在这里伸手一指然后反过来说他什么什么时候会来……”

    林允儿话没说完脑袋上就挨了一下,引得包括司机位上的经纪人都笑了起来。实际上,哪怕是经纪人对允儿的话都是很赞同的,无论怎么想,在智商问题上都应该是金钟铭碾压西卡,而不是西卡在这里掐指一算说什么金钟铭如何如何的。不过话说回来,从专辑制作开始,少女时代这次近乎疯狂的回归历程实在是太长太辛苦了,好不容易最后一次打歌结束,只要孩子们不乱下车导致安全问题,那耗着就耗着呗。九十九拜都有了,还差这一哆嗦?

    就这样,时间又过了两分钟,但是金钟铭却还没出现,于是性急的林允儿又蠢蠢欲动了。

    “西卡姐。小贤短信问我们到底什么时候走,她们车里的人也都信不过你了。”

    “闭嘴!”西卡干净利索的镇压了林允儿。

    又过了两分钟,泰妍也无聊的拿出了我们为什么不直接打电话问一下呢?干吗要在地下车库这里耗着?”

    回答她的是一阵沉默。

    “oppa。你就不管管她?”sunny实在是忍不住了,她直接站起身拍了拍驾驶位的经纪人,不过让她无奈的是就连经纪人也对她的提醒置若罔闻,而且还面色呆滞的盯着车外的一个方向看个不停。

    “oppa!”sunny没好气的又想从后面推一下经纪人,不过她马上也愣住了。因为顺着经纪人的目光她惊讶的看到一身西装的金钟铭正朝她们这边走过来。

    “你是怎么猜到的?”泰妍也有些懵。

    “哼!”西卡傲娇了。

    不过不需要泰妍再问了,因为金钟铭接下来的行动已经给出了答案,他竟然一边走一边把领带和外套脱掉,然后在距离少女时代的保姆车不到七八米的地方拉开了一个车门并把衣服给扔了进去——感情西卡是一开始就认出了那辆现代车!

    “伍德!”西卡拉开车门从车上跳了下来。

    “……毛毛啊。”金钟铭明显是给吓得不轻。

    sunny原本想顺势也跳下车的,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她心里突然一动,却直接把车门给拉上了,而不远处帕尼、徐贤的那辆车子不知道怎么回事也竟然没有动静。

    “伍德你是不是在台下看了我们的舞台?”西卡笑眯眯的问道。

    “是啊。”金钟铭点了点头,然后转身面朝外坐在了敞开门的驾驶座上。“我一早就来了,然后看了整个直播过程。”

    “那你觉得怎么样?”西卡可能是觉得金钟铭这种坐姿很有趣。所以就拉开了现代车的后门,然后也学着对方坐了下来。不过,相比较于金钟铭可以双脚沾地的坐着,她由于腿短却只能踩在车沿上。

    “很不错。”金钟铭略显无力的答道。“恭喜了,九连冠确实很了不起。”

    “是不是因为我们没感谢你所以情绪不高?”西卡巴着车门歪着头问道。

    “嘛。”金钟铭抬手蹭了下自己的鼻子,他隐约的感觉到有些东西不太对头。“那么说被音乐声打断的那声感谢也不是在谢我了?”

    “没错,而且是我告诉帕尼不要感谢你的。”西卡给出了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回答。

    “为什么?”金钟铭有些蒙。

    “因为我想当面向你……不是道谢……我……”西卡的表情急转直下,最后竟然有些惶然了。“我说不出来。”

    “我已经懂了。”金钟铭淡淡的回应了一下,不是他装逼,而是他确实反应了过来。毕竟他经历过类似的情形,而且是很多次,所以一点就透。“你是不是想迫切的向我展示什么,但是一时半会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

    西卡无奈的鼓起包子脸。然后点了点头。

    “我就猜到是这样。”金钟铭也无奈的笑了一声,然后不由得想起了一些小时候的事情。

    那是很小的时候的事情了,有一次西卡在家门口的草坪上抓住了一只蝴蝶,然后就急匆匆的背着手跑过来找自己,但是她竟然蠢到背着手站在那里一直把蝴蝶憋死也想不起来该怎么炫耀,最后只能对着蝴蝶的尸体嚎啕大哭。

    还有一次。她破天荒的帮着当时还很小的贝克洗了一次澡,兴奋异常的她想找自己炫耀一下,但是最终却只会拎着吹风机在自己身边转了一圈又一圈,也不知道把贝克给拽过来,最后想起来要展示贝克的时候,那只笨狗却已经在外面下过雨的草地上不知道打了多少次滚了。最后逼得西卡还是只能站在那里抹眼泪。

    总之,这丫头有时候确实傻的可爱。

    于是,金钟铭决定试着引导一下:“是不是觉得自己拿了九连冠的好成绩,所以单纯的……”

    “有一点,但是不是主要的想法。”

    “那是不是想告诉我,之前的辛苦和煎熬都过去了,现在你们终于可以……”

    “还是
庸人还真笔趣阁
只有一部分。”

    “那就是你觉得自己经历了之前这近一年的起起伏伏,终于可以坦然的告诉我。说自己以后再遭遇这种种一切的时候,就不会再害怕了,让我不用再担心你,为你……”

    “大概是这个。”西卡睁大眼睛看向金钟铭。“不过伍德。虽然小时候我一直羡慕你能把我搞不清楚的东西给说的一清二楚,但实际上你真的没有必要说的太清楚的。刚才你说你懂了的时候我就已经无所谓了。”

