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211章再挖他老底

第211章再挖他老底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李炳淳这个人在kbs中层混迹多年,他对这个圈子里的一切都实在是太熟悉了,那群人的真实面目他也一清二楚,甚至他根本就见识过类似的事情,所以他骨子里原意相信有这么一本日记的存在。w-ww1xi-ao-sh-u-o--co-m于是,在拿吹风机吹干自己裤裆的时间里,他明智的做出了选择,那就是不去冒险,并转而去跟金钟铭站在了一起,因为相比较于一些政治资源的耗费和运作,堵上自己前途的冒险就实在是有些不智了。

    怎么说呢,这个也算是所谓的资产阶级软弱性?

    让我们回到正题上来,李炳淳这个人,金钟铭早有评价,那就是冷静、聪明、有耐心、有才干、有决断力,于是他明智的聪明反被聪明误了。金钟铭手上真的没有什么31个人的大名单,所谓的31个大名单的事情只是上个世界里一位患有幻想症的伟大写手的作品,只不过,既然那个作品可以引起政客们的恐慌和全社会的激烈的反应的话,那他也可以让李炳淳为之恐慌。实际上,他有的只是张紫妍亲手提供的6个人的名单而已,而且跟kbs有关的真的只有花样男子的那个刘副导演罢了。

    不过抛开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两人正式的达成了协议,那就是李炳淳愿意全力以赴,但是金钟铭拿出的那六个情节极为恶劣的人名之中只能有那位刘副导演跟kbs有关系,而这件事情结束之后,一切的一切都要被扔进汉江里去。

    “合作愉快。”金钟铭只能这么说了。

    随后的几天里,金钟铭继续忙得不可开交。你比如他需要帮助那位惊喜莫名的金承勋社长加入委员会担任执行委员;你再比如他还跟s.m那边打了招呼让他们先给少女时代制作其余两歌,自己晚些时候再去帮忙;这期间他甚至还跟着两天一夜去了一次外烟岛!不过,这段时间里他最上心的其实是另外一件事,那就是搞清楚金承勋这个人背后的一些东西,呃,换个简单的说法就是——他跟谁混的?

    这个问题在11月的最后一天得到了答案。

    负责这件事情的并不是金哲修,这些天他还得看着张紫妍呢。所以说他再有本事也没三头六臂啊。更更何况,他也不懂金融和法律问题。所以,这件事情上实际上帮着金钟铭进行操作和调查的是他公司里新招揽的两个人才,而且全都是在正正经经的状态下被招聘进来的。一个叫刘清玄。哈佛的高材生,正儿八经的金融人才。另外一个也姓刘,叫刘淡,他是以计算机技术这方面的才能被招聘进来的,呃。你可以叫他黑客,反正他自己应聘的时候就直接这么说出来了。要知道,金钟铭当时听说自己公司堂而皇之的招进了一个黑客的时候还有些小激动呢,不过时间一长他几乎就忘了,一直到现在他需要扒掉金承勋的皮的时候才想起了这么一个人。

    就这样,一个人去把相关资料给黑出来,一个专业的金融分析师拿着放大镜去研究,很快,这事就已经被摸透了。

    “浦项制铁?”金钟铭听到这个答案的时候愣了一下。

    “浦项制铁是韩国第七大公司,他们......”刘清玄扶了下眼镜后准备认真的介绍一下。他实在是不懂金钟铭为什么会愣。

    “我知道,我知道。”金钟铭连连摆手,他当然明白对方的意思,全韩国的经济被各大企业给全盘控制着,所谓财团绝不是明面上的什么专营电子产品或者专门搞钢铁的企业,就连三星电子名下都有几十家咖啡厅和夜店,浦项制铁这边有娱乐公司当然是正常的。这其实就有点像中国明清时代那样,一个人中了进士他马上就有人带着自己的地投靠到他名下当佃户,因为这样就能不受胥吏的盘剥了。同样的道理,这些大公司大财团的周围也像是海轮的船底一样。同样密密麻麻附着大量像藤壶一样的各种神奇的公司。

    “那....”刘清玄有些不解了,既然你知道这个状况那你什么愣啊。

    “没什么。”金钟铭无奈的答道,他当然不能说我爸爸就在那家公司,然后我这个亿万富翁在挖别人底的时候才突然想起来自家老爹还在跟人家打工呢!

