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215章会议(2)

第215章会议(2)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那好。  ww-w-1xi-ao-s-h-uoc-o-m”安圣基淡淡的点了下头,不置可否。“我们看下一条,这个总算不是性贿赂的问题了。”

    话音未落,金钟铭就能听到很多人松了一口气的声音。

    “这是个举报自己无辜遭受到封杀的案例。”安圣基继续说道,不过他的语气有些古怪。“举报人叫朴一泽,他举报和指责的是金承勋社长......金社长你怎么看?你知道这个朴一泽吗?”

    金承勋第一反应是回头看向了金钟铭。

    其实这也难怪金承勋有这个反应,这是因为朴一泽这个人正是他手下艺人张紫妍的前男友,对方之所以被他封杀并撵到了中国原因很简单,那就是这个小瘪三竟然试图为张紫妍赎身!开什么玩笑,张紫妍这人连经纪人的工资都不需要人家金社长来,而且还能为他创收,这种优秀的员工除非是像金钟铭这样的人拿出相当的诚意来交换那他才会同意的,可是你朴一泽一个刚出道的小歌手是凭什么?当然了,让我们回到正题上,既然朴一泽是张紫妍的男友,他被封杀的事情也自然是因为张紫妍的缘故。可是问题来了,这件事情金钟铭知不知情?或者说这事会不水干脆就是他搞出来的?又或者他根本不知道?无论如何,这时候金承勋都很迫切的想知道金钟铭的态度。

    “金社长怎么看?”面对着对方这种询问式的表情,金钟铭戏谑式的笑了一下,然后干脆利索的给出了答案。“这件事情也是我负责处理的,我跟朴一泽见过面了,他说事情的起因是你给他女友奴隶合同而且还不准他们俩试着买断。”

    会议室里议论纷纷,金承勋的心里也沉了下去,他明确的感觉到了来自于对方的恶意。不过,这个时候的他还没有往深处想。事实上,他此时更多的是认为自己低估了金钟铭,因为刚刚对方跟他握手的时候他金承勋还觉得人家年轻沉不住气。但是此刻自己却被当成家犬给训狗了!没错,他认为金钟铭和他的老师安圣基今天的一系列动作都是在打磨自己,想驯服自己,想让自己这个刚进会的人以后老老实实的听他们的话站在他们那一边!

    “金社长。你是当事人,你怎么看?”就在金承勋胡思乱想的时候安圣基再次话了。“钟铭的调查你有什么意见吗?”

    “先我要声明一下。”金承勋抛开那些乱七八糟的心思开始筹措语言。“作为一个经纪公司的社长,我从来没有试着封杀过一个跟自己没有任何合同关系的艺人,因为那样是不道德的也是没有什么实际可行手段的。我确实是对那个朴一泽很不满,这是因为他不但跟我手下新出道的艺人谈恋爱。而且还尝试着买断合同。可是即便如此,我难道就能够让他的老板不顾自己的公司利益把人封掉?”

    这话是废话!在场的很多面无表情认真听讲的人都是这个念头。毕竟这里很多人都是干这一行的,大家心里对这些事情一清二楚,你当然不能够让人家老板随随便便扔掉一个艺人,但是你可以通过第三方也就是舞台方施加压力让人家接不到演出合同嘛!反正舞台方用谁都行,干吗要为一个小艺人跟你一整个公司闹得不爽?往后的事情就不用说了,一次两次不行十次八次还不行?等到人家的老板感觉到自己手下这么一个艺人没法子为自己赚到钱后当然会跟你去喝杯咖啡的。事实上,这个朴一泽很多老板都是有印象的,是韩庚之后那股子中国练习生风潮的一员,而且是个很不错的黑龙江朝鲜族小伙子。出道后势头还行,大家当初还都很奇怪为什么这位最终跑回到中国去了,没想到这破事是你干的!

    “那么,金社长有没有通过舞台方阻止过这个朴一泽的商业演出呢?”

