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210章先团结群众(2)

第210章先团结群众(2)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当天晚上,金钟铭睡的很不好,甚至夜间还几次起身靠在床头去思考和分析这件事情。w-ww1xi-ao-sh-u-o--co-m但是第二天上午,当他来到kbs电视台的时候却是精神抖擞,丝毫没有一点疲惫的迹象。

    “你守在这儿。”金钟铭跟金哲修交代了一句,然后直接敲响了面前的办公室大门。

    “进来!”一声很有气势的声音从办公室里传了出来。

    “李台长。”金钟铭推门进来后亲热的招呼道。

    “不要叫台长了,现在我们电视台企业化,你叫我李社长好了。”李炳淳看来心情很好,竟然还有心思说句冷笑话。

    “看来李台长最近春风得意啊,我可是听说您最近要大啊。”金钟铭也不大不小的拍了个马屁。

    这句话不说还好,一说出来李炳淳一下子就在心里警惕了起来,根据他以往跟这个年轻人打交道的经验来看,对方绝不是那种轻易假以辞色的人,这是要干吗?

    与此同时,金钟铭也笑眯眯的坐在了李炳淳对方,同时心里也是小心到了极点,这是因为面前的这个人是他必须要抓在手里的,毕竟对付一个经济公司老板和那几个道貌岸然的家伙和对付之前高英旭那样的小艺人是两种截然不同的事情,只有面前的这人愿意下场自己才能有底气去对付那些人渣。至于原因嘛,很简单,那就是面前的这位kbs电视台台长此刻的地位和处境已经跟数月前的那种狼狈不堪截然不同了,对方的作用如今实在是无可替代!

    事情是这样的。

    一切的缘由在于我们的李明博李大总统,这位心比天高命比纸薄的大总统先生抱着崇高的政治理想和满腹的施政方略于o8年初上台登基。然后剩下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上台一百天的他就被韩国牛肉和美国牛肉加一块给熏了个半死,好不容易被掐着人中醒了过来,然后金融危机直接又把他砸晕过去了。呃,韩国人不是傻子,所有人都知道如今韩国经济落在这份上有很大原因是李明博这条美国人的忠犬坚持要把两国经济的联系紧密、紧密再紧密,这种极端依赖美国的经济策略引起的恶劣后果自然要是算到他头上的。但是,由于所有人都在为了工资和工作而努力。反倒是没几个人乐意去上街围攻总统府了。

    呃,于是就是这种诡异的状态下,我们这位靠着躺尸爬起来的李大总统终于破罐子破摔了!不是说我总是用天主教友、大学同学、岭南老乡这三种人吗?我还就用了,我还就是任人唯亲了!不是老指责我把哥哥当成太上皇吗?我还就供着他了。我还就搞裙带政治了!不是老说我是财阀打工仔出身吗?我还就......呃,反正韩国前三的财阀都被我抓进去了,那就接着关着吧!

    总之,李明博是觉得下一任总统还是自己党内的,自己应该不会一下台就被抓进去。所以他彻底的堕落了。

    让我们回到李炳淳台长身上,这位当初在牛肉风波中为自家老大立下汗马功劳的kbs电视台台长先生,由于他同时符合了岭南老乡、高丽大学同学这两条铁规则,所以这些天真的是春风得意。先,他提议的电视台企业化的方案受到批准,这为他以后的政治道路扫清了一个制度上的障碍,因为这样的话在李明博下台后他就不会被局限在kbs电视台里了;其次,也是最重要的一条,他成功的进入了了大国家党内部最高决策机构,也就是那个名字怪异的非常对策委员会韩国人真tm喜欢委员会。成为了大国家党的高层和李明博的亲信。

    换句话说,咱们的这位台长已经可以称之为韩国艺人权利互助委员会里的白道第一人了。说服了他,他自然就可以去说服那几位经常来委员会里刷连卡的国会议员了,也自然会把明面上的事情打理的干干净净。

    “钟铭啊,怎么有心思来我这里啊?”李炳淳笑眯眯的率先问,他还很亲热的给金钟铭和自己各自倒上了一杯水。

    “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这次来确实有件事情想要跟您商量一下。”金钟铭微微一笑,然后直接进入了正题,事情仓促,他昨天就下定决心要试着采用一种简单而又无害的手段。