    不过。事到如今也只能放一放了,先去办正事要紧。

    但是这件事情办的出奇的利索,金钟铭只不过再次通过了自己那位万能学长李海珍跟浦项制铁的人打了声招呼而已,而人家浦项制铁当天就给出了一个善意的回应。而且他们接下来的动作更是让金钟铭另眼相看,第二天上午,对方竟然直接越过了李海珍找到了他。并承诺会按照金钟铭的要求在一个特定时间撤资。

    这种善意当然没有理由拒绝。不过,眼瞅着对方前脚离开了自己公司,后脚金钟铭就去找李海珍询问情况去了,因为按照他的认识,这种财阀的戏码难道不应该是那种踩了你小弟,然后分分钟就跳会出来一个隐藏的富二代对着你的脸给踩了回来吗?呃,说不定还会把那位无辜受连累的金英熙部长给开了。

    “人家没什么企图,你想多了。”

    正在家里豪宅中钓鱼的李海珍第一句话就让金钟铭有些意外,他这些天几乎都在想着如何勾心斗角,所以真的遇到一个光明正大的角色的时候还真有些懵。

    “浦项制铁这家公司位列世界五百强的第一百多位,但是跟别的重工业公司不同,这家公司向来是以全黑字和不贪心闻名。”李海珍看到金钟铭还是有些晕,就给他科普了一下。

    所谓全黑字很容易理解,那就是人家自打公司成立以来从来没有出现过赤字的意思。所谓不贪心那就更了不得了,作为韩国的传统财团,这家公司从来不能盲目扩张,甚至有过断臂求生一样的事迹。早在2oo3年的时候,这家财团就一口气把经营状态不是很好但仍然盈利的一百多个分公司给一刀砍掉,而且当时眼皮子都不带眨的,这种气势跟其他的那种韩国财阀没有一点共通的感觉。

    “所以呢,你既然通过我对人家说这家经纪公司有问题。人家浦项制铁肯定会主动把这家公司给扔了的,一点犹豫都不会有的。”李海珍最后感慨了一句。“所以说啊,钟铭。韩国这潭死水里面可不是没有真王八的,咱们天天在网上看到三星李家争财产。看到现代郑家搞宫斗,更不要说韩进集团天天闹丑闻了,但是你听过人家浦项孙家乃至于浦项本身出过什么新闻吗?好新闻坏新闻统统没有!这家世界五百强甚至连他们的主要生产基地都不愿意搬出庆尚北道的那个小城市。这股子气度你不服不行的。”

    “那我这事就算成了?”金钟铭感慨归感慨,但是他目前最关心的还是眼前的事。

    “成了!”李海珍的回答简单直接。“算你走运。虽然我不知道你到底为什么想搞这个thenetts公司,但是要是随便换了其他的财团你肯定有的忙。说不定还要搭进去一些东西,不过嘛,人家浦项......”

    “那我不打扰你钓鱼了。”

    言罢金钟铭扭头就走,因为在他看来这不管是走运也好还是什么人间自有光明在也罢,反正这事算是了了,而他对于马上要去接触的另一个人却是没什么信心的,因为在他看来跟下一个人谈妥的难度将会非
新特工学生笔趣阁
常之大。

    这里顺便说一句,这人叫白昌洙,是个刚从监狱放出来的无业游民。

    一个高档酒吧里,由于正值周一下午又是大白天的。所以整个酒吧里就是金钟铭和白昌洙对视而坐。呃,准确的说是金钟铭对白昌洙视而不停,而人家白昌洙则风度翩翩,丝毫没有失礼的地方。

    “金钟铭先生为什么要这么看我,我身上有什么不妥吗?”等了很长一段时间,白昌洙终于有些受不了金钟铭的目光了。

    “没什么!”金钟铭连连摇头。“只是白先生的形象和我想象中的差距大了一些。”

    “原来如此。”白昌洙听到这话后也乐了。“那金钟铭先生原本以为我应该是个什么样子呢?五大三粗,一身黑色皮衣配牛仔裤,然后脖子上再挂个金链子,胸口还要露出纹身?”

    金钟铭立即就尴尬了,他之前还真是这么想的。

    “金先生。我一般管那种人叫摇滚歌星,我们黑社会现在一般是两种形象,底下的小弟像普通工人,上边的我们就像是大学教授。”斯斯文文的白昌洙整理了一下胸前的西服扣子。“你看。要不咱们进入正题?你通过我朋友找我到底有什么事情?”

    金钟铭先是感慨了一下摇滚明星的说法,好像自己的那位切掉了胃的大师兄当初确实是这么一个做派。然后他又不得不对如今的黑社会形象点了个赞,时代在进步,黑社会也在进步啊,听说最近放高利贷的都准备搞个全国性的行业规范准则,谁家高利贷利息高了都是要撵出去的!这一点比拍电影的都要进步。自己想撵一个垃圾竟然还要事先做足准备。

    想了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后,金钟铭开始按照自己一开始的设想进行了试探:“听说,白先生准备吃我们这行的饭?”

    “是啊!”白昌洙毫不掩饰的点了点头。“这个想法早在o5年就有了,而且一直在朝这边努力,当初跟权相佑当经纪人我就吃到甜头了,所以我这次出来准备认认真真的往这行钻研一下。而且说句实话吧,我之所对金先生这么客气,很大原因是因为我知道我以后可能要在你的照顾下混饭吃,你的老师和你本人的能量我早有耳闻。”

    “是吗?”金钟铭没想到对方这么坦诚,所以他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所以,我还是那句话。”白昌洙继续说道。“你有什么要帮忙的尽管开口,我尽力而为,对应的,希望你以后也要尽量照应我。”

    “你们这一行都这么直接吗?”金钟铭有些接受不能的样子。“我是说你既然准备要....”

