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208章牺牲品?(4)

第208章牺牲品?(4)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张紫妍来到金钟铭家后的第一秒钟就放心了,因为她现开门的人是个拿着游戏手柄的小女孩,而且就在客厅里的个电视机前面还有另一个抱着手柄的小女孩,这个现让她充满了安全感。  w-ww-1

    随后,当一个熟悉的壮汉从房内走到客厅里的时候,张紫妍立即明白了所有的缘由,也立即彻底的放松了下来,因为她已经知道此行的目的了。

    “惠善姐。”金钟铭也推门出来了,不过他的脚步仅限于客厅却并没有迎到玄关那里。“辛苦你了。”

    具惠善何其聪明,她马上明白了金钟铭的意思,所以她只是略微的对张紫妍点了下头,然后就干脆利索的转身离开了。

    “我们去阳台坐坐吧!”金钟铭想了一下后选择了可以看到客厅情形的阳台,这应该会让对方产生相当的安全感。

    阳台虽然不小但也不是很大,只是摆了三把椅子一张小桌子而已。

    刚一坐下来,张紫妍就紧张的问了一个问题:“具惠善小姐知道我来这里的缘故吗?”

    “不知道!”金钟铭摇了下头。“我只是告诉她我想挖你到我的公司罢了。”

    张紫妍松了一口气。

    “问个问题。”金钟铭指着旁边地金哲修说道。“扎西一个半月前就去找你了吧,现在你们之间谈论到什么地步了?”

    “他上周就开始劝我离开尔了。”张紫妍局促的抓着膝盖上方的裙边答道,这个短的让她难堪的裙子是她的经纪人在她来之前塞给她的。“我当时没敢答应,然后他告诉我他背后有个大人物,可以帮我,帮我把那群人渣给。。所以他建议我直接来找您寻求帮助。”

    金钟铭平静的看了一眼金哲修,自己可没告诉他把张紫妍带出尔之类的,这家伙其实是在尝试着用自己的方法解决问题。不过,两人只是合作关系,自己确实没资格说什么。

    “我前一个月什么进展都没有。”金哲修也接话了。“直到两周前帮她解决了一个陪酒后的恶劣事端。”

    “那就是说我们可以开门见山了?”金钟铭自然猜到了所谓的酒后的恶劣事端是个什么意思。

    “可以这么说。”金哲修点了下头。

    虽说如此,但是接下去却没有一个人主动开口。这是因为初珑不合时宜的端着三杯热咖啡走了过来。三个人仔细的看着初珑推开门放下托盘,然后取下咖啡杯子和糖罐,又收起托盘离开,全程无一人声无一人有动作。但这只是表面上的情况。实际上,金哲修在初珑往这边一来的时候就躲避式的看向了外面的黑夜,而金钟铭则全程都在观察着张紫妍,至于张紫妍,这个只有26岁的女人则一直用一种羡慕的目光在看着初珑。

    初珑面色古怪的转身离开了。她不知道气氛为什么会这样。

    “我的目的不单纯,这一点我得事先说清楚。”初珑离开之后,金钟铭眼看着她回到krysta1身旁重新拿起游戏手柄后才重新开了口。“我是有私人的目的掺杂在里面的。”

    “总比现在这样好吧?”张紫妍的声音在打颤。“再这样下去我迟早会学崔真实前辈那样在浴室里挂上一条皮带的。”

    金钟铭也好,金哲修也罢,两个人都没有正面回应这个问题。良久,还是金钟铭硬下了心肠:“我想要详实的地点、日期和名单,我要拿这个来进一步树立委员会的威望。”

    张紫妍再次低下了头,这个有着一双大眼睛的年轻女人,哦,不对。是这个大眼睛的年轻女孩总喜欢安静的低着头。

    “我知道这样对你很不公平。”金钟铭咬着牙继续劝说道。“但是请你放心,我可以给你一大笔钱,让你一辈子花不完的钱,然后你可以隐姓埋名去釜山我的公司里面工作,你可以安安稳稳的在那里生活一辈子,这些东西以后不会对你产生影响的。”

    “金钟铭先生。”张紫妍抬起头看向了金钟铭。“我不缺钱,事实上我父母留给我的遗产够我生活一辈子的。”

    “那你为什么还要出来当明星?”金钟铭为之一愣。

    “为了身份的认同感,为了摆脱失去双亲的孤寂感。”金哲修掏出烟来不管不顾的点了一根。“钟铭,有些东西的因果关系不是你想的那样,你还是太肤浅了。”

