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240章烽火连三月(2)——焦灼

第240章烽火连三月(2)——焦灼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大家好,这里是sbs电视台每周一谈节目,我是主持人沈雅中,欢迎大家回到节目的最后一节里来,五位嘉宾将会继续为我们解读东方神起诉讼事件。”一个形象端庄的女播音员笑对着镜头说道。“下面让我们探讨下一个话题,那就是13年的合同是否就是奴隶合同?请几位谁先谈一下。”

    “我大体上同意这种说法。”跟sbs有着很深合作关系的专栏作家任振模率先开口。“加上参军时间15年,这相比较于其他的那些著名公司,诸如yg、jyp、dsp等等也都是很长的,所以这个长度实在是很明显的不合适。”

    “没错。”韩国歌手协会副会长金元赞也基本上对此没有异议。“我们歌手协会有过指导性的意见,1o年以上基本上就要被视为奴隶合约,哪怕是海外合约有特殊条款的存在,但是13年实在是太过分了。”

    “先我也感觉13年确实长了些。”哪怕是一整晚都在维护着s.m的公司另一个专栏作家金基荣此刻也只不得不先承认这个事实。“但是我们应该把它看作是公司为使成员们达到巅峰、提高商品性的激励和鞭挞性的策略。s.m公司现在有着能造就1o个东方神起的丰富后备人力,有什么必要来做一份奴隶合同呢?”

    金钟铭咧嘴笑了,这地洗的。

    “我作为一名经纪公司运营者,这时候必须多说一句。”看着那个金基容如此艰难而生涩的洗地,旁边的那个经纪公司老板方侍革终于也坐不住了。“每一个练习生的培养,除了歌曲和舞蹈之外,现在一般还要教他们外语和演技。特别是像这样有着全套寄宿系统的大公司那更要一直对练习生进行着巨额投资,这个数字一般来说是每年……每年五千万韩元。”

    金钟铭再次被逗笑了,真要是这个数字的话s.m公司之前养着的那几十个练习生每年就是几十亿韩元,那样的话职员吃什么?

    “那么金钟铭先生怎么看呢?”主持人自然而然的向最后一个还没言的人询问道。

    “很简单。”金钟铭收起笑容平静的答道。“韩国法律有相应的规定,标准专属合同上限为7年,多于这个数字就是违法的。所以过了7年后艺人想离开就可以离开,而过7年的合同他想撕掉就可以撕掉。这是因为法律尊严不容置疑,没有什么组织、机构、企业、个人有资格凌驾于法律之上。”

    全场为止一滞,没人敢接话。也没法接。

    “原来如此。”主持人应该是得到了耳机里pd的提示,马上就开始往下走流程了。“看来大家都有共识,那就是无论如何13年确实是一个很难以接受的数字。那好我们进入下一个话题。关于收入分配的问题,到底东方神起拿出的这些东西能不能说明问题?嗯,这次金钟铭先生先来?”

    “我对此无话可说。”金钟铭耷拉着眼皮答道。“我们委员会也好。我本人也好,对这个问题都不会做出评价。”

    “这,这是为什么呢?”主持人似乎有些难以理解。

    “是这样的。”金钟铭睁开眼睛,似乎是在努力的打起精神。“我们委员会只是一个非政府组织,是韩国的艺人和相关从业者为了维护艺人的权利而组建的,是没有行政权力和强制约束力的。所以,我们在判断一个事物是否值得我们去介入的时候只有两个标准。”

    这下子所有人的兴趣都上来了。

    “第一个,是有没有违反法律。”金钟铭伸出一根手指。“就像是我们刚才说的那样,7年,这是一个小孩子都认识的数字。你过了这条线,多一天我们都有资格介入,并且不会顾虑资方的感受和影响力,因为我们有法律做后盾。换句话说,只要你是个艺人,签署的是标准专属合同,那么但凡你的合同上的数字过了这条线,你就可以来找我们委员会,我们委员会义不容辞!”

