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218章会议(5)

第218章会议(5)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我轻敌了。  ww-w--1”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金钟铭面色不佳的说道。“我以为自己既然做了这么多工作,那这件事情应该板上钉钉了,结果临了被咬了一口。”

    “正常。”安圣基淡然的答道。“没有什么是万无一失的,而且现在问题已经不仅是在金承勋身上了,那群人也察觉到了一些事情。今晚上是个坎啊,无论如何得迈过去。”

    金钟铭沉默以对。

    “总得做点事情,要不要去找下李炳淳,然后全盘托出呢?”安圣基想了一下后问道。

    “没必要。”金钟铭脸色铁青的说道。“那家伙都砸出去那么多东西了,怎么可能轻易动摇立场?他既不会被那群人说动也不会在被说动后让我们再给拉回来的。”

    “那我们....还真得干坐着?”安圣基想了一会后苦笑道。“反正我觉得我们是很难去跟有了警觉心的李秀满、杨贤硕那群人讲什么道理的。”

    “老师带烟了吗?”金钟铭突兀的问道。

    安圣基愣了一下,然后从怀里把一包烟和一个打火机取了出来。

    “我到楼顶吹吹风。”金钟铭接过两样东西后如此说道。

    12月份,又是晚间,这个时候的大楼楼顶绝不是什么好去处。事实上,当金钟铭扶在栏杆上站了两分钟后他就无语的现手里的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大风给刮灭了。不过话说回来,这也没什么,因为此刻的他真的是满腹心事。

    韩国艺人权利互助委员会,这个名字不是白起的,金钟铭一开始想利用这个名字达成一个目的。不过,这个目的和这个委员会却也一开始就跟李秀满、杨贤硕、车胜宰等人格格不入,因为他们是经济公司老板,他们天然的和艺人们对立,并对艺人的权利感到反感。而现在,这群聪明到极点的人竟然敏锐的产生了警觉心。这不得不让他忧心忡忡。而更让他感到愤怒的是金承勋这个被自己握在手心里的蚂蚱竟然也敢乱蹦跶,真要是让他趁这个机会蹦跶出去的话那自己怎么跟张紫妍交代?又怎么跟金哲修交代?

    “诸位!我知道你们看不起我,但是请一定听我说句话。”同一时刻,还坐在会议室里的金承勋面色凄惨的挥舞着手臂。然后努力的想把事情说清楚,他知道现在还愿意和他一起呆在会议室里的人都是自己应该去努力争取的对象。“我认同我应该受到......”

    “闭嘴!”杨贤硕冷冷的呵斥道。“那位先生,要是他再说一个字你就扇他一耳光!”

    “乐意效劳。”站在金承勋背后的金哲修如此答道。

    “怎么了?”李秀满笑着问道。“金钟铭对你说一句闭嘴你也要对人家说这么一句?”

    “他不是那种没有涵养的人。”杨贤硕烦躁的答道。“那句话是他失态了。”

    “是啊。”李秀满收敛了笑容然后点了点头。“他有没有涵养我不知道,但是那句话确实是他失态了,而且你后来那番话也让他有些着急。所以说你的话确实说到点子上去了。委员会的权威太重对我们未必是好事,最起码那个小王八蛋肯定是想借着这个平台干一些事情的。”

    “但是,难道我们就因为这个就要放过这个人渣?只要留下来一个口子,那就像钟铭说的那样,他肯定会找一个贪财的人把公司给出手,然后回去做富家翁,这对那些受害者来说不公平!”说话的是树艺人老板兼韩国演艺经纪协会代表的金钟道,他的神色明显有些不安,这个长相不佳的光头是少有的跟旗下艺人关系良好的经济公司老板,这方面的正义感向来很强。

    “其实让他做个富家翁也不是不行。”李秉宪不知道为什么非要挤在一群经纪公司老板里面。

    此言一出。金承勋感动的眼泪都流出来了:“是啊,请诸位务必高抬.....”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李秀满等人赶紧起身来到了会议室的另一头,他们可不想被溅一身血。

    “我的意思很简单。”杨菊花一边愣愣的盯着金哲修胳膊上的肌肉一边低声说道。“这件事情真的不能松口。诸位,这里毕竟是韩国艺人权利互助委员会,而不是韩国经纪公司代表权利委员会。当然了,对于金承勋这种烂货的态度我从来都没有变过,只是我们必须要防着金钟铭和安圣基借着这件事情获取更多的东西罢了。”

