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227章消散

第227章消散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礼物送来了,不过都是那种平安夜最常见的东西,其中又以布偶、马克杯、围巾、手套之类的东西最多,而且做工也不是多么精细。  ww-w--1不过嘛,圣诞礼物图的就是一个感觉,也没人真的怎么在意。

    可是,即便如此也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岔子。要知道,金钟铭在电话订购的时候可是没把恩静给算进去的,但人家恩静小哥第一个伸手拿走了一个马克杯,这就搞得后来有些尴尬了,落在最后的小不点南珠根本就什么都没摸到。

    当然了,这也难不倒金钟铭,就在初珑看了一下情况后准备把自己拿到的一个包子状的布偶递给南珠的时候,他主动的站了出来。

    “允儿,把你的礼物给南珠。”金钟铭推了一下离自己最近的一个少女时代成员。

    “哦?哦!”林允儿瞪了金钟铭一眼,不过她也知道自己是没法子讨价还价的,毕竟那个金南珠比自己小了足足五岁,这个脸她丢不起。

    “拿着吧,南珠。”看到金南珠有些犹豫,金钟铭又专门叮嘱了一下。“不要担心,我现在就给这个姐姐补上一份礼物。”

    林允儿莫名其妙,那你为什么不直接补给金南珠?不过话虽如此她还是仔细的盯着金钟铭,准备看看他到底拿出一份什么样的礼物给自己。

    金钟铭四处打量了一下,果然他在沙的后面找到了目标,呃,那是一个封装严实的大纸箱。

    “这是全宝蓝小姐送我的圣诞礼物。”金钟铭一脸心疼的跟林允儿解释道。“我还没拆呢,也不知道这里面装的是什么惊喜,不过嘛,现在是我订购礼物除出了岔子,那这笔账就得算到我的头上,所以就便宜你了。记住了,回到宿舍你再拆开看吧,要把惊喜留到午夜才更合适。”

    林允儿惊喜莫名。全宝蓝一脸呆滞,恩静小哥和朴智妍则一脸荒唐。

    “记住了。”金钟铭继续叮嘱道。“这不是我送你的,是全宝蓝小姐送你的,她马上就要出道了。以后见了面你们要多熟悉一下。”

    “放心吧!”林允儿粗着嗓子答道,然后一把抱住了这个大纸箱。“我是那种不知道感恩的人吗?全宝蓝小姐,谢谢啊,我会在12点的时候准时拆开的。”

    “不是.....”朴智妍看到全宝蓝神色恍惚,赶紧想跳出来说句什么。

    “那就这样吧!”金钟铭拍了拍手。大声的把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他身上。“我先去送南珠回去,初珑和krysta1不是要去明洞参加弥撒吗?一起过来吧。其余的想去明洞的人也跟我过来。至于其他人我就不管了,虽然下着雪,但是少女时代的宿舍和s.m公司的宿舍离这里只有几步远,tara的宿舍其实也不远......”

    “那我们告辞了!”没等金泰妍和恩静这两个队长说话,林允儿就迫不及待的晃着怀里的箱子喊道,你别说,这箱子不仅个头大而且还蛮重的,指不定里面有什么好东西呢。

    “那我们也走了。”金泰妍也接着告辞道。

    “我要去明洞大教堂。”帕尼举手示意。

    “我今天不回宿舍了。”西卡也跟着说道。“就在这儿睡省心了,不过我不去教堂。”

    “那我们也告辞了。”李智贤拽了一把不懂事的朴智妍也开口告别了。“谢谢钟铭你今天晚上的招待。”

    “再见。”金钟铭笑眯眯的露出了一口大白牙。

    所有人分成三拨各自离开了。只剩下西卡一个人留在家里打开电视无聊的看了起来,呃,反正人家卡皇是不会想到顺手收拾一下东西的。

    闲话不多说,金钟铭这边开车直接把金南珠送到家,然后带着krysta1、初珑、帕尼三个人直奔明洞去了。而这个时候宋茜她们也好,少女时代那7个人也罢也都全回到了宿舍。不过,tara几个人却还在路上磨磨蹭蹭的走着。

    “白色圣诞啊,真浪漫。”朴昭妍一边接着雪花一边意有所指的说了句废话。

    “恩静的手链真好看。”朴孝敏更直接,她从侧面揽住了恩静的肩膀,直接伸手指向了对方的手腕。“从哪儿买的啊?我也想要一个。”

    “路上捡的。”恩静扭头微微一笑。然后给出了一个标准答案。“所以说走路要多看看地上,一来防摔跤,二来说不定能走大运。呢”

    “恩静啊。”李智贤终于看不下去了。“我们不是说不准你谈恋爱,也不是说准备干涉你的私人生活。但是你今天的表现有些太大胆了吧?前几天你不还跟我说自己其实有些不敢接受……”

    “我不知道。”含恩静有没有瞒着自己队友的意思。“我只是盯着他眼睛的那一瞬间突然就产生了一股冲动,觉得自己什么事情都可以顾,什么人都可以不管。然后,然后我直接答应了他。”

    “包括你把他按在门上……那、那样?”

