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242章烽火连三月(4)——援军

第242章烽火连三月(4)——援军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伍德,生日快乐!”

    就如同自己猜想的那样,krysta1和初珑为他准备了生日惊喜——一个小小的生日蛋糕外加一个彩带喷桶,而金钟铭也自然会毫不吝啬的拿出演技来表达惊喜。    当然了,这么说可能有些不太准确,惊固然是装的,但是喜却是实实在在的。

    “感谢我家既聪明又可爱还漂亮的水晶小公主!”金钟铭走上前起想像小时候那样把对方给抱起来,但是真的搭上对方肩膀的时候却现当年的小家伙已经到他的下巴了,想想对方下半年就要出道,他也知道这时候再抱真的不合适,于是就顺势伸出手来摸了摸对方的脑袋。

    “也谢谢你初珑。”随即,金钟铭又扭头向初珑道了谢。

    “oppa,最近是不是很累?”没等三人围着小蛋糕坐下来,初珑就略显关心的询问道。“我看你最近一直都很晚回来,而且睡得也很晚。”

    “啊。”金钟铭敷衍的答道。“确实是委员会那边的事情很麻烦,但是不要紧,都是一些应酬和繁杂的文字工作,并不是特别劳心。”

    初珑自然能看得出对方的敷衍,但是她也知道自己是帮不到什么忙的,所以也只好不再提这个话题。

    就这样,金钟铭虽然努力的装出了一副精神的派头,但还是因为心里有事导致有些力不从心,而krysta1和初珑也很快现了这一点,所以她们在分完蛋糕后都贴心的提出了回去休息的想法,金钟铭也得以回到卧室继续思考问题,他实在是需要找到一个能压住公平贸易委员会的援军,不需要让彻底的压制,只是需要让对方能够忌惮就好。但是公平贸易委员会后面是韩国最难缠的农会,想要压制又谈何容易?

    很自然的,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早,krysta1照例被闹钟给搞得七荤八素,但是她还是耐住性子起床了。她们学校已经开学了,现在的她依然需要上午上课下午再去公司,去公司迟到也就迟到了,但是去学校迟到那可就丢脸了。

    于是乎。krysta1穿着一身睡衣像往常一样迷迷糊糊的揉着眼睛往卫生间里走去,到客厅的时候她还像条件反射一样的跟坐在那里的初珑打了声招呼,以往这个时候初珑都会洗漱完毕并在客厅坐着等她一起出去到外面吃早点。但是,走到卫生间门口的时候krysta1忽然停了下来,然后猛地一下扭过了头去。因为她刚刚现客厅里竟然坐着两个人。

    “伍德,你不需要出去忙吗?”krysta1踢拉着拖鞋小步跑了过去。“怎么会有心情坐在这里喝牛奶吃面包?哦,还有果酱,好熟悉的配置啊……”

    金钟铭淡定的扭过头来,然后指着自己的眼睛问道:“二毛,你看我眼睛红吗?”

    “哈。”krysta1茫然的答道。“很红。”

    “头乱吗?”金钟铭指着自己的头继续问道。

    “都成那样了怎么可能不乱?”krysta1不解的问道。“你熬夜了?”

    金钟铭点点头,然后继续问道:“样子憔悴吗?可怜吗?”

    “你为什么不去洗脸?”krysta1完全不解。

    “要的就是这副可怜的样子。”金钟铭站起来答道。“要是去洗脸的话岂不是弄坏了这副形象?”

    “你今天要去演戏?”krysta1觉得要么是有人疯了要么就是自己还没睡醒。

    “no。”金钟铭站起身来答道,这下子krysta1才现原来他穿的是一身皱巴巴的尔大学的制式棒球衣。“我今天要去学校报道。”

    “哦。”krysta1一瞬间以为自己反应过来了。“没错,你硕士学年开学了,所以应该要去见见导师。”

    金钟铭没有理会这丫头。而是连嘴都不擦的就径直戴上棒球帽出门了。

    krysta1眯起了眼睛,歪着头盯着门口看了很长一段时间,然后才扭头向坐在那里的初珑问道:

    “姐姐,他这是要干吗?”