    就在金承勋口吐莲花意图证明自己的无辜的时候,他的入会介绍人金钟铭竟然直接把盖子掀了,这是要闹哪样?

    “绝对没有!”金承勋赶紧扭头辩解道,但是这时候他心里也慌了,不会入会第一天就被当众赶出去吧?又或者.....这个年轻人是想尽快终结张紫妍的合同好把这人捏在自己手里?那个只会哭的废物真的会在花样男子里面蹿红?

    “那么朴一泽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呢?”金钟铭皱着眉头问道。“回到根本矛盾上,他女友的奴隶合同又是怎么回事的吗?”

    “我实话实说吧,我们的确是因为这个产生了矛盾。但是所谓的奴隶合同都是艺人们的说法。现在这一行这么激烈,他女友是个连戏没的演的新人,我要是拿的分成不多一点那是要赔本的。虽然说艺人的基本权利应该得到保护,但是这种行业竞争压力下的合同问题一直是老生常谈。在座的几位社长谁没遇到过类似的问题?这个问题是管不完的。而且我要重申一遍,我甚至都没有因为手下的艺人去谈恋爱而做出惩罚性的行为,这方面我已经做的很不错了!”金承勋嘴上说的这么激烈,但其实心里是再次松了一口气的,在他看来金钟铭果然是对张紫妍的合同有想法,于是他决定立即顺杆子爬。把合同送给对方就是了。

    于是,他顿了下,然后继续说道:“当然了,我今天第一天入会,并担任执行委员,那就必须展示自己维护艺人权利的这份诚意。这件事情不是金钟铭先生进行调查的吗?而且我也信得过金钟铭先生。那就这样吧,虽然那个朴一泽女友的合同到明年年中才到期,但是我明天就把合同转到金钟铭先生的公司名下,请金钟铭代表给她换一份合适的合同就是了。用这种方式展示诚意,诸位觉得怎么样?”

    金钟铭再次戏谑的笑了一下,然后率先鼓起掌来。随后,众人纷纷跟上,就连李秀满和车胜宰这两个个因为奴隶合同话题而一直低头装死的人此
钻石王牌之全能棒球手全文阅读
时都抬起头装模做养的拍了两下手。于是乎,会议室内一时间掌声雷鸣,大家都在为这位金社长的精彩的表演和机智的反应而喝彩。

    “那么,咱们继续?”安圣基一手扶着桌子一手拿着剩下的一叠资料,笑眯眯的朝周围看了一圈。然后立即就恢复了面无表情的严肃面孔。“呃,有艺人实名举报......这怎么又是强迫性贿赂的?”

    李秀满率先愣了一下,作为这个屋子里数得着的聪明人他敏锐的感觉到了事情的不太对头。这种会议之前也有,强迫性贿赂的事情也的确处理过。但是真的很少很少,似乎只有一两例,像这么大规模的处理让他不得不怀疑金钟铭师生有什么刻意的想法。更何况,之前的一个副导演、一个报社副社长说解决就解决了,这屋子里的很多大佬竟然没有什么反应。甚至有些一唱一和的那种感觉,这尼玛绝对不对头!

    想到这里,李秀满抬头看了一眼对面的杨贤硕,但是杨菊花面色如常,此刻正认真的看向坐在会议桌主位的安圣基呢,似乎根本就没注意到自己的目光。一瞬间,我们的李大理事心里更慌了。

    “直接说犯事的王八蛋是谁吧!”崔岷植的言向来这么直接。

    “是啊!”一个国会议员也漫不经心的问道。“大家能解决就解决吧!”

    这一幕在李秀满眼里显得非常荒唐,什么时候国会议员也有资格解决这种人渣了?你们干的这种事情还少吗?

    “呃,是一个叫做丁世展的人。”安圣基平平静静的答道。

    “大韩证券交易所的那个小室长?”这个国会议员好奇的追问道,你别说。政客出身的这位演技还不错。

    “哎。”安圣基点了点头。“好像是这样的,确实是大韩证券交易所的人员,说是由于所属公司的集资问题导致了两者的交集.....”