    “那个是有点过激……”含恩静想起来也有些不好意思,不过,她要是知道这群人是怎么误会的话。那她一定要回身再去教训金钟铭一顿用来出气。

    “感情这东西果然是容易让人昏了头。”朴智妍突然说了一句明显跟她身份不搭的话,而当她看到周围几个姐姐一脸奇怪的看向她时,她又赶忙解释了一下。“我不只是在说恩静姐,还在说她。”

    朴智妍指了指还处于失魂状态的全宝蓝。

    “是啊!”朴昭妍无奈的叹了口气。“恩静和宝蓝今天晚上真的是……真的是让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宝蓝姐果然是对恩静有妄想吗?”朴孝敏有些哭笑不得。

    “我倒觉得她不仅是因为恩静的事情,更多是因为今天和恩静那样的是她最讨厌的金钟铭,这个才让她接受不了。”最了解自己这个老同学的李智贤笑着说道。“等两天吧,她迟早会醒过来的,我倒是觉得金钟铭这人不赖。”

    “嘛,不管怎么样,冲动是魔鬼啊。”朴孝敏总结道。“就那么往阳台上坐了一会,转眼间恩静就有了自己的真命天子了。”

    同一时刻,金钟铭已经来开车来到了明洞,由于参加子夜弥撒的人太多。所以一行人只好把车子停在了远处,然后步行前往明洞大教堂。

    “有这么多警察在,我也不担心你们的安全,各自活动吧。弥撒结束后来这里汇合。”金钟铭看了一眼到处都有的制服人员,心里也就松了一口气。

    “哦!”krysta1无精打采的应了一声。“伍德你有要去的地方吗?”

    “我要去后山圣母像那里祈祷一下。”金钟铭给出了一个出乎意料的答案。

    “你……要去祈祷?”krysta1精神为之一振,不过明显是被惊的。“我这辈子都没见你认真祈祷过。”

    “宗教的意义在于抚慰人心。”金钟铭冷静的答道。“我现在
剑道通神最新章节
有些心乱,所以去祈祷一次的话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krysta1无言以对。

    “那我们就去教堂参加弥撒了……”帕尼举手答道。

    “我也去后山的圣母像那里。”初珑打断了帕尼的安排。“我也想去向圣母祈祷一下。”

    “哦,那初珑姐你就去吧。”krysta1担忧的看了初珑一眼。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最懂初珑的心思的其实就是她这个朝夕相处的人,所以她总想去安慰一下对方,但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因为对方这些天就好像把自己哥哥给彻底淡忘了一样。

    初珑的确很虔诚,她站在圣母像前很仔细的低下头来认真祷告,跟旁边的那些虔诚至极的纯正天主信徒们没什么两样。而金钟铭的祷告就很有意思了,他竟然坐在远处的长椅上,既不闭眼也不双手合十,更没有念念有词。与其说是在祈祷,倒不如说是在呆。

    “你,祈祷了什么?”数分钟后,当初珑转身回到长椅上的时候,金钟铭略显迟疑的问道。

    “我祈祷了父母家人和道馆里师兄弟们的身体,然后祈祷了krysta1今年出道顺利,还祈祷了oppa你今年能够一帆风顺。嗯,我最后还祈祷了贝克能够健健康康再活十年。”

    “最后一个可能不太现实。”金钟铭微微笑道。“不过祷告嘛,想跟圣母说什么就说什么,你这么祷告也没什么。”

    “那oppa呢?”初珑好奇的问道。“oppa你的心境平静下来了吗?”

    “或许吧。”金钟铭微微抬起头来答道。天空中的雪花已经变得疏松了不少。“在这么冷的天往还沾着雪的椅子上坐上这么一阵,大概是个人都能平静的下来。”

    “那oppa你一开始是为什么心乱呢?”初珑继续追问道。“是因为今天在阳台上和含恩静小姐的表白吗?”