    “我知道你什么意思。”白昌洙斯斯文文的脸上微微一笑,很有花美男行的潜质。“不用遮掩什么,我是混黑社会的。别被不说,单就讲被权相佑给告进监狱这件事情,要是没有真凭实据我也不会被判八个月的。所以我也没指望分分钟就能把自己真的给洗白了。还是那句话,咱们痛快一点吧!”

    “这么一说反倒是我显得矫情了。”金钟铭苦笑一声。

    “不不不。”白昌洙连连笑着摇了摇头。“我见过很多出色的人物,他们平时呼风唤雨行动果决,但是第一次跟我接触的时候也都是这么小心翼翼的。这是因为大家对我们这一行都有着自己的一套常态认识,金钟铭先生你也没必要觉得自己丢脸。”

    “那好。”金钟铭点了点头。“我也就直说吧,我最近准备把thenetts公司的金承勋给清理出去,想请白先生帮我.....”

    “请稍等一下。”白昌洙打断了金钟铭的话。“金承勋那个杂碎我是知道的,请问一下浦项制铁那边....”

    “已经解决了。”此时的金钟铭已经恢复到了日常的那种淡定和从容了。“浦项制铁今天上午已经答应了我。只要我说个日期,他们随时撤资。”

    白昌洙愣了一下,足足数秒钟后才马上回过神来继续问道:“那白道上的....”

    “kbs的李炳淳台长已经跟我们韩国艺人权利互助委员会内部的那几位国会议员全都谈妥了。”金钟铭继续讲道。“我也跟我的老师还有几位导演、经济公司社长、相关演员代表通了气。”

    “那您还来找我干什么?”这次轮到白昌洙失态了。

    “我想让金承勋和他周围的几个杂碎好好学学如何做人。”金钟铭平静的说道。

    “没问题。”白昌洙的咽了口口水。“没有钱没有势的他在我面前就是一只没毛鸡,我有一万个方法玩他。”

    “去办一家娱乐经济公司吧。”金钟铭想了一下后说道。“就是thenetts那样的。”

    “什么?”正在想着什么的白昌洙没有反应过来。“是要把那家公司剩下的艺人送给我吗?”

    “不是。”金钟铭摇了下头。“那里的艺人我准备让其他的专业公司接手。不过,作为这件事情的报酬,我会把全韩国人气最旺的几个ido1送给你,标准的摇钱树,前提是你要有胆子接下来。”

    “关于金承勋这件事情。”白昌洙说着就已经站了起来,而且还给金钟铭鞠了一躬。“请您务必放心,我一定保质保量。”

    “合作愉快。”金钟铭并没有理会白昌洙的鞠躬。而是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合作愉快。”白昌洙立即反应了过来,也赶紧伸出了手和对方握了一下。

    跟白昌洙谈妥并离开后已经是傍晚了。夕阳西下,金钟铭一个人有些意兴阑珊的走在了汉江的野堤上,今天的事情对他的触动实在是非常之大。一方面,像之前张东健那样的韩国电影圈的顶级演员代表需要他去用威胁这样的手段来使对方屈服,像李炳淳那样的韩国娱乐圈顶级官方大佬也需要他用欺骗和讹诈的下三滥手段来把对方拉下水。但是没办法,只有用这样低劣的方式,才能让这群道貌岸然的人去帮他对付一个人渣。可是呢?浦项制铁这样的庞然大物,顶着财阀的名号的巨头,却因为担心自己身上这只藤壶影响到自己的健康而毫不犹豫的挥刀切了下去。而白昌洙这个标准的黑社会。却在自己展示了相当的能量后毫不犹豫的就点头答应了,甚至在自己愿意提供利益补偿后立马表达了恭谨的态度。这种反差真的是太明显了。

    怪不得有人说,跟人接触的多了,我就越来越喜欢狗了。如今。金钟铭终于搞懂了这句话的含义,原来跟狗打交道是要比跟人打交道更省心啊!不过,就在这个想法刚刚在他脑子里转了一圈的时候,一条不知道是什么品种的白色小狗从堤岸上一颠一颠的跑了过来,然后直接张口就咬住了他的裤腿。

    “我果然还是很年轻,想法还是太幼稚了!”金钟铭看着这条宁可巴在自己裤腿上也不愿意松口的小白狗如此想到。

    他费了好大力气都没掰开狗嘴!

    ps:还有书友群45716o898。大家加一下。顺便问一句,我这种动辄4k甚至5k的章节算是加更吗?能给点推荐票吗?我这人对订阅、月票打赏统统没了指望,只是希望书完结的时候能看到推荐上十万。这算是信长之野望吗?一统小小的日本之前竟然被烧烤了。呸!乌鸦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