    随着谈话的深入。金钟铭这才对张紫妍的情况有了真正的理解。这个女孩其实真的不缺钱,事实上她的父亲是某个大企业分公司的社长,家庭条件十分优渥,这一点从张紫妍的大学就能看的出来——她毕业于朝鲜大学。这是一个名门私立大学,没钱没地位的人根本上不了!家庭条件极好,再加上她是家中最受宠的小女儿,一切的一切看起来都很美满。

    但是,正所谓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1999年的一场车祸把她的父母给一起送进了天堂。从那时开始她就只能和姐姐相依为命。这种情况下的张紫妍虽然因为父母的巨额遗产是的她不用担忧经济上的状态。但是心理上的孤寂和那种被全社会给抛弃掉的不安感却让她如坐针毡。一开始是养小动物,然后是试着在学校里交朋友,再就是寻求一个职场气氛较好的工作,但是所有的一切都失败了。而就是在这个时候,她看到了她现在所属的经纪公司的宣传广告。然后,这个没有任何自我防护能力的女孩一头栽进了狼窝里。

    这家公司先只是看张紫妍出手阔绰又很无知,所以想用培训和出道的名义骗些钱罢了。但是再往后,他们惊讶的现这个无父无母又性格懦弱的女孩实在是太好欺负了,而且自己这群人无论怎么欺辱她她都没有反抗的能力!

    一开始只是在利益方面蹬鼻子上脸,比如让她这个根本没赚到什么钱的小艺人承担经纪人的全额工资。再然后是陪酒陪吃饭,当然是强迫性的陪酒,不去就打,而且负责打她的那个人恰好就是拿着张紫妍私人支付工资的那个经纪人。最后的事情似乎就顺理成章了,终于有一次,其中一个色胆上头的报社副社长把她给灌醉了,然后扶到了这家公司在自己公司三楼专门设立的vip房间里。

    而那件事情已经是o7年初的时候的事了。

    “我听说有些不听话的人还会被强制性的要求吸大麻。。所以我不敢。。”

    “不用说了。”金钟铭伸手制止了对方的叙述。他又不是变态也不是警察,没必要剖析案情也没必要仔细拿着大韩民国刑法仔细判断那个叫金承勋的社长该判多少年,他只是需要确定了一些
韩娱之星光灿烂无弹窗
事情就足够了。

    “金钟铭先生,我当然可以给你把那些人的名单和具体的日期地点写下来。”随着叙述的继续。张紫妍竟然自己哽咽着提出了这个要求。“但是请你务必要把这些魔鬼得到报应,他们连我父母的忌日都要我去。,所以我可以接受名声上的。。我会在你解决事情之后自己一个人搬到国外去住的。”

    金钟铭求助式的的看向了金哲修,孰料对方也在以同样的目光看着他。

    “你写出来,然后我和哲修送你回去。”金钟铭一咬牙站起来说道。“然后我会跟那个金承勋说我看上你了。想把你挖过来,这样他就不会对你轻举妄动了,到时候等我。。”

    “您放心吧!”张紫妍点头答道。“今天我来到这里看到金哲修先生后就有了心理准备。”

    金钟铭逃跑式的站起来跑到了客厅里,krysta1和初珑茫然的看向了他,然后又看了一眼正在掉眼泪的张紫妍,两人都不知道到底生了什么时期。

    “二毛,去给那位姐姐拿些纸笔过去。”金钟铭挥了挥手,示意krysta1去办这件事情。

    krysta1是真的不知所措,但是她还是听从了指挥去给那个在阳台上掉眼泪的姐姐送上了纸笔。然后张紫妍开始按照金钟铭的要求一笔一划的写下了那些东西,写完之后的时间已经是晚上八点五十分了。

    “我送你回去。”金钟铭没敢直接去看那张纸。而是直接塞进了西服内兜里。

    晚上九点半,金钟铭和金哲修驱车带着张紫妍来到了江南区的一栋五层小楼下。而这个时候,面对着这家名为thenetts的公司金钟铭却有了一丝恍然的意思,此刻的他突然想了起来,这家公司竟然就是o7年初自杀的年轻演员郑多彬的公司!上辈子对张紫妍的一些认知和这辈子的一些听闻赫然在此刻重合在了一起。

    金钟铭已经明白过来了,这tm绝对不是巧合!而如果是那样的话,韩国娱乐圈最肮脏的一面此刻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呆立了半响,金钟铭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张紫妍,这才往这家公司的大门那边走了过去。

    闻讯赶来的不是金钟铭期待已久的金承勋,而是一个不知名的室长。这让他失望之余又有了一些庆幸,因为真要是那个金承勋来了的话那自己恐怕很难控制住情绪。

    “我这人直来直往。”金钟铭挥手制止了对方的客套。“请替我转告一下金承勋社长,我看上了张紫妍小姐的演艺前途,而且我也知道她的合约很快就要到期了。所以请让他到时候不要再寻求续约了。不过,对应的,我会在近期推荐他成为韩国艺人权利互助委员会的执行委员。都记住了吧?”