    “不知道!”初珑的回答无懈可击。“不过二毛你要赶紧了,你已经在这里站了十分钟不止了。”

    二月底的时间已经可以让冠岳区这个六成都是绿地的地方变得生机盎然起来,而处于开学季的特质更是让坐落在冠岳山脚下的尔大学校园显得格外生机勃勃,毕竟嘛,新生要入校了。

    尔大学历史学院大楼旁边的停车场,一辆崭新的现代车很潇洒的停在了停车位上,随即现在在校园里非常常见的一家三口兴致勃勃的从车内走了出来。

    “我家尚明没白辛苦三年啊。”明显是新生母亲的妇人看着周围的景色是满脸欣慰。

    “就是历史系这个专业让我有些不安啊。”新生的父亲就有些别的想法了。“要是能一路上到博士。然后去别的大学当教授是最好的,可是要只是拿到学士的话就只好回咱们江原道当中学教师了。”

    “也不要这么说嘛。”尚明的母亲埋怨道。“我觉得这个系还是不错的,那个金钟铭不就是这里的学生吗?孩子这么辛苦的考到这里来,你居然还说三道四的。你弟弟的孩子尚斌学的法律专业确实好,但却只是汉阳大学……”

    “我也没说孩子干的不好嘛。”这个尚明的父亲一想到自己侄子就高兴的不得了。“而且尚明比尚斌长进多了,尚斌服役回来上学的时候非得要一辆好车,但是咱们尚明也去服役了,可是就没学坏,他竟然只要一辆现代……”

    旁边的这个叫尚明的新生无语的听着自己的父母在那里旁若无人的夸赞着自己。他其实很想告诉自己的父母:我也想要一辆跟堂哥一样的进口车的!

    但是没办法啊,学长老早的就在网络上告诉自己,这个历史教学楼下面只准停现代,不然就是对前辈的不敬重!而这个可恶的传统来自于一个更早的学长!没错,就是那个叫金钟铭的学长带坏了整个历史学院的风气!但是没办法,谁叫人家现在是整个学院最有名的前辈呢?你不服又咋地?

    不过话说回来,这栋楼下好像还真的全都是现代啊。这个现让尚明的心理平衡了不少。嗯,而且远处又来了一辆半旧的现代车。

    “又是一个被金钟铭坑死了的学长。”尚明看到车子停到了自己身边,赶紧往后拉着行礼往后退了一步然后准备看来人的年龄决定是否行礼。

    不过,眼瞅着这辆车的主人从自己面前一路走进了大楼。尚明都一直愣愣的站在那里一动没动的,更别说跟前辈行礼了。

    “你个小子!”正在聊着天的尚明的父亲瞥了一眼那个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帖吧
消失在大楼门口的背影,然后突然反应了过来。“对待学长怎么这么没礼貌,我刚才怎么没听见你问好!”

    “我一时间走神。”尚明茫然的答道。“爸爸,那人好像是金钟铭。所以我才愣住的。”

    “好像个屁啊!”尚明的父亲恨铁不成钢的拍了一下自己儿子的脑袋。“金钟铭那种明星会早上不梳头吗?那型比我还乱!”

    “必须要好好教育一下他了!”尚明的母亲这次也不帮着自己儿子了。“以后你是一个人住在学校宿舍,必须要对前辈保持尊重,军队里的苦头你还没吃够吗?”

    “这些道理我都懂。”尚明连连点头,但是表情依旧有些悲愤。“但是,但是那人真的好像是金钟铭学长……”

    尚明的母亲:“你还嘴硬!”

    “……”

    金钟铭丝毫不知道自己什么都没干就让一个新入学的学弟对自己恨之入骨了,此刻的他正在全心全意的酝酿情绪呢。

    “钟铭啊,你这是怎么了?”金钟铭的教授黄增意拎着一杯水走进自己的办公室里,一抬头就看到自己的得意弟子衣衫褴褛、面色苍白、头散乱的站在那里,呃,最显眼的还是那双通红的眼睛和马上就要挤出来的两滴眼泪。“这外面阳光明媚的……你是在唱哪一出?”

    “老师!”金钟铭仰起头来开始抹眼泪了。“真是抱歉让您笑话了。我是来报道的。”

    “来报道就报道吧。”黄增益不以为意的把水杯放下。“我问的是你为什么要摆出这幅样子?这是要学申包胥哭秦庭?是不是你跟你那个安圣基老师搞得事遇到苦难了?”

    “是这样的。”金钟铭茫然的点了下头。“不过,老师,我这很假吗?”