    “请讲。”李炳淳干脆利索的坐了回去。

    “有些不好讲啊!”金钟铭摸着水杯略显无奈的答道。“说出来恐怕有些尴尬。恐怕会让人以为我这个人总是喜欢找kbs的麻烦似的。”

    李炳淳右眼一跳,不由得暗叫一声晦气,不过他掩饰的很好,脸上依旧是笑眯眯的让人看不出他的真实情绪。

    “是这样的。”嘴上说着不好讲。但是金钟铭还是捧着水杯大概的讲述了一下张紫妍求助的事情,不过,他并没有提名单和自己的真实意图,只是单纯的描述了有这么一回事而已。

    “你的意思是说,我们kbs电视台有人掺和进去了?”李炳淳听到对方的叙述后面色立即严肃了起来,他现在正在上升的势头上。真要是闹出了之前崔真实那样级别的事情他的政治前途可就要崩了。

    “9月23日晚上。”金钟铭一边回忆着一边说出了一句让李炳淳差点崩溃的话来。“thenetts公司的三楼vip房间里,kbs电视台电视剧部门签约导演刘光植强暴了那个女艺人。”

    “有些词不能乱用!”李炳淳立即坐不住了。“钟铭,我们都是在这个圈子里生存的,那些事情你还能不知道?潜规则嘛,哪个剧组没有?你怎么知道那个小明星不是自愿的?你怎么知道她不是为了换角色?再说了.....”

    “李台长。”金钟铭冷冷的打断了对方的话语。“你怎么知道那不是强暴?大韩民国刑法上写的清清楚楚,违背她人意愿与之强行生性关系就叫强暴。”

    “可是......”李炳淳还想说些什么。

    “而且!”金钟铭再次面无表情的打断了对方的话。“那家公司去年就已经自杀过一个年轻女艺人了,真要是再把人逼到自杀的份上,那你们kbs的这个导演不是
女总裁的贴身保镖全文阅读
强暴那也是强暴了。”

    李炳淳从兜里掏出了烟,一口烟吸进去后他的那个被刺激到了的大脑总算是冷静了下来,他当然不在乎什么强暴啊潜规则之类的东西,他在乎的是这些东西被公布出来后对他李炳淳政治前途的影响。换句话说,自己想要的是在短时间内在一个尽量小的范围内解决掉这个事情,只要那个导演分分钟被他给撵出去kbs。他才不会管后来谁又跳楼谁又上吊了呢。

    “你想怎么办?”想通了之后李炳淳自然是觉得金钟铭要跟他交换什么,搞政治的嘛,自然会以政客的想法来看问题,而政客之间最喜欢干的就是谈条件搞交换。

    “我想让那家公司玩完、封掉。我想让那家公司的老板知道自己已经不容于这个社会的正经层面了。”金钟铭的回答也很直接。

    “这个太难了点吧?”李炳淳愣了半响才反应过来,感情金钟铭竟然是正义感爆棚,这厮不仅是要对付那个导演还要对付那家公司。不过,他马上也感觉到对方这个要求对自己而言有些太过于高昂了,以他的水准让那家公司和那个老板离开这个圈子甚至让他的公司玩玩都很容易。但是代价却也是不菲的。更何况,对付一个经济公司的老板跟对付一个自家手下的签约导演更不是一回事,这件事情里面他只需要对付掉那个姓刘的王八蛋就行了,多了不是他的责任。

    “以李台长的能力这不是小菜一碟吗?更何况,对付这种人渣难道不是像李台长你这样人物的义务所在吗?您可是我们艺人权利互助委员会的执行委员啊。”金钟铭的回答冠冕堂皇。

    “钟铭啊,咱们明人不说暗话。”李炳淳被气笑了。“我的手下出了这样的事情,我是希望它能在一定的范围内解决的,这要是拿到委员会去解决那我还跟你在这里扯什么?”