    “哎!”这名室长茫然的看了张紫妍一眼,只能点了点头,说实在的他实在是无法理解对方是怎么看上这个废物的。

    “那就好。”金钟铭也点了点头。“我走了,她是我的人了。请务必帮我照看好。”

    说完这话金钟铭扭头就走,而走出这家公司的大门并转到一个看不到这家公司招牌的地方后他立即就长出了一口气,不知道怎么回事,他总觉的那家公司门口的空气有些肮脏,但实际上,此刻摆在他面前的却恰恰是一个臭哄哄的垃圾桶。

    在垃圾桶前喘了几口气后,金钟铭借着头顶专门为了倒垃圾设置的路灯的灯光掏出了怀里的那张纸,然后仔细的看了几眼。

    “你这样做不对!”金哲修的声音在身后突兀的响起。

    “我知道。”金钟铭正仔细的看着张紫妍写下的这些东西,所以连头都没回。

    “你知道什么?!”金哲修愤怒不已。“我知道你的计划,你想借这件事情再次增加那个委员会的威望从而去做一些大事,但是你想过没有?想要增加威望或者声望的话势必需要媒体的鼓吹和民意的支持。但是她到时候怎么办?到时候全韩国都会知道她是个跟很多男人上过床的贱女人!然后她就会在外界那些铺天盖地的报道下学着崔真实拿条皮带往浴室花洒上这么一搭的。到了那个时候,她没被那个金承勋逼死也会被你害死的!”

    “我说了,我知道!”金钟铭迅的看完了这张纸上的核心内容,然后扭头对上了金哲修的目光。

    “然后呢?”金哲修不解其意。“你知道了,然后呢?”

    “有烟吗?”金钟铭答非所问。

    金哲修无奈的从怀里掏出了烟盒递给了金钟铭。

    而金钟铭也很熟练的掏出了一根拿在手里:“火!”

    金哲修再次无奈的掏出了打火机,然后让他目瞪口呆的事情生了:金钟铭竟然在点着烟之后顺势把那张纸也点着了,火焰随着纸张掉落在垃圾桶上,不一会就把那张纸烧的干干净净。

    “你什么意思?”金哲修愣了好半响才蹦出了这么几个字。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金钟铭吐了一个烟圈后答道。“从感情因素来说你说的很有道理,而我又知道了这一点,那我当然不能那么做了。”

    “可是。”金哲修欲言又止。

    “一切看我!”金钟铭把烟掐灭后扔在了垃圾桶上,然后拍了拍对方的肩膀直接走开了,而金哲修愣了一下后也转身跟了出去。

    事实上,金钟铭此刻的想法其实很简单,他不知道的那些阴暗的东西倒也罢了,但是既然知道了那就必须负起责任!那他知道的又是什么呢?重生过来的金钟铭知道的无外乎就是崔真实和张紫妍。之前崔真实的事情已经让他万分自责了,那这个女人的事情他一定要管,而且要把事情做的漂漂亮亮的!他要让这个受到过伤害的人不再受一丁点伤害,让那些垃圾干脆利索的被焚化,这就是他的责任!既然如此,什么委员会的威望什么民意的利用统统可以扔掉了!他要利用自己的大脑和能力干净强力而又迅果决的把这件事情给解决掉。

    至于那张纸上的内容,说真的,事情的真相其实也没有那个妄想症的犯人描述的那样耸人听闻,但是那又如何呢?就凭这些垃圾所犯下的罪恶,五六次和三十一次又有什么区别呢?所以,金钟铭在看清楚上面的几个名字和其他几个重要的信息后就干脆的给扔了。

    晚上九点四十五分,尔最繁华的不夜城区江南区某地,金钟铭整了整腰上的牛皮皮带,准备把一些人渣给勒死。

    ps:书友群45716o898,大家加一下。想吐槽想骂我的都可以来找我哦。