    “二毛告诉你的?”金钟铭面不改色的问道。

    “嗯。”

    “我直说吧。”金钟铭略微垂下了一点眼睑。“我之所以心有些乱是因为两件事,一个是工作上的事情,或者干脆说远一点的话就是对人生的思考和反省。这个你也不用多问,问了也没用。”

    “哦。”初珑点了点头。“那第二个呢?”

    “第二个就是因为你了。”金钟铭微微瞥了对方一眼。

    “我……吗?”

    “初珑,二毛曾经告诉过我,说你一直很喜欢我。想想恩静第一次来咱们家的时候你的表现,我也是相信她说的话的,不过那终究是通过二毛的嘴说出来的。不是你亲口承认的。所以……,那么,我现在直接问你一下,你觉得有没有这件事情呢?”

    “我觉得是有的。”初珑肯定点了点头。

    “是啊。”金钟铭叹了口气。“我也是这么觉得。可是,初珑啊,那为什么你这今天没有因为我和恩静的事情而有所表现呢?”

    “oppa觉得我应该有什么表现呢?”初珑歪着头反问了过来。

    金钟铭默然不语。

    “oppa,我不是小孩子了。”初珑平静的解释道。“我是91年早月生人,再过几天一过元旦我都可以称之为成年了,有些事情看的很清楚,也能想得通。”

    “……想得通吗?”金钟铭回味了这句话。

    “oppa,你还记得上次我们来这里的时候吗?”初珑低着头问道。“那时候我还是个小胖妞。”

    “我记得,黑色卡嘛。”金钟铭仰着头若有所思的回忆起了一些事情。

    “我那时候很想合群一点,所以对那个卡很看重。”初珑继续讲道。“二毛根本不懂这个。还拉着我不要去分卡,最后是oppa你给我留了一个。所以那种感觉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的,一种我也说不清楚的感觉……但是从那以后我确实对oppa你有了一些特殊的想法。”

    金钟铭尴尬的笑了。

    “不过,oppa你放心。我知道轻重,你粉丝俱乐部里近万人个个都很喜欢你,总不能因为这个就把你劈成一万份然后一人拿走一份收藏吧?这个道理我想得通。”

    “所以呢?”

    “所以,既然你跟含恩静小姐已经真正的在一起了,那我就不会再有多余的想法。也不会再有幼稚的行为。可是,我还会继续看着oppa你的,而如果,我是说如果有那么一天,oppa你和我都能够回到三年前的那个圣诞节,也就是上次咱们俩坐在这里的时候。我的意思是说,如果咱们都处于那种无牵无挂的,没有任何阻碍的状态的话,那我一定不会再让自己后悔一次!”

    “那么,如果你遇到了更好的.....”

    “oppa。我说了,那种情况只会生在你和我都无牵无挂的状态,所以你不用担心我。事实上,如果你真的想让我目前的这种心态消散的话,那你今天就不应该再问我的,因为你的这种温柔和细心只会更让我难以割舍。”

    金钟铭再次仰着头尴尬的笑了。

    “那么oppa,咱们换个话题吧。”初珑也跟着笑了。“你刚才说的那个什么人生的反省之类的东西听起来就很复杂,不如聊聊那个打一下时间,反正等到子夜弥撒估计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呢。”

    “那个啊。”金钟铭笑了笑。“其实是可以用一句话来说明的。”

    “哦?”

    “那就是我在反省自己有没有辜负自己的初心。”

    “是吗,可是如果这么简单的话那我们岂不是要干坐着?”

    “那就干坐着吧。”金钟铭淡定的答道。“你不嫌冷就行了。反正我准备干坐着等到子夜。”

    “那我陪你干坐着就是了。”初珑笑了一下。

    两人就这么安静的肩并肩的坐了下去,这一刻,似乎所有的一切都被置之脑后,只剩下恬淡和平静。

    而一个多小时后。教堂的钟声按时响起,不远处的启星女子高中的操场里也升起了一阵阵漂亮的烟花。

    2oo8年的平安夜,终于到了最美的时刻。

    ps:书友群45716o898,大家加一下。嗯,韩娱之书友群推介刊物继续更新中……虽然最近因为人数变多连续生了很多不和谐的事情,但是。所以说但是,我只能呼吁一下大家要和谐。

    呃,还有啊,感谢大家最近在书评区的活跃,也感谢诸位终于让我的推荐票到了4万这个之前开书时以为遥不可及的位置。嗯,万分感谢,但是没有加更的。因为,我写完这章的时候是3-14号的早上.....哈哈,真的是一点存稿都没有。

    呃,最后,不要担心女主的事情了,一切都在大纲中,不是我任性,这种书一脱离大纲立即崩,所以我就是要这么写!over!大家新的周一心情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