    “那您的意思是?”金钟铭把问题抛了回来。

    “我的意思很简单,那个姓刘的副导演我有印象,不就是我们电视台新上马的电视剧花样男子的副导演吗?我现在就去把他开了。然后我再去打招呼,在业内封掉他,不许任何人让他拍戏,也不许任何人招聘他。这种经济状态下他没了工作和收入来源的话不去自杀也差不离了。至于那家什么公司的事情,我可以帮你断了这家公司在三大电视台的戏路。不过,对方这家公司的老板再去想辙或者人家找了其他的人,又或者说人家转而专心致志的跟有线电视台合作的话,那我就实在是.....,你看怎么样?”

    “李台长是不是误会什么了?”金钟铭略显奇怪的问道。

    “误会什么?”李炳淳略显茫然的问道。“这样不行吗?一个潜规则了女艺人的导演,我做到这份上已经很良心了。”

    “有三个误会!”金钟铭根本没去听李炳淳的废话。而是自顾自的伸出了三根手指。

    “哪三个误会?”李炳淳嘲讽式的笑问道,同时他端起茶杯润了润嗓子。

    “第一,我来之前已经把这件事情跟身兼导演工会执行委员和我们艺人权利自助委员会执行委员的林权泽导演说过了。”金钟铭斯条慢理的说道。“林权泽导演声称要把这个姓刘的导演给亲手回炉重造,我估计以那位的脾气。这个姓刘的导演的恶名恐怕是要在这两个组织里流传开来的。所以,您想要在你自己手里解决这件事情已经是不可能了。”

    李炳淳面无表情的按灭了手里的烟,然后端起茶杯又灌了一口水。

    “第二,你也不用担心我会把这些事情说给媒体听。”金钟铭继续板着手指讲道。“因为我在心里下定了决心,要在干掉这些人渣的同时尽量维护人家受害者的名誉。”

    李炳淳面色古怪了起来。

    “我知道,您一定是想问我。既然我已经把事情都定下来了,那我也就没资格跟您谈条件让您来帮我了。既然如此,那我还来找您干吗?”金钟铭替李炳淳问了他想问的问题。“这就要说到我想说的第三个误会了。”

    “愿闻其详。”李炳淳伸手示意继续说下去。

    “很简单。”金钟铭面色严肃的盯着对方的眼睛说道。“我刚才说的那个贵社刘导演的事情不是个案。”

    “什、什么意思?”李炳淳紧张了起来,同时为了掩饰这种紧张他赶紧再次端起了茶杯。

    “对方给了我一本厚达23o页的日记,详细记述了她被强迫参与的一百多次性服务的事情,这里面牵扯到了31个演艺、媒体、金融界的人士。而这其中所谓的演艺界人士大部分都是你们kbs电视台的制片人、监制和导演。”

    李炳淳加快了小口喝水的度,同时他感觉到自己的脑门出汗了。

    “我知道,想要让这些名流全都身败名裂是几乎不可能的。但是,如果能够让其中几个具有代表性的混蛋和那个叫金承勋的经纪公司社长得到代价也是可以接受的。可即便如此,我也需要李台长的能力与人脉。”金钟铭继续盯着对方说道。“李台长,我这次的意志是很坚定的,我已经下定决心要学金允石前辈电影中那样去当一个管闲事的义务警察。”说到这里,金钟铭向前探出了身子和对方贴的很近,近到对方的睫毛他都能看的一清二楚。“而且,我向您保证,如果最后是因为您的拒绝而导致我无能为力的话,那我就把这其中跟kbs有关系的人士的信息全都砸到媒体上去。你和我,咱们一起去死!”

    李炳淳拿杯子的那个手一哆嗦,直接把装满热水的杯子给打翻在了自己的裤子上。

    事实上,所谓的团结群众很简单,第一你得懂得如何威胁和恐吓,第二你得懂得怎么说谎和讹诈,会了这两条的话,那人民群众一定会团结在你的身边的。

    这个道理,金钟铭出生前就已经懂了。

    ps:说句废话,为什么要当管闲事的义务警察?很简单,不仅仅是什么良心问题,而且为了达成书名中影帝的这个目的。这个影帝从来都不是指韩国三大奖的最佳男主角和百想的电影类最高大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