    “一点都不假。”黄增益泰然的坐了下来。“怎么说你也是个影帝,就刚才那样子你去试着糊弄随便一个整天在学校里呆着的教授绝对都没问题。只是钟铭啊,你从大一开始就听我的课了,这么多年了我虽然不说对你了如指掌吧,但是有些东西还是没必要在我面前搞的。”

    “让您见笑了。”金钟铭尴尬的答道。

    “不见笑。”黄增益拧开水杯喝了一口。“不过本来我还想让你替我去收拢一下今天入学的其他学生呢,但是你这幅样子估计是不行了。那什么吧,不就是对媒体说句话吗?没问题,我的学生嘛。而且你们干的事我也知道,不是什么坏事……”

    “真的是万分感谢……”

    “不用谢。”黄增益摆了下手。“你去楼下学院的教务处报道吧。”

    “……”

    “……”

    “怎么还不走?”

    “那个……老师。”金钟铭试探性的问道。“既然你说我这幅样子能骗得过大部分教授,那能不能帮我介绍一下崔钟勋教授?”

    “行政大学院的院长?”黄增益想了一下。“我不熟啊”

    金钟铭咽了一口口水,他感觉自己心都凉了。这个崔钟勋可是他想了一晚上的大救星。韩国隐性势力有很多,但是又以天主教会、农会、学界最为强势,你公平贸易委员会不是背后有农会吗?那我就找一个学界大佬替我背书,咱就看看谁能压得过谁。而且来之前他可是跟安圣基打了包票的,现在你来一句不熟是个什么鬼?

    这里说句闲话,作为传统东亚国家。没经过西边邻居的文化ge铭也没经过东门斜对面那家的军国主义思潮,韩国这个国家的学界势力之强大不是一般人能够想象的。

    所谓的尔大学教授只要想从政就能当部长可真不是一句玩笑话!且不提车胜宰为了一个中央大学的教授就把什么都扔了的事迹,你就拿这个尔大学行政大学院来做个说明,这是个什么地方?到2oo9年为止韩国所谓第六共和国的近二十位总理里面有一半以上都是从这里面出来的,剩下的还有几个则是尔大学其他学院的人。而且这群总理里面有好几个都是任期到了以后又选择回来当教授或者去别的大学当校长之类的。

    所以,金钟铭要是能拉来崔钟勋做垫背的,他真的就不怕这个那个的什么乱七八糟的委员会了,因为人家在野党、执政党加一块认识十几个总理,还都是很熟的那种。

    但是问题在于,现在老师跟自己说他和崔钟勋不熟。

    “可是老师你不是历史学院的副院长吗?那崔钟勋也是……”金钟铭还是有些不死心。

    “咱们历史学院和行政大学院是一回事吗?”黄增益扶着眼镜抬起头反问道。“你听听名字,人家是行政咱们是历史,人家是大学院咱们是学院。三星跟cj都姓李,而且还是一家,他们是一回事吗?”

    金钟铭茫然失措。

    “不过嘛。”黄增益看着自己的学生这样子也不是很好受,于是转转脑子想了一圈。“我突然想起来一个人来。”

    金钟铭重新打起了精神。

    “他一直是有去从政的意愿的,而且是我们学校的明星教授,还是一个研究生院的院长,好像我还记得他很喜欢你的音乐,嗯,对你的抒情歌都很喜欢。”

    金钟铭脸色一喜。

    “而且仔细想想的话他是偏的,应该会对你现在干的事情产生认可。”黄增益越说越觉得这人好像挺合适。“同时他在朝野都有很强的人脉,o6年李明博决定去当总统的时候大国家党就找过他想让他参选尔市市长,不过被他婉拒了,他应该是想继续养养望,等下一届再去试探一下选情。养望嘛,这种事情他肯定更喜欢去干了。”

    金钟铭忍不住的插了句嘴:“老师,这个人你跟他熟不熟?”

    “蛮熟的。”黄增益坦然答道。“我带你去一趟吧,其实也很近的,就是那边融合研究生院的安哲秀教授。那个你把头再弄乱一点,他这人其实有些眼高手低,你装的惨点他一定不会拒绝你的。”

    金钟铭立即抓住自己的头往两边揉了起来,嗯,他向来从善如流!

    ps:说真的,不是韩国人很难理解韩国的那种不同职业之间社会地位的差距,而实在是不理解韩国学界那些人的能量和尊崇地位的可以去搜搜安哲秀这个人。从后来的结果来看这货其实并不怎么样,而且一点从政经验也没有,而他也只不过在学校里透露了一点从政的风声罢了,结果大国家党想用尔市市长拉拢他,后来的在野党干脆把党魁拱手想让,要不是他这人眼高手低,没在选举前整合好其他两个在野党的大佬,或者说干脆先去做一任尔市市长,那说不定真的能跟朴大妈决一雌雄呢。

    再ps:本章又名——你是猴子搬来的救兵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