    “但是现在的市场环境7年根本就是一个不合理的数字,资方的……”那个方侍革听到这种杀气腾腾的话实在是接受不了。

    “那就让那些社长理事去国会门口去示威!”金钟铭猛地一挥手打断了对方的话。“还可以塞钱嘛!只要改了法律条文不就行了吗?已经写进法律里的东西就已经是全体韩国国民认同的东西了。为什么我们要在这里探讨一个法律是否合理?这事难道不是国会议员的指责吗?你一个经纪公司社长我一个经纪公司代表,在这里说这种事情不怕被人笑话吗?!”

    方侍革的嘴哆哆嗦嗦了一下,但是最终还是没敢开口,那个金基容更是在低头装死。

    “那我们继续。”金钟铭没事人一样继续侧身对着镜头说了下去。“第二个标准就是基本的善良风俗和社会道德。什么意思?就拿东方神起这个案例来说吧。我们委员会所关注的只有13年这个问题和监视条款的存在,这个监视条款就是绝对违反善良风俗的东西,什么叫做不能请假不能生病不能不听话?什么叫做违背了基本的人权,这就是典型的例子,因为没有任何一个人愿意平白无故的接受这种东西!总之,如果电视机前的艺人现自己合同里也有类似的东西。就请务必联系我们委员会,我们韩国艺人权利自助委员会愿意竭尽所能,说不定就是张东健委员和李秉宪委员亲自去帮你协商。”

    说到这里,金钟铭还没忘了扭头去问旁边的四个人:“请问四位对此有异议吗?”

    有你个大头鬼?四人面色各异,一言不的坐在原地一动不动。

    “你家男人真霸气!”宿舍的沙里,孝敏伸出胳膊顶了一下恩静。

    “啊,霸气什么啊?”恩静没好气的换了频道。“霸气的把我们出道日期都给延后了,社长今天明确的说了,这事解决之前咱们不能出道!”

    “其实也是好事。”孝敏倒是淡定。“要是最后你男人搞掂了的话,那我们的合同就会好很多。”

    “也是啊。”恩静翻脸如翻书。“今天正好他生日,我打电话问候一下他算是奖励了。”

    “你不是说他让你在这件事了结之前不要
隋唐大魔王无弹窗
联系他吗?”孝敏一边无聊的扔着一个抱枕玩一边扭头奇怪的询问道。“哦,你不会是害怕他今天趁机和那个韩孝珠在一起吧?说起来人家两个同一天生日确实很有意思啊。”

    “你给我安静点!”恩静不耐的瞪了对方一眼,然后拿起了接通的电话。“优博噻优?”

    “恩静啊。”金钟铭接过电话后立即往角落里走了过去。“是生日问候吗?”

    “你这话问的。”恩静鼻子里冷哼一声。“生日快乐。不过你那边怎么那么热闹。难不成是在开生日party?”

    “什么生日party啊,我这是在张根硕的家里。”金钟铭没好气的答道。“我现在一天到晚都在忙着那件事,今天也是趁机叫了几个关系比较好的演员同行,想让他们帮忙在媒体说两句话。声音可能是乱了点。不过那是电视机一直在响着呢,我们刚才一起看了今天上午录制的那个sbs谈话节目,现在正在放广告呢。”

    “哦!”恩静不咸不淡的应了一声。“那韩孝珠来了没?”

    “没有,我这边就文根英一个女孩。”金钟铭顺势顿了一下。“那个女人太聪明了,她告诉我她家人要给她庆祝生日。所以不愿意来。”

    “嘛,听到你这个语气心里挺高兴的。”恩静毫不避讳的笑了,她对文根英还是蛮放心的。“我不打扰你干正事了,生日快乐,啵!”

    金钟铭苦笑着放下手机,你说你隔着电话来这么一个拟声词除了撩拨自己还能有什么用啊?

    “钟铭。”远处,文根英站在客厅角落的吧台处朝他挥了挥手。“我们在聊现在的形式呢,从网上看起来民众还是支持我们的多一点,你觉得呢?”

    “6对4吧,我们占优。”金钟铭一边往吧台这边走过来一边想了一下。“不过倒是仙后们的战斗力实在是让我汗颜。现在想想,当初我是怎么从她们手里活下来的?”

