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216章会议(3)

第216章会议(3)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金社长。  ww-w-1xi-ao-s-h-uoc-o-m”金钟铭笑眯眯的伸手拦住了金承勋的去路。“不用这么害怕浦项制铁的。”

    “金钟铭代表还是太年轻了!”金承勋深呼吸两次后算是让自己说起话来不是显得那么慌张。“你根本就不懂人家浦项制铁的强大之处,这家公司可是世界五百强。而且人家孙家虽然不显山不漏水的,可是照样是大韩民国数得着的家族,那可是韩国排名第七的财阀啊!钟铭,我知道你年轻气盛天不怕地不怕的,但是听我一句劝,在这个国家说什么都不要跟财阀斗!会吃大亏的啊!”

    “是吗?”金钟铭略显感动的答道。“看来金承勋社还真的是为我着想啊,这年头有为后辈着想的前辈实在是太难得了。”

    老子是在威胁你!金承勋愤愤的在心里想道,同时他抱着最后一丝幻想决定把事情给挑明了:“钟铭,我也有难处的,我的公司里面浦项制铁可是占了4o股份的,我实在是难以在这个问题上保持立场。所以,哪怕是第一天入会就闹出退会的笑话我也不能在这里待下去了。当然了,那个....那个女艺人的合同我明天一大早就给你送回来!这个事情我还是说话算话的。你看怎么样?”

    这话既有进一步威胁的意思,又有哀求的含义,不过金钟铭依然不为所动,那只拦在对方胸前的胳膊从头到尾都没放下来。

    “金钟铭先生,我求你了,让我走吧!”不等金钟铭再次开口,金承勋干脆利索的跪了下去,真尼玛能屈能伸。

    “金社长!”金钟铭无奈的仰头叹了口气。“真的没必要的。”

    金承勋心里一喜,不过他马上就被对方接下去的两句话给彻底打破了幻想。

    “第一,人家浦项制铁的态度真的很不错。事实上,这个举报也是我处理的,我今天上午就已经联系到了人家浦项制铁,而现在。浦项制铁总公司的一位孙理事就在隔壁等着呢,人家是诚心诚意的准备跟我们委员会探讨一下这个事情的。”说着,金钟铭还回手敲了下身后的门,然后门口立即响起了一阵从近到远的脚步声。看样子是门口候着的人去叫那位理事去了。

    金承勋咽了下口水,他的心理防线此刻实际上已经摇摇欲坠了,某种意义上来说他身后的浦项制铁是他最大的一个依靠。但是看金钟铭的意思,对方竟然说动了浦项制铁的人?

    “第二。”金钟铭回过手来在对方眼珠子前比划了两根手指。“我们韩国艺人权利互助委员会的执行委员目前是没有相应的选举制度的,想要退会的话现在只有一条出路。那就是被委员会其他人投票停职或开除。金社长可以回去等等,我们说不定马上就能讨论一下这个问题。”

    “是啊,金社长!”是张东健的声音。“回来吧!”

    “是啊。”这次金承勋没听出来是谁的声音,但是语气中的那份恶意他却听得明明白白。“回来坐着吧,大家会给你一个好结果的。”

    “金社长,回来坐着吧。”安圣基的声音也响了起来。“我们下面还有一个事情没处理呢,你回来听下人家浦项制铁的意见,然后再把最后一个举报给表决了,然后我们就可以谈谈你离会的事情了。”

    金承勋真的回去坐着了,不过是在他看到满身肌肉的金哲修带着那个孙理事推门进来以后。之所以这样是因为一方面他确实还对浦项制铁抱有希望,另一方面他对金哲修的肌肉和眼神也产生了恐惧。

    浦项制铁的这位理事很讲效率,他根本就没坐下,也没说什么废话,只是把之前和金钟铭讨论好的事情念了一遍而已,然后他就走了。甚至连握手也只是跟金钟铭握了一下罢了,这确实很能体现人家孙家的行事作风。

    呃,念的什么呢?

    先,这位孙理事先声明了浦项制铁支持和认可委员会的那份立场。然后,他对那个有涉嫌接受性贿赂嫌疑的副部长表达了厌恶的态度。并以反省企业文化和严肃企业纪律的立场宣布开除那个在浦项制铁工作了十几年的副部长。最后,他还顺便对金承勋说了一下最近浦项制铁准备得从thenetts公司撤资的事情。

    干脆利索!