    “我同意!”李秀满点了点了头,这好像是他第一次同意对方的意见。

    “我也同意。”朴振英赶紧跟上。

    “我不反对。”车胜宰点了下头。

    “我也是。”裴勇俊也附和了一句。

    “但是金承勋的事情总是要尽力而为的。”金钟道思考良久后也跟上了。

    “这是自然。”众人纷纷表态。

    于是,剩下几个经济公司老板出身的执行委员纷纷同意。

    第一轮投票的结果很简单,大多数人同意了李炳淳的方案。但是勉强过了三分之一的人却投了反对票,还有几个弃权的。

    而按照委员会的规定,需要三分之二或以上的人同意,那么方案才会被通过。不过。很多时候都是一边倒的结果,像这种事情还是第一次。于是大家商议了一下后,很快进行了下一轮投票。

    第二轮投票没有弃权的了,但是依然有三分之一多两个的执行委员坚持了反对了票。

    “我的意思是事不过三,最后一轮,否则就换一种解决方案。怎么样?”杨贤硕略显无奈的问道,平心而论,他针对的只是安圣基和金钟铭师生,而不是这个具体的事情,甚至他本人是很反感这个金承勋的,只是屁股坐在这边他也无可奈何罢了。

    “等一下。”一直抱怀靠在墙边的金钟铭突然开了。“刚才你们跟金承勋独处一室没做什么私底下的利益交换吧?比如贿赂?”

    “金钟铭代表,请你不要侮辱我们的人格。”金钟道面色潮红情绪激动的说道。“你的那个助理从头到尾都在屋子里看着呢,我们怎么接受贿赂?”

    “那有没有听过他辩护的话或者是争取支持的恳求呢?”金钟铭抬起头来语气平静的问道。

    “他确实说了两句。”杨贤硕干笑道。“不过.....”

    “那我也想说两句。”金钟铭打断了对方的话。“那个被逼着接客的女艺人是直接找到我来帮忙的,她又不在这里。所以我想替她哭哭惨,拉几张票。”

    “理所当然。”金钟道黯然答道。

    “没问题。”几个一直投反对票的人也都纷纷同意。

    “那好。”金钟铭继续抱着怀靠在墙上一动不动。“诸位,我想问大家两个事情。一个是金承勋这个人是对是错?另一个是他如果做错了,那他到底有错到什么地步?”

    很多人都干笑了出来。

    “先。大家不要觉得我第一个问题问的幼稚,恰恰相反,我个人觉得
妻诱txt下载
它很重要。这是因为对的就是对的,错的就是错的,对错是一个人基于是非观最直观的判断。一个人。做对了事情的话那他就应该受到表扬,受到称赞,受到尊敬。反之,一个人做错了的话那他就得受到鄙视,受到厌恶,受到惩罚。这些是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行为所产生的一种基本感觉,也是我们这些衣冠楚楚自诩为韩国娱乐圈上位者在决定一些事情的时候的基本原理。我们没有理由让一个在我们面前做错了事情的人继续逍遥自在,也没有理由让一个没有做错任何事情的人在遭受到侮辱和伤害之后得不到任何公平的答复!”

    金钟道有些按捺不住了:“钟铭,我们没有说.....”

    “金钟道代表怎么看我的第一个问题?金承勋做的事情是对是错?”金钟铭丝毫没有给对方留下说话的机会。

    “当然是错的,他当然必须要受到惩罚!”金钟道的回答也非常迅。

    “那裴勇俊社长怎么看?”

    “他当然是个王八蛋。”

    “车胜宰前辈呢?”

    “他当然是错的。也必须要受到惩罚。”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不等金钟铭问到自己身前朴振英就主动举手了。

    “那我们继续,看来第一个问题大家都有共识了,这个金承勋是个人渣王八蛋,这样的话我们就可以进入第二个问题了。”金钟铭的话让杨贤硕叹了口气,对方没有继续逼问下去,这说明他直接把说服的目标定在了立场最容易动摇的裴勇俊、车胜宰、金钟道三人身上,这让他有些无力。

    “诸位。”金钟铭继续说道。“诸位听说过吕雉这个人吗?想来都是知道的,诸位个个都是高学历人才,而且年龄摆在那里,汉文化自然各个通透。我这人也恰好是学历史的,所以我想跟大家讲讲吕后这个人。放心,很短。”

    李秀满不安的扭动了一下身子,他突然想起之前被金钟铭用论语打脸的事情了。

    “为什么要在这里说吕后这个人呢。因为我想说一个词,叫做底线。”金钟铭终于不再保持着靠墙的动作了,他往前走了两步,站在了金承勋的身后。“吕后的政治水准和对汉王朝的贡献毋庸置疑,正所谓政不出户,天下晏然;刑罚罕用。罪人是希;民务稼穑,衣食滋殖。可是这么一个人的名声怎么就这么烂呢?为什么所有人一听到这个人都心里感到厌恶呢?原因很多了,但是我认为使她名声跌倒谷底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她在处理某些事情上突破了做人的底线,比如人彘的事情。这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嘛。惠帝看完这个东西之后就觉得自己作为犯下这种过错的人的儿子是没资格活下去的。这就是一个人突破了底线的后果,过了一些东西,有些人是没资格讲人权的,也没资格再去享受一些不该有的东西的.....”