    “交给我吧!”这个议员直接拍了胸脯。“我跟大韩证券那边很熟悉,一句话就可以让他滚蛋!”

    李秀满冷眼旁观着这一切,此时他已经完全肯定今天晚上的会议有问题了,别的不说,平时这些议员都是遇到长脸的事情才会挤过去的,这种出力却不能讨好的事情他们谁会干?肯定是事前双方有了充分的交流他才会在这里拍胸脯的。

    事实上,不仅是李秀满,很多心思敏捷的人此刻都已经有些反应。所以金承勋拿下眼镜擦汗的动作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那我们继续。”安圣基面色严肃的又一次掀开了一张纸。“这次竟然还是强迫性贿赂的,也是实名举报,同样是获取了一定的非直接证据,这次举报的是一个叫宋智武的时尚设计师......这年头时尚设计师都能直接朝女艺人所求性贿赂吗?”

    “那您可就是见识少了。”杨贤硕一开口就把做自己身边如同惊弓之鸟一般的金承勋给吓了一大跳。“这年头时尚设计师跟导演一样掌握着女艺人渴求的资源。扮演潜规则的其中一方是很正常的事情。所以,我觉得我们应该对这些跟我们艺人关系密切但却处在边边角角位置上的行业人员抱有一定的警惕性......”

    真聪明!靠在墙上的金钟铭无奈的撇了撇嘴。

    “是啊!”朴振英也跟着解释了一下。“安圣基前辈年龄在那里可能还不知道,现在时尚界的曝光率是非常高的,我们公司的2pm就有时尚担当。”

    蠢货!你丫到底听的懂人家杨菊花说的是什么吗?金钟铭心里冷笑不止。

    “那我真是长见识了!”安圣基笑道。“年纪大嘛了,而且我也真的不懂时尚,这件事有哪位愿意为协会尽一份力呢?”

    “这个事情大家一起尽尽力吧!”李秀满不再犹豫。“我的意思是大家相互打个招呼。不要让各自的艺人去走他的秀了,也不要让各家相熟的媒体刊他的设计作品,这一点我们s.m公司愿意以身作则。而且明天我本人就去给他讲一下,告诉他他已经被我们盯上了,让他以后老实点!”

    老狐狸!这次不仅是金钟铭,很多人都齐齐的在心里暗骂了一声。

    “那就这么定了!这件事情大家都出出力,下次会议反馈一下。”安圣基看到众人齐齐点头就再次翻了一张纸。“嗯,同样是性贿赂.....叫做朴厚林.....”

    金承勋面色苍白的听着一众圈内大佬迅的而果决的解决掉了一件又一件事情,此刻的他已经有些两股战战了。没办法,如果说前几两个名字他还迷迷糊糊的并抱有侥幸,但是后来的这三个熟悉的名字已经让他有所觉悟了——自己竟然被一个毛头小子哄着一脚踩进了陷阱里。

    “下一个案例,同样是女艺人实名举报。”安圣基已经开始念第六个强迫性贿赂的举报案例了。

    此时的金承勋现自己脸上的汗已经止不住了,而坐在他斜对面的李秀满也已经现了他的不对劲。

    “同样是要求低调处理,施害方竟然是韩国浦项制铁的一个副部长,叫车玄武。浦项制铁也能跟娱乐圈扯上关系?从哪条线扯上去的?”安圣基奇怪的拿下了眼镜。

    听到这个名字后的金承勋终于忍耐不住了,他突兀的站了起来:“诸位,浦项制铁不是我能够得罪的起的,请恕我先行回避了。”

    说完,金承勋竟然跌跌撞撞的朝门口走了过去。在场的都是聪明人,没有人开口询问什么,都只是静静的看着他和等在会议室门口的金钟铭越来越近。

    ps:还有书友群45716o898,大家加一下。

    ps:看了你们在群里水的那些话,还说我窥屏?整个一天都在实验室里忙活着呢!哪有时间窥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