    当然了,这位理事毕竟是代表着浦项制铁而来的,是代表着孙家过来的。所以他在会议室呆的时间虽然很短却对会议室里的大部分人产生了极大的冲击力。不要说有些崩溃的金承勋了,就连剩下的人看向金钟铭和安圣基师生二人的脸色都有些白,这是因为从头到尾,关于浦项制铁这位理事亲自到来的消息他们竟然也毫不知情,哪怕是李炳淳等人也只是知道这件事情得到了对方谅解而已。而这位孙理事进来和离开时只跟金钟铭握手的表现也让他们有些吃惊,这群都是人精。蠢如朴振英都不会单纯的认为这是因为金钟铭恰好站在了门口的缘故。

    “这位孙理事真的态度很不
终极教官笔趣阁
错啊!”会议室里安静了良久,最后是李炳淳干笑了两声打破了沉默。

    “确实没想到。”金钟铭面色如常的点了点头。“我只是今天中午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打了个电话,没想到人家立即就从浦项赶了过来,搞得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咱们继续?”安圣基不知道从哪里把眼镜给摸出来了,你别说,老帅哥这么一戴还挺合适。

    “继续吧!”李秀满叹了口气后接口道,聪明如他早就把事情给猜的差不多了,目前唯一的疑问就是这次要把这个金承勋给玩到什么份上去。不过,从浦项制铁撤资的事情,还有张东健、李炳淳这两个在委员会里向来和金钟铭师生不对付的代表人物的奇怪态度来看,恐怕这次是要玩真的了。

    “那咱们继续,最后一件事情。”安圣基拿着最后一张淡定的念道。“还是强迫性贿赂,这次也是实名举报,也是希望低调处理。举报人是thenetts公司的一个女艺人,她声称自己的社长从前年开始强迫她陪酒,并于去年初开始强迫他对公司有相关利益关系的客人进行性服务和性贿赂。而且还附上了一个名单,kbs签约导演刘光植、尔都市晚报副社长金信谆.......浦项制铁下属某公司副部长车玄武。总计六人合计二十余次......这名字怎么这么耳熟啊?大家有听过这几个人的吗?”

    屋子里寂静无声,哪怕是有些人早就知道这份名单,哪怕他们刚刚听过一遍这些名字,但是这些东西加一块的时候还是让人震动至极。一年多的时间。六个人,二十几次,这个实在是有些突破了一些人的想象底线。

    “一直以为这些都是电视剧里的东西。”有人冷笑着开口了。“不是没见过逼着人陪酒的,也不是没听过陪睡的,但是这个数字怎么听着像是开妓院呢?”

    “我逼过她陪酒。但是从来没有让她陪过睡,更不要说这么多人几十次了!”金承勋用尽量大的音量喊了出来,似乎这样是给自己壮胆似的。“不然她怎么不一早就去举报?一年前她就可以报警啊!她怎么......”

    “女孩子遇到这种事情怎么敢报警?”坐在金承勋身边的杨贤硕淡淡的打断了他的表演。“很多女孩子遇到强奸案都不敢吭声,更何况是要凭着媒体曝光才能吃饭的女艺人,多少女艺人被人占了便宜都得忍着?多少.....”

    “那她怎么不早来委员会举报?我是说就用像现在这样给她隐去姓名的方式来举报。”金承勋紧张的反驳道。“委员会成立了有一段时间了吧?最起码今年年中的时候就已经名声在外了......”

    “监控怎么说?”李秀满也打断了对方的话,这群之前不知情的人表现极为踊跃。“那个刘副导演不是被拍到.....”

    “就是这个!”金承勋想抓到救命稻草一样吼了出来。“如果有监控我愿意认这个罪过!可是没有证据你们不能随随便便污蔑人的名誉。金钟铭,你说你有监控,说是能证明晚上刘光植和那个张......”

    “咚!”

    话没说完呢,金钟铭直接一个嘴巴子把他的脑袋抽到了桌子上,然后抓起这位金社长的头连着在会议桌上狠狠的磕了三下:“我让你说人家名字了吗?懂不懂得保护人家?还有没有作为委员会执行委员的觉悟?”

    金承勋是个近视眼。当金钟铭退后一步之后他不是急着去擦鼻子上被砸出来的血,而是遵循着人的本能去在桌子上找眼镜。

    李秀满叹了口气,无奈的站起身来把眼镜递了过去。没办法,这眼镜不是被甩掉的,而是金钟铭左手抓着人家头的时候右手顺便给扔到自己身上来的,也不知道这小王八蛋是不是故意的。

    金承勋哆哆嗦嗦的把眼镜戴上,还不忘向李秀满道谢,嗯,很有路易十六的老婆上断头台之前的风范。

    “钟铭啊。”安圣基叹了口气。“给人家拿点纸巾,然后让人家把话说完。当然了。金社长就不要提人家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孩子的名字了,这里的人又没一个是办三流小报的,难道谁还非得打听这个吗?”

    “我其实没什么可说的了。”金承勋颤颤巍巍的从金哲修手里接过纸巾后说道。“金钟铭先生还没回答我的疑问呢,证据在哪里?说我强迫她去性服务相关人员的证据在哪里?有酒店的相关录像的话你们可以去看。打码的我都认!”

    不仅是之前不知情的,就算是那些通了气的人也都看向了金钟铭,金承勋一口咬定没录像,但是金钟铭却说有,那就看一眼也好啊!

    “酒店的录像当然没有!”金钟铭两手一摊,直接让之前花了最大力气的李炳淳黑了脸。

    “钟铭啊。仅凭证言的话是不是有点....?”朴振英这个蠢货又在煞有介事的卖弄自己的愚蠢了。

    ps:还有书友群45716o898,大家加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