    “钟铭,你的意思是说,现在是和平年代,那么金承勋做的这些事情是突破了底线的?”有人自以为是的附和了起来。

    “不仅如此啊。”金钟铭把双手按在了金承勋的双肩上。“金社长,我问下你啊,咱们一直在说的那个女艺人是不是父母双亡啊?”

    会议室里的很多人面色为之一变。

    “那你知道她父母的忌日吗?”不等金承勋说话金钟铭立即追问道。“是7月18号吗?我怎么记得那天你还逼着人家去陪了那个叫车玄武的人呢?”

    很多人的呼吸都粗重了起来,光头胡子金钟道甚至两只手都攥的白了。

    “.....”金承勋无言以对。

    “还有。据说当时人家不愿意去,你就和她的经纪人一起拿皮带在公司里狠狠的抽了她一顿是不是?”

    金承勋咽了一口口水。

    “还有一件事情我一直也想问下金社长你。”金钟铭继续斯条慢理的问道。“我记得我小时候当童星的时候就听说过另一个有名的童星,叫做郑多彬,是被你们公司签了吗?”

    “郑多彬的事情......”金承勋的肩膀都开始抖了起来。

    “郑多彬自杀了。”金钟铭用力的压住了金承勋的肩膀。然后扫视了屋子里的人一圈。“去年死的,也是咱们金社长的艺人,而且她好像也是个自幼丧父的弱势群体,这样的人好欺负啊!”

    议论声轰然响起,就连李秀满也再次不安的扭动了一下身子。

    “诸位。我想提醒你们一句,不管你们抱着什么样的目的,都不应该放过这个人。”金钟铭的声音变得高亢了起来。“我知道你们没有一个是因为对他的同情而投反对票的,你们是把一些别的想法跟这件事情绑在了一起。但是我要提醒你们一下,不管你们的思虑有多么合理,那也不应该把那些事情和这个突破了道德底线的人渣绑在一起!我再重申一遍,先抛开一切就事论事的处理好这件事情,今天晚上只应该单独的讨论这件事情。至于你们有什么其他的想法,咱们完全可以等下次开会再细致的讨论,对委员会有什么意见为什么就不能分开说呢?非得要放弃自己几十年积攒下的名声和这个人渣搅在一起。值得吗?”

    会议室里安静了一会。

    “可以进行最后一次投票来了!”金钟道突然主动地开口了,同时第一个举起了手。

    随后,对金钟铭一直怀有这某种说不清的畏惧感的裴勇俊、马上要去当教授的车胜宰也立即举起了手。

    杨贤硕和李秀满无奈中却又带着一丝解脱的对视了一眼,然后两人齐刷刷的举起手跟上了。

    就在这时,一阵不合时宜的敲门声响了起来。

    “谁?”金钟铭不耐的问道。

    “代表。”屋外的人不安的答道。“您让我们去拿的录像送来了。”

    “用不着了,这边已经结束了。”金钟铭没好气的答道。“送到安圣基老师办公室那里封存。”

    ps:还有书友群45716o898,大家加一下。

    再ps:群里最近应该和谐点,大家不要老是喷。

    还有今天的事情毫无疑问是满叔的那句话过分了,但是满叔应该只是上头了,情绪嗨了所以才突然插嘴来这么一句。应该并没有针对谁的意思。说真的,大家都是活生生的人,没法一个人指着另一个人理所当然的说些什么,网络生活里可以这么做。但不应该这么做。所以思前想后,我既然是群主也是这本书的作者,那我就应该向那位坚强的sone和丶这两位道歉,因为群里的不和谐是我没有整理好。

    此外,希望两位可以回来,我愿意对两位在群里表达歉意。大家也都希望两位能够回来。

    最后,诸位书友有什么事情和怨气可以进群来通过喷我或者喷书来泄,你看龙之暴炎那大叔不就是这么干的吗?搞得我一看到他言就躲起来窥屏。呃,总之,这样既不会闹得不爽也能出气,吃饭睡觉喷蛋蛋可以和谐的话我愿意充当这个角色.....算了不说了.....我总算明白为什么一定要讲和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