    金钟铭无言以对,他这性格估计是很难改了。

    “但还是要谢谢你的。”西卡等了一会后才说道。“看得出来你还是很介意我们没在台上谢你的,所以我要谢谢你,歌曲、鼓励。还有……嗯,也就是这两个”

    金钟铭无语的扶着额头笑了。

    “还要感谢你让我终于想起了到底想说什么了。”西卡继续说道。“其实上个月去泰国回来就想跟你说了,我们那次再遇到黑海的时候就已经完全不怕了,只是那时候你正在最忙的时候,我们也很忙,所以……就把这种想跟你说一声的冲动攒到了今天。伍德,我们这一轮的打歌到今天就结束了,再不收场的话其他公司的人就会嫌我们霸住市场不放了,所以我无论如何都要等在这里跟你说一下。”

    金钟铭诧异的看了对方一眼,平时的西卡可不会这么一口气把话给说下去的。

    “伍德。”西卡突然转换到了英语频道。“你是个好哥哥。一开始就是!而且我早该对你这么说了,但是这种感觉却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强烈,就好像是小时候迫不及待的要向你展示什么东西一样。我知道你会来看我的,所以来到停车场就找你的车子,然后让她们等在这里。所以……”

    “所以什么?”金钟铭茫然的愣了一下,他感到了西卡情绪上的波动。

    “所以,我想向你保证,我以后不会再像以前那么脆弱了,最起码再面对类似的东西我不会害怕了。”西卡咬着嘴唇说道。“不过,我现在还想用这个理由在你面前再哭一次。”

    金钟铭站起来伸出了手。他想按住对方的脑袋,因为他不想看到对方再流眼泪,不过,当他的手按上去的时候却最终显得软绵无力。西卡就这么突兀的对着他哭了出来,自己这个妹妹在这近一年以来种种隐藏在心底的感情,诸如委屈、激动、感激、兴奋、压抑、爆等等等等,终于都在这一刻被泄了出来。

    “我也想有个哥哥能这么摸我的脑袋。”隔着一个车窗,允儿用一种毫无疑问的羡慕语调感叹了起来。“然后想哭的时候找他哭,想笑的时候找他笑。就算是妈妈送的衣服不合心意都可以无聊的打电话过去骂他一顿。”

    “要不你现在下去让他摸摸你的脑袋?”sunny无语的提议道。“我猜他说不定会同意的。”

    “还是算了吧,终究是人家的哥哥。”允儿略显落寞的答道。

    允儿的态度明显让sunny也有点讪讪的意味了,她无奈的扭过头去向泰妍求助了起来,不过当她现泰妍也在出神的不知道在想什么的时候却也只好低下头不说话了。

    同一时刻,不远处另一辆车子里的气氛却截然不同。

    “哎,仔细从背影看过去的话,他最近还是蛮帅的哦。”秀英侧着头点评道。

    “平时不就数你跟他脾气最冲吗?”孝渊略显不解的问道。“今天这是怎么了?”

    “你不懂啊,孝渊姐。”秀英整理了一下腿上的毛毯。“男人嘛,要么工作时那种乘风破浪的感觉最让人觉得帅气,要么就跟家人相处时的那种温柔显得最帅气,最近他把这两样都占光了,所以本小姐难得对他换了一种感觉。”

    金十岁自然不服气:“可是……”

    “你就让她会春吧。”侑莉无奈的伸手拽住了孝渊。“难得春天到了,万物复苏嘛。”

    “帕尼。”十岁明显是对侑莉的和稀泥感到不满,所以又扭头抱住了萌帕尼。“你看……”

    孝渊没有往下说下去,因为她现帕尼的问题似乎更严重。

    “傻t你这是怎么了?”侑莉不解的问道。

    “感觉确实很帅气。”帕尼给出了一个和秀英半斤八两的评价,而且她说话时都有些恍惚了,人家秀英最起码神智还是很清楚的。“我跟他在小学的时候可是见过面的,当时为什么没有……”

    权侑莉:“……”

    不仅是权侑莉无奈,就连坐在前面的经纪人都无奈的挠了挠头,自己这车里也就是忙内一个人让他省心,现在也确实在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往外看,不过其余几个可都够他喝一壶的。

    “回去吧!”过了一阵子后,金钟铭看了一下时间。“你的队友该等急了,而且再过一会就是kbs晚班时间了,到时候这里人肯定会很多。”

    西卡抹了抹脸,然后点了点头。

    “去替我想泰妍还有允儿道声歉。”金钟铭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保姆车。“答应泰妍的事情好像没做到,至于允儿的话则是圣诞礼物似乎有点玩过头了。”

    “好。”西卡乖巧的点了点头,然后站起来往自己的保姆车那边走了过去。

    “还有。”金钟铭突然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又叫住了西卡。“毛毛啊,长大了固然是好事,但是对于一个哥哥而言,却总是在奢望着自己的妹妹永远长不大……算了,你就当我是在说废话!”

    西卡没有回头,只是肩膀耸动了一下,然后就就迅的跑回去了,也不知道她是在哭还是在笑,。

    ps:还有书友群45716o898,大家加一下。病还没好,鼻塞、睡不着、头疼头晕,感觉可能之前好久没感冒了,以前是怎么熬过来的呢?要是更新有什么明显的错误大家在群里跟我说,要是我当时正好有精神的话会尽量去看的,毕竟我刚才才现又把章节数给打错了,该是251打成了261,哈,自己都想笑,不过终究没断更,我得再去输次液,尽量把感冒快点治好。

    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