    “是啊。”张根硕点了点头。“仙后们的组织性和气势实在是太可怕了,几十万人的签名随随便便就拿得出手,然后硬塞给人权委员会的人,我看新闻里那个会长都不敢不接。”

    “而且还有广告应援。”柳德焕也叹了口气。“应援广告是张报纸就有,听说她们还在准备重新筹钱在尔大巴车上刊登应援广告,连平时最烦这种群体的朝鲜日报都捏着鼻子表示服气。”

    “我想请你们说几句话。”金钟铭也决定开门见山了。“当然了,德焕哥量力而为,但是根英和根硕请务必帮帮忙,根英的公司是态度暧昧。根硕干脆是自己公司头牌……”

    “帮忙当然没问题。”文根英不解的问道。“但是看你语气怎么有些不对劲啊,我看电视里你不是很占优势吗?而且民众也算是偏向这边的。”

    “no!”金钟铭也没瞒着这些人。“现在占优的是资方,我们劣势很明显。”

    “这是怎么回事?”柳德焕皱着眉头问道,他还想趁机修改下合同呢。

    “以前车胜宰态度暧昧。那群人群龙无,想围在李秀满周围但是人家李秀满却却不想跟他们玩,所以,之前这段时间里他们一直组织涣散……”

    “但是李秀满为什么不愿意带他们玩?”

    “因为这里面有日本市场的缘故。”金钟铭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李秀满必须要依仗着放送委员会的力量和想分享日本市场的人打擂台,事实上那家接受金在中三人的公司背后也有人。而放送委员会虽然因为日本市场的缘故原因帮助李秀满,但是在合同本身上面却是支持我们的……总之。这里面的利益关系复杂的要死。”

    “现在的意思是东方神起的案子是对立的两拨人,然后这边规范合同的事情又是两组人,但是偏偏这两者之间还有着紧密而复杂的联系?”柳德焕不愧是闷骚型的学霸,分分钟就说了个差不多。

    “没错。”

    “那听你这意思现在那群经纪公司老板们已经有主心骨了?”文根英接口问道。“谁啊?”

    “郑勋拓!”金钟铭冷笑道。“车胜宰是不想多事,他现在已经去中央大学报道当教授去了,但是接他班的郑勋拓可本来就是负责管理全韩国最大最多的那个演员群体的人,所以这个人对于新合同范本的态度就自然很强硬了。”

    “强硬到什么程度?”柳德焕心里惴惴不安了起来。

    “有多强硬就多强硬。”金钟铭无奈的答道。“就在今天中午,他就已经和那些人商量好了,所有的经纪公司资方组成一个沉默的卡特尔,谁的旗下艺人敢乱说话就让这个艺人这辈子没有出头之日。”

    “这是撕破脸了。”柳德焕无奈的接口道。“这种东西几乎是资本方力所能及的最大手段,但是却又很有效,怪不得你要我们这几个没什么分量的年轻演员出来说话,原来是担心一时间整个韩国娱乐圈的艺人被禁言,然后形成恐慌……”

    “那钟铭啊,安圣基前辈和你准备怎么办呢?”文根英着急的问道。

    “不要紧,只要撑过明天一天就好。”金钟铭看了看文根英和张根硕。“只要能你们俩帮我确保撑过明天这一天,我就能搬出来一尊大号的救兵!”

    “一天的话当然没问题!”张根硕言之凿凿。“我上午,然后根英下午就好。但是我还是不知道那个卡特尔是个什么东西?人名吗?还是什么意思?”

    柳德焕和文根英对视了一眼,然后各自扭过了头去,张根硕自然而然的看向了金钟铭。

    “吧台不错!”金钟铭指了指面前的小吧台。“不过我该回家了。”

    ps:还有书友群45716o898,大家加一下。最近这些章节写的很尴尬,写的很无力,但是订阅依然神奇的再往上涨,为什么呢?我仔细的分析了一下,那就是我没丢下信誉两个字,群里有人说你十更我盟主,但是由于咱更不了咱就是没要那个盟主。更新上面做不到的事情轻易不许诺,反过来说许诺过了的事情从没食言过。所以我的订阅还在往上涨!嘎嘎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